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鬼墓盗灵 > 第九十六章 第三十六层树棺龙血

第九十六章 第三十六层树棺龙血

        大兵被我的喊声猛然间惊醒。

        “哦哦,逃。”大兵回了这么一句。

        我们跳下树棺,朝龙血树攀爬过去,那些活死尸般的尸体,见了我们伸手便想抓住我们。我用兵工刀将一具尸体的手定在了龙血树上。那具尸体居然会疼的嗷嗷直叫。

        我心说:成精了。

        就在这个时候,兵工刀韧进去的位置,龙血树居然流出了血。

        “吴畏,龙血树流出血了,是不是这个就行啊。我们采集了,抓紧回去吧,太他妈的危险了。”大兵冲着我喊道。

        “不行啊,药齐儿不是说了吗?这个龙血树的血液汁水必须在第三十六层取,我们所处的位置才是第十八层,才一半。”我很急忙的说到。

        随后,我将定在龙血树上的兵工刀给拔了出来,我又一脚踹向了那具尸体,那具尸体随之倒了下去,离开了龙血树。

        大兵也用捆尸锁将他身边的尸体给清理的差不多了。

        林雪欢手里的镰刀其实也挺好使的,那几个围绕在他周围的活死尸,也一一被他清理掉。

        我们继续往上攀爬。上面几层几乎是平淡无奇。

        除了在十八层有些坎坷之外,我们顺利的达到了龙血树的第三十六层树棺处。

        我拿出塑料袋,用兵工刀将龙血树给割破了,然后将龙血汁液存进了塑料袋。

        “诶,我说吴畏,你怎么还有塑料袋啊。”大兵十分惊奇的问道。

        “幸亏我有个塑料袋,要不然这一次我们爬龙血树不白忙乎了吗?这个塑料袋是我们在上海来之前,在市买东西的时候人家多给的一个,我没有扔,一直放在我的口袋里。”我说道。

        “哇,不知道夸你会过,还是夸你有心。”大兵撇撇嘴说道。

        “其实你什么都不用夸,跟着我把活干好就行了。”我说道。

        接了一些龙血树的龙血汁液之后,我扎好了口子,便准备往下撤。

        可是,不巧了,又有麻烦出现了。

        在龙血树的三十六层树棺中,有几只重来没有见过的动物在树棺洞里面出来了。

        “吴畏,那是,那是果子狸?”大兵说道。

        “像,是还是不是?果子狸怎么出现在这里?”我说道。

        “这白鬼洞族不会闹非典吧?”林雪欢说道。

        “闹了才好呢,将他们都传染死了,我们也好出这个白鬼洞族的地下世界啊。”大兵幸灾乐祸的说道。

        “他们如果得了类似非典的传染病情,你感觉,我们还能好到哪里去吗?”我说道。

        说话间,那类似果子狸的动物朝我扑了过来,是冲着我手中的塑料袋来的。

        我心说:好啊,你们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想阻止我拿走龙血树的血,你们可知道这是救你们药氏家族族长的解药。

        我慌忙闪过去,那个类似果子狸的小东西扑了一个空。

        但是这并没有罢休,接着第二只又飞奔过来,直接生扑我手中的塑料袋。

        我挑起麒麟杖,将生扑过来的那只类似果子狸给狠狠的打了下去,伴随而来的是一阵类似老鼠叫声的声音。

        我站在龙血树的树杈之上,被生扑的类似果子狸差点给带倒。

        他们不袭击大兵和林雪欢,只是冲着我来,冲着我手中的药血袋子来。

        “吴畏,怎么回事,这些类似果子狸都看上你了?”大兵半开玩笑的说道。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开玩笑。”我十分生气的说到。

        这个时候,最危险的时候到了。剩下的那些类似果子狸全部都朝我奔涌过来,我看着都吓傻了,用麒麟杖不知道管用不管用呢。

        我甩出麒麟杖,没有想到的是麒麟杖在他们面前只能当烧火棍使,根本就不顶事,差点,我又在一次的掉下了第三十六曾的龙血树。落在了第三十五层的树杈上。

        那些类似果子狸仍然对我穷追不舍。

        他们一股脑的朝我所在的三十五层树杈上奔涌过来。

        就在此关键时刻,大兵朝我扔了一个火把,那些果子狸瞬间被火把吓得四处乱穿。

        “大兵,你怎么还会有火把的?”我问道。

        “你看清那是不是火把,那是树棺的棺材板。”大兵说。

        我定眼看去,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真的。

        我身上有打火机,这个三十六层的树棺的棺材板有点腐朽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点就着了。

        我心说:光怪6离的地下世界白鬼洞族。

        之后,我们顺利的撤下了龙血树,中间有点小困难,我有点恐高,但是我克服了。

        走到龙血树下面的时候,那些药氏家族的族民,将我们给围住了,在他们的心里我们早已是已经死定的人。

        还是为的那个孩子的父亲:“你们受死吧,来,族人们上,杀了他们,为我们的药氏家族求一个安宁。”

        我突然急中生智,举起手中装有龙血树龙血汁液的塑料袋说到:“这是你们药氏家族神圣的龙血树龙血汁液,你们敢杀了我们,我们就把这个龙血树的龙血汁液给洒在地上。”

        “这···”药氏族人们都纷纷感到十分的为难。

        还是在那个孩子父亲旁边出谋划策的家伙又趴在他的耳边说话。

        “不行啊,不行啊。龙血树的龙血汁液可是咱们药氏家族的最高的崇拜啊。使不得使不得啊。”那个为的孩子的父亲对着那个人说道。

        就这样,我提着手里的装有龙血汁液的塑料袋招摇过市般的在药氏家族所有的族人面前经过。

        他们没有为难我们,只是慢慢的向阁楼方向围了过来。

        因为我们是往那里走的。

        我们走进了阁楼里面,大家看到我们胜利凯旋都十分的高兴。

        药齐儿将这个塑料袋给接了过去,问到:这是什么,装着龙血树龙血汁液的东西,还是透明的。

        我说:塑料袋。

        “什么?”显然她还根本不了解。

        我说:“先治病。”

        而后,药齐儿将塑料袋里的龙血树的龙血汁液给药氏族长慢慢灌了进去。

        突然,阁楼外面响起了一阵呼喊声: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6/36539/167696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