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地球唯一修士 > 第43章 偶遇

第43章 偶遇

        司机此时刚好抽空回头,眼见徐爱果如此,吓得是魂飞天外,“吱……”司机一脚踩在刹车之上,不仅是徐爱果的身形从座椅上飞起,撞到前面站立的旅客,就是坐在座椅上的人们也都差点儿甩出去!

        “你不想活了?”司机怒不可遏的吼着。

        可惜徐爱果从车厢上起来,不顾自己的伤势,灵活的再次跳上座椅,闪身从车窗上跳出。

        “哎哟……”徐爱果落在地上,身形一个歪斜,再次摔倒,起身之后,一瘸一拐的样子,显然是摔伤了脚!

        “唉……”司机想要骂些什么,可看看徐爱果疯狂的样子,再想想徐爱果的话,他还能说些什么?亲人被埋在地下,任谁都不能淡定吧?

        司机踩在油门上,汽车动去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徐爱果的心情,虽然徐爱果一瘸一拐拼命边跑边是拦车,可没有一辆车停下来的!

        但是,即便没有任何一辆车停下,没有任何一个人问徐爱果一个字,徐爱果都没有停下奔跑,不知道什么时候凉鞋掉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脚被扎破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脚踝骨的所在已经肿的如同馒头,徐爱果的嘴里只念叨一个字“志,志……”

        眼中的泪强忍着,心中的悲愤也被堵着!满腔的挂念都成了一个瘦弱的身形,这身形自小跟在她的身后,如今已经可以强大的保护她!今日,她要用自己的身躯去换回他,不让他在地下孤寂!

        从县城到乡里的车本就不多,徐爱果疯狂的跑着,在马路上颇是显眼,一些骑自行车的也不敢靠近,以为她是病的病人。马路远处两里的地方,一个半新不旧的桑塔纳悠然的开来,开车的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小伙子长得很精神,不过此时他边是开车,边是留心后座的情形。

        车的后座坐了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三十多一点儿,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很是儒雅,气质也极好,显得稳重。男子的旁边随意坐着一个身着军装的女子,这女子秀美异常,一双宛若弯月的眼睛时不时闪动解语的神情,如同玉脂般的琼鼻嵌在如花的脸上,着实的生动。

        此时,女子似乎说了什么,男子耸耸肩,脸上显露出了苦笑。开车的小伙子不敢多听,因为副驾驶上,一个配枪的警卫目光炯炯的注视前方,唯恐出现什么意外。

        “说真的,刘政……”那女子看看前方,笑吟吟的问道,“你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县城已经三年了吧?什么时候回去?”

        “我哪里知道啊!”刘政看看女子,摇头道,“我什么政绩都没有做出来,家里怎么可能让我回去?”

        说到此处,刘政对司机说道:“小陈,今天的事情你可要保密啊!一个字都不能透露!”

        “是,刘县长,我知道!”小陈急忙答应一声,不敢多说。

        “你还真行!”女子笑道,“来了三年,别人还不知道你的背景,现如今怕是没人把你当回事儿吧?”

        “也没什么!”刘政笑道,“我主管最没有油水的教育,这三年来总算是为乡里的学生做了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比那些是尸位素餐的人强多了!”

        “你说张正月吧?”女子一针见血的说道。

        “我的姑奶奶……”刘政哭笑不得了,回答道,“我可什么都没说,你这一句话若是被他听到了,他还不得跟我翻脸啊!”

        “翻脸就翻脸,谁怕他不成?”女子白了他一眼,不悦道。

        刘政摆手了:“你是军队的,是……”

        说到此处,刘政看了一眼司机,停了一下,接着说道:“你自然不怕别人说些什么,我可不成!人言可畏啊!!”

        似乎是要转换话题的,刘政看看窗外,笑道:“你来我这里一趟不易,今天就先别走了,晚上带我去见见你哥!”

        “切……”女子冷笑一声道,“你现在才想起我哥啊!你可是来这里三年了!你明知我哥就在l县驻军,你也不去看看他。现在我可不敢带你过去……”

        “你哥脾气我也不敢单独去啊!”刘政反唇相讥道,“我一来想着去找他,可问了几个同学,他们都劝我还是别着急的好……”

        “呵呵,算了,不逗你了!”女子笑了,这一笑竟然有种鲜花绽开的魅力,即便是刘政并没有其它想法,也依旧愣了一下。

        女子笑完说道:“我哥说了,他接了一个很无聊的任务,这几天可能会带着他手下的兵离开一段时间,他可没时间来见你的!”

