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带着世界树去穿越 > 第285章 试探

第285章 试探

        想必是事情实在太大,道玄很快便通知了小竹峰水月大师,风回峰曾叔常两位座。仅仅是在第二天,这两人便来到了大竹峰。

        对于水月和曾叔常,罗辰也有一面之缘。便是在三年前玉清殿上诸位座商议张小凡之事的时候。

        可那是,水月倒还好,毕竟是一个女修,再加上她那冰山一样的气质,罗辰很快就能认出来。但是曾叔常,却不好分辨。这一次,倒是让罗辰记住了此人。

        此人一身蓝袍,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儒雅的风度,像过一个书生更胜一个修士,倒是显得颇为的与众不同。

        三人不知在守静堂中商议了约莫一个多时辰的事情,仅仅只有师娘苏茹作陪,而罗辰这些弟子们却因为身份的原因无法得知。但从水月大师出门之时铁青的脸色和曾叔常那紧皱的眉头来看,二人心中显然也很沉重。

        随后,田不易便带着张小凡以及那根烧火棍一起,随同水月两人直入云海而去。

        ······

        “哎~~”

        罗辰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长叹了一口气。

        对于张小凡,他心中仍旧是充满了纠结,实在是不知道此次天音寺之行,会给他的人生带来多大的变化。也许,原著中那个鬼厉,就会就此消失了吧。

        “小辰!”

        就在他长吁短叹之际,师娘苏茹突然开口叫了他一声。罗辰微微一愣,转身看了过来。

        “你师傅临走时特别交代,不允许你偷偷下山去追。我会让灵儿看着你,可你要是敢把灵儿给我拐下山了······”说到这里,苏茹那张美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威胁的意味实在是再明显不过了。

        罗辰顿时一懵,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啊?”

        “哼!为什么?”苏茹瞪了罗辰一眼,那两根好看的眉毛挑了一挑,道:“还能为什么,你师傅怕你去了天音寺,见小凡受到委屈,忍不住把人家地方给掀了。”

        罗辰眨了眨眼睛,顿时叫起了屈:“不能吧,我就是想胡闹,也弄不过整个天音寺啊!”

        苏茹只是冷冷的一笑。若是往日,她到还真的会信了罗辰的话,可昨晚……

        ……

        深夜,躺在床上的田不易满脑袋都是今天白天的事情,遭逢大变的小徒弟张小凡,突然变得像个陌生人一样的罗辰,都让田不易心中如同那浪潮中的一叶扁舟,起伏不定的。

        焦虑,恼怒,茫然不知所措······种种情绪交融之下,田不易越的睡不着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的。

        也许是他的动作太大了,又或许是本来就没有睡得多深,苏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一双美目之中闪过一丝无奈,问道:“不易,你这是怎么了,看起来愁眉苦脸的?”

        田不易怔了一下,叹了口气,将今日的事情一一诉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他迟疑了一下,便又说道:“老八的事情,确实是十分的棘手,可不管如何,都是咱们占着理,想来天音寺倒也不会不认账。可问题是,小辰······”

        “小辰怎么了?”

        “小辰今日制服老八的时候,拿出了一方印玺。”

        “一方印玺?”

        “是的,一方印玺。”田不易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道:“一方十分可怕,威力十分强大,以至于让我都感到一丝心悸的印玺。”

        顿时,苏茹一双眉目瞪得老大,脸上满是吃惊的神色。

        “按说小辰这孩子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可是今日的他,却让我感到十分的陌生。”说着,田不易挪了挪身子,变成了侧躺,“我记得从未教过他医术,他又如何能肯定小凡精血亏损。而且,他手里的那味药材一看便非凡物,竟然连眉头都不皱的就塞给了小凡。更关键的是,他又是如何拿出来的?

        更何况,今日他却又给我说,青云山下草庙村的当年种种。而且,直接怀疑苍松乃是门内内奸。还说当年接待普智和尚的,只有道玄师兄和苍松。我就奇了怪了,这种事情,我都不知道,他又是如何得知的?”

