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地球唯一修士 > 第14章 羞辱

第14章 羞辱

        可惜当年的懵懂少年乍得知音少女的青睐,哪里会将这些世俗的言语放在耳中?特别是一些耳鬓摩擦的细节更让少年觉得那是旁人的嫉妒。这句话早就被徐志扔在了九霄云外,而此时他又是轻易的捡了回来,甚至他还能清晰的想到当日程美跟自己说这句话时,自己不屑一顾的神情。而随着这句话的,更是自己跟廖玉容共处这两年来的情形,那些一点一滴好似涓涓细流潺潺在少年脑海中流过,就好似看着一场电影,作为旁观者的徐志很是容易从电影中看到了……电影的主题!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一向都关心我的陈阿姨直到今日还不知道我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因为无论廖玉容告诉没告诉她,她都不会去关心,因为她的目的已经达到,我不过就是个她要利用的工具,此时已经失去了价值……”徐志脸上的红色渐渐的消退,他的心中暗自思忖,“至于廖玉容,听陈阿姨无意中说过的,她考上一高已经很勉强,上高一的时候换了几个补习老师都不理想。自从跟我一起……学习之后,成绩慢慢的好转,在她眼中,我不过是个好的补习老师。也难怪她总说我是个好弟弟,从来不让我……亲近她!我还幼稚的以为她冰清玉洁,以为她才是我该珍重的女朋友,谁知道她……”

        想到此处,徐志无法再往下面深想,因为他虽然觉得廖玉容是在利用他,可毕竟是少男少女的花雨季,六百多日的朝夕相处怎么可能不生出好感?徐志觉得可能是自己多疑,他心底犹有一些奢望,觉得自己不能随便的割舍一段美好的感情。

        但是,不过转瞬间,徐志好像长大了几岁一般,看着先前的自己,他觉得幼稚的异常!

        “你这孩子,怎么了?”陈筝一边收拾桌子,一边怪着,“阿姨这是在教你,你们农村的,可能不懂得这些……”

        陈筝说着,突然也停了下来,因为她也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她看看脸上怒的徐志,明白了事情的来由,不觉有些慌乱,急忙冲着外面喊道:“玉容,你同学来找你了!”

        “哼……”徐志一听,不觉冷笑了,暗自想道,“以前每次来的时候,都叫我徐志,今天只叫同学,分明是给外面的人听的,表明我跟廖玉容是普通的同学关系,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称呼,只能说明她心里有鬼。”

        “谁啊!”一个清脆如同铃声的声音传来,随即一个身着火红连衣裙的青春少女走了进来,不正是廖玉容?

        廖玉容名如其人,是个皮肤白皙的女孩子,算不得特别漂亮,不过那乌、雪肤、红裙,再加上青春的活力,男孩子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绝对不容易挪走。

        不过,此时廖玉容的脸上画着一些略显浓重的眼影和口红,将那清纯掩盖了不少,落到了徐志眼中,竟然生出一种庸俗的感觉。

        徐志的心中一阵酸楚,暗道:“果然,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化妆……”

        “徐志?你怎么来了?”廖玉容眼见徐志出现,眼睛中跟陈筝一样,闪过一丝的慌乱,有些吃惊的问道,那本是掩在裙子后面的左手急忙一缩,放在了身前。这动作跟陈筝对徐志的称呼一样,更加表明了左手的来处。

        听得廖玉容居然把跟自己的约会都忘记了,徐志的心彻底凉了,他并没有回答廖玉容的问题,而是冷冷的看着廖玉容的身后,问道:“他是谁?”

        “他?”听到徐志单刀直入,廖玉容更是有些慌乱,正如徐志的奢望,廖玉容虽然听了母亲的话,是在利用徐志补习功课,可两年的相处她怎么可能对徐志没有好感?这个身体羸弱,有些多愁善感,可内心又是有些坚毅的少年在她心中早就留了印痕!青春少女的心中,总会少些市侩,多些梦想。这些梦想如同阳光下飘飞的肥皂泡,五彩斑斓中总会有白马王子!

        徐志纵然离廖玉容心中白马王子甚远,可也是总归是骑了白马的!

