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神话纪元 > 第二九七章:到底是谁

第二九七章:到底是谁

        “好巨人……呜呜呜……有坏虫子要咬我。”

        贝壳女拉着陈守义的裤脚,一边哭着,一边大声告状道。

        正准备往回走的陈守义,差点一脚就踩在她身上。

        “好了好了,虫子在哪里?”陈守义连忙止住脚步,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一看就知道是假哭。

        “就在那里,它在抢我的花蜜,好凶的。”贝壳女小手一指旁边的花丛:“好巨人,快把它打死。”

        陈守义走过去仔细一看,顿时一脸无语,这个虫子也就比苍蝇大不了多少。

        他看了眼贝壳女,真是白长了那么大个!

        ……

        这只既没招谁,也没惹谁的可怜虫子,显然不知道大难已经临头,还在茫然无知在花丛中飞舞,打算采购足够花蜜,以备过冬。

        下一刻,就被陈守义用手指捏住,瞬间碾成肉泥。

        “好巨人,你真厉害。”

        贝壳女顿时喜笑颜开,擦了擦并不存在眼泪,脚一蹬迅速飞向花丛。

        这下再没坏虫子跟她抢了。

        陈守义看了眼手上捏扁的昆虫。

        手腕轻轻一甩。

        “啪”的一声。

        空气爆鸣。

        他看了看手,整只手掌仿佛被强力清洗过一样,瞬间就变得干干净净:

        “我现在的力量,大约已经有一千三百公斤,在武师中估计也不算小了。如果算上几乎同步增长的敏捷,我现在的实力应该已经是资深武师了。”

        他心中若有所思:

        “另外,我还有巨人变身的天赋能力,再加上超强的防御,就算巅峰武师,也并非不能一战。”

        他闭目感应了下丹田那兀自旋转的小小气旋,自从上次耗干后,现在终于已经恢复了一小半。

        随即他缓缓吸气,心神入静,摆出横练三十六式起手式,继续练习。

        ……

        午夜,万籁俱寂。

        只有两个巡逻警察的脚步声,清晰的响起。

        “先别走了,去前面休息一下,抽支烟!”一个中年警察忽然说道。

        “好。”年轻的警察点头说道。

        两名警察在路灯下停下,年轻的警察连忙摸出一包烟,递了跟过去,客气的替他点上。

        这时他惊讶的发现,对方手正不停的抖动,脸色也有些不对。

        他立刻反应过来,下意识握向腰测的手枪。

        “别动,也别问,我们就抽烟。”中年警察小声的说道。

        “曹哥,怎么了?”年轻的警察警惕的左看右看,低声问道。

        中年警察微微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顾着吸烟。

        年轻的警察,也只好按捺下心来。

        等一支烟快要燃尽,狗叫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中年警察顿时长松了口气,整个人都松懈下来:“没事了。”

        “曹哥,刚才怎么回事?”

        “你没注意到,刚才路上一点声音都没有吗?”中年警察心有余悸的说道。

        年轻警察这才注意到,先前好像确实太安静了点。

        如今正是夏天,一到晚上,各种虫鸣,特别是蟋蟀的叫声就变得喧嚣无比,但在刚才,却是一点都没听到。

        “富丽派出所的那个凶杀案听说过吗?”中年警察深深抽了口烟,出声问道。

        “听过,好像死了十几个人。”年轻的警察有些紧张的说道。

        “十六个,五户人家全部神秘身亡,现在这件案子现在已经被第三事物调查局接手了!”中年警察面色有些凝重的说道。

        “你是说刚才……”年轻警察问道,吓得脸色有些发白。

        “只是猜测,小心无大错,这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能解决的!”中年警察把烟掐灭:“先回派出所汇报下情况,是不是明天就知道了。”

        ……

        阴暗的角落中。一个身影,正静静潜伏。

        他身体仿佛融入了黑暗。

        无数如触手一般的阴影在四周舞动,他指甲漆黑而又尖锐,皮肤异常的苍白,一双猩红嗜血的眼睛,让他看起来像是如妖似魔。

        “凡人,杀吧,杀戮吧,破坏人类的一切秩序,你会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他心底深处,似乎有声音在隐隐蛊惑。

        “不、不能杀,我会暴露的!”

        他看着远处的市政府大楼,面色挣扎。

        足足过去好久,他眼睛炽烈的杀意渐渐褪去,随即悄无声息的迅速远去,转眼就没了踪影。

        他正是肖长明。

        这些天来,他的思想已经被那诡异的声音逐渐扭曲同化。

        除了白天在妻女面前还能勉强保持正常外,一到了晚上,他就再无法控制,仿佛彻底换了个人格,变得犹如恶魔一般。

        他杀戮越来越多。

        截止到现在,死在他手上的人数,已经超过一百。

        不过他的记忆还依然是原来的记忆,他熟悉人类的一切,每次行动都小心翼翼,绝不在同一个地方反复杀戮,以免被人察觉。

        没过多久,他就轻松避开站岗士兵,潜入一个小区。

        ……

        正熟睡中的陈守义忽然莫名的被惊醒了,他看了看时间,发现才凌晨两点。

        作为神性生物他睡眠的需求一向很少,醒来后他便再也没有睡意。

        他索性起身站了起来,走到窗前,外面一片黑暗,只有一盏盏汽油灯散发着昏黄的光线。

        这时他忽然嗅了嗅鼻子,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似有似无的血腥味。

        “难道又有凶杀案?”他眉头微皱。

        他转身看了眼翻了个身又开始睡的贝壳女。

        拿起床头柜的一件大裤衩套上,便打开纱窗,从窗户跳了下去。

        他小心翼翼的避开巡逻的士兵,一路循着血腥味迅速前行。

        他那16.4点的体质,是普通人类的13倍以上,可以出分辨出空气中最细微的味道。

        走了一两公里后,他就感觉血腥味忽然中断,一下子淡下来,他再周围搜寻的一遍,最后把目光锁定路上下水道的井盖。

        “这是这里了。”

