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地球唯一修士 > 第4章 爱面子的父亲

第4章 爱面子的父亲

        不等荃玲说完,徐国宏一扬手,把旁边扶着自己的少年推开,身形有些踉跄,可还是叫道:“怎么了?这可是副县长说的!我徐家出了徐志这个燕京大学的大学生,就是诗书世家,有本事你去找副县长说去!”

        徐志身子单薄,一下子被推出去两三米的,他好容易站定,看看酒醉的父亲,跺脚道:“爹,是燕京科技大学,不是燕京大学……”

        “滚……”徐国宏拂手骂道,“只要是燕京的,就是燕京大学,你以为老子不知道?副县长都端着酒杯敬你老子了,老子能搞错?”

        “爹……”徐志想要扶着男子,看看这远处的小孩子哭着扑倒在地上,好似要啃土一样,急忙飞奔过去,将孩子抱起来,哄道,“细娃乖,看哥给你拿什么了?”

        说着,少年从裤兜中拿出一个红色的糖果,小心的去了皮纸,送到孩子嘴中。

        “你……”不等徐志将糖送到孩子口中,荃玲已经大叫,“大娃子啊,你的衣服……”

        “娘……”徐志一愣,突然也明白了,急忙低头看向自己的衬衫,眼见着不算合身的衬衫上,雪白中已经沾染了极多的尘土,少年哭丧脸了。

        “大哥……”早先爬上大槐树的徐成此时已经顺着粗大的树干溜了下来,跑到少年身边,叫道,“有我的么?”

        荃玲眼看少年将衣服弄脏,已经抬起了手,不过那巴掌没有落下,犹豫了一下,此时,远处的徐国宏脚下一软,好似要摔倒一般,荃玲顾不得多想,急忙跑了过去,将徐国宏扶住,怪道:“你可千万不要把衣服弄脏了,这衣服还是……”

        可惜,不等荃玲说完,她的目光已经落到徐国宏胸前的一些酒渍,尖声叫道:“娃他爹,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怎么了?”徐国宏脖颈一硬道,“这是副县长的敬酒……”

        荃玲话说间,徐志已经把糖果塞到了小娃娃的口中,小娃娃尝到甜头,早忘了哭泣,笑得灿烂,笑容中,泪水还溅到了少年的身上。

        身穿红色裤头的徐成不等少年开口,伸手就探入少年的裤兜之内,瞬时,徐成脸上的期待飞了,浮现出了狂喜,小小的拳头中紧攥了四个糖果从徐志的兜中抽出。

        “去……”徐志也不以为怪,伸手拍拍娃娃的头,说道,“给大姐留一个,你自己吃两个,给娘一个……”

        听到要给娘一个糖果,徐成眼珠一转,一溜烟儿跑到荃玲身边,将已经剥开的糖纸的糖果竭力递到女子嘴边,孩子瘦弱矮小,伸出手刚好到荃玲的下巴下面,荃玲看看小娃讨好的眼神,瞪了他一眼,刚要张嘴,旁边的徐国宏用胳膊肘碰了她一下,对小娃道:“徐成,那是你哥给你的,你留着给你姐……”

        “好嘞……”徐成高兴的跳了起来,一把就将糖果塞到自己口中,欢天喜地的跑向徐志。

        眼看到口中的糖果不见,荃玲微怒,不过,徐国宏知心的拉着荃玲的手放在自己衣兜之上,荃玲用手一捏,感觉到里面好似鸡腿的样子,那发怒的眼睛立刻弯了,弯的好似月牙儿!

        “咦……”正此时,一个带着惊讶声音从两人身后响起了,“荃玲,徐国宏,你俩怎么在村口?看起来……这么亲热?”

        荃玲根本不用回头的,她的话张嘴就来:“怎么?不行么?这都是你们城里人玩剩下的,我们乡下人就不能试试吗?”

        听到后面有人,徐国宏的手立刻就想松开,可荃玲嘴一撇,卖弄般的使劲儿攥住徐国宏的手,死拉硬拽拉着徐国宏转过身来。但见两人身后不过是二十来米的地方,一个身材矮小的四十多岁妇女手里拿了一些东西,鬓角之处带着汗笑眯眯的看向两人。这妇女穿着一身素白的裙子,齐眉的短发让她看起来很是干练,虽然眼角处早有细纹,皮肤也略显发黑,但怎么看都比荃玲年轻一些的!

