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大明军工帝国 > 第六卷 第十章 战前演练

第六卷 第十章 战前演练

        这次遵化之行,葡萄牙特使施维拉注定要被震惊到痴傻,他刚被遵化城外迎接圣驾的队伍震惊到无法言语,一看到遵化城他又被震惊了:“哦,买糕的,这,这,这,又是一座百万人以上的大城!”

        一座百万人以上的大城而已,放在现代那也就是座一般的小城市,但那个时代就不一样了,那时候世界上能有百万人以上的大城市总共都不到十座,施维拉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但他看到过的百万人大城包括遵化在内,总共才三座,一座金陵,一座京城,还有一座就是这个遵化城,全是大明的城市!

        他为什么一眼就看出遵化城是座百万人的大城呢,其实很简单,因为他离城墙还有两三里远就能看到城墙,但这么远的距离,他竟然看不到城墙两边的转弯处,这就说明这一面的城墙最少有十多里长,那不是百万人的大城是什么。

        进到城墙里面他又被震惊了,倒不是因为里面还有遵化城的老城墙,京城也是分内城外城的,甚至内城里面还有皇城,皇城里面还有紫禁城,所以两层城墙并不能让他吃惊,让他吃惊的是,内城和外城之间竟然都是整整齐齐的军营!这得住多少军队才能住满啊!

        施维拉伯爵今天已经被震惊的有点痴呆了,朱慈炅就没再刺激他了,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辰时,朱慈炅带着一众随从和将领还有郑成功、施维拉登上了遵化城外城北门的城门楼,准备检阅军队的操练情况了。

        参与检阅的是卢象升的天雄军和史可法的禁卫军第二军团,总共二十万人马,开始是阵型和阵列移动,这个没什么好说的,只要每天排成方阵走上一两个时辰基本上个把月就能操练的整整齐齐。

        朱慈炅平淡的看着阵列演练,并没有做什么评价。这个时候接施维拉心里却开始嘀咕了,听说这些军队都是对付叛军的,按欧洲标准,叛军最多也就几万人,这么多军队过去肯定可以轻松剿灭,这样一场必胜的战斗,倒是可以他把手下几百人的军队派去帮帮忙,表现一下,以可以博得大明皇帝陛下的欢心。

        这么多军队阵列一时也走不完,他忍不住想要表现的欲望,跑到朱慈炅跟前小心的问道:“陛下,听说您这些军队是准备和叛军战斗的,不知道大明的叛军有多少,是否需要微臣的手下配合?”

        朱慈炅闻言,好奇的问道:“你手下有多少人马?”

        施维拉有点自豪的道:“我手下有三四百人,全是精锐的火枪手。”

        朱慈炅闻言差点没憋住笑,三四百人,去跟后金干,你跟我开国际玩笑啊!他强忍着爆笑的冲动,如实道:“那还是算了吧,大明北方的叛军虽然不是很多,但也有三四十万,你那三四百人起不到什么作用。”

        三四十万!施维拉吓的脸色都变了,开什么玩笑啊,三四十万那还叫叛军吗?欧洲大6最强的国家也只有三四十万军队啊!

        他抹了抹头上的冷汗,乖乖的退了回去,至于出兵帮忙的事情,他是想都不敢想了,他那三四百人拿去当炮灰都不够。

        接下来就是步炮联合演练了,这次辽东收复战朱慈炅准备带上八百门大炮,辽东那边几个军团因为冰雪封路无法把大炮运送过去,所以他干脆把这八百门大炮全部配给了天雄军和禁卫军第一军团。

        现在才正月,大炮才做出两百多门,所以场面还不是很壮观,这倒没把施维拉惊到。

        一开始演练的是定点炮击,也就是在几百步的距离内随意用石灰标出一些圆圈,然后炮兵逐个炮击,这个主要是操练精准度,看到一颗颗炮弹都落在大概两米直径的圆圈内,朱慈炅总算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而这时候施维拉又被惊到了,明明是同样的火炮射的炮弹,为什么能打到远近和方向都不同的圆圈内呢?而且火炮的调节度相当快,基本上是两分钟一!

        这个他还真不能理解,因为那个时候的火炮还没有角度和方向调节系统,要调整射距和方向不是不行,那得人工去推动火炮的基座,还要往炮管下面垫东西,有经验的炮手能达到刚才他看见的精准度,但是那调整时间绝对在五分钟以上,哪像大明的火炮,连调整带射都只有两分钟!

        他很想借郑成功的望远镜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又怕皇帝陛下不高兴,这很可能是大明帝国的军事机密,他可不敢随随便便去探查。

        其实对着个角度和方位调节系统朱慈炅倒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了不起,要知道后世的火炮都是可以调节的,最差的都配有手摇式的转轮,还有很精细的刻度,只要有射击诸元的参数,抓住转轮使劲摇几下就行了,方便的很。高档的就更加不得了了,那都是带伺服电机自动调节的,只要把参数输进去,炮管就能自动调节到位!

