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地球唯一修士 > 第48章 三九金身

第48章 三九金身

        空间之内,三十个水晶体随意的扔在一处,那半个跟砖头差不多的玉石跟那根棒针在一起,徐志没有理会别的,先看棒针,但见棒针跟玉石相似,一端也是有光滑的截痕,似乎被砍断过!徐志伸手一抓,棒针竟然沉重无比,徐志根本没办法抓起来!可当徐志的手放在棒针之上,又是有种刺骨的寒气从内中传出,即便徐志此时是无形的,他也忍不住哆嗦一下。*

        不过,就在徐志哆嗦的瞬间,好似有些东西进入了他的脑海,至于是什么,徐志又是不知了。

        没奈何间,徐志只好先将三十个水晶体放入先前放置羊皮书的盒子,待得他拿起那个玉石想要放入的时候,突然,那玉石闪动一层薄若蝉翼的晕光,在晕光之中,一个竹简状的书卷显露了出来!

        “啊?”徐志大吃一惊,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竹简,不知道如何是好。

        过了几分钟,竹简没什么变化,徐志才又用另外一只手放在竹简的另外一端,使劲儿想要翻开!可是,这书卷看起来很薄,又是跟棒针一样的沉重,徐志仅仅翻开一条缝,再也翻不动了!

        虽然是一条缝隙,可内中又有一缕缕霞光涌出,霞光若同色彩斑斓的墨汁,在徐志眼前化作一个个状若蝌蚪的字迹!诡异的是,这字迹徐志虽然不认识,可看在其上,徐志竟然明白其中的含义,那几个字正是:“三九金身!”

        再往其它字迹看去,又是:“……三九金身,由表及里,得形神合一……”

        然而,徐志再想探看时,一阵眩晕再生,那书卷竟然自己合了起来,再不曾有半点儿光泽泄露。

        而随着光泽消失,徐志也从空间内退出。

        “该死,该死,该死!”徐志刚刚离开,器灵的声音随即生出,“狗剩怎么就得到了玄功的修炼之法呢?而且,这狗屁的太阳神针也被他拿了三根!若是被他参透了玄功,他岂不就能修炼了?不行,我一定要阻止他!不能让他修炼……”

        “乖乖……”徐志当然听不到器灵的声音,他从空间退出,一脸的兴奋,“这……这玉石之内居然有书卷?莫非这是天书不成?三九金身……这又是什么?我好像只听说过三九胃泰啊!”

        “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打开那个书卷,看看里面是什么!”

        一个被叫做旺财的器灵气急败坏的想要阻止,而一个被叫做狗剩的少年又是满心欢喜的想要打开,一场说不清道不明的撕x之战……已经拉开了序幕。

        休憩之后,徐志精神抖擞,再次拿了铁锹等物出去,开始对着石块和废土拼命,待得过了足足三日的,徐志突然觉,头顶之上的糟乱之声竟然消失,好似停止了搜救一般!

        若是先前,徐志必是要惊慌的,可他的意志在若同实质的恐怖气息磨砺之下,并没有太多的波澜,他看看黑暗,看看手中并不能看清轮廓的铁锹,他知道活路永远在自己脚下,旁人只能是助力!

        “志……”突然间,一个如同天籁的声音飘忽的在黑暗中若丝般的传来,“我知道你还活着,姐在这里等你,你一定要坚持住!你一天不活着回来,姐就一天不离开这里……”

        “姐……”徐志泪流满面了,他知道自己不能死,为了姐姐,他也得活着!

        徐志抹抹眼泪,又休息半日之后,开始加劲儿打通隧道!

        然而,隧道岂是说打通就打通的?不说塌陷将附近的地表和地层皆是破坏,即便是没有破坏,以徐志的小身板,小气力,他也不可能轻易的挖开隧道啊!鼓足了气力又疯狂的干了一个多小时,徐志终究抵挡不住的疲倦,瘫倒在地上了。

        “志……”徐志没有带手表,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可地面之上万籁俱寂,只有徐爱果的声音连绵不断的传来,徐志哪里不知道此时已经夜半?

