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小武贼 > 第一百四十章 笑鬼阁

第一百四十章 笑鬼阁

        写在卷前:

        人无常,鬼无泪。

        人有悲欢离合,鬼有无奈不舍。

        人之事,或鸡毛蒜皮、或生死攸关;鬼之事,或绝望心酸、或缠绵缱绻。

        闻人之事,或唏嘘、或笑啼;闻鬼之事,或感慨、或怖骇。

        闻人事可一笑者,通达洒脱;然,闻鬼事可一笑者,自入大成之境也。

        自各种事件结束后已经过了两个多月,这两个多月中,凯尔、韦恩与奥斯空再也没有骚扰过步休的生活,于是步休便安逸地与欧阳晴度过了两个多月,并在同时像个爱玩的疯子一般与梦曼度过了两个多月、做贼一般与黄怜儿熬过了两个多月。

        黄怜儿再次拦住了踮着脚逃跑的步休问道:“步休,既然你们已经与利昂家族达成了协议,那么接下来的西大陆之行你有什么打算?”

        被发现的步休没有丝毫惭愧,而是面色高深地回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所以我打算在西大陆开个店小住一段时间。”

        “你开个店还怎么行万里路?”

        “谚语不能只看表面,行万里路的目的是增长见识,我只要开收集故事的店,同样可以可以达到行万里路的效果。”

        “你怎么收集故事?”

        “他们给我讲故事,作为回报,我也会讲给他们。”

        “会有人无聊到这种程度么?”

        “这种人当然很少,所以我还会给他们报酬。”

        “我明白了,你就是这群人中最闲的以及最有钱的那。”

        “谁说不是呢?”步休笑道:“你有没有兴趣加盟我的故事之店?”

        黄怜儿没有丝毫犹豫地答道:“有。”

        “那好,后天飞船便会抵达西大陆,我们的目的地是奥斯家族辖下的自由之都——比韦塔”

        比韦塔是名副其实的自由之都,在这里,只要你有实力,那么无论你做什么事,即使是屠城,也不会有人对你进行管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混乱而赤、裸,纯粹到接近野蛮。

        东大陆人民对这里的普遍认知便是:人间地狱。但事实恰好相反,比韦塔的‘生存规则’被维护的一丝不苟,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这‘生存规则’就如一只隐形的大手一般把控着整个比韦塔。一旦有人违反,那除了他的仇人之外,几乎整个比韦塔原著居民都会成为他的潜在敌人!

        这只大手自然有奥斯家族的影子。

        那么,生存规则具体包括什么呢?

        其实很简单,用一句话来说就是:不要结仇。

        他们的货,你可以不买,没人强迫你。但你要买,就要遵守卖家的规矩。

        你可以在大庭广众杀人,他们没人会搭理你。当然,你被杀的时候也没人会救你——除非旁边有正义感爆棚的笨蛋。为什么说是笨蛋?因为在比韦塔,帮助别人的同时,那个人或许会惹上一生也摆不脱的众多仇家。

        在比韦塔,最常见的不是混乱,而是秩序井然的“互不来往”。

        讽刺的是,能在这里做生意的,无一不是有质量有信誉,既不仗势欺人也不被人欺负的诚实人。

        所以比韦塔的居民除了略显彪悍的民风外,还拥有着不低的幸福度。

        总之,这里就是变、态却正常的怪异城市;号称自由,却被纯粹到残暴的“规则”约束着的扭曲城市;既不黑也不白,却既有着令人作呕的黑暗,也存在着令人感动的光明的灰色城市;既存在着愚昧,又存在着文明的矛盾城市;光怪陆离,任何事都可能发生的城市……,充满着故事的城市。

        当步休得知比韦塔存在的那一刻起,他便对这个世界产生了由衷的敬畏与钦佩。

        但他不想参与这个城市的任何一项生活外的活动。他的唯一想法,真的仅仅只是听听故事罢了。

        听故事为什么偏偏要来这个鬼地方?

        因为步休想听鬼故事。

        步休看着拦在身前的黄怜儿,想起之前自己承诺过的事,难以启齿地叹气道:“怜儿,虽然…我之前说想把你留在身边,但你不要怨我说的直接,我们之间是也没有可能的。”

        黄怜儿心中一痛,咬着下嘴唇说道:“我明白!我也不想和欧阳晴妹妹抢男人。”但黄怜儿依旧眼神灼灼地望着步休道:“我只求可以一直追随你,哪怕是当你的下属或者丫鬟也好。”

        步休看着她久久不语,而后洒脱笑道:“你能这么想最好,我现在的确很是缺人。”

        ……

        飞船终于无惊无险地抵达了西大陆。西大陆比起东大陆少了许多仙气,但却多了许多锐气!

