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地球唯一修士 > 第24章 智斗赌棍(二)

第24章 智斗赌棍(二)

        郑季偷眼看看刘哥,见刘哥没什么不悦,从旁边拿过来几个骰子,解释道:“骰子一共有六个点数,一点可以当做一点,也可以代替任何点数。其他的点数摇出来是几就是几,不可以代替其他点数。当然,若是第一下就把一点叫了,一点就不能替代其它点数……”

        徐志皱眉,好似不解,不过他一边拿了一个骰子在桌子上随意的滚着,一边耐了性子听郑季解释……

        “这是想学了?”刘哥笑道,“学这个简单,不过要交学费,学费足够了,自然就会了。”

        说话间,郑季跟胡三开了几次骰盅,郑季明显不是胡三的敌手,每次都输,很快就扔进去了六百块钱。

        不过郑季的神情逐渐轻松,说他是早死早投胎也好,说他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也好,总之再输几次他就可以离开了。

        可此时,徐志突然开口了,说道:“不行,郑季,你的手太臭,还是让我来吧!”

        “你?”郑季一愣,诧异了一下,急忙缩身,笑道,“你行你来!”

        “滚……”冯鹏不干了,叫道,“这是郑红的钱,你敢……”

        “哼……”刘哥冷哼一声,冯鹏立刻闭嘴。

        “你干嘛啊?徐志……”程美着实不解了,用手拉拉徐志破旧的衬衣,低声说道。

        “刘哥……”徐志的不理会冯鹏的辱骂,眼中闪动一丝的兴奋,对刘哥说道,“我看了半天,终于学会了,现在我想向你讨教,不知道行不行!”

        “你?”刘哥大奇了,看着这个貌不起眼儿,可眼睛极亮的少年说道,“你凭什么向我讨教?”

        “凭这个……”徐志转头对程美道,“把纸袋子给我!!”

        “啊?”程美更是大惊了,叫道,“你……你疯了?”

        说着,程美居然后退了几步。

        “我没疯……”徐志伸手,看着程美的眼睛,说道,“我已经知道怎么赢了,你把钱给我,我帮冯鹏把钱赢回来!”

        “不……”程美双手一护纸袋子,坚决摇头道,“我不会给你的。”

        “唉……”徐志叹息一声,苦笑道,“你以为再输四百块钱,咱们就一定能离开吗?若是能,冯鹏能现在还呆在这里么?”

        “可……”程美听了,心里一动,看向旁边的刘哥,果然,刘哥的脸上带着闪烁的神情,显然被徐志说中了心事。

        徐志没理会程美,转头对刘哥道:“刘哥,我们都是学生,真的没有什么钱,这位冯鹏是我们同学,他家的背景如何,我们不知道。不过,我们知道的是,既然他能考入燕京大学,以后的前途不是我们能比的,咱们这个县城已经无法盛下以后的他。今日他犯了错误,受到的教训也够了,我们不想让他家人知道,也不想耽搁他的前程,所以我们凑了钱过来,刘哥既然看中了这些钱,那么……咱们不妨来个直接的,我们这里有五千二百块,就放在这里,一把决胜负,若是刘哥赢了,我们也不啰嗦,转身就走,去找冯鹏的父亲,这钱算是我们给刘哥的;若是我们赢了,那么请刘哥高抬贵手,放过我们,也放过冯鹏,以后彼此也好见面……”

        “啪啪……”刘哥拍手,笑道,“不错,小伙子台词背的很熟啊,电影没少看!”

        “不敢……”徐志陪笑了。

        可惜刘哥脸上神情一变,冷冷道:“我若是不答应呢?”

        “呵呵,也没什么啊!”徐志耸耸肩说道,“大不了我们就把钱留在这里呗,反正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再回来赢走!”

        “你敢威胁老子?”刘哥双眼一瞪,恶狠狠的骂道,那手已经抡了起来。

        徐志吓得一闭眼,不敢多说。

        不过,片刻之后,徐志也没听到耳光落下,再睁眼看时,刘哥正看着自己等人,好似在想着什么。

        徐志松了口气,知道刘哥必定会有个选择。而这个选择也是徐志所期望的!徐志明面上赌的是五千块钱,可实际押上去的是冯鹏以后的潜力,甚至还有自己和程美这两个刘哥不认识高中毕业生的潜力!虽然他们三个现在都是无权无势的学生,可谁能保证四年之后呢?特别是冯鹏!!能考入燕京大学的学子岂是泛泛之辈?