        他蹲下身体,伸手把它打开,他发现阴暗的下水道的底下有件血衣,上面的血迹很新鲜,显然才刚脱去不久。

        这时陈守义他心中一阵悸动,随即就有一阵猛烈的狂风从背后吹来。

        他心中一冷,电光火石间,手迅速拿起边上井盖,猛地向背后甩去。

        重达近两百斤井盖,在陈守义手里,恍若轻若无物,穿过空气,发出呜呜的呼啸声,与此同时,他手撑地面,一个翻滚,就已站了起来。

        然而面前,却空无一人。

        “妈的,去哪里了?”

        他面色凝重,朝四周扫了一眼,再没看到人影。

        这里到处都是一栋栋别墅,无法一览无余,而且别墅间还道路交错,四通八达。

        但管中窥豹,在短短零点一两秒的时间,从攻击到消失,显然这个偷袭者,实力相当强大。

        “哐当”

        井盖飞了数十米,落到路面,发出一声巨响。

        “什么人?”远处隐隐传来密集的脚步声。

        他顿时放弃了继续搜寻的念头,不想和巡逻的士兵照面,身形一动,如一道残影般,迅速的离开这里。

        异变后河东市,一直实行宵禁,他身上也就套着件大裤衩,什么证件都没带,到时候碰到士兵,又是一阵麻烦。

        更何况那偷袭者实力强大。完全不是那些巡逻士兵可以对付的。

        根本与事无补。

        反正你天亮,也就几个小时,到时候再上报也不迟。

        几分钟后,陈守义回到卧室,发现贝壳女已经醒了。

        “好巨人,你去哪里了,我喉咙都喊哑了,都找不到你!”贝壳女一脸委屈的说道。

        “我刚刚出去了一趟,你继续睡”陈守义安慰道,说着关上窗户。

        “哦!”贝壳女又重新躺下,没过多久,又沉沉睡去。

        陈守义在卧室里,来回走去。

        想起先前偷袭的事情,越想脸色越是凝重。

        河东是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强大的人物?

        肖长明?

        雷瑞阳?

        很快这两人就被他排除。

        两人的实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准武师。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会给他带来威胁。

        “到底是谁,难道又有蛮人入侵?”

        陈守义心中一动,上床躺下,闭上眼睛,进入知识之书空间。

        他选择好记忆片段。

        随着一阵空间变换,他很快来到先前的场景,此时正是它掀开井盖的即将被袭击的时候。

        他想装着继续掀井盖,浑身精神紧绷,耳朵仔细聆听着身后的动静。

        虽然这里是记忆空间,但身体的所有体验却跟现实完全一样。

        很快,她就听到一种微不可察的脚步声,从远处一步步传来。

        哒…哒…哒…

        脚步很轻,一不留神,可能根本不会有人注意。

        陈守义脸上泛起一丝冷意,身体霍然转过身。

        就看到不远处,一个人影似乎受到了惊吓,倏忽退后了十几米,站立不动。

        也许是陈守义在现实中根本就没看到过他。因此“他”在记忆空间中显得相当模糊,浑身浑身都笼罩着一层阴影,除了能看到人形的轮廓,不仅面容根本就看不清,连男女都无法分辨。

        下一刻这阴影就身影一晃,恍若一道残影,迅速的朝他冲来。

        二三十米的距离,瞬息即至,一个裹着阴影的拳头就撕裂空气朝他轰来。

        狂风呼啸,吹得他脸皮抖动,皮肤割裂般的生疼。

        陈守义立刻感觉到强烈的危机感,他身影一晃,勉强避开对方的攻击,一记鞭腿撕裂朝他腰测踢去,被他直对方抬起膝盖挡住。

        “轰!”

        两条腿剧烈对撞。

        空气发出一声炸响。

        一股巨力传来,陈守义身体倒飞,脚尖紧扣水泥地面,划出一道深深沟壑。

        还未等停下,一个模糊阴影已经急速靠近,正缩回的右腿,也临时变相,如弹簧般弹起,踢下他下颌,却又被“他”一个微微一个偏头,轻松避开。

        继而一记弓步直拳,裹挟仿佛实质的空气,朝陈守义胸口轰来。

        陈守义脸色大变。

        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他头部剧烈一震,颈骨咔擦一声脆响,脑袋诡异的向后弯折,脑海一片空白,身体则如炮弹般撞碎旁边的别墅的墙壁,余势不止,接着又撞碎另一侧的墙壁,滚在街道上。

        浑身如切头的青蛙,不停的抽搐。

        ……

        躺在床上的陈守义,猛地睁开眼睛,胸口剧烈起伏。

        “这到底是谁?”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251/217426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