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 > 第137章 似曾相识

第137章 似曾相识

        谭宗扬赶到医院,苏暮然已经做完检查。

        没什么事,突然心痛昏迷,连医生都说不出来具体原因。

        容澜跟同事道了谢,什么都没说就让他们离开了。

        医生检查不出来的原因,他却是知道的。

        坐在床边怔怔地看着苏暮然的脸,双手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忍不住低低地抽泣。

        谭宗扬推门而入,就看到这一幕。

        似曾相识的一幕,让他突然想起多年前。也是这个场景,也是这个样子,只是换了一个人。

        “放开她,她不是谭婉宁。”谭宗扬大步走过去,霸道地将容澜推开。

        容澜已经红了眼眶,连忙擦了擦眼睛苦涩说:“对不起,对不起。”

        “你不用跟我道歉,我也不会接受你的道歉。但是有一点你要明白,苏暮然是我妻子,无论她怎么样,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她只是苏暮然。”谭宗扬冷冷地说。

        容澜抬起头,迫切地道:“不,她不止是苏暮然。她还记得我,她看到那些照片会心痛,她就是因为心痛才昏过去。她……。”

        “你不要忘记,你明天就要离开了。”谭宗扬冷冷地打断他。

        容澜的脸上立刻流露出失落的表情,是呀,他不管多肯定,不管多迫切。都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实,明天他就要离开了。

        又何苦在走之前,给她制造烦恼。

        也许自己这一走,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

        “我知道了,抱歉。”容澜微微鞠躬致歉,随后离开这里。

        他唯一能为她做的,或许就是在走之前,完成她的心愿。

        谭宗扬松了口气,坐在容澜的位置上紧紧地盯着苏暮然,眼眸深沉。

        好一会,他才伸出手,轻轻地触摸她胸口的位置。

        嘴里喃喃地问:“真的记起他了?就这么执念,这么放不下?”

        苏暮然睁开眼睛,就对上谭宗扬的眼眸。

        随后感觉到胸口的位置有点异样,苏暮然又朝那个位置瞟了瞟,结果就看到谭宗扬的手。

        苏暮然:“……。”

        表情尴尬了,他该不会是想趁着她没醒,对她做什么事吧!

        “老公,你就这么饥渴啊!不过我现在有点虚弱,没力气,恐怕伺候不了你。”苏暮然可怜兮兮地说。

        谭宗扬:“……。”

        “想什么呢,我只是听说你心痛,所以才……。你把我当什么了,色狼吗?”谭宗扬黑了脸。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苏暮然讪讪地笑起来,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谭宗扬看着她,怎么看都不像那个人。

        心里稍稍地松了口气,又抚摸着她的额头关切地问:“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

        苏暮然摇了摇头:“不难受了,就是没什么力气。我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昏倒啊!我记得我昏迷之前是在……容园,看到很多照片。哦,都是谭婉宁和容澜的照片,然后就觉得很心痛,接着就昏倒了。容澜呢?是不是他把我送到医院的,对了,我还没问他同不同意把容园借出去呢。”

        “别想这种事了,如果他愿意借,会主动联系陈导演。不愿意借,你找他也没用。”谭宗扬说。

        苏暮然点头,想想也是这个道理。

        不过她还是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昏倒,又为什么会看到那些照片而心痛。

        “宗扬,我觉得好奇怪。”苏暮然喃喃地说:“我看到那些照片,觉得心里好难过。好像……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情况不是第一次了,之前也有过这个情况,我看到容澜伤心就觉得……。”

        “我问过医生了。”谭宗扬淡漠地说:“你有心绞痛的毛病,不算大问题。偶尔发生,只是恰巧在那个时候,并没什么特别之处。”

        “啊?这样啊!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苏暮然恍然。

        不过又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说:“千万不要演变成很严重的毛病才好,万一变成心脏病就麻烦了。”

        “放心吧!不会的,好好休息,再睡一会。”谭宗扬揉了揉她的头发。

        苏暮然点点头,乖乖地闭上眼睛又睡了。

        等到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

        身体也没有那么疲惫,头脑也变得清醒。伸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好了。

        “哎呦,我已经好了,要不就出院吧!”苏暮然伸着懒腰说。

        谭宗扬正坐在一旁用电脑处理事情,头也不抬地说:“明天出院,这么晚了怎么办理出院手续。”

        苏暮然想想也是,不过又想起老爸老妈明天回来,连忙说:“我爸妈明天回来,千万不要告诉他们这件事。”