        “好吧……”刘政回过神来说道,“那就不见了!等以后有机会吧?哦,对了,柳婷,厉墨羽最近跟你联系……”

        “别提那些无趣的事情……”名叫柳婷的女子一听厉墨羽的名字,脸上生出黯然,摆手道,“我到你这里是散心的!停……”

        柳婷正说间,突然叫了一声“停!”

        司机不敢怠慢急忙踩了刹车,当然,身为县长秘书的小陈怎么可能会跟汽车司机那般的莽撞?桑塔纳停得很是安稳。

        “怎么了?”刘政一惊不解的看着柳婷问道。

        “看那个女孩子!”柳婷抬手一指不远处的徐爱果,低声道,“她神情慌张,脸上焦虑,脚都划破了,哦,还有她的脚崴了,可还是坚持跑着,她必定有十分紧急的事情!小赵,快去看看……”

        “是!”一直没有吭声的军人应了一声,推开车门,从车上跳下,飞奔过去,冲着徐爱果敬了军礼,开口问着什么。

        “乖乖,怪不得是军区军纪处出来的……”刘政忍不住砸吧一下嘴赞道,“不仅眼观六路,还洞察秋毫,我等凡夫俗子比不得啊!”

        徐爱果本是强撑的,眼见军人过来,说了几句之后,已经力竭,有些瘫软的坐在了地上,随即刺骨的疼痛从她叫上传来,豆大的汗珠难以抑制的落下!

        “姑娘……”小赵吃惊,叫道,“你稍等……”

        说完,小赵跑步回来,言简意赅的说:“报告刘参谋,这女孩子叫做徐爱果,她说前面泥乡煤矿塌方了,他的弟弟徐志可能被埋在里面……”

        “徐志?”刘政一听,不觉皱眉了,低语道,“怎么听起来怎么熟悉?”

        “刘县长……”秘书小陈眉头一挑,笑道,“就是那个县一高今年考了五百多分的,能上燕科大的,他父亲很好面子,您还敬了他一杯酒,他激动的把酒撒在衣服上的……”

        眼见到小陈脸上带笑,正听小赵报告的柳婷眼中闪过不悦。

        “哦,我记得起了!”刘政一拍自己额头说道,“我还答应帮人家解决学费呢!”

        “那么多废话干嘛?”柳婷雷厉风行的叫道,“快,打电话通知县里,让他们赶紧派人过来!”

        “徐爱果说已经有警车、救护车和救火车过去了……”小赵接口说道。

        “调转车头!”柳婷叫道,“送徐爱果去煤矿!”

        “这……”秘书小陈犹豫了,低声道,“刘县长晚上还有个饭局,是关于县里招商引资的……”

        “狗屁!”柳婷看了一眼刘政说道,“人都要死了,还招什么商引什么资?你若是敢不去,莫怪以后我不认识你!”

        “调头!”并不消柳婷说什么的,刘政早就有了决断,挥手道,“那种饭局我本来就不喜欢的!”

        “刘县长……”秘书小陈犹自劝说道,“今晚来的是港商,而且是赵书记亲自接待的,你不去不合适!”

        “怎么这么多屁话!”柳婷骂道,“不想开车,现在就滚蛋,小赵,你开!”

        “是!”小赵答应一声,就要去拉车门。

        “别闹……”刘政摆手道,“小陈身为秘书,这是他应该做的!走,去煤矿,什么都别说!”

        “好!”秘书小陈无奈,答应一声,慢慢的调转车头。

        此时,小赵也在柳婷的命令下,把徐爱果扶了过来。

        “上车!”柳婷二话不说,让徐爱果坐在后座,自己跟刘政挤在旁边!

        徐爱果几时做过如此高级的轿车啊,早就有些眩晕,不过脚上的伤让她疼得倒吸冷气。即便如此,她还是冲着柳婷和刘政连连的道谢。

        “徐志怎么会去泥乡煤矿?”刘政想了一下,奇怪的问道。

        “您……”徐爱果不解了,看着刘政反问道,“您认识我弟弟?”

        “他就是你们县的副县长……”柳婷不耐烦的解释道,“快说你弟弟怎么会下矿?我刚听他今年不是考大学了么?”

        “唉……”徐爱果虽然忧心徐志,可又不能不说,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刘政的脸色铁青了,看着前面如坐针毡的秘书,阴沉沉的说道:“陈卓鸿,我几时说不给徐志学费了?”

        “小赵!”柳婷也脸色不善,命令道,“你开车!”

        “是!”身着军装的小赵干净利索的答应一句,看向陈卓鸿。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0/30555/135336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