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地球唯一修士 > 第44章 黑暗求生

第44章 黑暗求生

        陈卓鸿无奈,停了车,把车交给了小赵,自己坐到了副驾驶,低声解释道:“陈副县长,我是您的秘书,有些事情我不得不替您处理。wwㄟw.像徐志家里的这种事情,在县里、乡里有很多。您答应他考上燕科大就资助他学费,可他没有收到通知书,自然不用资助他学费啊!您可能不记得,我不能不记住,我得把这件事情做个了结……”

        陈卓鸿所做不能说错,当然,也不能说对!毕竟各人的出点不同,从柳婷的角度看,一个愿意下煤矿自己挣学费的孩子,她可以无条件的资助和支持!

        “算了,你做的也不能说错!”刘政想了一下,果然说道,“不过以后这种事情,你还是先跟我说一声的好!”

        “是,我知道了!”陈卓鸿急忙回答,又是想了一下,说道,“这次徐志的事情也挺奇怪的,听这个小妹妹的话,他的分数没问题,肯定能考上燕科大,但偏偏录取通知书没有下来,反而下来一个他根本没有报考的学校!”

        听到此处,柳婷和刘政相互看看,都没有说话,他们清楚的很,这已经出了他们所能掌控的范畴。刘政踌躇了片刻,说道:“yz市国际经贸学院虽然在水南省没有什么名气,可在江浙省也有些名气,很多人想上还上不了呢!徐志……能拿到这个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也算不错的。”

        “真的?”徐爱果一喜,不过片刻间又是哭了,毕竟徐志可能被埋在地下,即便学校出人意料的好,又有什么用呢?

        yz市的一个国际经贸学院刘政怎么可能清楚?他不过是在安慰徐爱果,可徐爱果刚刚说完,柳婷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刘政说道:“对了,我想起来了,慕容凡好似就在永州吧?他上的学校好像就是什么国际经贸学院!”

        “慕容凡?”刘政一愣,看着徐爱果,问道,“这么巧么?”

        “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有可能是!”柳婷不能肯定的回答。

        在徐爱果的指引之下,轿车开到了小煤矿前,轿车一停,徐爱果不顾一切的冲出,待得他看到老冯抱着脑袋蹲在已经塌陷的矿道处,她忍不住扑倒在地上大哭起来了!

        “这……这是泥乡煤矿?”刘政吃惊的看着四周简陋的铁皮房问道。

        “刘县长……”小陈急忙低声道,“这不是泥乡煤矿,这是一个私人的小煤矿……”

        “该死!”刘政低骂一声,问道,“这样的煤矿有几个?”

        “大概有十个吧?”秘书小陈用不肯定的口吻回答道,“数字每年都会变,我也记不清楚!”

        “他们都知道吗?”刘政追问道。

        虽然刘政没说“他们”是谁,可秘书也没有多问,毫不迟疑的回答道:“知道!”

        “嘿嘿,也就我不知道了!”刘政嘿嘿冷笑了,说着他走到老冯面前,沉着脸问道,“矿上有多少人被埋在下面了?”

        老冯见到刘政从轿车上下来,弄不清楚状况,他不敢隐瞒,回答道:“二十三个……”

        “这……这么多啊!”刘政惊道,“若是加上四周的小煤矿,即便不算泥乡煤矿,也得有二百来个人被埋在里面了?”

        “是……”老冯老老实实的回答。

        “矿主呢?是谁?在哪里?”柳婷问道。

        “矿主叫钱宏宇,出事儿的时候已经跑了……”老冯说道,“他家在县城,老丈人是……”

        “那煤矿上呢?会有多少人被埋在里面?”刘政脸上焦急,问道。

        老冯想了一下,说道:“煤矿塌陷的时候,正是矿工换班的时候,不会有太多人下去,若不出意料该有小二百个吧!”

        “小二百个,那加上这些小煤矿的,得有五百人了啊!”刘政跳了起来,叫道,“你们给县里打电话了么?”

        “早打了!”老冯看看远处的胖子,说道,“事故一生我们就打了。可现在也不见来人……”

        “警察早就来了!”柳婷冷笑了,说道,“不过,他们去的是那个明面的煤矿,这些上不了台面的煤矿,不会有人来的!”

        说完,柳婷看着刘政,意味深长的说道:“你的机会来了!”

        “我宁愿不要这个机会!”刘政额头的青筋都崩了起来,叫道,“小陈,快,开车带我去最近的村里或乡里打电话……”

        “我也去!”柳婷叫道,“我也得打几个电话了!”

