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苍穹之上 > 第四二一章 天幕一角(下)

第四二一章 天幕一角(下)

        宋征有些疑惑:“黄远河为什么要这么做?哪怕是他投靠了大汉,帮助大汉吞并了洪武,大汉人也不会相信他。”

        洪武天朝和大汉皇朝并不接壤,在这种情况下,大汉皇朝吞并了洪武之后一定会对黄远河格外提防。

        黄远河这样做,最好的结果也就是被封一个没有实权的高官,获得一个显赫却没什么用处的爵位,然后被大汉皇朝羁縻,成为大汉皇朝的一位镇国强者。

        而且为了防备被大汉皇朝猜忌,当大汉需要他出战的时候,他还不能推脱,需要全力应战。

        这样的话就是一个很被动的循环:他全力出战,大汉就可能找机会坑死他。找借口不出战的话,就会引起大汉皇朝的猜忌,说不定什么时候落下一个罪名,资深镇国一剑飞来斩杀了他。

        虽然镇国强者会有特权,受到尊重,但整体的下场必定如此。

        王鹏举呵呵一笑,道:“这就要说起来你们这位首辅大人的出身了。”他似笑非笑的盯着宋征,这眼神让宋征总觉得,王大统领接下来说的话会让自己很不舒服。

        “说起来呀……”王鹏举笑吟吟的说道:“你们洪武天朝的陛下当真慧眼识英才,从满朝文武诸多废物之中,挑选出来了最人渣的一个。”

        “咳咳咳!”饶是宋征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也还是被噎的治咳嗽,宋大人恼羞成怒道:“王大统领,阁下若不是因为修为高深,恐怕早已经因为嘴巴太臭被人打死了吧?”

        王鹏举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恰恰证明了老夫的强大!”

        宋征以白眼相对。

        “说正事,不打岔了。”王鹏举道:“我就跟你说一件事情,你当初杀了黄大祖,为何黄远河暴怒?”

        宋征到现在都不明白。黄大祖当时笃定宋征不敢杀自己,而他死后黄远河暴揍,暴露了文修镇国的境界,险些和肖震一场火拼。

        “黄大祖、黄远河,黄……”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一次王鹏举没有卖关子:“黄大祖是黄远河早年在家乡和后母私通所生,只不过那个时候黄远河的名字还叫黄边武。”

        宋征张了张嘴,对这种人也确实无话可说了。

        “除了黄边武这个名字之外,他还用了七八个名字,每一次都是做下了天怒人怨的事情,不得不改名逃走,在别处重新开始。

        但是这样一次次的累积下来,他得到的好处越来越多,势力也越来越强。其中有一次,他得到了问心斋的传承。

        那一次,他用的名字叫做黄古龙,在楚雄的东海郡,入赘了当地的一户富商。那富商看好他的前途,几乎是倾尽了家财,支持他修炼。

        他却为了问心斋的传承,亲手将富商满门,包括他的结发妻子在内三百六十多口杀个精光。”

        宋征沉默,这样的人能够成就文修镇国,能够在洪武天朝成了朝堂第一人,能说什么?只有四个字:

        天道不公!

        王鹏举接着道:“当年所有人都以为问心斋已经彻底覆灭,但是这几年,我们天兵营却发现了一些线索,问心斋当年自知作恶多端在劫难逃,所以他们牺牲了大部分人,却留下了传承。

        这个计划,他们称之为‘一把种子’——这一把种子撒出去,满天下都是,每一颗种子都十分隐秘。有很多像黄远河这样,已经传成了好几代,很不好追踪。”

        “除了黄远河之外,大汉皇朝的朝堂上,也有一颗种子,而且已经茁壮成长,在大汉皇朝中也是一棵参天大树。”

        宋征一皱眉头:“所以黄远河的意思,问心斋天下大一统?”

        王鹏举颔首:“目前看来,是这样的。”

        宋征一阵沉思,总觉得这不是自己了解的首辅大人。他格外疼爱黄大祖,所以自己杀了黄大祖,他恨不得去跟肖震火拼。

        可是后来为了对抗太后,他却放下了仇恨和自己联手。

        从本质上来说,首辅大人和太后其实是一种人,他们对于权势的渴望真正超过了一切。

        黄远河可能只冲动过那么一次,后来是怕也是十分后悔,提前暴露了实力,造成了三足鼎立的状态。若是一直隐藏到最后,等太后和肖震拼个两败俱伤,然后再出面渔翁得利,这怕是黄大人心目中最完美的状态。

        这种人会为了宗门的梦想将自己的权势拱手让人?

