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地球唯一修士 > 第13章 伤

第13章 伤

        走到教务处不过是三分钟的路,徐志又碰到了十来个同学,都是住在县城和县城附近的,徐志也算是县一高有名的学生,总有几个熟悉的。难免再问几句,结果徐志足足花了十分钟,才走到教务处,不等进入教务处,徐志就看到了放在楼道上,那用大红纸,金色墨汁写的金榜!这金榜之前十个人名都是一个大过一个的,而且都是徐志熟悉的名字!

        “冯鹏燕京大学”

        “蒋宏斌水木大学”

        “许哲燕京航天大学”

        ……

        “白云鹏燕京理工大学”

        ……

        熟悉的名字又给了徐志不一样的感觉,虽然是龙飞凤舞的笔划,可看在徐志的眼中又好似一张张嘲笑的脸!

        看看有些阴暗的教务处,徐志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不过,仅仅是几分钟的,徐志又无奈的走了出来,无他,教务处的老师也不知道为什么徐志的录取通知书没来。而且,他也清楚的告诉徐志,燕京科技大学今年的录取分数线虽然没有出来,可重点高校的录取线已经出来,徐志的分数在录取线之上!按说,徐志被燕京科技大学录取是没有问题的!

        徐志想了一下,又往教学楼后面的教工宿舍去了,跟他所想相似,高一二班的班主任高井高老师并没有在宿舍里。

        徐志失望之余竟然有些庆幸,好似怕见到对自己寄予的班主任一般。

        急匆匆的,徐志来到了县城西面的化肥厂宿舍。

        化肥厂宿舍是几排红砖的楼房,徐志熟稔的走到第二排楼房之前,然后深吸一口气,看看快要中午的太阳,走上第三层的一个铁门之前。

        “当当……”徐志轻敲铁门,里面一个声音传来,“谁啊,稍等!”

        “姨,是我……”徐志心里有些忐忑,扬声回答道。

        “咔嚓……”铁门的锁打开,一个半老徐娘的妇女穿着红艳艳的裙子走了出来,这女子看到是徐志,脸上急忙堆了笑容,说道,“原来是徐志啊!快,快进来……”

        “好……”徐志笑笑,跟着女子进去,看看颇是温馨的小屋,问道,“姨,玉容呢?”

        徐志口中的玉容正是他的同学廖玉容,这妇女是廖玉容的母亲陈筝。

        听到徐志问起廖玉容,陈筝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这异色若是以前,徐志未必能看到的,而此时,徐志又是看得清清楚楚了。

        “哦,玉容陪着远处来的亲戚出去玩儿!”陈筝略加思忖回答道,然后指指旁边的瞪着示意徐志坐了。

        徐志心里一突,今天是他跟廖玉容约好的日子。因为廖玉容高一时的学习不算好,在徐志近两年的补习中,总算是能进入班级的前十几名,按照成绩应该能走个普通的高校,所以两人才约了在普通高校送来通知书后见面的。自己在家里每时每刻都记得这个日子,今日着烧还赶来,廖玉容怎么就出去玩了呢?

        不过,片刻间,徐志就给廖玉容找了理由:“毕竟是远方的亲戚嘛,陪人家也是应该的!”

        然后,徐志陪着笑脸坐下。

        “徐志……”陈筝拿了一个汽水,打开递给徐志,亲切的问道,“听玉容说你报考了燕京科技大学,什么时候去报道?”

        陈筝显然是有些没话找话的,边说边从桌子上拿起两把蒲扇,一个递给徐志,一个自己扇着。

        “姨……”徐志接过汽水,没有隐瞒,老老实实道,“我没拿到录取通知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报道!”

        “什么?”陈筝一愣,奇道,“不可能吧?莫……我听说重点高校的通知书早就了啊!”

        “我也不知道!”徐志苦笑道,“我今天就是来县城问问的!”

        “学校怎么说?”陈筝皱着眉头问道。

        徐志摇头了:“学校的老师也不知道。”

        “那你怎么办?”陈筝急道,“你还不赶紧去找人?走走关系,问问生了什么?”

        “找人?走关系??”徐志哭笑不得了,说道,“姨,我能找什么人??”