        徐志心念一转间突然又是有些恍然了,暗自惊讶道:“我明白了!这刘哥绝对不是想要那一万块钱!他想要的是……让冯鹏的家人出面!甚至,他要给冯鹏一个深刻的印象,而这个印象的结局……就是冯鹏安然无恙,体体面面的从这棋牌室内走出去!他这是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冯鹏刚来的时候,刘哥想必不会在意的,随意就赢了他的钱。可等他听到冯鹏是燕京大学的学生,立刻就想到了很多。不管冯鹏的家里人他是否认识,亦或者他是否得罪的起,他都不想随意去招惹一个几年后会对他报复的高校学生。等冯鹏的家人来了,他必定会摆出长辈的模样,呵斥几句,说自己仅仅是给冯鹏一个教训,让他有个前车之鉴,以后再不敢沾惹赌场……”徐志越想越是多了,“这样一来,一则可以弥补赢了冯鹏钱的尴尬,二则可以结交冯鹏的家人,甚至,冯鹏的家人说不定还会把钱真的还给他。我去,这刘哥怎么想这么多?哎哟,我……我怎么也能想这么多?”

        一瞬间,徐志觉得自己好像站得比刘哥高了一线,把刘哥心里的所想都是看透。而且,不自觉的,徐志就想到了莫平说自己眼界小,格局小的事情,心里暗自骂道:“哼,你才格局小,你全家都眼界小!”

        当然,徐志也明白,这都是自己的猜测,谁知道这个刘哥会不会真的在意钱?所以他依旧咬着嘴唇,看着刘哥,右手放在纸袋上,小小的身躯微微颤抖!这可是五千块钱,徐志的心逐渐强大,可他毕竟没有做过如此代价大的决断啊!

        “好!”刘哥有了决断,终于发话道,“既然你想送钱,那我也不能不给你面子!我跟你赌一把!”

        听到刘哥没有自称“老子”,徐志自觉有戏,他的眼珠泛起一丝的自信,笑着说道:“那多谢刘哥了!”

        “怪了!”徐志的背后,程美极其纳罕了,她着实不解的看着徐志熟悉的背影,暗道,“他……今天怎么跟换了个人儿似的?他不是向来都不喜欢这些,更不想跟别人相处么?而且很多时候,他总以学习为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莫说是程美了,就是冯鹏也睁大了眼睛,醉意有些醒了。看着这个自己向来很是不屑的乡里学生,不明白以前土里吧几,只知道闷头看书的徐志,为何如此的镇静若定,面对地痞还谈笑风生。而且在自己怒骂之后,他还脸上带着笑容。

        “那就开始吧……”刘哥倒是干脆利索,抬起一直手指,在骰盅的边缘一敲,骰盅在半空中翻滚了几下,稳稳的落到了他的手中。

        “好!”郑季不失时机的加了一声好,眼中显露出崇拜的热切!

        不过他刚刚说完,立刻用手把嘴捂住,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站错队了!

        刘哥好似是有意卖弄,就跟电影上一样,骰盅在桌子上一晃,三个骰子就落入骰盅,然后右手拿着骰盅晃动起来。

        听着乱七八糟的声音,徐志皱眉了,他刚刚听了几下郑季和胡三摇动骰盅的动静,也仔细观察了一下他们摇出骰子的点数,虽然他不可能这一会儿就能闻声辨数,可也能估个四成。他不知道这四成的判断意味着什么,不过他知道,有了这四成的判断,他至少比刘哥会多三成的把握。

        过了三十来秒后,刘哥骰盅中的声音开始有序,不过不等徐志听得清楚,“啪”刘哥把骰盅扣在了桌子上,姿势很是潇洒,若不出意外该是跟着电影模拟过很多遍!

        “啪”的声响发出,徐志的额头“刷”的冒出冷汗,他不是赌神,怎么可能听得真切?更况且这刘哥的技术显然比胡三强了太过,几个骰子一起转动,徐志更加不能分辨了!

        再看徐志,笨手笨脚的拿起骰子,扔进骰盅,晃了两下,想要扣下又是不敢,又晃了几下还不敢。最后在郑季鄙夷的目光之下连晃了十来下,这才小心翼翼的扣了下来。

        “押定看盅!”刘哥有模有样的喊道。

        “好!”徐志有些不舍,把纸袋子往前推了一点儿,可纸袋子距离他的手也不过是十来厘米。

        刘哥并不在意,把骰盅掀开一条缝儿看了一眼,又是把骰盅盖上!然后眼皮一抬,看向徐志。

        徐志的手明显有些哆嗦,抬手想要掀开骰盅。旁边的郑季忍不住凑了过来,想看里面的骰子点数。

        “滚……”程美毫不犹豫的站到了郑季身前,挡住了他的视线,骂道,“你这个叛徒!”

        程美这话自然是冲着刚刚郑季忍不住叫好的讽刺,可那腔调跟抗日战斗片中落入敌手的女英雄的声音又是极像的,着实吓了郑季一跳。郑季也真的跟叛徒一般缩缩脖子。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0/30555/134986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