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地球唯一修士 > 第23章 智斗赌棍(一)

第23章 智斗赌棍(一)

        “冯鹏……”程美不干了,一手拿了纸袋子,一手掐腰站到了冯鹏面前,呵斥道,“你有病啊!徐志是来帮你的,还是郑红带着……”

        一听郑红的名字,冯鹏更是盛怒,叫道:“他能帮我什么?一个书呆子,一个病秧子……”

        “刷……”正此时,轻微的声音从冯鹏背后传来,徐志刚刚站起弯着腰,敏锐的听到声响,眼角的余光看向声音的来处。

        但见一个上身****的中年人手里拿着两个铁球从小门中走出,这中年人的上身满是筋肉,两个胳膊上还纹了古怪的纹身,看起来像是花朵,又像是一些文字。

        中年人掀开帘子,一眼就看到了徐志等人,他一皱眉,开口道:“怎么是你们?大人呢?”

        冯鹏听到这中年人的声音,好似老鼠见猫一般,急忙闭嘴,不敢大声出气。

        郑季则急忙直起身来,走过去陪笑说道:“刘哥,他家没人,我找了几个同学,先凑了一些钱,您看看……”

        “嗯,拿过来吧!”那刘哥怎么会在意钱从哪里来的呢?他看了一眼郑季,伸手说道。

        “程美……”郑季脸上一喜,急忙示意程美把纸袋子拿过来。

        程美警惕的看看刘哥,把纸袋子紧攥了一下,说道:“不行,先放人,把人放了再给钱!最不济,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哈哈……”刘哥大笑了,眯着眼睛看着程美说:“学生妹,你是电影看多了吧?我又不是绑匪,搞什么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这是冯鹏欠我们的钱,你只要给了钱,现在就可以把冯鹏带走!”

        听到刘哥提到冯鹏的名字,徐志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不好了。

        果然,在程美不情愿的将纸袋子递给刘哥之后,刘哥皱眉了,不满的看着郑季说道:“怎么只有五千六百块?老子让你去传话,你连话都不会说么?”

        “刘哥,刘哥……”郑季急忙凑了过去,陪笑道,“您老别生气啊,我们都是学生,拿不出那么多的钱,这还是我们几个拼命凑的,您老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吧!”

        “MD,放过你们?”此时的刘哥露出了痞子像,看着郑季一巴掌打在他的头顶上,骂骂咧咧道,“老子为什么要放过你们?老子又有什么必要放过你们?这是老子赢来的钱!”

        郑季挨打的声音极大,显然是很疼的,可郑季不敢退缩,依旧笑着说:“刘哥,您老也知道,我们都挣不了钱的,您老手里的钱都是我们的吃饭钱……”

        可惜不等郑季说完,刘哥又是骂道:“滚,别在老子面前装可怜!刚才这个兔崽子已经跟老子说过了,他今年考上了燕京大学,是咱们县城的状元。他兜里的一千块钱就是他爹给的零花钱,区区一万块钱,他老子拿的出来……”

        说着,刘哥看看手里的纸袋子,胳膊往里一拐,说道:“这钱老子先……”

        程美一听就怒了,不等刘哥把纸袋子的手缩回,她眼疾手快的一抓,一下子就把纸袋子夺了过来!

        “你要干嘛?胖丫头……”刘哥一惊,叫道,“你敢抢老子的钱?”

        说着,刘哥抡起手臂,一个耳光就扇向程美的脸。

        徐志早就留心,眼见刘哥动手,他急忙一跳,举起手臂挡在了程美的身前,“砰……”的一声闷响,刘哥纹了古怪花纹的手已经狠狠的打在了徐志的胳膊之上。火辣辣的疼痛中,五条红色的指印肉眼可见的浮现出来。

        “刘哥……”徐志疼得差点儿叫出声来,不过他强忍住疼痛,叫道,“这是我们同学凑的钱,不是冯鹏家人的,你不是想要他爹的钱么?我们这就去通知他的家人……”

        “嘿嘿……”刘哥极其不屑的看看徐志,冷笑道,“小兔崽子,胆子不小,敢挡老子!”

        徐志心里害怕了,在他印象中,活在这世上十几年里,他从来没跟人真的打过架,更没有距离地痞如此之近。

        不过,徐志知道,无论自己如何应对,胆怯也罢,勇敢也罢,时间总会流逝,今日的事情总会过去,他若是以后不想后悔,此时只能选择直面!是故,徐志壮了胆子,有些颤抖的声音说:“刘哥,冯鹏欠你钱,他的家人还你钱,那是天经地义。可这钱不是,是我们凑来的,您若放了冯鹏,这钱您尽管拿;可若是您不打算放,还想要更多的,这钱您就不能拿。说句不好听的,您拿了这钱……就是抢……强人所难!”

        徐志唯恐惹怒了刘哥,说到最后急忙改口。可即便如此,刘哥早就听得明白,他看看徐志瘦小的身躯,又是看看程美把纸袋子拼命抱在自己的胸前,冷冷一笑道:“光天化日之下,老子怎么可能会抢呢?”