        不过这只是宋征的猜测,没有证据支撑,没有把握的话,他没有说出来。

        王鹏举最后还是大秦人的习惯,吹嘘道:“所以现在你明白了吧,我们真的是来拯救你们的,没有我们你逃不过此劫。大汉皇朝实力超出洪武太多,黄远河一旦发动,洪武以后就是大汉的属地。”

        宋征不想跟他争辩这些了,她已经习惯了大秦人喜欢把把自己摆在灵河东岸第一功臣的位置上了。

        他看向肖三山,微笑道:“看来你才是有大福缘的那一个。”

        肖三山也是微笑,对王鹏举道:“大汉的阴谋没有那么快发动,让我和宋大人叙叙旧。”

        王鹏举以为自己“驳斥”的宋征无话可说,于是内心得到了满足,比了个手势退开一边让他们聊。

        “说起来,还是要感谢你,若不是你,我遇不到我师父。”他略微一顿,说道:“其实我师父见过你,而且还帮过你。”

        宋征一愣,仔细回想了一下:“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你调教成这等修为,尊师至少是一位资深镇国,我倒是见过几位……”

        肖三山笑着摇头道:“我师父见过你,你却没见过他。资深镇国在我师父面前,连落座的资格都没有。”

        宋征震惊,瞬间心中闪过了无数念头,不由得全身绷紧了。这种级别的存在,他知道的只有一个:天火!

        肖三山面色爽朗道:“你不要紧张,我师尊的名号不能轻易宣之于口,以免被某些存在察觉。但我师尊并非天火,祂愿意帮助这世间。

        而且师尊很看好你,我在为你做好了那个布置之后,就遇到了祂。

        你从江南赶往京师,太后以欲望为代价,雇佣古渊魔主伊达戈暗中监视你,古渊魔族有特殊神通,目光可以穿透虚空,哪怕是你阴神大成,也不会有任何察觉。

        不过他被师尊发现了,师尊安排了一场虚空崩塌,将他流放到了混乱深处,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宋征从这一番话中听出来了一个重要的信息,肖三山的师尊可以“安排”一场虚空崩塌——这是何等的神威!

        甚至不需要亲自出手,只要安排一下就可以了。

        但也或者是……祂需要隐藏自身,不敢轻易出手。

        肖三山又说道:“宋大人可想知道天火真正的来历?”

        宋征全身一震,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来,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当真?”

        肖三山郑重点头:“其实你心中必定已经有了猜测,此世间的生灵,怎会有此等威能?杀镇国如屠狗?

        此世间生灵等级摆在这里,镇国已是顶尖。便是在灵河西岸,也只是数量多一些。那东西……不是此世间的生灵。

        它来自苍穹之上!”

        肖三山这一次讲说之间十分珍重,生怕涉及到某些姓名,若再失误一次,不知师尊还能否护住自己。

        他以手指轻轻指向天空之上。

        宋征一阵沉默,一旁的王鹏举却大摇其头:“不可能,若真是那些存在,为何会降临世间,做这些残忍之事?

        祂们高高在上,所求不过是万众信仰,可是这般残忍的手段,又怎能让人信仰?

        这种做派,更像是走投无路,孤注一掷。”

        肖三山只是微笑,不跟他解释而是看着宋征。宋征缓缓开口,声音仿佛从遥远处传来:“可是这世间,有几位真神的庙宇?”

        王鹏举皱眉,人人都道神明需要信仰,但至少在灵河东岸,确实没有什么神明的庙宇。最常见的反而是各种山神庙,就建在山脚下,供奉的还都是本地的山神,相貌五花八门。

        “这世间更是罕有神明的故事流传,便是有,也是互相矛盾,前后不一,难成体系。”

        宋征后来专门做了功课,将时间流传的神明搜集、登记出来,却发现很多本应存在的神明“职位”是空缺的。

        他上面所说的这些情况,存在于每一个世人脑海中,但他们所有人,都像王鹏举一样,明知道是这样,却从内心最深处觉得“就应该如此”,从来没有人起疑。

        连巅峰老祖王鹏举都是如此,别人就更不必说了。

        “世间或许曾经有强者心生怀疑,他们……”宋征说出了自己的猜测:“都飞升了!”

        这个大胆的想法让肖三山也是一愣,可是结合师尊对自己所说的一些可怕的秘密,细细一想,这反倒是最合理的一个推测!

        王鹏举张大了嘴巴,难以接受,连连道:“一派胡言、一派胡言……”他连说了两声,却也有些说不下去了。

        肖三山道:“此世间前尘往事之复杂,远远超出了世人的预料。那东西堕落于世间,恐怕大有目的。”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3/43734/217909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