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行走于诸天万界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上岸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上岸

        “轰隆隆……”

        狂暴如惊雷炸响之声不停自海面上那截断的天堑中传来,那是海水自行分开而后如飞瀑落下所形成的震动。

        茫茫碧波汪洋,此刻,竟是露出了海底的嶙峋礁石,声势不可谓不惊天动地。

        佛印与刀芒皆转眼便至,而后轰撞之下已散出恐怖的灵力波动,一时间异象纷呈,狂涛巨浪不停。

        两人皆已无言,身形转瞬便已相遇,暮东流刀光只如千万道精芒急电,翻飞于神秀方寸之间。

        “咄!”

        然神秀和尚却没有开口,只听他身体之中,一声浩大佛音无由而起,霎时间,就见那翻涌波涛诡异的一滞,如同静止一样,然后,碧海之上,在佛光散之下,一朵朵白的诡异的莲花以肉眼可见的度自海面之上冒出,先是由花苞,接着绽开。

        暮东流身形一退,而神秀仍旧双手合十,眼目低垂,面露慈悲。

        “莲生。”

        终于,他说出了除佛偈外第一句话,声音只如他的相貌和气质,纤尘不染,很是纯净,纯净的近乎魔。

        话落的刹那,只见那每朵白莲之中,竟是长出了人来,无论是样貌,动作哪怕是气息,竟然都和神秀一模一样。

        然后,他笑了,合十的双掌分开之下右手作拈花之印,又是一朵白莲,白的无暇,就好像骨头。

        他对莲而笑,所有白莲之上的神秀皆是如此,笑的温和,淡然。

        一切生的很快,不过是暮东流刀落的瞬间。

        “莲败。”

        下一刻,这诡异的神通已至终末,只见除了那本尊之外,所有神秀顷刻之间已化枯骨尸骸,脚下白莲更是化骨,顿时魔影重重,皆朝暮东流而去,每一尊都如实体,每一尊更是好像有自己的思维,各施各法,顿时好似天崩海裂。

        “小道。”

        暮东流面无惧色,双眼微眯,口中虽是那般说道,但心中却无任何轻敌之意,几千年前风华绝代的天骄,果然不是易于常人之辈,每一道化身气息竟然无限接近半祖,当真耸人听闻,一眼望去怕不下百余道身影。“管你是佛是魔。”

        沉声之下,暮东流凌空而立以身形为中心,一层层恐怖的空间波纹顿时无声无息的朝四面八方无差别的震荡而去,顿时,那些还未临身的身影,就好像陷入沼泽之中,度变得缓慢了起来。

        接着,全部龟裂。

        暮东流见此,身形瞬间消失在了原地,转瞬之间,他便站在神秀本尊的面前,而身后,那百余道身影,皆已化作齑粉。

        而他缓缓收起的刀像是诉说着什么。

        暮东流并未就此罢手,只见他双眼忽然泛起迷蒙,眼中倒影出神秀的身影,瞬间空间凝滞,一切好似停止,神秀就好像被定在空中。

        “铮!”

        刀刃落下,就见一颗刚连接不久的头颅瞬间被斩落。

        而后吞噬之力乍起,这莫名而起的一战,就此落幕。

        “罪过,罪过……”依稀间,在那神秀渐渐散去的刹那,一声声似有似无的呢喃缓缓响起,此刻那头颅之上,才是真正的慈悲,他慢慢合住眼目。“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唉,何必执着,何须执着……不如归去……”

        叹息之下,他的身躯他的头颅,在风中便已化成无数朵白色莲花,然后慢慢消散,化作光点。

        “哼哼……”

        小花从他怀里小心翼翼的探出了头,见此役终于落幕,这才用爪子拍着那不知是肚子还是胸膛的肉,然后美滋滋的拖着那莲台爬到了暮东流的肩头。

        “可惜了。”

        暮东流看着身前飘散向大海的点点灵光语气露着一种怅然。

        说罢,他身形一转,便已至岸边,那里,萧晨和燕倾城亦是刚上岸不久,心神还沉浸在之前的恐怖大战之中。

        此时见暮东流立在他们面前,心中不由有些忐忑。

        “给你介绍个朋友。”迎着他们疑惑的目光,暮东流对着肩头小花说道,而已不用他多说,那小花已和珂珂对上了眼,还有一旁的小倔龙。

        “萧晨?”暮东流打量着眼前的青年,这个大千世界的天命之人,未来的至强者之一。

        “前辈你认识我?”萧晨则是很惊讶。

        “别忘了人间界还有一个女孩等你。”暮东流看了看他身旁的燕倾城答非所问的说道,然后看向那眨眼功夫就和珂珂混在一起的小花,两个小家伙像是遇到了同类,都贼兮兮的笑个不停。

        “若水!”不用多想,萧晨便已明白,他心中一震不由喃喃自语,有些愧疚,又有些忧虑。“我一定会回去。”

        “浩劫快到了,你要尽快提升实力。”暮东流说着,眼神微动,右手一摊就见一枚玄奥的符印自虚空中凝聚而成。“这一枚空间符印,若你遇到难敌之人便可捏碎,我自会助你,你要记住,九州之人不可欺,我人族,更不可欺。”

        平静的话语里,带着恐怖杀意和冰寒。

        “我明白了。”萧晨闻言先是一惊,随即郑重的点点头。

        见此,暮东流看向小花轻声道。“该走了。”

        小花闻言原本笑嘻嘻的小脸顿时耷拉着,然后慢悠悠的爬到了暮东流的身上,它在暮东流耳边哼哼了两声。

        暮东流明了其意,便见他身旁的虚空瞬间就裂开了一道豁口,小花嗖的一下跑了进去,再出来便见怀里多了很多灵果,香气扑鼻,这是它的小金库,手里还捏着两串糖葫芦。

        不舍之下,它将这些东西分给了珂珂和小倔龙,便又回到了暮东流的肩头,那处空间也就此闭合。

        “哼哼……”

        小花挥了挥肥短的爪子,暮东流便带着它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

        “再会。”

        只留声音还回荡在原地。

        萧晨看着暮东流消失,又看向融入掌心的符印出神许久,不知道想着什么。

        ……

        路上。

        “你说,他们会是他们吗?”

        暮东流问着肩头爬在莲台上酣睡的小花,但他声音很轻,就像是自语。

        没人回答他,也许他也不希望有人回答他,因为,答案,可能不是他想要的。

        “如果……”

        他说着话语却猛然止了,摇了摇头,背影渐远。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8/38166/183704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