        廖玉容的母亲陈筝见到女儿慌张,不觉瞪了她一眼,将手中的抹布往桌上一撂,淡淡的开口道:“他是……”

        不等陈筝的话音落地,在廖玉容身后,一个足有一米七八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年轻人四方脸,头略长,穿着淡粉色的T恤,下身是休闲的牛仔裤,虽然长得一般,可身材和气质不错,落在旁人的眼中,也绝对会喝一声彩。年轻人有些傲然的看看徐志,走了过来,以一种俯视的目光,伸出了右手,说道:“你好,我叫莫平!”

        莫平的身后,有一缕光线从他和廖玉容的间隙中射入,徐志不知道这光线是阳光还是灯光,左右他看着这光线有些眼晕!然而,徐志紧咬的嘴唇并没有松开,而是微微仰头,看着比自己高了不止一头的莫平,眼睛微眯,口气有些冷问道:“你什么人?”

        莫平一愣,虽然廖玉容从来没提过徐志,可看着徐志激愤的神情,还有不善的口吻,他哪里不知道徐志想些什么?不过,徐志那只有一米六一的个子,并没有放在莫平的眼中,徐志的神情更是让他心中生出傲然,他很是从容道:“我叫莫平,是个男人!”

        “嘻嘻……”莫平旁边的廖玉容很是不合时宜的笑了一声,似乎很是享受两个男生的争风吃醋。

        “徐志……”陈筝也极欣赏莫平的坦然,很是赞赏的看了莫平一眼,解释道,“这阿姨同学的孩子,他今年也高考……”

        说到此次,陈筝好似想到了什么,急忙问莫平道:“对了,小平,我记得你考的是燕京科技大学吧?”

        “是啊!”莫平笑道,“我爸不是跟您说了么?正是我考入了燕京科技大学,他老人家才放我出来玩玩儿的!”

        “燕京科技大学?”徐志一听,心里不觉一揪,又是看了一眼莫平,暗道,“原来不是个绣花枕头……”

        不过,看着莫平伸出的手,徐志依旧不愿意跟他握手。

        “徐志……”陈筝急忙问道,“你报的不也是燕京科技大学么?我听玉容说你考了五百三十一分,比玉容高了好多,怎么就没录取?小平,你考了多少?”

        “你也报了燕科大?”听到陈筝说徐志居然考了五百三十一分,脸上生出惊讶,低头看着这么貌不起眼儿,甚至脸上还带着一些稚嫩的少年问道,“还考了五百三十多分?”

        “是的!”徐志的嘴唇咬得有些白,莫平问话中的那种惊讶如同羞辱将他的心紧紧压住。

        “不容易啊!”莫平的嘴角泛起一丝笑容,说道,“我可想不到,在这县城里还能有人考这么高的分。我更想不到,还能遇到以后的校友。重新介绍一下,我叫莫平,是燕科大机械学院的……”

        看着莫平伸出的手,徐志不能再躲避,他也抬起手来,说道:“我叫徐志……”

        可是,也就在徐志的手跟莫平的手碰到一起时,莫平的手蜻蜓点水般的碰了一下徐志的手,急忙收回,脸上略显夸张道:“哎哟,对了,听陈阿姨说,你还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这么说来,你跟我还不能算是同学……”

        “刷……”徐志的脸通红了,那伸出的手很是尴尬的停在半空中。

        “莫平……”廖玉容也有些不高兴,用胳膊捅了一下莫平,低声怪道,“你怎么能这么对人家?”

        莫平收了笑容,看着徐志问道:“徐志,你确定你考了五百三十一分?”

        徐志并没有回答莫平,而是收了手,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掌,然后扬起头,说道:“是的,我确定!”

        “平哥,徐志确实考了五百三十一分,在我们班排第三!”廖玉容此时也解释道。

        莫平上下看看徐志,摇头道:“那不可能的!五百三十一分不可能进不了科技大学!”

        “你考了多少?”徐志反问道。

        “我……”莫平犹豫了一下,目光扫过廖玉容有些闪烁的目光,他本是考了五百二十五分的,此时竟然神使鬼差的说道,“我考了五百三十五分,比你多四分!”

        廖玉容一愣,看了一眼莫平,不过她瞬时明白了,娇嗔一般的白了莫平一眼……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0/30555/132794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