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地球唯一修士 > 第19章 台球

第19章 台球

        “找死!”程美如同老虎般的扑了过去,刘兵欣更是跟老鼠一般的溜向早就看好的方向了。wwㄟw.

        “徐志……”刘兵欣离开的台球案旁,刚刚在学校已经见过的胖子,那胖子名叫高成语,是一班的学生,此时正冲徐志招手,“快过来,跟我们玩一会儿!”

        徐志看看两个球台,一个是男同学在玩,一个是女同学在玩,虽然只有高成语喊自己,可几个同学,甚至女同学也都冲自己招手,示意自己过去。

        徐志心里暖暖,转头看看身后的铁门,走了过去。

        “徐志……”不等徐志走进,那个先前在学校那个口不择言的瘦子又开口道,“问清楚了么?为什么通知书还没有下来?”

        “咦?”刘兵欣正好跑了回来,听到瘦子说话,不觉是停了下来,奇怪的看着徐志问道,“你没有拿到通知书?这怎么可能?”

        “咚……”程美已经追来,一拳打在刘兵欣的背心处,那声音徐志听了也心里一揪的,程美有些怒道,“哪壶不开提哪壶!老娘不是不让你惹徐志不高兴么?”

        “呵呵,没事的!”徐志虽然心里还是别扭,可这种感觉比之先前弱了很多,他冲着程美笑笑,说道,“这是事实啊,总不能不让人提起,这几天……我都习惯了!”

        “真的么?”瘦子的话已经落到了一众学生的耳中,女生所在的案台旁边,一个身材苗条,眉目清秀的女孩子带着纳罕走了过来。

        徐志冲这个女孩子笑笑,县一高的女生不多,漂亮的女孩子更少,这个女孩子是三班的,名叫郑红,算是屈指可数的校花了。

        “大美啊!”刘兵欣此时才开口,好像被程美打的岔了气的,埋怨道,“我怎么知道徐老夫子没拿到录取通知书?他可是二班的班草啊!”

        不过,刘兵欣说完,又是脸上生出无赖的笑容,走到徐志面前,拍拍他的肩膀道:“落榜了也好,跟我一样了!咱们算是难兄难弟,我准备去开出租车,徐老夫子,你给我当账房吧,以后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

        “跟着你吃翔吧!”程美一把揪住刘兵欣的脖颈,朝着外面一拖,说道,“人家徐志咱们可能跟你去开出租车?”

        此时真是夏季,刘兵欣刚刚被程美追得一身汗,程美的肥手落下,刘兵欣一挣,肥手早就滑落,刘兵欣好似打了胜仗,洋洋得意的躲到一边叫道:“你还别小看了我,等以后我财了,让你们都给我打工……”

        “切……”别说程美给他白眼儿了,几个人都投给刘兵欣鄙夷的眼神了。

        郑红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其他女孩子,她们问道:“徐志,怎么回事儿啊?”

        看着郑红她们关切的神情,徐志苦笑不已。记得有句话很是有名,快乐的事情跟别人分享可以使快乐加倍;而痛苦的事情跟别人分享可以使痛苦减半!这其实是瞎扯!快乐的事情跟别人分享只能增加一倍的嫉妒,而把痛苦的事情跟别人分享不仅能增加一倍的幸灾乐祸,还能给痛苦者添增揭开伤疤的痛楚!此时的徐志就是如此,他着实不想把这种让他尴尬的事情多说一个字,可偏偏的,面对善意的关注,他又不得不一次次的把自己的伤疤揭开。

        不过说得多了,又是平添了麻木,既然徐志能面对自己的父母,能面对廖玉容,他又如何不能面对其他同学?

        于是徐志耸耸肩,再次把自己的伤疤揭开,指着撕裂的伤疤详细解释了伤口的来历,还有伤口的愈合情况,然后又脸上带着笑容把伤疤合上!不过,这次他多了个心眼儿,没有把伤疤严密的合上,因为他知道,一会儿想必还会有良善的人来关心,自己说不定还要把它揭开,而伤疤愈合的越好,揭开就会越疼!

        “唉,真是可惜了!”一个女生很是感慨的说道,谁也不知道她的心里是否有幸灾乐祸。

        “就是,现在的高考真的很不公平,一考定终身!”又是一个男生慷慨激昂的嚷道,“我要是教育部长,我一定要改一改!”

