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为君剑歌 > 第一百零八章 朝堂血案(亦作朝堂之变)(一)

第一百零八章 朝堂血案(亦作朝堂之变)(一)

        “不去了,不去了。明的这早朝我什么都不能去了。”马顺一回到自己的住所就慌张的不行,立刻准备收拾行李离开京城。

        罗伊则是好像早就猜到了结果,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他可比马顺要安逸的多了。“别想了,这个时候你出不了城。”

        马顺停下了手边的活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那城墙比还高,我怎么出不去?”

        罗伊飞快地坐起来,认真的对他道:“就在你刚刚出去的时候,我出去看了一下。现在城墙上全都是士兵,而且随处可见郕王府的人手,现在你就是插翅也难逃了。”

        马顺一听,神情更加慌张,有些绝望的问道:“那这回不就死定了?你我要是落在这帮人的手里绝对活不了.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能这么悠闲?你可别忘了,我要是落到他们手里你也别想活。”罗伊悠闲的态度实在是让他感到反感。

        “我当然知道,不过大人你现在着急也没什么用,我也是在给大人想办法。”罗伊把对马顺的称呼改回大人避免遭到怀疑,心里却是在盘算着如何明利落的卖掉马顺,自己逃出生,

        “那你倒是想啊?干在这坐着有什么用?明就要大祸临头了,你还有心在这聊?”马顺这个时候还不忘摆出他那副上级的臭架子对着罗伊指指点点颐指气使,罗伊也只能默默地忍着他。

        罗伊站起来,来回在屋子里面绕圈。他也是在做这样子,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计划的雏形,还需要考虑考虑可能会遇到的意外状况。

        想了一会,缓缓地张开嘴:“你明跟他们走,在进宫的路上我会去救你,我们俩找机会突围。只要在城门关闭之前出了城就有机会活。”

        马顺一听立刻就急眼了:“你疯了?让我去送死?就凭我们俩怎么可能杀出去?”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还想怎么样?啊?你要逼死我么?”罗伊也对马顺的刁钻忍无可忍,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握紧了他的衣服。

        “我告诉你你进宫是死,留在这里也是死,只有可能在路上逃跑。如果押解你的人有刘晟翀或者卢忠你根本跑不了,能救你的人只有我,你现在对我话客气点。”然后一下子就把马顺推开,冷着眼瞪着他。

        马顺无比震惊又恐惧的看着罗伊,从正统二年(1437)他被王振越过卢忠从北司镇抚使提拔成为锦衣卫指挥使,为了巩固对锦衣卫的控制,他把还是新人的罗伊成为北司镇抚使,虽然在身份上罗伊和卢忠能够平起平坐,但是罗伊毕竟还是多有不足。所以他一路培养罗伊,希望他能够成为下一个自己。

        可是就在刚才的一个瞬间,他觉得自己培养出来一只怪物。罗伊第一次敢这么直接的顶撞他,以前可一直言听计从。就连他这样的人都不禁感叹世态炎凉。

        他也该落得这样的下场。

        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帮助王振铲除异己,杀害了一个又一个忠臣良将,刘球并不是唯一死在他们手下的好官,却是唯一尚有后代在世的。不仅如此,他还为了王振做过太多丧尽良的事情。没想到啊没想到,如今竟然被两个毛头(刘晟翀和朱祁钰)差点玩死,现在自己的命竟然也掌握在他们的手里,自己的命运实在是可悲。

        “哎!”马顺叹了一口气,这也是他唯一能做的了。“就这么办吧,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

        八月二十三日早,有人来敲马顺家的门,这个时候马顺就知道真正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候到了。

        他已经把手放在门栓上,回头看着罗伊。后者则是心谨慎的对着他点了点头。

        他刚把门打开,蜂拥而至的锦衣卫就把他团团围住,并给他戴上了枷锁。虽然他早就准备好被人严加看管,但是却没料到会这么严格。

        “马指挥使,这套对于你来是不是有些重了?有些紧了?下回我给你换一个轻一点松一点的啊。”马顺在人群当中看到了这次来抓捕他的领导人竟然就是一直和他竞争的卢忠。

        “哎呀,我忘了你好像没有下次了。”卢忠看到这么多年的恶人以及他的竞争对手有这样的下场也不禁装起傻起了风凉话。

        “哈哈哈哈!”马顺身边的这些锦衣卫也止不住的大笑,其中大部分都是他北司的人。这些人全都是一直看不惯马顺和罗伊的所作所为,而且每次马顺行动有了危险全都躲在最后让自己的兄弟们先去送死,马顺也一直沿着这条众叛亲离的道路越走越远。