        “姐……”徐志挣扎着起来,仰头大叫着,他的声音并没有传远,而是顺着挖开的隧道传向身后!

        徐志颓丧的坐下,他清楚,即便是自己再大声十倍,徐爱果也不可能听到,毕竟这层层叠叠的土壤把所有的一切都盖住!

        正想间,徐志突然脑海闪过一道光亮,他忍不住站将起来,看着黑暗疯狂的叫道:“对啊!这大地就如同一个大西瓜,土壤就是瓜瓤,我能凭借敲击判断瓜瓤的样子,自然也能凭借声音判定土壤的稀松,乃至隧道的所在啊!”

        随即徐志把耳朵贴在土层上,细心倾听徐爱果在地面之上的呼唤,足足十分钟后,徐志脸上显露出了狂喜,他急忙再次拿起尖嘴锄头改换了方向……

        距离泥乡煤矿最近的村自然是略岭村,刘政和柳婷用不了多久就赶到了村支部,然而刘政把电话打通,不过是几句话,他的脸上生出怒意,抬起话筒想要摔在桌子上,可试了几下又是颓然放下!

        “怎么?”柳婷毫不意外刘政的神情,冷笑道,“被人骂成狗追耗子了?”

        “也没有什么……”刘政掩饰了怒意,勉强说道,“毕竟是各管一摊儿……”

        “救人是不分职责的!”柳婷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口气,看着刘政道,“你能眼看着这些人被埋在地下不管?你能看着徐爱果守在地上哭着等不到弟弟的回来?”

        “他说了……”刘政咬着嘴唇道,“他已经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派人来了,也亲自给公安局、医院和消防队下了命令……”

        “他连现场都不来,你觉得他能重视?他能很好的救灾?”柳婷一连几个反问,让刘政张口结舌了。

        刘政咬牙道:“我再打电话……”

        “你等着吧……”柳婷冷冷的摆手,上前把电话抢了过来,说道,“还是我打吧!”

        然而,电话打通,柳婷刚刚说了两句话,就是对着电话叫道:“什么?你说什么?你没有接到命令,不能擅自行动?景l县不是你驻军的范围,你需要得到县委h县政府的求援?你……你太官僚了!”

        “啪……”柳婷说着,一下子把电话摔倒了桌子上,看得旁边的电话员心疼的不得了。

        眼见柳婷的火比自己还大,刘政哪里还敢多问?

        “你们一个个到了地方,都学得官僚了!”柳婷抬手指着刘政的鼻子说道,“我总算是知道了,你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做个副县长,原来就是想让你学会韬光养晦!学会做个缩头乌龟!你是,我哥也是!”

        “不……不至于吧!”刘政哭笑不得了说道,“我虽然是副县长,可我也不可能直接命令公安局长啊。你哥虽然管理驻军,可他也无权平白的调兵……”

        “官僚!你们都是是人命为草芥的官僚!”柳婷怒吼了。

        “别急,别急……”刘政把柳婷推到旁边,说道,“我给书记打一个!”

        可惜,刘政不过是刚说几句话,柳婷凑在话筒旁边又是听到一个颇是威严的声音说道:“这事儿我已经知道,我跟王铭同志,张正月同志等已经紧急开了个临时的县委办公会,布置了救灾工作,督促县城所有力量到泥乡煤矿救灾。”

        “那就好……”刘政松了口气,旁边的柳婷急忙捅捅他,用手比划了一个十字,刘政醒悟过来,说道,“书记,我正好在煤矿附近的,我听说泥乡煤矿附近还有几个私人小煤矿,也有一些……”

        “胡说!”话筒里的声音很是生气,传了过来,“咱们县是整治小煤矿先进县,怎么可能会有私人小煤矿存在?你肯定是听错了!哦,对了,据可靠消息,今天晚上要接待的港商,带了上千万的投资项目,所以今晚的接待相当重要,县里的领导都要参加,你晚上必须赶回来……”

        “可是书记……”刘政看着柳婷咬牙切齿的样子,急忙说道,“确实有人在私人小煤矿挖矿,我还……”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0/30555/135793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