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地球唯一修士 > 第29章 神秘的羊皮书

第29章 神秘的羊皮书

        “徐志……”徐子旭的父亲看看徐子旭,然后对徐志说道,“我最近要去省城,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后天,不会超过三天,你跟我一起去吧!”

        “好的,谢谢叔……”徐志没有客气,只能点头答应。

        “哈哈,那就说定了,你什么都不用管!叔的一个朋友开车去……”徐子旭的父亲急忙又把徐志最担心的挂虑消除了。

        等吃完瓜,徐子旭鬼鬼祟祟的拉着徐志进了小屋,低声道:“徐志,我本来不想说的,不过看你的精神挺好,我还是告诉你吧……”

        徐志早有准备,笑道:“是廖玉容的事情么?”

        “啊?你真神了……”徐子旭大吃一惊,不过瞬时他又明白,急忙关切道,“我明白了,你是不是已经去见过她了?”

        “我跟她提的分手!”徐志淡淡的说着,可心里难免有些伤痛。

        “分就分吧,天涯何处无芳草?”徐子旭大大咧咧道,“她妈就是个嫌贫爱富的,据我爸说,她妈当年……”

        “只说廖玉容,不必牵扯其他人!”徐志摆手,阻止了徐子旭的八卦。

        徐子旭无奈,说道:“你就是这么古板……”

        说到这个地方,徐子旭突然想到了什么,摆手道:“算了,我跟你说这个干嘛?你们既然分了,我就不说什么了。我去打游戏了,今天下午被一个小妞打的够呛,晚上一定要捞回面子!你去不去……”

        “我不去!”徐志摇头,“我又不懂打游戏,而且你跟小妞打,让我去当电灯泡啊!”

        “你随意吧……”徐子旭有些亟不可待,说了几句匆匆的去了。

        屋里有些亮,徐志把灯关了,徐子旭和徐志住的这个屋子是二层小楼的一层最里,前后都有窗户,夜风刮过,并不是特别热,徐志闭上眼睛,一天之中发生的精彩事情,好似看电影般的在他脑海中闪过。

        “必定是昨夜在金宝岭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徐志终于找到了事情的根由,暗自想道,“可惜那时候我昏迷了,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既然我有了超能力,一定要把这个能力掌控好。”

        想着,徐志又是想到了棋牌室的事情,他眉头一皱,有些后怕了:“不过,这超能力虽好,也能改变视力,可对体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好处,我现在最紧要是要锻炼的强壮起来,不怕跟人动手。”

        “对了,图书馆的旧书很多,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用的?”

        想了片刻,徐志悄然进入空间,翻看起那些破旧的书本起来。旧书很多,堆在空间之内如同小山,徐志翻捡片刻已经有些疲惫,似乎周身无力的。徐志知道是自己精神力消耗太多,不敢再做什么,只围着这些旧书和杂志看,等他走到一堆捆着的旧书之中,猛然发现内中有个黄色布帛包着的东西。

        徐志精神一振,把这摞旧书推倒,显露出一个不大的四方形的东西,这东西的外面包了黄色的布帛,还有四道黄丝绦打了四四一十六个死结将布帛牢牢的捆着。徐志看着这十六个死结,眉头微皱了,他探手摸摸,知道在空间之内自己无法打开,只要将这布帛包着的四方从空间内取出。

        徐志把四方的东西放在床上,脑海中又是生出刺痛。徐志用大拇指揉了一下太阳穴,就伸出双手摸在十六个死结之上,一个个仔细的检查。

        足足有近二十分钟的,徐志没有做任何事情,就是用手摸十六个死结。院子之内,徐子旭父母的声音愈发小了,徐子旭的父亲有事出去,母亲则带着徐子旭的弟弟进屋看电视了。

        “呼……”突然间黑暗中的徐志深吸一口气,也不把灯打开,双手就如同穿花蝶舞般轻巧的把死结打开!

        揭开了黄色布帛,徐志把台灯打开,光线调的略微发亮。借着灯光,徐志看得清楚,这是一个四方的盒子,盒子是黄色的,其上镌刻了一些花鸟虫鱼,并没有字迹,看起来很是古朴。盒子没有上锁,甚至根本就没有锁具。徐志看了一下,用手在盒子四周摸了几摸,随即一用力,“刷……”盒子的盖儿轻易被他打开了。

        “咦?”徐志吃惊了,但见盒子里面还有一个更小的盒子,那个盒子更加的古朴,摸上去冰凉。徐志把那个小盒子拿出去,入手沉甸甸的,借着灯光看,盒子的表面有些光华散发出来,虽然徐志没有见过真正的玉石,可他依旧知道这盒子的材质必定很珍贵。