        “放心,我有分寸。”谭宗扬答应。

        苏暮然笑了笑。

        不过睡足了的她精神十足,完全没有因为天黑而又想睡的意思。

        可是偏偏房间里有电视不能看,怕打扰谭宗扬工作。手机嘛在充电,电脑也没带过来。

        晃悠悠晃悠悠,就晃到谭宗扬面前。

        “你在干什么?”苏暮然从背后趴在谭宗扬身上,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问。

        谭宗扬淡淡地道:“不是很明显吗?在视频开会。”

        “哦,视频开会。”苏暮然这才注意到旁边有个小的窗口。

        “什么?视频会议?”苏暮然尖叫一声,嗷的一嗓子跑开跳到床上了。

        随后,她哆嗦着手指指着谭宗扬,气得说不出话来。

        刚才自己头发凌乱一脸素颜,还趴到谭宗扬肩膀上的样子,岂不是都被人家看到了。

        “怎么不早说,被看到了怎么办。”苏暮然哆嗦了半天,才欲哭无泪地控诉。

        谭宗扬瞥了她一眼,淡淡地说:“又不是没穿衣服,怕什么。”

        说完继续开会。

        而会议的另一边,十几个人已经呆若木鸡,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好了。

        “继续。”谭宗扬看到他们的表情,冷冷地道。

        那十几个人立刻反应过来,连忙涨红着脸轻咳一声,继续刚才的话题。

        苏暮然捶胸顿足,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她也不可能要求刚才那么多人都集体失忆。

        这样纠结翻腾了一晚上,天亮的时候才又沉沉地睡了会。

        幸好谭宗扬早有先见之明,让护士加了一张床,这次没有跟她同床共枕。

        不然的话,非被她折腾的也睡不着。

        第二天早上,苏暮然醒来后,谭宗扬就让人办了出院手续。

        苏暮然还本想跟容澜告别,顺便问问他容园的事。

        但是看着谭宗扬也在,她又不好意思。想想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不惹事了。

        “喂,暖暖啊!我们都到家了,你怎么还不来。”苏暮然的手机突然响了,是老妈打的电话。

        苏暮然连忙说:“妈,抱歉抱歉,我这里有点事,马上赶过去。”

        “哦,有事忙啊,那就不要着急,晚上再过来也是一样的。”苏妈道。

        苏暮然答应,讪笑着挂了电话。

        等电话挂断后,便立刻对谭宗扬说:“送我去我爸妈那里吧!他们都回来了。”

        “不是说晚上过去吗?”谭宗扬淡淡地道。

        苏暮然嘟嘴:“你怎么能听别人讲话。”

        “是你声音开得太大了,下次不想让我听,大可以打个耳机。”

        “呵呵,瞧你说的,咱们俩什么关系,我怎么会不想听你讲话呢。”苏暮然马上露出个谄媚地笑容。

        谭宗扬勾着唇,将她的脸推向一边:“别这么笑,看上去傻傻的。”

        “哪里傻了,才不傻,不然怎么会嫁给你。”苏暮然抱着他的手臂撒娇,在他肩膀上蹭了蹭。

        谭宗扬脸上的笑意更深。

        李特助在后视镜里看到,都惊讶的不得了。

        他已经多久,没有看到他们家老板笑的这么开心了,简直让人感动的想哭。

        “回家好好休息,下午不要再出去了。等我下班,我过来接你回家。”

        将苏暮然送到家里,谭宗扬没下车,却对下车的苏暮然叮嘱。

        苏暮然点头,笑容甜蜜地看着他。

        趁着李特助没注意,苏暮然还主动凑过去,亲了亲谭宗扬的嘴角。

        谭宗扬也笑了,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脸,才将手收回来。关上车窗,让李特助开车离开。

        楼上。

        清浅双臂环抱,依靠在窗口,目光沉沉地看着楼下的场景。

        李云谭手里端着一杯红酒,轻轻地抿了一口,淡淡地道:“看到是不是很难受,那个一脸幸福甜蜜的女人,应该是你才对。”

        “那个能给她一脸甜蜜幸福的男人,你不是也一直觉得应该是你吗?”清浅也毫不客气地反击。

        李云谭冷笑,长叹口气说:“是呀,我们俩都是可怜人。”

        “别把我和你混为一谈,我至少和他相爱过,他究竟爱的是谁,还未可知。但是你,却连这个机会都不曾有用。”清浅淡淡地道。

        李云谭咬牙。

        都说清浅演技好,人品好。对人温和,又不摆天后的架子。

        无论是导演还是演员,都喜欢和她合作。

        但是李云谭却很清楚,清浅的呲牙必报,和她骨子里的那些倔强有多严重。

        “上来了。”清浅突然开口,随后往门口走去。

        李云谭连忙将酒杯放下来,也跟着过去。

        他可不放心清浅这样的人和苏暮然在一起,不然。被啃的连骨头都不剩,估计还为清浅叫好呢。

        “苏小姐,你回来了。”清浅从楼梯上下去,看到苏暮然微笑道。

        苏暮然一愣,惊讶地看着清浅:“你怎么在这里?”