        步休第一眼望见西大陆的感觉就是那自心底喷薄而出的自豪感!身为人类的自豪感!

        数不清的建筑个个直插云霄!漆黑色的尖刺型建筑透着一股极其霸气的锋锐感!似是在无声地吼啸着欲与天争的豪言!建筑四周彩色符文如星光般隐隐闪烁,显得神秘至极!至于步休所乘坐的巨型飞船,在这个城市里显得是那么的渺小——说是城市里的螺丝毫不过分!

        欧阳晴在一旁笑道:“很惊讶是吧?其实整个西大陆就属这里最气派了。他们整合了三个大国,历经数百年才在这个一望无垠的平原上创造了这个奇迹!”欧阳晴的话中也透着一股英气,尽管西大陆与东大陆许多年前有着不可解的仇恨,但身为人类,这种自豪感还是不可抑制地让人心潮澎湃!

        欧阳晴没等步休说话,就很自然地说道:“我们在比韦塔有几个分店,我可以送店给你玩玩。”

        步休感动道:“晴姐你对我太好了!”

        欧阳晴咯咯笑道:“你帮我们占了那么大的便宜,我总得给你点好处不是?”

        步休撇嘴道:“就这点好处?”

        欧阳晴调戏一般摸着步休的脸道:“姐姐都住在你那了,你还想要什么好处?哦~我知道了,要不,我去把黄怜儿也请过来?”

        步休的汗毛立刻便竖了起来,没被欧阳晴掐过,那就绝对不会明白她掐得有多疼!

        步休硬着头皮说道:“确实得,得请过来…”

        欧阳晴笑眯眯问道:“为什么?”

        步休看着远处的黄怜儿喃喃说道:“晴儿,我…是不是太无耻了?既想留下她,又告诉她我和她之间永远也没有可能……我感觉我就是那种既想当那啥又要立牌匾的人…”

        欧阳晴轻声问道:“你真的想收了她?”

        步休摇头道:“不是。在我心中,我和她之间没有爱。”

        欧阳晴安慰道:“这点我们看的都很清楚,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拒绝她,你没给她机会,也是为她好。”

        步休摇头道:“可是我之前给了她模棱两可的希望,如今却又如此决绝地拒绝了她…”

        “那你就是个真正的渣男。我还记得有个叫小果的姑娘也惦记着你呢。”

        “那不一样,小果属于暗恋,我也从没和她玩过暧昧。”

        “所以这次你装得太过分,结果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步休红着脸点了点头。

        欧阳晴也觉得步休太过分,嗔怒道:“那你当初为什么那么调戏怜儿?!”

        步休低声说道:“一方面我对她早就有歉意,总是下意识地想对她好点;另一方面我也是怕她恨我,所以一直努力地表现着自己…”

        欧阳晴哭笑不得:“你太自恋了你!”

        步休摊手道:“可是事实就是现在这样啊,当初我倒是不自恋,以为她对我有恨,我再怎么做她顶多也就是不恨我罢了,谁能想到最终是这种后果。”

        欧阳晴痛心疾首道:“红颜祸水啊!”

        步休有点心烦,但这种事还是得多商量商量,于是步休问道:“要不,我彻底和她断绝关系?”

        欧阳晴当即骂道:“你猪啊你!你这不更伤人家的心么!”

        “可是现在这样我们都很尴尬。虽然这话我自己说出来有些自恋,但是,放着自己喜欢,却明知永远无法在一起的人在眼前晃悠,我总感觉我不但于心不忍,而且有些变、态。说实话,我宁愿她现在恨我,起码她可以报复我,我也可以报复回去…”

        欧阳晴似笑非笑道:“现在倒好,您的下属全成了您的后宫了。”

        步休义正言辞道:“别乱说,那只是下属对上司的崇拜罢了。”

        欧阳晴不依不饶地笑道:“那他们就全是后宫预备役了?”

        “你这样是对她们的不尊重!”