        说着,众人急匆匆的看着车去了。

        轿车刚走,院子之外,一些影影绰绰的人形从远处缓缓的涌来,内中有荃玲、徐国宏,还有其他闻听消息赶来的矿工家属们……

        徐志自然不知道地面之上生了什么,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从昏迷中渐渐的醒来,还不曾睁眼,一股难闻的土腥味夹杂了淡淡的臭鸡蛋味就冲入他的口鼻。

        “咳咳”徐志习惯的咳嗽几下,睁开眼来。

        漆黑,漆黑,漆黑!

        除了漆黑,似乎就是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如同整个世界已经灭亡!

        面对黑暗,徐志的大脑一片空白,可随即的刹那间,生的一切又是涌了进来。

        “矿难!矿难……”徐志傻了,先前因为逃命不觉体悟的恐惧,此时如同潮水般的涌来,将他完全淹没,徐志的身躯忍不住颤抖,心里好似有个大手把他紧紧的攥住,他忍不住在心中狂叫,“我……我遇到矿难了!我被压在地底下了!我……我要死了!!姐,娘,爹……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熟悉的亲人,不相干的人和事,如同走马灯般的在徐志脑海中闪现,十六年中,一切的一切事无巨细都呈现在他的眼前,徐志如同一个神祗俯视自己身上生的一切!什么人情世故,什么世态炎凉,什么人生百态似乎都化作了浮云!徐志渐渐的意念通达起来。

        此时的徐志并不知道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这句话,不过随着意念的通达,那将徐志湮灭的恐怖逐渐开始变化,让徐志这近月余生出的变化开始从量变化作质变,一种或是天生,或是新生的冷静渐渐的在他心中萌芽,然后茁壮的成长起来。

        黑暗之中不计时,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恐怖渐渐化作了冷静的阴影,徐志才又转转眼珠,没有动弹,感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除了脑袋有些蒙疼,再就是手脚和身上有些锐痛,并没有特别的剧痛!徐志先就是放下心来,至少他没有被矿道塌陷砸伤!

        不过,当得徐志活动手脚,准备从埋着的土堆中起了身时,他又是一个激灵了。这可是矿难啊,自己此时就是被埋在其中啊,想当年自己听姐姐说起矿难时那个害怕啊,到了今日,自己真正遇到,为何自己慌乱之后就如此的冷静??这……这还是那个在乡村中长大的自己么?还是那个莫平口中眼界小、格局小、只知道读书的书呆子吗?

        徐志蜕变的极让他自己都感到害怕!这种恐惧似乎远大于矿难带来的害怕!

        “旺财?”徐志好似想到了什么,低声呼唤了一声。

        器灵当然不屑于答应。

        “旺财,旺财?”徐志又喊了几声,声音在徐志四周快的反射,徐志听着已经大致知道了自己的困境。

        “莫非是我昏迷中的幻状?”没有得到器灵的回答,徐志暗自思忖,小心的起身,“彭……”固然是留意了,可徐志的脑袋还是撞到了压下的山石上,“索索……”几缕沙土滑落,吓得徐志急忙缩了起来,等到沙土不再落下了,徐志用手在旁边摸了几下,不过,他稍微一动,又是碰到一些石屑落下,着实让他是心惊肉跳了。

        “矿道塌陷后,整个被淹没的矿道正处于一个相对的平衡,我刚好处在一个稳固的空隙之间,支撑这个空隙的石头彼此受力平衡,在没有外力作用下不会在产生塌陷!”徐志迅对自己的处境进行了判断,“不过,我不知道这个平衡是永久的还是暂时的,若是暂时的,这个平衡终究还会被打破,那么这个空隙依旧会消失,这个空隙消失了,我又得被埋在石头中间了!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平衡到底是不是暂时,可我只能当做是暂时,我只能尽快离开这里才能保证安全。”

        想到离开,徐志苦笑了,他不能随意的用手碰四周的石块,也看不清四周的情形,他怎么离开啊?

        苦笑不曾从徐志的脸上消失,徐志脑海一亮,他尝试着对旁边“啊”了一声,声音落处,碰到石块就生出了折射、漫射等诸多屋里现象,徐志脑海中蓦然生出一个模糊的形状,不正是石块的样子吗?

        徐志大喜,开始冲着四周“啊啊啊……”的低声喊了起来,若是把这个“啊”换作是“汪”,说不定器灵又要出言讥讽了。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0/30555/135336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