三掌门 > 立地蛮太岁 > 第058章 拔牙记

第058章 拔牙记

        大多数人在此刻还没有意识到,奥登大帝的受伤意味着什么。大部分球迷只是在奚落拿了状元签的开拓者,然后不断把所谓的撕裂之城的“中锋魔咒”拿出来一遍遍的叙说。

        去年的榜眼秀拉马库斯*阿尔德里奇不得不站出来再三声明:“我是大前锋!”

        好吧,小伙子在疑神疑鬼中彻底怕了!运气这个东西实在令人难以捉摸,天朝的孔老夫子说:“子不语怪力乱神!”说到底,还是不去讨论,也不敢彻底否定未知事物的存在。

        与此同时,波特兰开拓者的兽医,不对,是队医也开始了他们的作死之旅。他们将用自己的各种方式证明,在顶级商业联盟内部一样可以混进一批乌合之众。

        状元报废了,我们的天朝探花昨晚也度过了一个难熬的夜晚。

        他的伤病不在头部以下,而在口腔之内,左边的后槽牙,准确的说应该是智齿才对。

        二牛对这颗新长得牙齿一直不怎么关心,牙齿已经长了小半年的时间,却始终保持着略略冒头的状态,也没有继续生长的意思,万万没有想到,却在这个后半夜忽然痛了起来。

        二牛搞了点枸杞和盐水,可是仍然未能缓解疼痛。就这样折腾了大半夜。第二天,阮二牛顶着熊猫眼去了球馆。

        抵达训练馆之后,他红肿的腮帮笑喷了所有队友。

        月食道:“卡夫,你的腮帮怎么了,是被谁偷袭了吗?”

        囧囧森道:“需要帮忙的话,给我电话。没事少去去南边,特别是晚上!”(亚特兰大的南边是黑人区)

        ……

        这其中最有创意的是泰伦*卢:“也许,我们的卡夫只是想学习D*韦德的突破技巧。不过,我个人估计他还没有彻底学会,因为韦德两边的腮帮至少是匀称的!”

        说完这话,全队继续狂笑了起来,比刚才更加疯狂了。说来也奇怪,大伙本来对这个天神下凡般的天朝内线不算排斥,但多少总是隔着一层。这其中当然有年龄、资历等等原因。可经过了这件事情之后,众人反倒觉得天朝人亲切了起来。

        伍德森笑着对二牛说道:“今天给你一天假期去治疗一下你的智齿。”

        阮二牛从来都是轻伤不下火线的,到了米国之后,却发现哪怕是丁点的伤病,都要立刻去治疗。因为任何细小的伤病一旦扩大,都极有可能会危机运动员的职业生命。

        根据队医的推荐诊所,阮二牛驱车过了两个街区,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说是私人诊所,在阮二牛这个天朝人看来,其实和一家小医院也没什么两样。

        阮二牛将车停好后,进了大门。

        靠近大门不远的地方就是接诊台。挂完号后,护士给了阮二牛一块会闪光的牌子,告诉他,待会牌子上的灯亮了就可以去口腔门诊的位置了。

        阮二牛在候诊室喝了杯水,很快就轮到了他。

        “哇,我走进了美剧拍摄现场吗?为什么这里有这样一位大美女的存在!”阮二牛说这话几乎是脱口而出。

        这只能证明两件事情:第一,在天朝还算淳朴的二牛在米帝渐渐变得成熟了;第二,这位牙科医生确实是个美女。

        如果二牛的眼光没有太大偏差的话,她应该是位黄白混血,而且是混得很惊艳的那种类型。俏丽的长马尾,五官精致,眼眸如灿,最难得的是肤光胜雪。混血混得皮肤好,无疑是个巨大的加分项。对了,曲线也很魔鬼。

        “天朝人?恩,不错的撩妹方式,不过很可惜,小家伙你不是我的菜!”女医生一边翻看二牛一页纸都不到的病历,一边示意阮二牛躺倒牙科手术椅上。

        事实证明,再强悍的家伙,一旦上了手术台,都有一种待宰羔羊的抑郁情绪。至少,张着大嘴的阮二牛是有点害怕的。

        “去拍一个X光之后,再来我这里,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你的智齿需要拔除。”这位混血美女医生的口吻很是冷淡,似乎是一位修理工正准备拆除卡车上的一个小配件一般。

        不过15分钟,X光的片子就到了女医生的手里。迎着光看了一下,指着那颗智齿对阮二牛说道:“看到了吗?已经长歪了,影响到了旁边的牙齿,所以拔除是唯一的解决途径。当然,在这之前,你必须要知道,拔除牙齿之后的一些不良后果:有可能出现味觉的消失,牙神经有可能会出现几小时到几天的麻痹时间,有可能永久失去部分的记忆,或者记忆衰退……”

        阮二牛光听这些就有点懵了,当医疗事故免责书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强忍着恐惧,好不容易才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签完了字,美女医生又微笑着说道:“放心,这样的手术我一年至少要做上百例。我刚才所说的情况,临床上来讲,还不足1%的概率,上帝会保佑你的!”

        阮二牛郁闷的嘀咕了一句:“可我是个不信上帝的天朝人!”

        说完,还是乖乖躺在了牙科手术椅上。麻药那一针其实不算疼,局部麻醉也不会影响阮二牛的视觉和听觉。

        但是没过一会儿,阮二牛就巴不得自己的视觉、听觉一起被麻痹掉。

        一位金发碧眼的可爱小护士走进了诊疗室,当然,如果她手里没有拿着那把榔头就更好了!

        “握住这里,我来敲下他的牙!”美女医生的语气这时候并不冷,可二牛童鞋已经遍体生寒。

        难道米国人民已经对我这位绝世天才不满了,害怕我统治他们的优势项目,所以准备提前干掉我这个祖国的栋梁了?

        然而,刚想挣扎的二牛被美女医生的一句话给镇住了:“不要乱动,要是牙根断在牙床里,你今天就直接去办理住院手续吧!”

        任人宰割的二牛终于放弃希望,如死人一般的躺在那里。看着榔头抬起、落下。牙床有点麻,还好不算疼。

        几下之后,断裂的智齿被整颗拔了下来,美女医生用一根鱼钩状的针把二牛的伤口缝合了起来。最后喷上了药剂,填上了止血棉花。

        “这就算了结束了吧?”二牛的背后已经湿了一块,说实话这都是紧张造成的。

        美女医生笑着将包好的智齿递到二牛的手里,说道:“一周之后来拆线,饮食尽量不要用创口的一边。”

        二牛看了看美女医生的名牌,上面写着——主治医生,玛丽*韩。

        “那个,我能要你的电话号码吗?如果晚上再疼起来怎么办?”二牛这家伙的借口有时候确实有点拙劣。

        “阮先生,只要你晚上不和你的女球迷玩得太嗨,我相信你说的情况应该不会发生!”韩医生嘴角微挑着用中文说道。

        “你认识我?你会说中文?”阮二牛惊喜的问道。

        “我爸爸就是天朝人,我的中文名叫韩梅梅。”韩医生从抽屉里拿了一张名片,然后递给了二牛,“如果确实疼起来,待会去配点消炎药就OK了,我相信一般倩况下,你用不到这上面的电话。”

        二牛双手接过名片,心里嘀咕了一句:“你初恋男友不会是传说中的李雷吧?”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9/29951/132007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