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娶夫随妇 > 2.149、许下来世

2.149、许下来世

        “文志,你知道,在另外一世,我有男人,很多男人。”夕颜想劝他打消这个念头,如果一个人的执念太深,就不容易投胎。这一生她已经误了他,不想再误他下一世。

        “我不在乎。姐,这一世你我夫妻缘尽,可我还想与你再续前缘。”这一世的夫妻,韩文志没有做够,他早已将夕颜刻进了自己的灵魂,愿世世相随。

        韩文志说的太过郑重,夕颜不敢轻易驳回,怕他就此产生执念,误了下一个轮回。

        暂且答应吧,将来的事谁能说的准,穿越时空,不是这么容易的事。

        邢云昭只能在这个时空来回穿梭,跨越位面他是做不到的。

        折时失了大半法力,目前也不能自由穿梭位面,最多是魂穿,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十四年前,他中途把夕颜强行拉回古代,法力消耗到吐血,幸亏这一次回去是早就设定好的,否则他得丢了半条命。

        于是夕颜点了点头,“如果你我还有缘分,那我们就在一起。不过这一世,你不能因为我的离开,就放纵轻漫,不求上进,否则即便有来世,我也不认你。”

        “姐,你放心,我会伺候好爸妈,直到他们百年,也会照看好清儿,即便她这辈子不能嫁人,我也会让她开心的过一辈子。”韩文志保证。

        “既然是求来世,夕颜,你可愿意许我一个来世?”李泽铭突然推门进来,引得一屋子人诧异。

        李泽铭?他怎么来了?

        夕颜愣了,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她家里?

        还有他为何会突然向她求来世?难道……他恢复记忆了?

        夕颜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他是如何恢复记忆的,李泽铭却径直走到她面前,再次问道:“夕颜,你可愿意许我一个来世?”

        这……

        夕颜看了看韩文志,果然见到他立马冷了脸,想要把李泽铭轰出去,却被邢云昭拉住了。

        “云昭哥……”韩文志想让邢云昭放开他,这个男人已经在姐姐心底搁了一辈子,为何连来世也不放过?

        邢云昭摇摇头,“该来的总会来,阿颜马上就离开了,何不让她自己做主?”

        韩明清也过来拽住韩文志,在他耳边小声说,“爸,他有没有来世还两说,何必让妈走的有遗憾?”

        师弟啊,师姐只能帮你这么多,至于成不成就看你爸李泽铭自己的造化了。

        韩文志突然有一种感觉,如果真有来世,他一定会和李泽铭纠缠不休。

        夕颜望着李泽铭,从二十年前第一次见到他时生的点点滴滴突然涌上心头。

        这一辈子她唯一负过的人就是他。

        “我已经辜负了你一辈子,何必在辜负下一辈子?”夕颜眼中已然有了泪花。

        放弃他,忘记他是她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可是她有了文志,有了清儿,即便是后悔,也只能放在心底。

        “既然你辜负了我一辈子,下辈子就该补偿我!”李泽铭捧起夕颜的脸,他要好好记着她,他好不容易记起了一切,却又要马上面临分离。

        “下一辈子找一个对的人,好好过一世,不好吗?”她自认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何为对的人?自己喜欢的人就是对的。夕颜,我喜欢你,我爱你,哪怕我失忆了,心里也装不下别的女人。”李泽铭是结婚了,可除了被家人设计与夏瑜茜同过一次房后,他就再也没有碰过她。

        “泽铭——”夕颜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中的愧疚与悔恨让她的眼泪落了下来。

        “别哭。”李泽铭吻上夕颜脸上的泪,“答应我好不好,许我一个来世,这一次我不管你身边都有谁,留一个位置给我。”

        “好——”无论有没有来世,夕颜都想许给他一个美好的未来。

        倒在了李泽铭的怀里,夕颜便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在自己心爱的人怀中离开,她也算弥补了遗憾。

        “夕颜,夕颜——”李泽铭抱着她,默默地唤着她的名字。

        没有伤心,没有难过,因为大家都知道,夕颜不是死,而是回到了另外一个空间,如果有机缘,或许还能见得到。

        这时,房门再次被打开,一个大概十二三岁的盲人男孩站在门口。

        男孩没有持盲杖,却能准确的找到前方的路,一步一步走进屋子,走到夕颜身边。

        李阳重蹲了下来,双手轻轻抚摸夕颜的脸,就是这个女人给了他生命,他应该记在心里。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她,也是最后一次。

        “师弟——”韩明清轻唤。

        “师姐,安排后事吧。”李阳重起身,“见”过一次就够了。

        “等等——”李泽铭一把抓住李重阳,望着这张与自己有七分相似的脸,他还有疑问没有解开。

        就在不久之前,这个男孩莫名闯入他的办公室,直接问他,要不要见杜夕颜最后一面?

        李泽铭不知道这个男孩是什么意思,只是在看清楚他这张脸时,就觉得异常的亲切,于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随后就是大脑一痛,一直缠绕在他脑海里的一团迷雾消失了,他丢失的记忆也一点点回来了。

        夕颜,他曾经最爱的女人!

        再后来他就跟随这个男孩儿来到了这里。

        “你是不是我的儿子?”这个男孩儿长得太像自己了,李泽铭不得不怀疑。

        他这一生只与两个女人生过关系,夏瑜茜的确怀孕了,可是也拿掉了。那夕颜呢?她会不会曾经怀过自己的孩子?

        “是!”李阳重给了他肯定的答复。

        “那这是你的母亲?”李泽铭的手微微颤动,夕颜竟给他生过一个孩子?

        李阳重想了想,这个该怎么回答?“算是吧。”他给出了模棱两可的答案。

        “哈哈哈——”李泽铭大笑出声,可是笑着笑着却哭了,“夕颜,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们有了孩子,你却不肯告诉我。而这些年我又做了些什么?我竟然把你忘了!”

        李泽铭好像受了刺激,抱着夕颜不肯撒手,一会儿大哭,一会儿大笑。

        “父亲,你若想哭,最好留到下葬的时候。”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李阳重不想他在这里丢人。

        “你,你叫我什么?”痛哭李泽铭愣住了,这是第一次他听到有人叫他父亲。

        “父亲!”李阳重又叫了一遍。

        “好,好。”李泽铭喜不自胜,原来他也有儿子,他和夕颜的儿子!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6/36060/167695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