        清浅微笑:“马上就要开机了,我提前过来而已。而且作为主演,自然要更早到场,配合陈导演的安排。”

        “哦,这样啊!”苏暮然点头。

        李云谭连忙跑下来,跑到苏暮然身边问:“你没事吧!我听说你住院了,着急的不得了。本来昨天就想去医院里看你,可是表哥不同意,也不告诉我你在哪个病房。没办法,我只能在家里等着。”

        “我没事,就是突然昏倒了,没问题。”苏暮然连忙说,说完还露出个大大的笑容。

        “没事就好,担心死了。”李云谭又嘟囔道。

        清浅走过来,推开他说:“好了,苏小姐又没事,你别总是挡在她面前问个不停。既然苏小姐没事,我们就来聊一聊剧本吧!你跟云潭的对手戏不少,不过跟我的对手戏也很多。如果有什么不懂得地方,可以问我。对了,你剧本已经看过了吧!”

        “嗯,看过了。”苏暮然点头。

        清浅说:“那就好,一个演员最基本的素质,除了看过剧本。还要把剧本背下来,并且参透。你是新人,也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训练,肯定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有问题就问我和云潭,反正我们都在这里。而且有一点,苏小姐一定更高兴,比起我们拍戏要长途跋涉,离乡背井,苏小姐拍戏却能在自己家门口,能每日回家,也真是幸运。”

        “啊,你的意思是,容澜已经答应将容园借出来了?”苏暮然高兴问。

        清浅点头:“是呀,昨天陈导演已经跟容澜签订了合同。再安排一下,就可以进组了。”

        “太好了,没想到我昏倒了,容澜居然把合同都签了。我给他打个电话,向他道谢。哎呀,出院的时候,应该去当面跟他道谢的。”苏暮然后悔不已。

        清浅惊讶:“你还不知道吗?容澜已经走了。我也很遗憾,昨天应该跟他见一面呢,没想到他今天一早就走了,连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

        “啊?已经走了,不是说下午嘛。”苏暮然惊讶,她昨天还问了,说是下午才走呢。

        清浅说:“那可能是你听错了,的确是已经走了。如果你不信,可以问云潭。”

        “是走了,谭雨菲哭的跟什么似得,我还去看她了。”李云谭马上道。

        苏暮然抿了抿唇,心里有些惆怅若失。

        胸口闷闷的,说不出来什么感觉。非常难受,难受的她一句话都不想说。

        “暮然,你怎么了?怎么脸色不大好啊!”李云谭皱了皱眉,连忙关切地问。

        苏暮然摇头说:“没事,可能还是有些不舒服。你们先聊,我先上去休息会。”

        李云潭点头,目光迟迟不舍地目送她上楼。

        “好了,别看了,人都上去了。”清浅凉凉地开口。

        李云谭瞥了她一眼:“我愿意。”

        “哼。”清浅冷笑着摇头,对于他这份固执简直不可理喻。

        苏暮然上楼后躺在床上,眼眸怔怔地看着天花板。

        其实她一点都不想睡,就是觉得心里难受不舒服。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而她隐约觉得,这种感觉是和容澜有关。

        “为什么?我又不认识他,又和他不熟,又……。”苏暮然怔怔地想,脑海中又浮现出容澜和谭婉宁相拥的照片。

        心猛地一颤,像是漏了一拍似得,说不好出来的痛苦。

        “难道,是因为她吗?”苏暮然皱眉,又喃喃自语。

        可是不管怎么想,都想不出来。

        *******

        谭宗扬下班后来接苏暮然过去,苏小弟放学就直接回家了,所以不用等他一起。

        不过谭宗扬看苏暮然脸色不好,比早晨还要差,不禁皱眉问:“你又不舒服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没事,可能看剧本看的太久了。”苏暮然说。

        谭宗扬皱眉:“如果这个工作让你这么累,我会重新考虑让你拍戏的事。”

        “哎呦,我就是第一次看到剧本,觉得好奇才看的久的。你千万不要当真,千万不要。”苏暮然抱住谭宗扬的手臂摇晃着撒娇。

        谭宗扬无奈地摇了摇头,但还是珍重地说:“如果觉得累就放弃,就算是赔违约金,也没必要让自己太辛苦。”

        苏暮然讪讪地笑起来。

        有一个有钱的老公,就是这么牛逼哄哄,连赔违约金这种话说起来也是中气十足。

        “爸妈,我们回来了。”苏暮然下了车,一推门便高声喊叫道。

        苏妈在厨房里忙活,听到后答应一声。

        苏爸开心地迎出来了,抱了抱苏暮然说:“我的大闺女,终于回来了。”

