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一剑倾国 > 5、铁面判官苏小容

5、铁面判官苏小容

        “真的?”除燕离外的众人眼睛一亮。

        苏小容惯常冰冷的面上,也难得浮现了一丝笑容。

        “什么是执法院?”燕离道。

        “执法院可是七脉公认的顶级职事,不但薪俸丰厚,且权利大得吓人。”曹子君笑着解释道,“执法院可以介入七脉的任一执律院,只要你是剑庭的弟子,都在它们的管辖范围内。”

        “是个美差啊。”燕离道。

        “这正是我要宣布的第一个好消息。”苏小剑道。

        “第一个?”黄承彦兴奋地道,“峰主,莫非还有第二个?”

        苏小剑却道:“先说坏消息吧。”

        “坏消息?”众人一愣。

        苏小剑歉然道:“很抱歉,我把金顶交出去了。”

        众人脸色皆是一变。

        “你没告诉我!”苏小容面色如霜,站起来冷冷望着苏小剑。

        “对不起。”苏小剑低声道。

        “峰主,这是为什么?”曹子君大急道,“难道您忘了,维护法阵的运转,除开金顶的收入,咱们每年都还要贴进去数千颗灵魂石呢。数千颗大伙凑凑还行,但数万颗灵魂石,要到哪里去找啊?”

        “还找什么找,直接把天柱山也让掉不就好了?”陆凤心重重地放下碗筷,从鼻子里重重地哼出一口气,“只要某人去掌教面前求求情,在天柱山划个一亩三分地以供居住,难道掌教会吝啬那么一小块地方?”

        曹子固等三个弟子辈分的,插不上话,只能面面相觑。

        “我不答应!”苏小容冷漠地道,“去要回来!”

        “要不回来了。”苏小剑道。

        “你可知罪!”苏小容怒道。

        “我知罪。”苏小剑道。

        “丢失金顶,罪无可恕,你自废修为吧!”苏小容冷冷道。

        “小容长老……”燕离脸色微变,正要站起来,却被苏小剑给按了回去。

        苏小剑朝燕离摇了摇头,然后正色道:“小容,咱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我知道你铁面无私,绝不会为任何人破例,律法于你,便如呼吸一样重要。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个时候废掉我的修为,藏剑峰势必更加艰难。”

        “是,是这样的……”曹子君也连忙说起好话,“小容师妹,峰主虽然有罪,也不至于到这等程度,只要弥补上空缺就好了。”

        苏小容毫不留情地摇了摇头,道:“金顶是藏剑峰象征,最后的。罪无可恕!”

        曹子固战战兢兢道:“小容长老,您和峰主情投意合,这么多年相依为命,若,若峰主失去修为,很快老去,您该怎么办呢?”

        “谁再求情,同罪论处!”苏小容厉喝一声,玉手在虚空一抓,狠狠地往下一扎。

        剑光闪烁,饭桌应声破碎,汤碗四面飞散,咣当乱响。惹得那些鸡啊猫啊狗啊的纷纷望过来,大气都不敢喘。

        场内一时间噤若寒蝉。

        燕离早听说过苏小容“铁面判官”的称号,不料竟严酷到如此地步。

        “金顶是因我而丢的。”他缓缓地站了起来,直视着苏小容道,“小容长老,此事与峰主无关,不知可否容弟子说几句话。”

        苏小容冷漠地望过来,道:“我首先要知道来龙去脉。”

        “苏小容!”苏小剑没好气地道,“我才是峰主!”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苏小容立刻反驳道。

        “是弟子求峰主用金顶换来的一个条件!”燕离道。

        “什么条件?”苏小容道。

        众人大吃一惊,也连忙竖起耳朵听起来。

        燕离道:“将奉天教徒交由道庭审判。”

        这跟金顶有什么关系?

        众人面面相觑,曹子固迟疑了一下,道:“燕师弟,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小容长老进入执法院的事,我想是掌教对藏剑峰的补偿。”燕离直视着苏小容,认真地道:“小容长老,弟子只有两句话:日后我定会亲自把金顶要回来。从今天开始,藏剑峰的荣辱,便是我燕离的荣辱!”

        他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枚乾坤戒,正是陆展堂的那枚蓝玉级的宝贝。

        缉魔堂二人的战利品他统算过,约莫有七千颗灵魂石。

        “峰主,这里面的东西加起来的价值大概有八千出头,加上蓝玉乾坤戒本身,合共一万,您先拿去垫着,剩下的我会再想办法。”

        一万颗灵魂石,就这么交了出来。

        这人之前还是个散人呢!

        藏剑峰三个弟子不禁暗暗咋舌。

        “这不合适。”苏小剑皱眉推开,“维护法阵,是我这个峰主的责任,我会想办法的。”

        “不,您拿着!”燕离坚持道。

        苏小剑推之不过,只好叹了口气,收了起来,“那说好了,剩下的我来想办法。”

        “峰主,我这里还有一些钱,您收着……”曹子君暗暗肉疼地拿出一个乾坤袋,塞到苏小剑手中。

        “峰主,弟子这里也有一些……”

        三个弟子连忙也做出自己的贡献。

        “无聊。”陆凤心蹙了蹙眉,却还是甩出一个乾坤袋,“这是老娘的嫁妆,大概值个几千吧。先申明啊,来年就必须你们自己想办法了,否则,难道还要老娘再嫁一次不成?”

        “我,我不同意!”罗方朔鼓起勇气道。

        “谢谢你们。”苏小剑十分感动,剩下的空缺,虽然还是个天文数字,但还是有办法凑齐的。

        燕离暗暗松了口气,突觉脖子一凉,已被青霜剑指住。

        青霜剑便是苏小容的佩剑。

        “你自己动手,还是我来?”苏小容冷酷得就好像一个冰雕,此刻已完全失去属于人类的温度。

        场内的气氛再次僵硬。

        燕离缓缓转过身来,面对着青霜剑轻声道:“我已说过,总有一天,我会亲手要回金顶,若小容长老还是不能放过弟子,弟子是不会束手待毙的。”

        “对抗执律审判,罪加一等,即刻处死!”

        死字一出,青霜剑已化为剑光激射出去。

        “我才是峰主,我才是峰主……”

        苏小剑气得直跺脚,眼看剑光就要取走燕离性命,骈指为剑,然后闪身不见。

        场内所有异象突然消失无踪,包括燕离离崖上的神光,也被无形力场压制。

        苏小容闷哼一声,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被突然出现的苏小剑扶住,他扛起昏迷的苏小容,径自朝她闺房走去,“收拾收拾,我等会回来交代任务。”

        “峰主威武。”罗方朔三人呆呆地道。

        “威什么武啊!”曹子君大惊失色,“袭击执律长老,要是被执法院知道,峰主的罪名可就大了,万一小容长老有个三长两短,只怕会遭受万剑穿心之刑。唉,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燕离发现自己的头隐隐作痛。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9/39308/217931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