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复制冠冕 > 第69章 医术

第69章 医术

        混进来只是第一步。

        6明跟着那些家丁进了大门之后,默不作声走到厨房的路口处,然后一转身便拐进了通往老夫人住处方向的一条游廊。

        他现在戴着的面具是昨夜碧桃加班加点做出来的,仿制了在老夫人内院门口守门的一个家丁的脸。

        其实如果只是为了进老夫人的房间,化装成一个丫鬟才是真正合理的选择,但是6明坚决不同意,碧桃也无可奈何,就在6明、6昀加上老刘三个人的“指导”之下,修修补补完成了这个新的面具,虽然没法完全一样,但是也有七八分像了,如果只是擦肩而过,不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来。

        假家丁就这样长驱直入地进了6府。

        幸而没人和他搭话,众家丁都在忙着干自己的事情。

        然而从他们的窃窃私语里面,6明也听出来生了什么事。

        门口和6景谈话的那个人确实是个医生。老夫人生病了,好像还挺严重。

        她可是6府的真正支柱,所以众人才那么慌神,或者假装在慌神。

        毕竟他看得清楚,不止一个人的脸上带着努力遮掩的快意,但是却仍然装出焦虑的样子来。

        他忍不住替这老太婆悲哀了片刻,一大把年纪了还苦心孤诣支撑这个外强中干的家族,晚辈没一个靠谱能接她的担子,而且平日治家太严,搞得自己生病了还有不少下人在开心。

        他停了脚步,转身去了6景住的屋子。

        “哎?这不是二小姐那儿的……你叫什么来着?”门口一个家丁见他过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丁二。”6明说道,顺便瞪了那家丁一眼:“二小姐早就不存在了,我现在在三公子那儿伺候,有事转达。”

        不等家丁阻拦,6明已经一步跨了进去。

        “你倒是等我通报一声!”家丁喊着,匆忙进来。

        6景正皱着眉头翻弄手里两张纸,忽然听到骚动,抬起头一看,见一个穿着6府家丁制服,说熟悉不算熟悉,说陌生又不陌生的人,站在自己面前,眉头皱的更紧了。

        “大少爷恕罪……”那家丁说,但是6景挥了挥手,他便匆忙出去了。

        6景沉默了十秒钟之后,放下手里的纸,站起身来,关上了门,背对门口站住,大有今天不说清楚就不让你走的架势:

        “老六,你又搞什么鬼?真想拉着我们一起陪葬?还是让我大义灭亲?”

        6明笑道:“两个都不要。公主那件事情我是冤枉的,我不打算因为这倒霉,当然也不会让你们跟我一起倒霉。”

        6景歪着头慢慢打量着他,眼神里明显带着奇怪。毕竟他基本算是和6明一起长大的,对他熟悉到就算蒙上脸也能一眼认出来的地步,但是他对眼前这个弟弟产生了一点怀疑。

        因为个性不像。

        上次见面还是几个月前,6明那时因为和逐月酒家的老板争执菜价被打了一顿。自己带人去救他的时候他那脸上的不满却又不敢多说的表情,真是让人看了又生气又可悲。

        然而他现在……虽然面具盖住了大部分表情,但是单看眼神,就已经和之前大不一样。

        不知道他为什么跟公主那种地位的人物扯上了关系,还因此挨了通缉,但是他的眼神很轻松。

        就好像这事情不是生在他身上一样的轻松。

        换句话说,一点都不怕。

        这还是之前那个……他暗地里看不起的,而且必须时常罩着的六弟么?

        “大少爷。”一个家丁匆忙跑进来:“老夫人那里又有些不好,您快去看看!”

        6景匆匆看了看6明:“我去看看,你等着。”

        6明耸耸肩,无视了他的话,跟上6景便冲了出来,一路假装乖巧小跟班,无人敢询问他的身份。6景也无可奈何,只好由着他了。

        “到底怎么一回事?”

        “唉……老毛病嘛。许是平日太累了睡不着,精神就越来越倦怠,喝多少安神汤都不管用。这样持续几日,便整个人都暴躁起来。那场景很吓人的,你来干什么呀。”6景摇摇头,加快了脚步。

        刚走进老夫人的院子里,便听到噼里啪啦,稀里哗啦,一阵瓷器打碎的声响,老夫人在屋里大吼:“都给我滚出去!”随即又是另一阵更丰富的声音,似乎是她在里面扯掉床幔、踢倒桌椅,然后是震天动地的痛哭:“你们这帮不肖子孙呐!老太婆就算死了也没法对列祖列宗交代啊……”

        6景脸色白,急急忙忙冲了进去:“奶奶,奶奶,景儿在这……”

        6明听着一个大男人自称“景儿”,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是老夫人似乎挺吃这一套,她眨眨眼睛,收了一半泪水,把手放在6景头上:“景儿算是我半个安慰……唉……可是你,你也接不过我的生意啊……”

        6景忙着安抚老夫人的情绪,那温柔的姿态好像个照顾婴儿的月嫂,相当专业,老夫人很快就安静下来,躺在床上,瞪着一双眼睛,继续絮絮叨叨。

        6景接过下人递来的安神汤,端过去,但是他的眼神明白不过地表示了,他根本不相信这玩意儿有用。

        6明忽然想起实验室里还有半瓶安眠药。上次给6昀用了一些,从效果评判,应该没有过期。

        这安眠药可是纯粹的工业化学品,6明再做十个复制机器也复制不出来,所以真的是用一点少一点,他心疼得可以,但是纠结半晌,还是取了一粒出来,研碎,递过去。

        6景一愣:“这是什么?”

        6明笑道:“最近结识了几个番邦来的客商,这是他们送的,是从一座什么圣山里采的药,安神效果不错。”

        他现番邦真是一个好地方,不管他从实验室里拿出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可以推到番邦的头上。

        6景想了想,没多问,给老夫人一口一口喂了下去。

        效果立竿见影,才喝一半,老夫人就睁不开眼睛了,然后就睡着了。

        6明抱着胳膊,得意地看着6景:“怎么样?有用吧?”

        6景盯着他:“六弟,你什么时候认识的客商?”

        6明一愣,忽然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嫌隙。

        如果他表现出了经商的才能。如果老夫人有可能重视他。那他就会明白不过地威胁到6景家主的地位。

        而6景对他太了解了,把一个了解自己的人变成敌人,可不是他想要的。

        他迅组织了一个谎言:“说来丢人。杏花坊没倒的时候,有一次在里面喝酒,和他们比酒量,没想到他们用这东西给我下药,所以比输了。后来和他们认识了,才知道了这个东西。”

        6景将信将疑地点点头,笑了笑。

        (本章完)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0/40665/186248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