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地球唯一修士 > 第42章 连心

第42章 连心

        “收拾?”小娟不解了,回答道,“矿都塌了,我怎么收拾?你还不赶紧报警,让县里……”

        “笨蛋!”钱宏宇怒吼道,“老子让你收拾账本,赶紧走,用不了两个小时,就会有警察过来,咱们想走都走不了……”

        “老板……”老冯失声叫道,“张老二他们可都在下面呢!”

        “他们在下面又怎么样?”钱宏宇一拳把老冯打翻在地上,叫道,“你没听这个动静么?泥乡煤矿都爆炸了,整个矿区都塌陷了,他们怎么可能出来?他们死都死在里面了,还能连累我们活着的么?md,小娟,你傻啊!!快去……”

        小娟此时才回过神来,不敢再说些什么,急忙冲回铁皮房。wwんw.

        “姐,姐夫……”邛海揉着眼睛从房内走了出来,醉意并没有全消,打着哈欠问道,“这是怎么了?这么吵啊!”

        “小兔崽子,快滚过去帮你姐!”钱宏宇也不及解释,一脚踹到邛海的腿上,把邛海踹到在地上,他自己则急忙冲到房内,把面包车的钥匙拿了出来,谁也不理会,飞快的跑到屋后,先把面包车动起来!

        “这……这……”老冯左右看看,整个小煤矿的地面上,还有几个人,或是做饭的,或是看门的,或是记账的,皆是老弱病残,众人跟老冯一样,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过是十分钟的,“彭……”铁皮房的门被踢开,钱宏宇、小娟扛着两个大纸箱,邛海扛了一个大的帆布包,跑向已经动好的面包车。

        等得面包车狂的冲出了院子,老冯如梦初醒道:“老向,快,去旁边村子打电话,给派出所,医院,消防队……”

        老向是个胖胖的厨子,他跑了几步,又是停下,忐忑道:“老冯,老板都跑了,咱们……咱们不跑吗?”

        “猪脑子,咱们跑什么跑?”老冯大骂道,“就算是二十几个人都死了,也跟咱们没关系啊!再说了,现在他们还埋在下面,咱们不打电话找人来救,他们可都得死了!”

        老向听了,急急忙忙的去了。

        可是,待得老冯转过头来,先前还站在院子里的两个中年妇女已经缩着脖子,顺着山石溜了出去……

        金宝岭的另外一处,距离老冯约有二十里的地方,同样一个相似的私人小煤矿,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身穿考究的衣服站在一辆黑色的汽车前面,这年轻人二十四五岁的样子,脸上带着淡然,看着远处泥乡煤矿,低声说道:“不错,总算是赶在计划之内出事儿了!”

        “是啊,这是天助少爷!”年轻人的身后,一个约有五十岁的老者,穿着薄薄短袖衬衫,手上带着白色的手套,谦卑的恭维着。

        “谢柳平呢?”年轻人微微转头,露出俊朗的相貌,那眉宇间充满了傲慢。

        “矿难生了,谢柳平当然要逃走了,毕竟他这个小煤矿也有近二十个人被埋在里面的!”那老者平静的回答道,“而这二十个人的补偿金足以让他破产!所以逃走是他唯一的路!当然,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即便是警察找不到他,他自己的良心也会现的,他应该会在省警察厅或市警察局出通缉令之后,绝望的自尽!”

        年轻人一皱眉,不悦道:“究竟要多久?”

        “这个不好说!”老者苦笑道,“这就要看景l县h县长的能力了,如是他们能力强,可能这个通缉令永远都不出去,可若是他们能力不强,十天之后就可以吧?”

        “刘家好像有个人在这个县当副县长吧?”年轻人想起来什么,问道。

        “您说的是刘政吧?”老者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您是想借用刘家的力量?”

        “哼,怎么可能?”年轻人冷哼一声了。

        “刘政不过是个主管教育的副县长,他并没有表露身份,在县里算是个人人物,他不会在最快时间内得到消息。”老者想了一下说道,“而且他是来这里躲避的,不会多事儿!”

        “那就算了吧!”年轻人又看了一眼泥乡煤矿,转身上车,老者急忙打开车门请年轻人上去,自己则坐在驾驶位置,动了汽车,不过,他没有开动,静听年轻人吩咐。

        “走吧……”年轻人沉思了一下,说道,“以后的事情不必多插手,静观其变,让县里推动事情展吧!做的多了,会露出马脚,让人知道我孙家正在找……那个地方!”

