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剑域仙穹 > 第二十七章 传剑(一)

第二十七章 传剑(一)

        第二十七章  剑!

        “有人!”

        苏晨心底欣喜!

        感觉自己这一路而来,因为担心这个空间是‘无人区’而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呼!”

        苏晨长呼出一口气。

        和着风暴和雷声,大声朝那身影喊道:“师兄!”

        那人影依然端坐那巨剑的剑柄之上,仿若未闻。

        苏晨跑上前几步,跳起,大声喊道:“师兄!”

        几道闪电劈在苏晨身周,将苏晨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

        苏晨见到人影的激动心情平复了一会儿之后,苏晨感觉有些不大正常。

        就算修行,也没见过在雷霆底下修行的!

        这么嘈杂,也没醒过来,这位师兄该不会……

        苏晨赶紧摇了摇自己那胡思乱想的脑袋,似乎这样能够驱散心里那可怕的想法。

        爬上去看看!

        苏晨决定!

        好不容易见到一个人影,不亲自上前去确认一下,苏晨不甘心!

        电光纵横,雷霆万钧。

        苏晨看着眼前仿佛吸引着电光的巨剑,犹豫了半晌。

        抬头望了一眼天空。

        天空阴沉的可怕,电光仿若游蛇,于黑色的乌云中流窜。

        苏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空气中微湿的气流进入鼻端。

        “呼!”

        苏晨吐出一口气。

        要下雨了!

        苏晨微微眯了眯眼睛,隐藏住心底怯弱退缩的想法。

        苏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环境似乎更加危险,可是如果不去看一眼,心底好像是欠缺了些什么。

        如果不去看,就会后悔!

        “上!”

        苏晨下定了决心。

        弯腰弓身,围着巨剑绕了一圈,寻找可以上去剑柄的最佳落脚点。

        以苏晨如今炼体小成的肉身,凭着借力,登上三五米的巨剑之剑柄,并不感觉困难。

        苏晨观察完后,咬咬牙,吸了一口愈加湿润的空气,隐隐感觉空气中似乎有了小水滴开始落下。

        水能导电,闪电之下,如若贸然爬上去,以自己目前炼体的体质,也只能勉强一试!

        万一不巧登上去时,被电流吸住,身边也没有人辅助,那后果……

        苏晨摇摇头散去心底的畏缩!

        “上!”

        苏晨低喝一声,身形一纵,踩着坠落在地面上的巨型剑穗,双手抱住某一根相对细一些的剑穗。

        使力!

        拽!

        苏晨的身形仿若凭空上升一般,借着剑穗的绳状纤维,飞速接近巨剑的剑柄!

        一炷香时间之后。

        “哒。”

        苏晨站在了巨剑的剑柄之上。

        剑柄因为巨大,在苏晨的眼里,就像一个与地面倾斜着30°夹角的小型平台。

        苏晨借此机会仔细观察了剑柄之上的紫色道袍弟子。

        只见那道袍弟子盘膝而坐,眉宇间流露出悲苦之色,面目沧桑,嘴角须长,一副许久未曾打理过自身的模样。

        其紫色道袍制式,为上清宗道袍专用的高等级制式。

        鎏金色的天心藤为底纹,辅以向阳花为纹路,袖口虽已残破,可模模糊糊间,也能看到有纹路缠绕。

        苏晨等外门弟子,只在道袍之外秀着向阳花,示意求道向阳。

        而天心藤和那紫色道袍师兄身上道袍的袖口纹路,苏晨只在那些宗门导师的深蓝色道袍上看过。

        只是有一点,那颜色为紫色,这紫色制式道袍,苏晨倒是从未见过。

        宗门里,常见的大都是素色外门弟子道袍和深色内门弟子道袍,不常见的是深蓝色的长老们的道袍,可也因为有过教学,也有见识过。

        只是这紫色道袍……

        紫色道袍,苏晨心底默默留了心。

        “呼~”

        风吹的更大了!

        “哒哒哒!”

        细密的雨像是天空的雨幕终于承担不起雨珠的重量而铺天盖地的滴落下来!

        “师兄!下雨了!我们找个地方躲雨吧!”

        苏晨大声对着那紫袍神秘师兄喊道。

        那师兄无动于衷,仿若未曾听到一般。

        苏晨甚至抬脚朝那师兄跑去,想要去其身边查看情况。

        “碰!”

        苏晨被一股无形的劲力冲击的倒飞了出来。

        “喝!”

        苏晨后退几步,身形变换了七个姿势,这才勉强在将要掉落下剑柄的边缘之时,卸去了身上传来的重力!

        “轰隆!”

        天空的雨还是下了下来!

        苏晨的心底有些绝望,如果连那紫色道袍的师兄的身体都不能接近,那还怎么唤醒他呢?

        望着天空中如豆般撒下的雨珠,苏晨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天空。

        “哒!”

        一滴雨珠落在苏晨周身不远处!

        “嗯?”

        苏晨疑惑的看了眼身边四周,天空中的雨珠就像长了眼睛一般,在苏晨四周偏移了过去!

        难道?

        苏晨抬眼朝那紫色道袍师兄盘膝的位置望去。

        一道淡淡的清光自那紫袍师兄身上猛的散发开来。

        清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自紫色道袍的师兄震荡,横扫过来,苏晨还来不及伸手抵挡,那清光就裹挟着苏晨的身体,震荡开来!