        说着,刘哥一挥手喊道;“胡三……”

        “刘哥……”有一个个子比徐志高不了多少的秃子应声过来,点头哈腰答应道。

        “告诉他们规矩!”刘哥傲然的用下巴对秃子胡三说道。

        胡三一愣,看看徐志三人,小心的问道:“刘哥,您老说的规矩是哪条?”

        “哪条?”刘哥一愣,一脚踹到了胡三的后腿上,骂道,“当然是新来棋牌室的规矩啊!”

        “哈……我知道了!”胡三嘴咧咧,急忙应着,对徐志等三人喊道,“你们听着,到了咱们棋牌室,就是咱们棋牌室的人,一定懂规矩。在咱们棋牌室,掷骰子分作……”

        徐志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胡三说的规矩是什么意思。

        “啪……”不等胡三说完,刘哥一巴掌打在胡三的秃头上,怒道,“谁让你给他们讲掷骰子的规矩了?”

        胡三更加不解了,挠挠没有几根毛的头,可怜巴巴的问道:“那要说什么啊?”

        “噗嗤……”程美看着,忍不住笑出了声。

        刘哥抬抬手,巴掌终究没有落下,而是看着徐志,说道:“小兔崽子,老子跟你说吧,老子这场子不是白进的,只要进来就要玩,最少一……一千,不玩不准走!”

        “大哥……”郑季急了,叫道,“不是一百么?怎么今天变成了一千?”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刘哥狞笑道,“在这场子里,老子就是规矩!怎么着?你不乐意?可以不尽力啊!”

        说着,刘哥看看程美,又是说道:“若是老子高兴,不仅要留下钱,还要留下人呢!”

        “你敢!”程美杏眼一睁,叫道。

        “老子有什么不敢的啊!”刘哥撇撇嘴,不屑道,“老子不过是不喜欢胖妞罢了!”

        “胡三……”刘哥对秃子说道,“带他们去玩,不输一千块钱,不准他们走!”

        “是,刘哥……”秃子胡三答应一声,对旁边一个桌子的人喊道,“去,去,去别地儿玩……”

        桌子上,一拨人正面红耳赤的对赌,突然被打断,一个个怒目,想让想要发火,可见到是胡三,有看到如狼似虎的刘哥,谁也不敢说话了,乖乖的收了自己的钱,分散到其它几个张桌子,留下一些骰子和骰盅散落在桌子上面。

        “丝……”徐志一直留意,见此心里觉得不妙了,虽然这刘哥表面看起来不是恶汉,但从赌徒们的畏惧……也足见他的心狠手辣。

        “不好办了!”徐志皱眉了。

        “你们三个谁来玩儿?”胡三站在桌子旁,看着没有挪步的徐志等人叫道。

        “真……真要玩么?”程美迟疑了,低声问徐志道。

        徐志看看虎视眈眈的刘哥,还有脸上带着冷笑的胡三,心里暗自盘算,他心里虽然怒极,可也明白,人为刀殂己为鱼肉,在这个不讲理的赌场里,自己等人绝对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要想脱身,只能舍了一千块钱!

        “玩吧!”徐志无奈道,“总比把钱都给他们的好!”

        “可……我不会啊!”程美回答道。

        “会不会无所谓,反正是送钱!”徐志低声说道。

        “郑红的钱,还是让郑季拿去送吧!”程美说着,对郑季道,“我跟徐志都不会玩,你玩吧!”

        “这个……”郑季哭丧着脸了,无论他玩还是不玩,出去之后他都得面对郑红的怒火。

        “MD,罗嗦什么?”刘哥骂道,“每天不都见你玩儿嚣张么?今天在就怂了?”

        “玩,玩……”郑季一个激灵,急忙走到桌子前,利索的拿起一个骰盅,一晃间把三个骰子收入骰盅,晃了几下,“啪”的扣在桌子上,说道,“我押十块钱……”

        “滚……”刘哥又是骂道,“十块钱赌到什么时候了!一把一百……”

        郑季的脸看起来要哭了一样,自刘哥出来后,一直没有说话的冯鹏站起身来,打了几个酒嗝,走到郑季身边,抬手要拿骰盅。

        “冯哥,冯爷啊,您老就别添乱了!”郑季把冯鹏的手打开,说道,“那就一百吧!”

        “好!”胡三一笑,说着也拿起骰盅,摇了几下,“啪”也是扣下,说道,“押好看骰!”

        “好!”郑季点头,探手就要去那骰盅,可不等郑季碰到骰盅,胡三就是笑道,“小兔崽子,你的钱呢?没钱你看什么?”

        “钱……”郑季无奈,转头对程美道,“给我拿一百块钱!”

        程美没任何犹豫,反正这钱是郑季堂姐的!

        见到郑季把钱放在桌上,胡三才抬起手来,把骰盅掀起一条缝儿,看看里面的三个骰子,然后将骰盅放下,喊道:“三个2。”

        郑季刚想掀起骰盅,旁边的徐志开口了,问道;“郑季,这东西什么规矩?怎么玩的?”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0/30555/134986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