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综漫]心跳指令 > 43.FLAG.43 KEY

43.FLAG.43 KEY

        此为防盗章,  防盗时间72小时。  “微不足道的小事。”未来耸了耸肩,取出终端示意了一下,“我的终端已经要被打爆了,他们都很着急,得给他们回复一声。”

        “他们是?”

        “就是我做兼职的酒吧老板,我和他们那些人关系都不错,  只是他们的工作可能有些,嗯,  不太正当……今天我会被绑架也是因为他们和这个组织有摩擦。”

        “吠舞罗?”

        未来本也没想着今日之事过去后她还能隐瞒自己与吠舞罗的关系,  只是对于对方这么快就能把他们联系到一起还是感到些许惊讶:“是的。”

        “我知道一些关于他们的事。”说到这里,  夜刀神狗朗停顿了两秒,他看上去有些犹豫,“你不像是会和他们有关系的人。”

        “唔,这个问题……我可以说今天晚上天气不错吗?”未来冲夜刀神狗朗尴尬地笑道。

        “……是挺不错的。”

        &1t;br/>明白女孩并不想说实话后,  夜刀神狗朗便也收回探究的目光。毕竟谁都有秘密,  就连他自己不也向未来隐瞒许多吗?

        &1t;br/>正当他以为这件事已经翻过一页时,却听见女孩的声音再次响起。

        “今天夜刀神君救了我,  我知道我现在这样很过分。只是这实在是难以启齿的事,是与请给我一段时间,  只要我做好准备,  就一定会告诉你,可以吗?”

        夜刀神狗朗怔住了。

        反应过来后,  他立刻说道:“不,  如果是在不方便的话你完全不必……”

        “但是夜刀神君是最有资格知道真相的人不是吗。”未来胡乱抓了抓头,  “被隐瞒的感觉一定很糟糕,所以我不希望救我的恩人也有这样的体验。”

        听到她这么说,夜刀神狗朗才意识到那些被他刻意回避的情绪。

        正因为他在下意识地关注她,所以会下意识地想要了解她,想要知道更多他未曾参与的,关于她的事。在对方明确告知有所隐瞒时才会有这样沉闷的心情。

        「原来我……」

        ―

        Line上来自周防尊等人的消息全部刷到了99+,收件箱和未接来电同样被刷屏,未来大概扫了一眼,先给周防尊回了消息。

        【我已经安全了,放心吧xd。】

        那边的回复来得很快:【那群混账有伤害到你哪里吗?】

        【我没事,真的!】

        然而周防尊对此并不放心,为了确定与自己联系的是本人,他又起了视频通讯。

        未来点击接通,她这时已经坐到了列车上,夜刀神狗朗怀中抱着长刀,坐在她身后的位置上闭目养神。

        终端上方亮起一块不大的光屏,周防尊随之出现。

        看见周防尊的脸色后,未来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迟疑地说道:“晚上好……?”

        周防尊的样子看起来可一点都不好,他神色阴郁,山雨欲来的愤怒完全是被勉强压抑着。

        未来从未见过周防尊怒,一开始是为了防止力量暴走,所以他很少有剧烈的情绪波动,之后养成了习惯,即便有她的能力克制,周防尊也不会大笑或者暴怒。

        所以为什么会劝诫不要激怒王呢?

        她现在知道了。

        那完全是足以将世界燃烧殆尽的可怖的怒火,而今压抑着它的不过是称为“理智”的锁。她能感觉到,她这次如果真有什么意外,周防尊不惜一切也会让那群人付出代价。

        即便隔着一道屏幕,男人的目光也带着灼热的温度。

        他之后的行动,完全取决于自己现在的一句话。

        除了未来,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挽回这时的周防尊了。尽管平时沉默寡言,氏族事务全权委托给十束草薙,然而王就是王,周防尊一旦做了决定,身为家臣的诸人是完全无法动摇的。

        对这一点心知肚明的草薙在屏幕角落拼命朝她使眼色。

        未来几不可察地向他一颔,随后笑着说:“现在看到了吧,我没事。”

        “你不用管草薙。”周防尊沉声道,“说实话,受伤了吗?”