        清光连带着苏晨的身体,微微在半空荡漾!

        显得那紫色道袍的师兄座下,都散发着微微的清光。

        苏晨抬手看了看自己周身的清光,天空中的雨幕在遇到清光之时,便自行转移开来,雨滴折射着清光,苏晨变成了一个发着光的人形荧光棒。

        身边的雨滴,折射着苏晨周身的清光,在黑暗的这个小世界里,显得仿若整个世界最闪亮的光亮。

        “师兄!”苏晨欣喜的喊到!

        “听的到吗?师兄?”苏晨重复大声喊道。

        “嗯。”那紫色道袍男子终于发出了一道声音。

        紫色道袍男子缓缓睁开了眼睛,淡漠的目光深沉睿智,寂寞孤寂。

        天地间仿佛一刹那亮了起来。

        只见那紫色道袍男子缓缓站起身,抬手朝那黑压压的云间挥了挥手。

        “咻!”

        一道青芒仿若闪电,瞬间没入乌云之间。

        “锵!”

        苏晨恍惚间似乎听见了长剑出鞘的声音。

        一道星辰的光辉淡淡的,清冷的撒了下来!

        雨停了!

        苏晨抬头呆呆的望着天空中乌云间突然出现的一道星辉撒下的空白处。

        一道长长的剑痕显露了出来。

        这……这也是剑术?

        抬手间,天地,风暴,俱灭!

        天空中一道清辉自天空仿若游船,划过空气,荡起阵阵空中的波纹涟漪。

        “哒!”

        抬手。

        紫色道袍男子接过空中飞来的三尺清辉长剑。

        单手放在后背,目光如电似剑,看向苏晨。

        “噼里啪啦!”

        苏晨仿佛感觉被闪电劈过身体,浑身发麻!

        “师兄!”苏晨强行压下身体阵阵带电般的酥麻感,对着紫袍男子行礼道。

        那紫袍男子收回那如电似剑般凌厉的目光,淡然的点点头:“嗯!”

        “你是如何进来此处?外界已是何等情况?今夕是何年?何人当今是何人执掌我上清宗?”

        紫袍男子一连串的提问让苏晨不由得微微一怔。

        “师兄,有些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是外门弟子,我将我知道的,给你慢慢道来。”苏晨看着眼前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的紫袍男子,无奈的笑道。

        ……

        ……

        “原来如此!”紫袍男子叹息道:“匆匆两百载过去,独留我一人镇压异域,无人前来。哎!人生仿若过客,匆匆来,匆匆走,也不曾留下了些什么!”

        紫袍男子摇头,望天长叹。

        “师兄!我不赞同你的说法!”

        苏晨挺身直言!

        “人只要存在,就会留下什么!你当真什么都不曾留下吗?你的事迹!你的修行!你对道门的贡献!还有那些你的师兄弟们,不会记住你吗?”苏晨反问道。

        那紫袍男子仿佛愣了一下。

        “从来没有人,会直接反驳我,你是第一个!”紫袍男子的目光凌厉,看着苏晨!

        苏晨盯着紫袍男子,一步也不退缩:“至少我不会对我做的一切事情后悔!如果我后悔了,我就去补偿回来!”

        “补偿?对!补偿!”紫袍男子猛然像是想到了什么!

        “不行!最近这里的震动太强烈,恐怕是要有大动作!”紫袍男子在原地来回踱步,自言自语道。

        “师兄,怎么了?”苏晨看着紫袍男子一时高兴,一时悲伤,脸色变换不定,询问道。

        紫袍男子抬眼。

        对!还有这个人!

        苏晨只感觉眼前这个紫袍男子双目犀利,充满着野蛮的侵略性。

        “我乃上清宗清虚子,我观你肉身修行基础打磨尚可,可愿随我一同修行剑道?”那紫袍清虚子上下打量了一眼苏晨,说道。

        苏晨看着眼前这位自称清虚子的道士,回想到他那出神入化的剑术,立刻拜倒道:“徒儿苏晨,拜见清虚子师尊!”

        那清虚子开怀大笑:“好,好,好!”

        “你曾说自己只是偶然进入此域,再加上寻找来此,耗费时间颇长,我怕上清宗会有人来寻找你,时间紧迫,那就是现在,我教你一门剑术!”清虚子道。

        “剑,仁者,  忍也!君子擅使剑,皆因君子擅忍!遇怒,非时刻出击,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清虚子缓缓将自己手中的三尺长剑拿了出来。

        长剑长三尺,剑鞘上有鱼鳞一般的纹路,通体剑身清莹,剑柄为黑色,配有单手握把,纹路交织,容易让使剑者更容易握剑!

        清虚子缓缓低下身子,微蹲身,单手扶剑鞘,另一手缓缓推出剑身。

        “锵!”

        一声出鞘的轻响。

        银白色的光仿若闪电,瞬息出现在苏晨的眼前。

        苏晨被剑意指的头皮发麻,一瞬间仿若进入了一个特别的空间!

        清虚子的所有姿势变得越来越慢,苏晨看着越来越近的剑尖,整个后脑都被身体条件反射的紧迫的示警指的全身战栗!

        这个感觉!

        空间!

        苏晨顾不得眼前直指自己的剑意,心神沉下,看到那除了当时明隐老道士第一次讲课的时候显露出来的彩色图块,现在又出现了一块彩色图块!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7/47042/217940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