        “是,少爷!”老者点头答应一声,脚踩油门,汽车开出了小院子!

        金宝岭的风很大,吹在老者谨慎的脸上,也吹在年轻人略显傲然的眉宇间,更是吹到了徐爱果心思纷乱的丝间。

        徐爱果有些心神不宁的坐上来汽车,并没有仔细观察车厢内的情形,她的脑海中,尽是徐志出人意料的表现。邛海年纪不大,也很消瘦,可邛海的气力不小,连徐爱果都不是他敌手,可邛海在徐志手中……又如同小鸡般!那干净利索的几个招式,跟电影上一般无二,邛海痛苦的惨叫声也绝非演员的配音!徐爱果真是想不到,不过是十几天的,自己怎么就看不清这个跟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弟了?

        特别的,那句“别怕,我今天就算是杀了他,也不会有人知道!”的话,直到此时都如同一根针般的扎在徐爱果的心上,徐爱果跟徐志开玩笑惯了,什么话是真的,什么话是假的,徐爱果一听就能知道!可偏偏的,今天,徐爱果分不清这就明明就是玩笑的话,是真是假了!因为她有一种直觉,虽然看起来依旧羸弱的弟弟,真把那个名叫邛海的少年看作是一个虫子了。

        “究竟生了什么?”徐爱果很是担忧了,“志,他不会有事儿吧?”

        毕竟是姐姐啊,没有想徐志的变化会给自己,给家里带来什么好处,只想着会对弟弟产生什么影响。

        等汽车开了足有四十来分钟,一个“彭”的声响把徐爱果的沉思打断,徐爱果抬头看去,又是一个可怜巴巴的老头拿着一个易拉罐,很是尴尬的看着汽水不断的冒出……

        “要是志在这里,就不会有人上当了……”没有徐志,徐爱果一个人绝对不敢阻止骗局的生,眼见不知道真假的人轻易上当,徐爱果忍不住想道。

        此时,远处公路上,一辆破旧的警车闪着警灯,鸣着警笛疯狂的开来,不过是几分钟就冲到汽车头前,呼啸的开走。

        “呼……”车厢内,不少人长长的松了口气,一片的寂静!

        而后,又是几辆救护车和救火车迎面开来,再次加的去了。

        “生什么事情了?”车上人的注意力从骗局中移向窗外,一个个窃窃私语道。

        可惜,猜测了很多,谁都不知道生了什么,最后都把这些事情归咎于警察的!

        车停了,骗子们下车,又有一些人上车,突然间一个妇女哭着叫道:“司机大哥,快,快停下来,我……我上当了……”

        “早干嘛去了?”这个司机明显不是先前那个好心的司机,他骂道,“刚刚我不知道按了几次喇叭,你根本就没听到么?”

        “我……我哪里知道?”妇女哭泣道,“你快停下来,我去追他们!”

        “不行!”司机叫道,“车已经出站就不能再停!你下车了,我的奖金也飞了!”

        “你不停,我只能跳车了!”妇女站起来,作势要跳。

        “跳吧!”司机冷笑道,“跳了你就人财两空,不跳的话,跟我到了汽车站,还能去报警!”

        “呜呜……”妇女无奈的抽泣。

        徐爱果爱莫能助,只能看向窗外,车窗之外,夕阳有些坠落,如血的晚霞今日也早早的生出,看起来颇是美丽。

        “知道吗?刚刚煤矿出事儿!”突然间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落到了徐爱果的耳中,一下子将她劈晕。

        “知道,知道……”又是一个妇女的声音,“刚刚等车的时候已经听说了,整个金宝岭的煤矿都塌方了,所有矿工都被埋在下面,警车、救火车和救护车就是去救他们的……”

        “司机……”徐爱果撕心裂肺的尖叫道,“快停车!我要下车……”

        “啊?你……你也被骗钱了?”司机并没有停车,只惊讶的问道。

        “我弟在矿上……”徐爱果没有任何解释,她从座椅上站起来,一把把旁边的年轻人拨拉到一边,自己跳上座椅,冲着车窗就是跑去。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0/30555/135336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