        “没有,放心啦。”她转了转屏幕的角度,让周防尊可以看到身后的夜刀神狗朗,“隔壁的夜刀神君及时救了我。”

        周防尊目光微凝:“……黑犬?”

        “黑犬?咦,这个称号好像还挺适合夜刀神君的呢。”

        周防尊将她为何会与黑狗相识的问题暂时抛之脑后,问道“你现在在哪?我让八田他们去接你。”

        “下一站就是学园岛……那你呢?”

        “这些你不用管,我去处理。”周防尊安慰地说道,然而在他现在的表情下,安慰的话也像是即将进行暴力事件的恐吓。

        未来叹了口气:“是要报复吗?”

        周防尊想到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因此径直说道:“对这些家伙不必有多余的善良,他们每个人都背负着复数以上的人命。”

        草薙出云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开始琢磨这次该如何为周防尊收尾。

        他赞同给那些居然把未来牵扯进来的渣滓一个深刻的教训,然而按照尊愤怒时的作风,这件事最后很可能扩大到难以收场的地步,倘若把scepter4也牵扯进来,这件事可就没那么容易收场了。

        那边的二人还在对话。

        也就是对未来周防尊才会有这多余的两句,可未来抿了抿嘴唇:“我知道……但是我在意的不是他们,而是你。”

        “?”

        “我一直相信,我是为了帮助尊克制暴力而存在的,倘若我最终成了尊宣泄暴力的理由……尊有很久都没有这样生气了,如果这次突破了那道底线,下次是不是就会更加轻易的做出选择呢?更不要说我这次有惊无险了,那些人完全不值得成为让我失去现在的尊的理由。”

        果不其然,在她说完这番话后,周防尊的怒火肉眼可见的平息许多,连他心头的烦躁与愤怒也更多的转化为一种无可奈何。

        草薙出云在身后悄悄给她比了个大拇指。

        “更何况那些人已经被夜刀神君教训得很惨了,我想你也对碾压毫无反手之力没有兴趣,所以就到此为止吧。”

        “你现在还和黑犬在一起吗?”

        “嗯,你刚才不是还看到他了吗?他说学园岛比我家安全,正陪我一起去呢。”

        周防尊断然道:“不要去了,来吠舞罗。”

        “前几天可是你们说不同意我请假的,现在怎么改主意啦?”

        周防尊见她还有心思开玩笑:“真的没事吗?”

        “真的没事啦!”

        见到尊从未向人展示过的婆妈一面,草薙也不禁露出无奈的笑容,他打圆场道:“未来酱也不是小孩子,对自己的情况是最清楚的。不过最好还是检查一下吧,我看你脸色很不好看。”

        “那可能是因为淋雨太久吧,我现在还是手脚冰凉呢。”

        “你在车站等一下,我马上到。”

        “好。”

        尽管只是进行了一番简短的对话,可是她的心里却莫名安定了许多。或许这就是赤之王的力量。

        因为知道自己是被庇护着,是绝对不会被这份力量伤害的,所以强大的力量带来的不再是畏惧,同时也有可靠的信赖感。

        安心的暖意自心底涌向四肢百骸,然而正当她享受这份温情时,便听到神明不识时务的声音:『啧,明明是给小黑安排的戏份,哪里容得上那个蟑螂须刷存在感。』

        「蟑螂须是……?」

        『周防尊咯,你不觉得他的刘海很像蟑螂触须吗?』

        神明听起来对自己起名的水平颇为自得,然而未来留心到的信息可不只这个。

        这家伙对周防尊的敌意似乎有些过头了……是她的错觉么?

        于是未来假装无心的试探道:「你这外号起得还真是恶意满满。」

        『哼。』神明不屑道,『等着吧,不讨编剧喜欢的家伙三话之内必定便当。』

        原来如此。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未来已经学会翻译神明的话了。这句话能听出来祂是真的很讨厌周防尊。

        『不行,不能便宜这个家伙。』神明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又在打什么小算盘。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夜刀神狗朗开口道:“那是赤之王和他的氏族么?”

        “啊……嗯,是的。”

        夜刀神狗朗看着她,一字一句,极谨慎地说道:“那他是你的朋友吗?”