        “副县长啊!”陈筝立刻说道,“我听玉容说,你们一高考前二十名的学生,副县长都请过你们的!这不就是人么?你现在不去找他,什么时候去找?”

        “可是……”徐志刚想把副县长已经让秘书打过电话的事情说出来,可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如何解释了。

        而此时,徐志突然眉梢一扬,脸上闪过一丝的兴奋,那目光忍不住看向屋外,正是刚刚他上来的楼梯方向,他已经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然而,陈筝并没有听到,她眼中生出烂泥扶不上墙的神情,语重心长道:“徐志,不是我说你,这关系是越走越近的,副县长既然已经把你们都请过去了,就是看中了你们的以后,知道你们可能是他的助力……”

        然而,不等陈筝把话说完,“腾……”徐志猛然从凳子上站起,脸通红的看向墙角之处,“当……”的又是一声响,本是放在桌子上的汽水瓶也被徐志激动的有些颤抖的胳膊碰到,那瓶中的汽水冒着细小的气泡,如同徐志心中的愤怒、憋屈、不甘、不解难以抑制的涌出……

        “哎哟,怎么了?”陈筝脸上一变,不解的问着,急忙把扇子扔了,麻利的从桌子的一角把一个擦桌的抹布拿起来,擦拭桌上流淌的汽水,口中还说道,“你这孩子……”

        可惜徐志对陈筝的话充耳不闻,只紧咬嘴唇,两手的拳头紧紧的攥住,目光死死盯着陈筝家有些斑驳水渍的墙皮,慢慢的移向门口。

        此时徐志的耳中只有“蹬蹬……”的高跟鞋的声音,好似这声音已经是全世界,而这一声声的脚步声,又好似利剑一剑剑的刺入他的心窝!因为徐志已经听了出来,这节奏是廖玉容的,虽然徐志从来没见过廖玉容穿高跟鞋,可他还是听到这脚步声的时候,知道是廖玉容回来了。

        可是,让徐志始料不及的是,在高跟鞋声音中,还有一种皮鞋的声音,不过这皮鞋的声音被高跟鞋相似的节奏遮挡,并不容易听到。特别的,这如同琴瑟和鸣的脚步声中,还有一些轻轻的笑声,一些低语,这笑声和听在徐志如今敏锐的耳中,又是听得清楚了,声音中不无娇嗔。

        娇嗔之声也是徐志极其熟悉的,声音入耳,徐志几乎能想象得到,出这种声音的廖玉容那若水的眼睛,那微微扇动的鼻翼,甚至娇嫩肌肤之上淡淡的红晕!

        然而此时,这娇嗔不属于徐志,是属于那个大踏步皮鞋声音的,是属于另外一个陪伴在廖玉容身边男子的!徐志已经听到那男子略显粗重的呼吸,还有那同样含笑的回答声了!

        少年的心再一次被无情的现实所捅伤!

        面对好面子父亲的责骂,面对虚荣心极强母亲的喝骂,徐志委屈的承受,甚至夜攀高峰泄,他心里明白,这是因为自己父母的见识,是他们不理解自己。而在他心里又是极其坚信,即便世界上所有人都转身离自己而去,唯独会有一个人选择站在自己身边,她就是廖玉容,那个陪伴了自己两年高中生活,一起学习,一起欢笑,一起悲伤的女朋友。

        今天徐志来找廖玉容,与其是来跟廖玉容解释自己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的,不如说是来找廖玉容诉苦的,毕竟徐志如同受伤的小兽,想要找一个安宁的地方低头舔舔自己的伤口!

        然而,就在徐志听到那个皮鞋的声音时,一种本能让他觉察到了威胁,他忍不住热血上涌,“嗡……”的一声,徐志感觉屋子一阵的摇晃,他不顾一切的站了起来,连把汽水打翻都不知道。声音清晰的传来,徐志几乎能从声音中“看”到墙壁之外的情形。而与此同时,一个久远的声音又是在他耳边响起:“徐志,廖玉容跟她妈一样,最会利用人,她自诩是你的女朋友,其实……她是在利用你补习功课……”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0/30555/132700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