        听着丈夫的话,苏茹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脑海中忍不住想起了那天田灵儿向罗辰提出的问题,也就是那把长琴的事情。

        可一想到这里,苏茹便又想起了罗辰对于灵儿的宠爱,心中的怀疑一下便弱了下来。思索了一阵,苏茹还是决定想办法打消丈夫心中的怀疑。

        突然,她脑中灵光一闪,道:“不易啊,你可别忘了,小辰那是火灵尊亲自送来的。他的变化,莫不是和那位神秘的前辈有关?要知道,小辰下山的时候,本来应该在大竹峰的火灵尊可是神秘的消失了一段时间。”

        田不易那胖胖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丝迟疑,他也觉得妻子的话有些道理。可不知为何,他总是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思来想去,田不易还是有些不放心,便叮嘱道:“明日我会和水月,曾叔常一同带老八前往天音寺求证当年之事。我担心小辰会偷着跟过去,以他那霸道的性子,到时候怕不是会多生几分波澜。所以,你要想办法看着他,将他留在大竹峰。”

        ······

        脑海中想着丈夫的叮嘱,苏茹看向罗辰的眼神也越的凌厉了起来。

        “娘,你们在说什么呢?”

        就在这时,一道宛如百灵鸟的声音打断了苏茹的思路,一下将她和罗辰之间凝重的气氛破坏得干干净净。

        苏茹怔了一怔,白了自己的女儿一眼,她才不相信灵儿是无意的呢。而田灵儿却只是吐了吐小香舌,向后退了两步。

        她这个样子,无疑是更加证实了苏茹心中的想法。当下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道:“就知道向着你哥。”

        “嘻嘻,娘······”

        苏茹冷哼一声,猛地转头看向了罗辰,道:“记住我说的话,你要是敢偷着跑去天音寺,不仅仅是你,就是灵儿也跟你一同受罚!”

        田灵儿顿时叫起了屈:“娘,为什么啊?!”

        “为什么?”苏茹冷笑着看了两人一眼,缓缓的道:“我高兴!”旋即,直接转身离开了这里,只留下了傻眼儿了的田灵儿以及其他弟子。

        而罗辰只是脸上露出了一丝郁闷,师傅师娘种种怪异的举动他哪里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只不过,经历的多了,他便也已经习以为常了。纵然被误会了,又如何?到时候,他们不都明白了吗?

        “辰哥哥,你没事吧?”

        不知何时,灵儿已经站在了自己眼前。罗辰怔了怔,这才现其余几个师兄弟已经离开了,这里也就只剩下了他和田灵儿。

        看着俏生生的少女,罗辰心底不由得有了一丝安慰,最起码,还是有人关心自己的不是嘛?

        当下,他揉了揉田灵儿的脑袋,温声问道:“灵儿,若是有一天,哥哥不得不离开的时候,你会怎么做呢?”

        田灵儿心中一沉,脸上的笑容一下就凝固在了那里。她平日虽然胡闹,可却并不是笨蛋,娘亲和辰哥哥只见凝重的气氛已经让她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强行扯动嘴角露出一分笑容,田灵儿说道:“辰哥哥你真会开玩笑,怎么会离开呢?”

        “哎~~”罗辰叹了口气,揉了揉她的脑袋,道:“好了,不要纠结了,哥哥和你闹着玩儿呢。”

        田灵儿顿时拍了拍胸口,做出一副后怕的样子道:“辰哥哥你真坏,竟然这么吓我!我不理你了!”

        说着,便一路小跑的向着远处跑了出去,拐过一个弯,消失在了视线中。

        罗辰苦笑着摇了摇头,忍不住给了自己一个巴掌,道:“让你作死!”

        灵儿自以为他没有看见,可是罗辰又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到她那一转身便沉了下来的脸色呢?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6/46278/212401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