        按照规矩,她这时候应该春秋笔法敷衍过去  ,这样才好和夜刀神狗朗有后续展。然而心底一股莫名的冲动却让她做出另一种选择。

        未来望向他的眼眸:“准确说,是恋人。”

        “夜刀神君现在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会被那群人抓去了吧。”

        ―

        在来之前草薙便替她向学园请过假了,因此周防尊是直接在车站接走她的。

        “非常感谢!”十束多多良诚恳地向夜刀神狗朗道谢道,“这次多亏了你救了未来酱,日后我们一定有所回报。”

        “多谢。”连很少话的周防尊都开口道谢道。

        &1t;br/>夜刀神狗朗微微摇头:“星野平日对我诸多关照,这是我应该做的事。”

        “但还是非常感谢啊。”十束笑眯眯地说。

        而那头周防尊已经脱下外套披在未来身上了,他皱眉道:“你在雨里淋了多久?手这么冷,之后会生病的。”

        未来窘迫地想要收回手:“哪有那么娇弱。”

        周防尊却没有放开,他一直将未来的手掌包在自己掌中,以此捂热她的双手。

        未来略微挣扎两下没有成功,便也顺从他的想法,甚至更靠近了几分。

        看在别人眼里,这自然是甜蜜的一幕,然而未来却时刻都在煎熬。

        绝对不能再涨心跳值了,以神明的恶意,如果心跳值刷满,祂绝对会实现之前的警告……

        不想看见他死去,也不想自己嗝屁,那必须做些什么来保持钢丝上的平衡。

        ―

        好在机会来得很快,这次夜刀神狗朗闹出的动静太大,甚至惊动了scepter4,强行介入此事。

        事的第二天,scepter4便派人来与未来接触,调查取证当时的情况,结果都被吠舞罗的人挡了回去,直到最后出动了伏见猿比古。

        “我是来进行笔录的。”带着黑框眼镜的青年不耐道,“我要找的那位大小姐可不叫美咲。”

        说到大小姐时,他刻意加重了语气,这种手段很幼稚,但很有效,至少他成功激怒了八田。

        “喂,你现在可是在吠舞罗的地盘上!”八田美咲怒瞪着他,“注意你的态度!”

        “哦呀,你是要挑起赤青氏族的争端吗,美咲?”

        八田的嘴角抽了抽,眼里几乎能喷出火来。他总是如此轻易便会被伏见激怒(实际上一句简单的misaki就能做到了),现在看起来更是即将火山爆——

        “请不要逗弄八田了,伏见君,你也是有任务在身的。”女孩的声音响起,“而且你明知道八田是笨蛋,这样逗他太过分了。”

        “啧。”见故意激怒八田的计划没能成功,伏见无趣地别开视线。

        “喂,你说谁是笨蛋?你到底是站在哪边的!”

        “中间。”未来随口把八田顶了回去,“只是做笔录而已,怎么还惊动了你?我记得你在scepter4也是仕途顺利,听他们说已经是三号人物了?”

        “这与我们今天的主题无关。”伏见抬眼看向她。

        未来与他对视几秒,忽然微笑道:“当然,那么请开始吧,伏、见、君。”

        “星野未来,苇中学园一年级生,双亲在迦具都事件中丧生,是拥有类似镇定特性能力的权外者。”出羽将臣敲了敲笔记本,总结出未来供词中的要点。

        “我说啊……对一位小美女这么粗暴可不是合适的行为。”千岁洋摇摇头,不赞同地说。

        “搞清楚!那女人可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八田美咲不满道。

        尽管他加入吠舞罗时日不久,但已凭借自身强大战斗能力成为干部中坚力量。而且除了在战斗方面的天赋外,这小子对周防尊的崇拜与敬慕也是出了名的。

        八田美咲说得的确有理,千岁洋只好惋惜地看了未来一眼。

        “镇定这样的能力,会不会和蓝衣服那边……”镰本力夫低声道。

        他的话没说完,意思却很明确。青之王的诞生是最近的事,scepter4也不过刚刚完成重组,可就在这段时间里便已经与吠舞罗产生多次摩擦了。

        草薙出云瞟了一旁的周防尊一眼,后者轻轻摇晃着一杯冰酒,神色平静,看不出有什么想法。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1/41550/193502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