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地球唯一修士 > 第37章 找死

第37章 找死

        想着,徐志拿出了一个半截的锄头,卖力的在煤层之下“叮叮咚咚”的刨了起来。采矿当然不是徐志这样的,泥乡煤矿上早就有些机械化的设备,也只有私人小煤矿不舍得投入,会用人力开采。徐志不过是刨了十来分钟,已经力竭,而且刨出的煤块也不多!徐志将煤块收了,略加休息,举举双臂,笑道:“虽然力气增长的不多,可还是有增长,只要我锲而不舍的锻炼,终究会追上普通人!甚至到了最后,会超过所有人!”

        收拾了一下东西,徐志又急忙前往下一个矿点。

        等忙乎了将近三个小时,徐志估计快到了饭点儿,才将一应的东西,包括筐子都扔进了空间,拎着矿灯返回矿道。

        看看斜斜的矿道之上,有光影落下,徐志将收集的煤块都拿了出来,堆到一个隐秘的地方,自己捡了半筐并不算艰难的运到了地面上。

        徐志刚刚走出矿道,迎面就听到老冯如释重负的声音了:“我的天啊!你终于出来了!”

        “怎么了?冯伯,有事吗?”徐志微微一笑问道。

        “你都下矿井三个小时了,别人都上来十次了,你一次没上来!你说我能不害怕吗?”老冯说着,偷眼还看看远处的铁皮房,看起来若是徐志吃中饭的时候再不上来,他就得告诉钱宏宇了。

        徐志一拍自己额头,醒悟道:“冯伯,是我错了!您也知道,我力气小,爬这个矿道太难,所以我就先收拾了那些煤块堆在矿道之下,然后才上来的……”

        “嘿嘿,还真是大学生!”老冯见到徐志没事儿,心也放下了,笑道,“心眼儿真多。快去拿煤块吧,别被人捡了,还有半个小时就吃饭了,你早点儿上来,否则你可就没饭吃了!”

        果然,当徐志把最后一筐煤块拿上来的时候,已经有几个人抢先上来,连手都没怎么洗,冲到铁皮房内,从一口大锅内盛了白菜粉条,拿了几个黑乎乎的馍,大口的吃了起来。

        徐志虽然饭量小,可今天上午劳累了,吃的也不少。即便如此,因为多了徐志怎么一个人,菜和饭还是嫌少,刘顺跟几个人骂骂咧咧的似乎没有吃饱。

        吃完饭,有些人又下了煤矿,有些人则窝在铁皮房里眯觉儿。中午时分,矿井左近的风很大,徐志寻了个背风的地方,拿了一本医术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大学生……”徐志刚刚看了十分钟,一个怯怯的声音从山石旁边传来。

        徐志一看,不正是黑蛋么?他急忙起身,问道:“有事儿么?”

        “你……你会写情书么?”黑蛋满是煤屑的脸上竟然生出红色,低声问道。

        “嘿嘿……”徐志笑了,他高中两年中,可没少给廖玉容写情书的,高考一手的好文笔也都是写情书练就的,他哪里不会写情书啊!

        “要写给谁?”徐志问道。

        “这个……能不说么?”黑蛋有些扭捏。

        “这样吧!”徐志想了一下,说道,“你得把这个姑娘的长相,身材等等稍微跟我说一下,否则我不好写的!”

        黑蛋也不知道徐志是真需要,还是假需要,只好把意中人的形象拙口笨腮的说了一遍。

        “好办……”徐志脑海中有了形象之后,要来黑蛋早就准备好的纸笔,垫着医术写道,“每每看到眼眸,我都会想到天上的星星;每每看到你的酒窝,我都会想到山中的甘泉;甜甜的你啊,好似那清冽的晨风,掠过山岗飞入我的心田……”

        “乖乖!!!”黑蛋看着徐志落笔入神,口中随意的说着,不觉震惊的了,叫道,“你……你真是大学生啊!我的天!我……我……”

        最后,黑蛋看着徐志给他的纸,只五体投地的说道:“这东西我敢给她么?”

        “敢不敢是你的事儿了!”徐志笑了一下,把纸笔塞给了黑蛋,自己又是翻看起医书了,“感动不感动,那是她的事儿,反正跟我无干了!”

        “谢谢了!”黑蛋小心的把纸叠了藏在自己口袋内,道谢之后去了。

        徐志又看了一会儿,把书收了,进了矿道。

        傍晚收工,老冯盘点了一下,徐志竟然排在中间,颇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若非有煤块堆在那里,张哥和刘顺还以为老冯记错账了呢!

        随意拿冷水洗了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徐志拿了脏衣服回了家。

        家里只有徐爱果在,荃玲和徐国宏都不在,听徐爱果说爹娘是去找人借钱了,徐志的心有些潮湿。

        这天底下毕竟没有不疼孩子的爹娘啊!

