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边界之外的世界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灼热

第一百九十五章 灼热

        对于胡小梅的无耻,林海倒也不是不能接受,或者说,虽然刚刚听到时稍微有些吃惊,但是仔细一想就释然了,这样的做法不正是他们一贯的行事风格么,确实没什么好奇怪的。

        更重要的是胡小梅的计划对林海并没有什么影响,甚至还从侧面证实林海与新升会的一切交易都是被动被迫的,甚至还对文化战略研究所隐瞒了相关的情报。

        当然,胡小梅这么做的主要目的是想要将林海散布情报的真实时间点打乱,她的说法能不能让所有人相信并不重要,只要让大家起疑心就行了,等到最后情报扩散之后,谁先得到谁后得到恐怕就是一笔烂账。

        而这些版本或许并不完全一样的情报到底是从何而来,源头是不是唯一就完全被遮掩了起来,除非有人能将所有涉及到情报扩散的人都一一找到,并且让他们说实话,才有可能将整件事的时间点正确的排列出来。

        事实上,这种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的。

        胡小梅这个计划既是在掩藏文化战略研究所在其中起到的关键作用,也是在帮助林海摘干净关系,万一这个情报最终给所有势力带来严重的损失,大家也没法将无处发泄的怒火倾泻到林海身上。

        至于身为官方代表,胡小梅毫无压力的当中撒谎什么的,对于胡小梅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对此她一点都不愧疚,因为她坚信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对民族对国家有利的。

        林海想了想,觉得自己跟新升会的交易内容未必能瞒得住胡小梅,毕竟文化战略研究所是新升会的老对头了,互相之间都十分的了解,甚至互有渗透也说不定,因此对胡小梅隐瞒交易内容也没什么意义,更重要的是,林海目前其实也不知道交易内容,这个想法只是跟黑猫稍微谈了一下,黑猫原则上是支持的,而具体的要求,黑猫还没有告诉林海。

        “好吧,胡所长的工作能力很强大,我就不予置评了。至于你刚才的问题,说实话,目前我还真的不知道,目前我只能猜测大概跟神明有关吧,等到有了具体的消息,我再向胡所长通报吧。”

        胡小梅真诚的一笑:

        “那太好了,另外,连江龙王庙那边的事情我们已经安排好,第一步计划应该已经开始执行了,初步见到效果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林海咧嘴一笑:

        “不急,慢慢做就好了,我想新升会看到你们这么积极的帮我,大概会有些焦虑吧。”

        胡小梅微微挑了挑眉梢,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意,这个一箭双雕的计划,当然也是胡小梅构思的,更重要的是,在帮助林海的过程中,文化战略研究所这边肯定也能得到一些情报,对于了解林海与连江龙王的互动过程一定很有帮助,所以应该是一箭三雕才对,这么厉害的计划,胡小梅心里难免有些得意。

        “行,我会让贺晗监督此事的。”

        “那就谢谢了,没别的事情我就先过去了。”

        “林海,今晚如果方便的话,还是过来一趟吧,我想尽快安排赵源礼跟城隍许正清接触,省得夜长梦多,一旦新升会那边有进展,我的主要精力可能会转向新升会。”

        林海想了想道:

        “不了,我还是不过来了,毕竟是你们内部的事情,如果有什么意外的话,你再联系我吧,我随时候命。”

        胡小梅略微失望的叹了口气:

        “那...也好,其他暂时没事了,我就不留你了。”

        林海笑笑起身潇洒的告辞而去,房间里只剩下胡小梅和贺晗,两人互相看了看,胡小梅开口道:

        “你是不是不明白为什么我想要拉上林海?”

        贺晗点了点头又轻轻摇头:

        “我不好奇,只是有些不解,胡所你是在试探他么?”

        胡小梅微微蹙眉:

        “我一直有些摸不准他的心思,你说这件事到底是谁推动的呢?”

        贺晗眼眸猛地一睁,惊讶的看向胡小梅道:

        “胡所,你不是怀疑这事是林海在背后推动吧?这,这不可能吧!他何德何能,能够让外星势力随着他的指挥棒转?不会,不会!”

        看着连连摇头的贺晗,胡小梅的眼神清亮而又玩味,顿了顿她才笑笑道:

        “只是有个莫名其妙的感觉,总觉得林海知道的可能比我们能想象的更多,我甚至怀疑他可能对所谓的风险也有所了解呢。”

        贺晗严肃的看着胡小梅道:

        “胡所,您这个猜测有些严重了,如果让别人知道了,或者让林海知道,都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胡小梅呵呵一笑,摆了摆手道:

        “我这不是跟你随便说说么,我当然不会认为林海是在有意坑我们,我相信他对我们是充满善意的,虽然有些忌惮我们,但是绝不会害我们这是可以肯定的。只是...”

        “因为他反对赵源礼执行这个任务?”