        “我保证她们听了个个乐开花,我就奇怪了,我这个欧阳家族的大小姐…”

        “分支的”

        欧阳晴一顿,接着说道:“分支的大小姐,要相貌有相貌,要势力有势力,怎么追求者反而比你这个山野村夫还要少呢?”

        “胡说!你的追求者能从能填满国家!那只是我从来不吃醋罢了。”

        “你是说我吃醋了?!”

        步休支吾片刻,眼角一瞥欧阳晴背后的人,大惊指道:“秃驴?!”

        欧阳晴也是一惊,不知道步休说的是智能还是欧阳信,下意识转头看去,熟人都没看到。

        欧阳晴苦笑一声转回了头,步休果然已经已不见了。欧阳晴独自嗔道:“这么幼稚的伎俩你也用!”随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步休连路都不认识,肯定得跟着自己。但欧阳晴一路小心再小心,始终没发现步休的身影。欧阳晴身旁的黄怜儿也把他们之间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此时也只是有些伤心、有些心灰意冷地默然赶路。远方的步休则拿着定位器笑道:“小伎俩、高科技,有时候还是很有用的嘛。”

        两天后众人也已经抵达了店内,步休左右一打量,立刻指挥道:“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全搬走!”

        欧阳晴轻拍了一下步休背后失笑道:“乱七八糟?这里的东西随便拿出去都是小家族的镇族之宝!”

        “那关我什么事?”步休不屑道:“搬走搬走!全换成桌椅板凳、瓜子花生!还有,把牌匾也遮住!在外面搭个超大号电子屏,写上‘偷故事’!”

        黄怜儿在一旁问道:“偷故事?”

        步休随口答道:“我随意想的名字,有兴趣像你一样专门跑来问这名字是什么意思的人,不一定会留下来讲故事,但他一定会很闲!”

        说着步休立于原地思索片刻,再次说道:“别写偷故事了!换个名字,就写…笑鬼阁吧!”

        欧阳晴与黄怜儿同时大惊道:“笑鬼阁?!步休你又作死啊?!”

        步休纳闷道:“怎么了?挺好的名字啊!”

        “你不知道有超级势力的名字就叫鬼阁么?你还取名叫笑鬼阁,这不是明目张胆地宣战么?!鬼阁虽然实力在各大派中属于中等,但是他们很邪的!”

        步休眼神一亮说道:“你这么一说我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名字!”

        欧阳晴与黄怜儿面面相觑,鬼阁可是六大门派之一!六大派:夜宗、月宫、鬼阁、圣教、佛门以及灵兽谷,几乎所有人类都听过鬼阁的名字,步休他…总是在这种常识性的东西上什么也不懂…他究竟从哪里来的?

        欧阳晴还好些,她听过步休那玄幻一般的解释,但她到现在也有些不敢置信——她宁愿相信步休是某脾气古怪的超级强者在某人迹罕至的山区教出来的超级小白。

        鬼阁是人类大陆六大门派之一,如果人们对自由之都比韦塔的认识是人间地狱,那他们对鬼阁领域的认识绝对是纯正的地狱!

        毒、鬼、僵尸、蛊、尸体…

        阴森、恐怖、诡异、惊悚、反人类…

        据说闻人家族还悄悄与鬼阁合作,将傀儡与尸体结合,想创造出新的更高级的傀儡术…

        这就是鬼阁带给大家的普遍印象,比邪教还要邪教,听得步休直想立刻把分店开到鬼阁去。对他这样爱听鬼故事的人来说,鬼阁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天堂。

        对鬼阁有个初步的了解后,步休便沉吟道:“这是个好玩的地方,我可不想得罪他们,还是换个名字吧……人无常,鬼无泪,所以我看,还是叫‘笑鬼阁’吧。”

        “你…”欧阳晴无奈道:“真是太顽固了。鬼阁找上门来怎么办?”

        步休淡笑道:“想来想去,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这个名字都是最合适最有内涵的。相信我。”

        黄怜儿在一旁道:“我看他就是希望鬼阁找上门呢。”黄怜儿也想通了,自己的命运比较凄惨,但那也有自己先前没抓住幸福的原因。此刻她也放下了追求步休的心,那样只能徒增尴尬,还不如现在几个人能在一起说说笑笑呢。

        于是,在众人的说笑声中,崭新的闲人聚集地“笑鬼阁”就这么成立了。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8/48586/223318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