        徐爱果知道徐志累了,做了一些可口的饭,徐志吃完之后,已经眼都睁不开了,早早就上床睡觉,连奶奶过来看他都不知道。

        接连的十天,徐志每天都在已经开采过的地方捡煤块,收获颇是丰盛。至于张哥和刘顺等人,如今也将那通往泥乡煤矿的口加大了,全都趁着矿工休息或换班的时候前去采掘,他们的收获也极大!

        中午时间,如今都是徐志大展才华的时候了。黑蛋之后,张哥、刘顺等都央求徐志,或是写情书,或是写家信,徐志都一一满足,以至于徐志觉得自己文采增长比力气增长的都快!

        这天,又是中午,风极大,徐志吃完饭又在石头后面看书,过了十分钟,也不见有人过来,徐志反倒纳罕了,不过他脑筋一转,瞬时就明白了,这些日子每个人一封,今日正好是个空闲。于是,徐志笑笑,专心看起书来!这医书他已经是看第三遍了,第一遍当做故事看,第二遍仔细的看穴道跟针法,这第三遍主要看针法跟病症……

        然而,就在他全神贯注时,突然间有极是细微的声音顺着风传了过来,声音很是熟悉,而且有些凄厉!

        徐志猛然抬头,朝着声音的看出细听,瞬时,一股冷霜般的怒意自他眉宇间生出,就好似那****在棋牌室的赌场之内!

        徐志的身形立刻站将起来,不及把医书收了,朝着矿山一角飞奔过去,虽然徐志不若飞豹般的矫健,也不若雄狮般的威武,可那身上的一种隐约不曾成形的杀气即便是狂风也不能吹散半分。

        转过山岩,徐志奔跑的有些急,差点儿摔倒地上,他用手朝着地上一锤,身体地上一晃,竟然灵巧的窜了起来,不正是羊皮书上的一个招式么?真是这一锤的,徐志的手背上,骨头的所在已经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但这手上的痛楚,远没有他心里的痛楚,因为在山坡的那端,山洼的所在,徐爱果的双臂已经被一个少年抓住,这少年手里拿了一把自制的尖刺,那尖刺已经抵在了徐爱果白皙的脖颈之上,少年正眼中闪着狼一样的贪婪,把嘴凑向徐爱果的脸上!徐爱果纵然使劲儿挣扎,可气力似乎已经用尽,那脖颈上流出血丝。

        这少年的身形徐志也熟悉的紧,正是名叫邛海的少年。

        很是奇怪,此时的徐志纵然怒火中烧,心中痛楚,可他又是冷静无比,边是奔跑,边是双眼微眯,耳朵中朝着四周倾听,唯恐左近有一些埋伏,因为他觉得一个少年不可能如此大胆!但是,左近几百米的范围之内,除了徐志奔跑的声音,还有少年的喘息声,徐爱果被风吹得四散的呼救声,并没有其它动静!

        “这少年是胆大包天了!”徐志见状,立刻想到了当日自己见到邛海的情形,知道他是被惯坏了!

        “救命啊!”离得近了,徐志眼睛听到了姐姐无力的呼救声,还有散落在地上的馍和菜!

        他的心如同被邛海手中的尖刺刺穿,看看距离差不多,徐志抬手一挥,两根早就蓄势的飞针“嗖嗖”的飞出,径直插往邛海的脖颈的穴道。

        “呜呜……”可惜,山洼之间的风大,飞针不过是飞了几米已经被吹的歪了,还差点儿扎到徐爱果。

        “哼……”徐志冷哼一声,低头再看,用手一捞,早将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头抓起。

        “呜,啪……”石头在风中划过复仇的弧线,漂亮的砸在邛海的后脑勺上!

        “啊!”邛海大疼,转身怒吼道,“谁!”

        “我!”徐志已经跑近,毫不犹豫的叫道。

        “志,救我!”徐爱果急忙大呼,可不等她说完,邛海晃动手中的尖刺叫道,“嘿嘿,他来有什么用?老子宰他跟宰小鸡一样!”

        “志,快逃……”看着邛海的尖刺,徐爱果想着徐志的小身板,立刻改口了。

        徐志走到近前,反而停了下来,冷冷的看着邛海,一言不发,一步步的逼近邛海。邛海骨瘦如柴,可看起来有力,徐志单薄,可气势如虹,两眼不必喷火单那怒意足以将邛海的威胁淹没。

        很是罕见的,邛海心中生出惧意,竟然反手拿了尖刺再次抵到徐爱果的脖颈处,叫道:“你……你敢再走一步……”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0/30555/134986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