        “爸,你可是胖了,还黑了。”苏暮然仔细看看老爸,点头评价道。

        苏爸笑着说:“在老家空气好,吃的也健康,当然胖了。不过黑也是正常的,没事我跟你妈就去山上转转,田野里走走,那空气,呼吸起来人都要醉了,晒黑一点也没关系。”

        “说的我都想去了。”苏暮然说。

        “你爷爷说了,让你们有空回去呢。说你们结婚都不回老家办喜酒,爷爷可是很生气的。不过我跟他说,也没再这边办,他也就接受了。但是让你们有空,务必回去一趟,也好见见孙女婿。”苏爸又高兴地道。

        苏暮然点头。

        她小的时候,也曾有一段时间寄住在爷爷奶奶家。

        所以对两位老人还是很有感情的,现在听老爸一说,倒是真想回去看看了。

        不过让谭宗扬跟她一起回去,她就有些不太敢想了。

        他这样讲究的人,穿衣服都不能有一丝褶皱。吃饭都不能发出声音,夹菜都必须用公筷的人。跟她回老家,那还不要别扭死。

        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现在先不想。

        闻着厨房里飘出来的香味,苏暮然早就被勾起馋虫。

        连忙搓着手往屋里跑,一边跑一边说:“是不是从老家带来野味了,我已经闻到了肉的味道。”

        “就你鼻子灵,今天晚上又野鸡、野兔,都是老家带过来的。”苏妈看到她冲进厨房,点了一下她的鼻子笑道。

        苏暮然也呵呵呵地笑起来,一看老妈把菜都准备好了。

        虽然样子普通,不过她知道都是正宗的野味,在城里根本吃不到的。

        苏爸招呼着谭宗扬进来,看到他又拿了礼物,连忙说:“不是跟你们说过,过来不要带东西了。我和你妈什么都不缺,浪费这个钱干嘛。”

        “都是些营养品,保质期也长,可以慢慢放着吃。”谭宗扬微笑。

        “姐夫,你来了。”

        苏小弟从房间里跑出来,跟谭宗扬打招呼。

        谭宗扬微笑,问了问苏小弟今天的课程。随后,又跟苏爸坐在沙发上聊了一会天。

        苏妈这边也很快将晚饭做好,喊苏小弟过来端盘子。

        不大的餐桌上,很快摆满了各种美食。

        大多数是苏爸苏妈带回来的野味,野鸡野兔,还有一盘鹿肉。香菇木耳都有,比起城里的,这可是真的香。还有爷爷奶奶自制的腊肠,是苏暮然的最爱了。

        不过谭宗扬不敢吃这个,尤其是一种像虫子一样的卵。这也是山里的特产,之前爷爷奶奶收集腌制好,苏妈又用油炸了炸,苏暮然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一盘被她一个人吃掉一大盘。

        “太好吃,太好吃了。”苏暮然夸赞道。

        苏妈笑着说:“我给你们都预备了一份,等回去的时候带回去。”

        “家里的厨子可没有老妈的手艺。”苏暮然笑嘻嘻地恭维。

        苏暮然点了一下她的额头,笑着道:“油嘴滑舌,我这是什么手艺。人家可是大厨,什么走不出来。”

        “宗扬,吃饱了吗?”苏爸看到谭宗扬放下筷子,连忙问。

        谭宗扬微笑道:“已经吃饱了,谢谢岳父岳母。”

        “这些东西你可能吃不惯。”苏爸讪笑说。

        谭宗扬马上道:“不会,很好吃啊!”

        “等一会带走些,喜欢吃就吃,不喜欢吃还有暖暖呢。”苏爸又笑着说。

        苏小弟乖乖地去泡茶,给谭宗扬和老爸都端了一杯。

        苏妈朝苏暮然使了个眼色,起身走进卧室。

        苏暮然满脸不解,老妈的眼神她读懂了,可是什么意思?有什么话不能在外面说,还非要进屋。

        不过,还是乖乖地跟着进去。

        “妈,怎么了?”苏暮然走进去关上门,好奇地问。

        苏妈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对她说:“来,暖暖,坐下,跟妈聊聊天。”

        苏暮然点头,走过去坐在老妈身边。

        苏妈摸了摸她的头,叹息一声说:“想当初,把你领养过来的时候,你才那么小一点点。没想到一晃,居然都长这么大,结婚成家了。”

        “妈,怎么突然说这些感慨的话。”苏暮然抱着苏妈的手臂撒娇,心里越发诧异,平日里老妈不是喜欢悲风伤月的人。

        “你现在和宗扬过得怎么样?”苏妈问。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3/33966/146563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