        “没关系,徐志,你学习好,这次不行,还有明年,复读一年就是了!我就不信你考不了燕京大学!我相信你!”这个明显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县城学生,他不知道乡下人上学的艰难。

        “该谁了?”台球案旁,一声吆喝,一下子就将这些看客都拉回了头。只有一直没有说话的郑红,看看徐志,说道:“唉,你自己珍重!我们安慰什么都不顶用的,路在你自己脚下!”

        “掌灯还须红酥手,添香难缺红袖女。”看着身着淡红色连衣裙的郑红,徐志没来由的心中生出这么一句话,不过他知道,这个红袖女不是自己的,是属于一班那个考入燕京大学的冯鹏。

        “我知道!”徐志微微一笑,转而问道,“对了,冯鹏考了燕大,你考了哪里?抱歉啊,我自己心乱如麻,这几天根本没有仔细看金榜的!”

        眼看郑红有些神情黯淡,徐志心里明白,急忙说道:“不好意思啊,我不该问的!”

        “没事儿!”郑红用手拂去自额头滑落的几根丝,好似梳理自己凌乱的心情,淡淡的说道,“这种事情我早就有准备,我不可能考上燕大,尽可能往燕京那边儿靠吧。我报的是临海师范学院,按照分数应该没问题的。”

        “恭喜啊!”徐志笑道,“临海市距离燕京很近的,跟在一起没什么区别!”

        “还没拿到通知书,不算数呢!”郑红也展颜一笑道,“不过,大家年纪都小,大学还有四年呢,现在想那么多也没什么用,听说大学的毕业季就是分手季,咱们连大学的门都没进呢!”

        “嘻嘻,是啊!”徐志也回答道,“现在能考进大学已经不错了,不必多想了!”

        “确实!”郑红点头,然后随口也问道,“廖玉容呢?她怎么没跟你来?”

        “我们分手了!”徐志心里一痛,回答道,“就在刚才!”

        说到此处,徐志犹自不忘的补充一句:“我先提出来的!”

        “小屁孩儿!”郑红瞪了徐志一眼,说道,“还知道先分手?”

        不过,这话说完,郑红也补充道:“我昨天见到她跟一个男孩在一起,很亲热,今天见你还犹豫跟不跟你说呢,这下看来没有必要了!”

        徐志耸耸肩,并没有回答。

        “走,打球去!”郑红冲着徐志眨巴眨巴眼睛,招手道。

        “我不会打……”徐志跟在郑红身后,苦笑着说道。

        郑红不以为然了,说道:“我教你,很easy的!”

        打台球自然不比打牌,郑红说是容易,甚至徐志也瞬时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自己曾见过的所有关于台球的场面,可对从来不曾拿过台球杆的徐志来说,又是千难万难了!徐志已经懂得怎么击球,也知道怎么才能入袋,当然也知道了很多表面上的技巧,可那台球杆在他手里根本不听话,死活戳不到白球上!有几次还险险扎到台布之上!徐志忍不住在心里感慨:“熟能生巧才是硬道理,能力也是如此啊!”

        “够笨的!”程美在旁边也忍不住说道。

        “他自然是笨的,否则也不可能落榜!”徐志身后一个看起来骨瘦如柴的学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此时正洋洋得意的看着徐志,冷冷的接口说道。

        “白云鹏,有你这样落井下石的么?”不仅程美不悦了,连刘兵欣也在旁边叫道,“人家没拿到通知书,心情正不高兴呢。”

        “他心情好不好跟我有什么关系么?”名叫白云鹏的学生不理会旁人,看着徐志说道,“我只知道我心情很好!以前我一直败在他的手下,而这最为关键的一次考试,我赢了他!”

        “不就是燕理工嘛,有什么牛的?”刘兵欣嗤之以鼻了。

        “没什么牛的,不过你考不上!”白云鹏看着刘兵欣,一字一句的说道,“而且我还知道,你这一辈子都考不上!”

        “老子就算是考不上,以后也混得比你好!”刘兵欣跳脚了,大声嚷着。

        白云鹏不屑道:“你们城里的孩子都这样。依靠大人的力量,有本事你靠自己啊,自己去上大学,去立业?我虽然家里穷,甚至以后也可能比不过你,但这都是我自己凭本事挣的!你没有资格跟我比……”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0/30555/133117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