        既然盒子都珍贵了,盒子的主人必不会买椟还珠的愚昧,内中也必会有更珍贵的东西。可惜,这个盒子严丝合缝,好似一个整体,徐志无论如何都不能打开。无奈间,徐志将小盒子依旧放入大盒子中,把小盒子旁边的几件东西拿了出来。

        小盒子旁边有个圆筒,内中有一百零八根金针,看起来跟县城老中医用的银针相似,不过又是有很多不同,因为这些针的长短不一,粗细不同,即便是针头的形状也不一样,看得徐志是莫名其妙。

        圆筒旁边是几本书,书面已经发黄,徐志把最上面一本拿起来,入手感觉软绵绵,竟然不是寻常所见到纸质书,徐志再眯着眼睛细看,书页上面有些扭曲的细细纹理,跟自己见过的羊皮相似。

        “羊皮书?”徐志的脑海中闪过一些书中的记载,不觉好奇心大增,他急忙把羊皮书翻开。

        但见羊皮卷的第二页写着四个如同小篆的文字,也亏了徐志历史学得不错,勉强分辨出来,正是“截龙金针”四个字。

        “哦,原来那些金针叫做截龙金针啊!”徐志恍然,待得他又翻了一页,上面竟然画了男女两个裸体的图形。徐志瞬时脸上发烧,忍不住脑海中又是浮现出那个沉甸甸的弧线了!

        徐志深吸一口气,晃晃脑袋,再仔细的看时,方是明白,这是个男女穴位的图。徐志不知道这穴位的图形是否跟中医诊所的一样,反正他看了一眼,又是急忙翻了过去。还好接下来的图形固然是人体,可已经没有了体表,只有体内的东西,看起来好似血管和筋肉,在看看旁边密密麻麻的小篆,徐志勉强认出了,这是经脉图。

        再往后翻了翻,似乎是一些行针的手法,还有疗伤的心得,徐志不懂这些,一页页的翻很快动了最后。

        “咦?这是飞针的技巧??”徐志看了一眼最后一页,猛然眼前一亮了,但见这一页记载的不多,只有一只手,画了十几个姿势,看起来算不得什么重要,可徐志又是在小篆中看出了熟悉的几个字来。

        于是徐志急忙细读,虽然他并没有读懂太多,但他也知道了,这是一门类似暗器飞针的手法。

        “太好了!”徐志忍不住低声叫道,“我没有力气,即便是找到什么拳谱,也不可能马上练习,而且即便是练习了,也打不过人家啊!这飞针不正是我最合适的武器吗?只不过,这小篆实在是难懂,得找个字典才成!”

        眼见第一本羊皮书就有极多的收获,徐志更是兴趣大增,把羊皮书放下,拿起来第二本,第二本的封面依旧没写东西,可在第二页中画了一个身穿长袍的男子,男子双手身穿,又有一些箭头左右的画着,书页的头上写着:“分筋错骨缠龙手”,当然,以徐志的认知,其中几个字还不能辨认。

        不过这不能打消徐志的激动,他又不是没看过武侠小说,怎么不知道这就是他要找的什么拳谱,而且看内中的所化,同样是跟手掌有关。徐志除了学习可以自夸,剩余的就只有一双灵巧的手了,这分筋错骨缠龙手更是为他量身定做。

        小心的把这个珍贵的羊皮书放下,徐志又看看其它几个,里面好似内功和拳脚,也有一些医书。不说徐志不懂,就是懂,他也不可能多看,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他比谁都明白!

        深吸了一口气,徐志把大盒子收入空间,闭目思忖片刻,又是进入空间,翻了足有半个小时,果真从故纸堆中找了关于小篆的字典。徐志把台灯拧得略微亮了一些,聚精会神的翻看,这本厚厚的发黄的字典并没有简体字,只有繁体字,而且显然是一本研究字体的字典,内中不仅有小篆、大篆、楷书、隶书、行书和草书,竟然还有一些古陶文和甲骨文。可就是这本平常人看起来如同天书的字典,徐志居然在四十分钟之内看完了。

        而且徐志看完之后,又马不停蹄的把那个记载了“截龙金针”的羊皮书拿了出来,从男女的穴位开始,仔细的探看,以至于徐子旭回来他都不曾察觉。

        徐子旭脸色比傍晚更加阴沉,看看徐志专心的看书,也没说话,很是习惯的拿起自己床头的书来,可是,不过是看了两眼他突然醒悟过来,高考已经过去,自己大可不必跟着徐志学习!

        不过俗话说的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徐子旭还是耐着性子看了几眼书,这才关了自己的台灯,习惯性的无视经常熬夜学习的徐志,自己睡了。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0/30555/134986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