        “给我带走!”卢忠厉声道,这些锦衣卫也簇拥着把马顺推走。

        马顺被带出门的时候满怀期待的回头看了一眼罗伊,发现对方对着自己点了点头,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能落下了一些,他坚信罗伊一定会在路上杀出来拯救自己。这一个的举动却被机敏的卢忠捕捉到了,他微微一笑丝毫不慌,即便是有再多的突发事件到时候也会迎刃而解。

        送走马顺之后,罗伊飞快的回到屋子里拿出了准备好的跑路的包袱和刀,不过不是两把而是一把。昨晚上他告诉马顺去救他的时候会给他准备好武器,他们两个会一起杀出去。

        那些都只是罗伊诱骗马顺的谎话,要不然马顺怎么会乖乖的听话跟卢忠走为自己争取到一丝逃生的机会和时间,这个时候连自己都顾不得了,马还顾得上马顺的生死?

        ……

        “上朝!”

        上次那个跟着朱祁钰一起去刘晟翀家的时候的太监在奉大殿上传唤道。这名太监叫做兴安,从朱祁钰时候封到郕州的时候就开始跟随他,两个人的关系也是非常亲近。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所有的大臣按照往常的规矩朝拜着上面无人的龙椅。朱祁钰则是站在龙椅旁边看着下面的大臣,现在还是要给这些人一些面子,在他们心目中那个一无是处的皇兄仍然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各位大人平身吧!”

        “谢殿下。”

        朱祁钰今本来就是想当场把王振党羽当中最后的几个公布处决或者当场处死也可以,但是要是就这么把这些人都聚到一起有些大动干戈,毕竟真正行刑的人怎么也轮不到他们。所以他还得在卢忠回来之前和这些人唠一会,拉拢拉拢民心。

        “众位大人,一个多月之前皇兄授予王监国这一职位,现如今我大明正遭遇着开国以来最大的危机。之前王已经和众位大人过很多次了,这场战争我们一定要勇敢的面对,我们一定会获得最后的胜利。”

        他的这些话的有些尴尬,这是任何一位读过十几年书的人都听得出来的,朱祁钰这很明显是在拖延时间。

        “监国殿下,恕老臣直言,您现在分明是在拖延时间,有什么话就直接吧。难道您是在等什么?”话的是户科给事中王竑,这位上次就去过刘晟翀家,是一位非常值得信任的忠臣。在土木堡他失去了很多同僚,再加上多年为官多少会有一些中老年人的傲气,话这么冲也是理所应当。

        “王大人中了,王刚刚的确是有着目的的。”朱祁钰不免尴尬的微笑了一下,“众所周知,王振这个卖国贼误导皇兄才导致了我大明在土木堡的失败。而现在还有王振的党羽在逍遥法外,这是王无论如何都不能够容忍的,相信各位大人对那些人也深恶痛绝。这几王私自把王振剩下的残党余孽全都抓了起来,我们也好商议一下该怎么处置他们?”

        众大臣一听,有的脸上才露出了喜悦的笑容。一直以来他们都被王振压得死死的,更有被残忍杀害的人。

        凭什么?他们苦读了这么多年的书才能勉勉强强在朝中做一个文官,却要被王振马顺这种不学无术愚昧无知的人欺压折磨残害,他们当然满肚子的怒火无处发泄。

        攘外必先安内,在瓦剌大军来犯之前必须先把这些祸害国家的毒瘤全都除掉。

        “监国殿下,不知道那些人现在在什么地方?”话的还是王竑,这位出了名的暴脾气现在就想在那些“毒瘤”身上砍上几刀发泄怒火。

        朱祁钰抬起右手,“王大人请息怒,王已经派人去把他们带过来了,稍安勿躁。”

        就这样朱祁钰在上面站着,下面的大臣互相讨论着,没过一会儿的功夫卢忠就带着一名比较亲近的锦衣卫走进奉殿。

        他们进来的一瞬间,朱祁钰的眼神就捕捉到了他们俩。他看向卢忠,声的问道:“都带来了吗?”他的声音非常的,就连兴安也听不到,他的目的只是为了表达唇语。

        卢忠冲着他点了点头,朱祁钰让他抓的人已经全都在殿外安置好了。

        朱祁钰会心的一笑,清了清大声的喊道:“把马顺给我带进来!”

        ……

        未完待续

        求推荐票收藏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6/36290/174301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