        “张姨,您回来了……”徐志抱着徐宝,听到女子的声音,急忙转头喊道。

        徐志知道,这女子名叫张凤,以前也是略岭村的人,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张凤是自己父亲徐国宏最早的恋人!而且徐志更是知道,自己的父亲跟张凤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被自己的奶奶强行拆散了!原因很简单,张凤矮小,身材单薄,不是个能生育的样子!徐国宏没办法,只好跟张凤分手,娶了个能生育的荃玲。张凤后来嫁了个县城的工人,在县图书馆上班,只逢年过节才回略岭村看看自己的亲人。

        徐志在县一高上学,不说经常去县图书馆看书,就是回村里的车上有时候也能碰到张凤。特别的,星期天徐志不回村的时候,张凤也让徐志去她家玩过,所以徐志对张凤的印象极好。当然,这些事情徐志都是瞒着自己母亲的。

        “徐志……”张凤听到徐志开口,趁势笑着说道,“听小美说你考了全县第十名……”

        “没有,没有……”徐志急忙摆手,解释道,“小美说错了,是十三名……”

        小美是张凤的独生女程美,跟徐志一样都在县一高上学,也是徐志极力躲避的一个女孩子。

        “你报哪个学校了?”张凤把手里的东西先放在地上,从一个粉色的袋子里拿出一个手绢,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又是将头发往后面撩了几下,露出光滑的额头,说道,“我家小美不敢报燕京的学校,只选了海经市的师范学院。”

        一听程美没有报燕京的学校,徐志的心里没来由一松,张凤虽然一直没说过什么,可徐志去张凤家玩的时候,她总让程美陪着,还让程美带着徐志去影院看电影,徐志真是有些怕了的。

        “哎呦呦……”不等徐志开口,荃玲先就是有些夸张的说道,“海经市啊,那也是一个大城市,虽然比不上燕京,但你家小美能去海经市上大学,也很不错啦!”

        “张姨,我帮你拿东西吧!”看着张凤的嘴角泛起一丝笑容,是在无声的嘲笑荃玲的讥讽,徐志急忙把徐宝放下,对张凤说道。

        张凤摆手道:“不用了,东西不多,也不沉,本来是想让小美跟我一起回的,可她知道自己考得不好,不敢回来见她姥姥,我也就没让她回来……”

        荃玲看看一直没有说话的徐国宏,眼珠一转,叫道:“成儿,还不快去叫你大姐过来,你爹去县太爷家吃桌,都醉成这样了,还不快让她过来扶着!”

        徐成正陶醉在口中糖果的甜蜜中,听到荃玲喊他,先是一愣,随即他就是明白,立刻撒丫子跑向山村,口中还大声叫着:“姐,咱爹和咱哥回来了!爹在县太爷家吃桌喝多了,你快来扶着他……”

        徐成一路跑,一路喊,全然不知道自己那个“咱哥”是错误的称呼,这声音不仅把山村四周已经归巢的小鸟惊飞,更是透过各家的炊烟,落入一个个用土砖砌就房屋之内。

        “国宏……”张凤本是弯腰提了东西要走的,此时却把东西放下,笑吟吟的对徐国宏说道,“你们一家子先走吧,能在县太爷家吃桌可是一份荣光,我不敢走在你们前面,否则村儿里的人出来问,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呵呵,呵呵……”徐国宏一脸傻笑,本就喝多的脸上,愈发多了红晕。

        “走吧……”荃玲说着拉了一下徐国宏,好似拉着徐志,轻易就把他带走,走了几步,荃玲还犹自不忘,转头对张凤说道:“他凤姨,过两天志的通知书下来了,请你过来吃桌啊!”

        “不用了,不用了!”张凤急忙摆手,回答,“那时候小美的通知书也该下来了,我们也要请亲戚朋友的,就不来打搅你们了!”

        “嗯,也是!”荃玲的下巴有些微微上扬,说道,“海经也是个大城市,能去哪里读书确实不错,小美真有出息!”

        张凤闻弦歌而知雅意,看了一眼略显尴尬的徐志,笑道:“你家徐志才叫有出息呢!燕京可是大帝都啊!”

        荃玲傲然点点头,对徐志说道:“快走吧,你姐把汤都烧好了,赶紧回去喝汤睡了吧,家里的饭你是吃不了几次了……”

        徐志不敢再让母亲说下去了,急忙把徐宝又抱了起来,对张凤说道:“张姨,那我们走了啊!”

        “去吧,去吧……”张凤看看这个跟年轻时候徐国宏只有三分相似的少年,笑着摆手道。

        “爹,志,你们回来了?”打老远儿,徐志的姐姐徐爱果也配合了荃玲的计划,高声叫着跑了过来,“在县太爷家吃桌吃撑了吧……”

        徐志一头黑线,急忙抱了三弟,匆匆忙忙的走向昏暗中的山路。

        Ps:新书成长离不开呵护,推荐、点击、评论都是养料,看着喜欢就请支持一下,感谢一切形式的支持!!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0/30555/132506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