        胡小梅皱了皱眉:

        “他似乎对将会出现的危险十分肯定,所以,这也是他不愿意参与此事的一个重要原因,他不会眼看着赵源礼往火坑里跳。”

        贺晗也皱了皱眉,嘴角抽了一下没说话,胡小梅见状自嘲的一笑道:

        “我知道,我们这么做是挺招人恨的,不过我们是一个组织,有些事情是必须做的,哪怕是让他去送死这样的命令,也总得有人下,与其让别人来,还不如我亲自来下这个命令。”

        贺晗叹了口气:

        “我明白,您必须有担当,我的意思是,或许,有更稳妥的方法呢?”

        “如果有的话,林海刚才肯定会说。”

        贺晗心下暗叹,看来胡小梅对林海的看法已经很难改变了,她如此的看重林海,对于林海和叶雪心来说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似乎猜到了贺晗的想法,胡小梅略显严肃的继续道:

        “我认为林海与他上家的外星势力关系是十分紧密的,似乎并不是雇佣或者单纯的下属关系,只不过我没有任何证据,也没法说服其他人,但是贺晗,你如果相信我的话,尽力的跟林海打好关系,甚至你愿意的话,可以...跟他更亲密一些也不要紧。相信我,你得到的一定会值回票价的。”

        贺晗皱眉:

        “胡所,您说的更亲密是什么意思?”

        胡小梅抿嘴一笑:

        “如果我再小十岁的话,我自己来了,其实林海是个很出色的人,不是么?”

        贺晗冷冷的回道:

        “他是雪心的丈夫,如果您打算这样做的话,我会告诉雪心的。”

        胡小梅哈哈一笑:

        “随你,不过我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好了,打电话给赵源礼吧,还有,新升会那边可能很快会有动作,你让人盯紧了。”

        “明白。”

        ......

        林海之所以不愿意掺乎赵源礼跟城隍的事情,不仅仅是胡小梅所说的那个理由,更因为他觉得这事本身也很无趣,或者说,他对于文化战略研究所组织内部冷冰冰的行事规则感到厌恶,所以下意识的想要远离这些事情。

        只是,林海没想到赵源礼会主动找上门来。

        时间已经接近半夜十一点,林海和叶雪心刚刚送走了来商量新升会交易筹码的黑猫,赵源礼就敲响了林海的家门。

        林海打开门,脸上倒是已经没有了惊讶,实际上他听到敲门声时就知道门口站得是谁,或者说,当赵源礼来到林海家楼下的时候,刚好就被叶雪心发现了。

        “林先生,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你猜到我会来?”

        赵源礼笑得依然很阳光,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已经跳进大坑里面的倒霉蛋,或者他还没跳呢?

        “请进吧,不过,你这么晚登门拜访属于恶客啊!”

        “呵呵,实在是有些迫不及待,林先生见谅。”

        林海将赵源礼让进客厅,叶雪心跟赵源礼打了个招呼,又笑眯眯的给两人倒了杯茶之后就回房了,客厅里只留下林海和赵源礼。

        两人喝了口茶,林海将目光看向赵源礼,赵源礼会意的开口道出了来意:

        “林先生,我来是有件事想要请教一下的。”

        “关于什么?”

        “当然是关于风险问题。”

        林海笑了笑:

        “你觉得我应该能给你答案?是谁让你有这样的感觉?”

        赵源礼笑着耸了耸肩:

        “林先生,我对你还是挺了解的,包括刚才那只黑猫。”

        林海一怔:

        “你对我很了解啊?”

        赵源礼笑着点头,林海有些恍然道:

        “你是他们安排为我挡枪的人?”

        赵源礼继续点头,笑容依旧。

        林海说的挡枪的人并非意指,而是真的为林海挡枪的,也就是在必要时,赵源礼就是那个可以替林海去死的人。

        林海好奇的打量了赵源礼一番,然后点了点头道:

        “原来如此,你觉得甘心么?”

        赵源礼笑着摇头:

        “没有甘不甘心的问题,而是值不值得,我觉得对于这个民族乃至世界,你比我的价值要大得多,所以,我替你牺牲是值得的,只要我觉得值得,我就愿意去做,就像城隍这件事也是如此。”

        林海笑着摇了摇头,赵源礼继续道:

        “接替我的那个同事也是如此,林先生,你可别小看了自己。”

        林海摆手:

        “不说这个,所以,你自己认为我应该能给你有价值的建议?可是,按照你的说法,你已经开始了吧,再问风险岂不是已经晚了,你应该在下决定之前来问我的。”

        赵源礼笑了笑:

        “并不是的,既然是值得的,那么风险就不再是首要的考虑的,我之所以来向您请教,是想要知道最坏的和最好的后果是什么,我其实也有私心,得为我妹妹考虑一下。”

        林海有些哭笑不得,你都决定跳坑了,这时候才想到为妹妹考虑,早干什么去了?这个人果然只能远观不可靠近啊,靠近了容易被灼伤。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8/48133/223318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