        在施维拉的犹豫中,演习继续进行,接下来就是步炮联合打击了,方式跟朱慈炅那次在胜利广场阅兵时差不多,对面摆一堆木制的模型,先是一阵炮击,然后就是燧枪波浪式的密集射击。

        看到连绵不断的弹幕,施维拉站不住了,他跑到朱慈炅跟前,惊奇的问道:“陛下,这火枪的射怎么会这么快?怎么可能,荷兰人和英国人的火枪都没有这么快!”

        朱慈炅淡定的道:“先看演习,这个等演习完了再说。”

        施维拉闻言,只得无奈的退了回去,演习继续进行。

        但接下来的演习连朱慈炅都吓到了,搞什么?一边是一百门大炮和几千名枪兵,另一边竟然是上万名骑兵!这炮弹和子弹可不长眼睛的,真的用骑兵去冲,那不是伤亡惨重!

        看到两边正在集结,大有相互对攻之势,朱慈炅坐不住了,他蹭的一下站起来,大喝道:“卢象升,你搞什么?这不是真正的战场,你这样安排会死很多人的!”

        一旁的卢象升闻言,赶紧跑到朱慈炅跟前,恭敬的行礼道:“启禀皇上,炮弹和子弹都是特制的,打不死人的。”

        朱慈炅惊奇的问道:“特制的,有什么不同?”

        卢象升继续回道:“启禀皇上,炮弹都是鸡蛋大小的石弹,子弹也都是空心的,根本打不死人。”

        尼玛,打不死就行了吗?朱慈炅生气的道:“那也不行,一不小心就会重伤甚至残废,你这样搞,一次得减员多少,有你这么操练的吗?”

        卢象升继续解释道:“皇上放心,骑兵和战马都穿戴了新式双层护甲,还配备了新式护盾,不会重伤的,最多擦破点皮。”

        朱慈炅这才想起来,年前已经开始制造新式护甲和护盾了,这也是军事改革的一部分。

        新式护甲其实就是软甲和锁子甲的结合体,在没有冲床和轧板机之前,锁子甲的制造是很繁琐的,要把铁块锻打成一块块薄薄的生铁片,那难度可想而知。有了冲床和轧板机就不一样了,先轧些薄钢板出来,再用冲床一冲,那度,一天一台冲床可以冲出来几千片锁子甲的甲片,而且又薄又轻强度还比生铁片高。后面的事情就更简单了,甲片上本来就有两个小孔,再在熟牛皮的软甲上打几排孔直接把甲片缝上去就行了,这些一般的平民都能干。

        新式护盾更简单,直接拿薄钢板冲些炒瓢样式的外壳,再在里面镶块厚点的木板就行了,又轻又结实,单手挥动一点都不吃力。

        想到这些护盾和护甲的性能,朱慈炅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挥了挥手坐下来,示意演习继续。

        卢象升跟着一抬手,城墙上的亲卫把令旗一挥,下面一万骑兵排着整齐的阵型开始冲锋了,刚冲到离火枪兵大概五百步远,“轰轰轰”一阵火炮的轰鸣声,散弹像乌云一样的罩下来。

        马上的骑兵立即将头靠近马脖子,然后举起护盾,护住人头和马头的上方。

        “叮叮当当”一阵乱响过后,果然没有人跌下马,但有一大半骑兵开始主动减,退出战场,细看一下,他们的身上都有很多红颜料。原来石弹上面还涂抹了红颜料,这是演习,如果身上有关键被石弹击中了,就得主动退出战场,表示已经阵亡了。

        剩下的一半人马刚冲到距离枪兵两百步左右的距离,燧枪开火了,这下就不好挡了,如果用盾牌把前方全挡住了,那就什么都看不见了,蒙头瞎冲的话都不知道会冲到什么地方去,所以不断有人脸部中弹,鼻青脸肿那算是轻的,头破血流的都大有人在,慢慢的大部分的骑兵都自动减退出战场。

        火枪兵一排排波浪式的向后退去,等骑兵冲到距离最前排只有五十步左右时,所有火枪兵同时站起来,飞快的装上刺刀向前冲去,而此时骑兵只剩下几百人了,很快就被火枪兵包围了,当然他们不会真的拿刺刀捅,到此,演习就算结束了。

        朱慈炅再次站起来,满意的道:“恩,很好,从演习的效果来看,天雄军单独面对十万建奴骑兵都可以战而胜之,继续努力,朕期望你们在战场上能真正的战胜十万建奴铁骑。”

        卢象升自信而坚定的回道:“谢皇上夸奖,微臣定不负皇上所托。”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6/36371/167695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