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独断大明 > 第1224章 震荡不休

第1224章 震荡不休

        傅昌宗答应了,毕自严等人还是心事重重,做完事情,都早早回家,消化今天带来的震撼。

        乾清宫那位,行事作风完全不同常人,他做一件事,必然是深思熟虑,考虑周全,不会给人下绊子,反对的机会。

        毕自严想不明白,朱栩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削掉张荣穘的爵位,完全没有道理……

        于他这样心思的人,孙承宗,孙传庭等人大致如此,却也做不得什么,只能等傅昌宗的消息。

        结果在傅昌宗还没有入宫,天明才迷糊睡过去的毕自严就被人给吵了起来。

        这是他的门生,不显山不露水,一直在给他做西席,教导他几个孙子,看着披着棉衣出来,满脸困倦的首辅大人,西席先生苦笑道:“不是我扰阁老清梦,实在是出事了。”

        “出什么事情了?”毕自严眉头一皱,脸色难看,白天积累了一肚子没消化,结果大晚上还来吵他。

        西席先生道:“京中五品以上的官员,差不多有六十多人联名上书,请求皇上早立太子,安定百官,万民之心。”

        毕自严难看的脸色都让变得冷肃起来,乾清宫的心思本就难测,要是被激怒做出什么事情来,他们就难以收场了。

        毕自严脸色变幻一阵,忽然道“谁挑的头,张荣穘有没有在?”

        西席道:“他倒是不在,据说是政院的一些官员出的头,他们为张荣穘不忿,然后朝廷的一些官员随后跟了上来。学生还听说,张荣穘虽然被禁足了,但他的儿子在四处走动,劝说联名的众人放弃上书。”

        毕自严表情渐渐平静,他是环海沉浮的人,张荣穘这点收买人心的小伎俩哪里看不穿,但即便看穿了又能如何,张荣穘现在是得到满京城的同情,谁能说个不是?

        毕自严心里思索一番,道“幼唐在吗?”

        李幼唐,是他的另一个西席先生,出自江西,有文名,但从未科举,一心走‘圣贤路’,毕自严是礼贤下士,亲自请到府上来的。

        眼前这位西席先生对李幼唐自然是不满的,成天装模作样,一点事情不干,偏偏主家还很喜欢他。

        “他出去会友,应该还没有回来。”西席先生道。

        毕自严淡淡点头,道:“你去休息吧。”

        西席先生一怔,刚要再问,毕自严已经起身走向了卧房。

        西席先生莫名其妙,只得回转,心里却嘀咕,这件事会怎么收场,惹恼了皇帝,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毕自严不管,自然有人管,孙传庭,傅昌宗等人发挥影响力,将这道奏本压了下来,将一干人都挡了回去。

        不知道是这些人变的理智,还是知道了敬畏,还真就回去了,没有继续闹腾。

        但经过这一次,无数人的目光再次盯紧皇宫,猜测里面的一举一动。

        建明伯张荣穘是当今中宫皇后娘娘的叔父,位同国丈,他的被削爵,是否意味着东宫不稳,是否意味着国本有难?

        甚至于,一些流言已经在京城蔓延,说什么皇后失宠,不应生儿子,凤藻宫的李娘娘深得帝心,皇长子要被立为皇子,重演万历旧事等等……

        有鼻子有眼,一个晚上就传遍了京城,言之凿凿,如同已经发生了一般。

        一大早,傅昌宗顶着熊猫眼进了乾清宫。

        乾清宫屋檐下,支着火锅,朱栩,张筠,外加朱慈烨,朱慈煊,朱慈熠三个小家伙,正在吃早膳。

        傅昌宗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愣了下,连忙行礼道“臣参见皇上,皇后娘娘,见过三位殿下。”

        朱栩摆了摆手,看着朱慈烨三个小家伙,道“起来,给舅爷行礼。”

        三个盯着火锅的小家伙有些不情愿,还是起来,抬手道:“见过舅爷。”

        傅昌宗心里微突,慌忙道:“臣不敢。”

        朱栩摆了摆手,对着一个宫女道:“给舅舅搬个凳子,添双碗筷。”

        说着,转向傅昌宗道:“舅舅,有日子没有与朕一起吃饭了吧。”

        说起来,确实如此,一来傅昌宗去了陕西,二来也确实忙,三来就是傅昌宗刻意在避嫌,低调,他这个外戚做了辅臣,是犯了大忌的。

        “是,谢皇上。”傅昌宗倒是没有拘泥,在朱栩与朱慈烨边上坐下。

        朱栩拿起筷子,道:“都吃吧,舅爷不是外人,以后见到了,不用那么多虚礼,那是给外人看的。”

        三个小家伙还没答应已经动筷子,在火锅里里翻腾,扒拉向他们的小碗里。

        张筠看向傅昌宗,微笑着道“舅舅还请别见怪,烨儿他们自小闹惯了。”

        傅昌宗一肚子话,现在瞬间没了,只能赔笑着道“娘娘严重了。”

        朱栩给几个小家伙分拨了一点,给张筠夹了几筷子菜,这才转向傅昌宗,道:“舅舅是想说昨天的事情?”

        傅昌宗知道,太绕弯子反而适得其反,开门见山的道“是。这件事虽然证据确凿,处理也得当,但张荣穘的身份太过敏感,在这个时候处置,朝野人心浮动,百官不安,臣等担心……会影响到新政。”

        朱栩夹了块肉放嘴里,慢慢咀嚼,道:“顺位继承制,是朕亲自拟定的,立嫡是必然!朕也承诺了,皇嫡子三岁便立为太子,你们现在想要朕如何做?”

        傅昌宗或者说内阁以及朝廷的那些重臣,心里其实也没底。

        要朱栩怎么办?哪怕现在就立太子,又能如何,当今实在太年轻了,有的是时间,再说了,以这位的手段,将来废嫡立长也是反手的事情。

        傅昌宗看着朱栩,神情无比谨慎,道:“皇上,臣等希望给三位皇子封王。”

        朱栩眉头一动,他想过外廷会出什么招,但没想到是这招。

        当能万历要立福王为太子,就要给皇长子以及其他两个儿子封王,搞出了什么‘三王案’,也就是国本之争来。

        这些外廷的大人们居然也想这么干,不同的是朱栩有嫡子,福王是庶出。

        按照封爵制度,皇子十八岁才可晋封,外廷的大人们是迫不及待了。

        朱栩神情淡然的给三个小家伙夹菜,三个小家伙似乎都没在听朱栩与傅昌宗说话,吃的不亦乐乎,满脸是汗。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0/30112/212347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