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美女老师 > 第六百零八章 不热?

第六百零八章 不热?


        第六百零八章不热?

        平安夜,在美国,是过年的前一天泡*书*(

        这和国内的除夕夜,一样的重要

        在这个欢庆的日子里,麻省理工的学生们,在学生会的组织下,又聚集在一起,在学校礼堂举办了这个party

        平时开会的大礼堂,这时候,摆满了一张张华丽的圆桌

        在这些圆桌中央,是一个精心布置的舞池里面有无数男男女女,在里面共舞秦朝甚至看到,一个姐妹自己拿了根钢管,安置在地上,然后大秀钢管舞

        怎么说呢……

        太棒了……

        咳咳,秦朝低下头来,摸了摸鼻子

        “亲爱的,在看什么呢?”

        苏姬就坐在一旁,似乎发现了秦朝的囧态,于是笑着问道

        今天的苏姬,打扮的也很简单

        她没有听从凯瑟琳的意见,换上黑色的晚礼服而是,穿着工整的白衬衫,下半身是牛仔长裤红色的头发,被她盘了个发髻,干净地扎在脑后而在鼻梁上,则是黑框的小眼镜

        她选择了这普通简单的装扮,就是为了不引起人的注意但即使如此,她那出众的美貌,还是遮掩不住的流淌出来,荡漾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嘿,那不是安娜么”

        “天啊,安娜竟然来了马克,你等等我,我要回去换身衣服”

        “得了,你换成啥,她也不会看上你的看到没有,她旁边那打扮的跟傻子一样的中国男人,是她的男朋友”

        “不是安娜喜欢这个口味的”

        秦朝假装听不到周围的议论,他喝了一口杯中的威士忌,说道,“没什么,就是感觉这里的气氛好古怪”

        “我也不太习惯”

        苏姬说着,眼睛往旁边瞅了瞅

        秦朝顺着她的目光,看到在角落里的一张桌子后面,一对情侣,正在激情的热吻那个金色头发的女孩,已经把手伸进男孩的裤裆里了

        “我靠,太大胆了”

        秦朝咋舌

        “这只是刚开始呢”

        苏姬虽然没参加过这种party,但多少也听很多人提起过正所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到了后来,几乎就成了**大会了当然,是自愿的不喜欢这些的人,中途就可以离开了”

        “他们对这一点倒是很看得开啊”秦朝摇摇头说道

        “总比国内那些,偷偷摸摸,却总把女孩子肚子搞大的男生好啊”苏姬白了秦朝一眼

        “喂喂,干嘛那么看我啊,我又没把女孩子的肚子搞大”

        秦朝说着话的时候,自己愣了一下

        貌似……他好像搞了一个是青冈惠子当时,这个丫头是这么告诉自己的,想给自己生个孩子……

        天啊,秦朝现在才有点害怕了

        自己可没做好当爹的准备啊

        “嘿,小子,你放心,那个女孩子怀不了的”

        就在这个时候,罗德的声音,在秦朝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秦朝吓了一跳,这老头,怎么神出鬼没的

        “老头,你跑出来作甚”

        “本座活了这么久,还没见过大洋马们的‘爬梯’是个啥样,出来瞅瞅”

        罗德弄得秦朝无语

        “对了,老头,你刚才说惠子怀不了孕,这是为啥?”

        “嘿,小子,说出来你别哭就行”罗德似乎有些幸灾乐祸

        “啥啊?不会是我不能生?”

        秦朝吃了一惊,他虽然现在不想当爹,但也不想绝了后啊如果他绝了后,他老爸老妈还不打死自己

        “因为你是天生魔体,拥有魔丹的人,只能和一种人有后代”罗德告诉秦朝,“那种人,就是绝阴的女子那种女子,需要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一亿里面也出不了一个,所以,你还是断了这个心思”

        “我靠,不是”秦朝死的心都有了

        “苏姬,你是啥时候生的?”

        “咋突然问我生日了呢”苏姬眨眨眼睛,说道,“是不是想送我生日礼物呀?”

        “嗯嗯,快告诉我”

        “我是87年出生的啊,阴历六月四号以后不准忘了哦,我要是没收到生日礼物,就要你好看”

        “完了……”

        秦朝心中一阵凄凉

        他只觉得,整个人生变得极其苍白

        阴年,阴月,阴日,阴时这前三个,苏姬就一个都没占上最后一个,也就不用问了

        老天,难道你让我秦朝绝后吗?

        “别这么悲观,反正世界上肯定有这样一个女孩的,你去找到一个就是了”

        “我草他大爷啊一亿里才出这么一个啊万一找到是个丑八怪怎么办老纸,我下不去手啊”

        “眼睛一闭,被一蒙,都一样”罗德桀桀坏笑,“为了给你们家传宗接代,你的牺牲一下才行啊”

        “秦朝,你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呢?”

        苏姬看到秦朝苍白的脸,有点奇怪,“莫非,你真的把谁肚子搞大了?”

        “我倒是想了……”秦朝惨兮兮地说道

        “你……说……什……么?”

        苏姬啪的一声,捏碎了手中的杯子

        幸好周围没人看到,否则肯定会有人惊呼安娜可是个温柔漂亮的美女啊,即使平时有点小脾气但空手就把杯子捏碎,这太可怕了

        这种可怕,也只有秦朝一个人才能享受到了

        “啊?我,我说你身上好香啊”

        秦朝说着,还往苏姬身上凑了凑,鼻子装模作样地嗅了两下,“苏姬,擦了什么高档香水么?”

        “去你的,我从来不擦香水再说,我身上哪里来的香味”

        苏姬成功被转移话题,白了秦朝一眼

        “当然有了”

        秦朝一脸信誓旦旦,“而且特别的香,让人忍不住想把你吃了”

        “去你的,净瞎说”

        “没有每个人都是闻不到自己的味道的,就像有些人脚臭,但他们却察觉不出来一样”

        “你拿我的体香和脚臭比?”

        苏姬额头上挑着青筋

        秦朝冷汗直流,“没,没,是我比喻不当,比喻不当”

        看着秦朝那忙着解释的模样,苏姬忍不住捂嘴一笑忽然,她眨了眨蓝色的眼睛,问了一句

        “秦朝,我的味道,和我姐姐身上的味道,谁的好闻一点?”

        “你的”秦朝想了一下,说道,“你姐姐身上的味道有点冷艳的意思,而且她平时也总穿着制服,把自己捂得太严实了”

        “哦呵呵……”苏姬笑了起来,又捏碎了一个杯子

        “啊这,这,你别误会啊”秦朝看到苏姬又来了怒火,连忙解释道,“有一次我九幽魔犬附体,闻到的绝对,绝对不是故意的”

        “秦朝……”苏姬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在秦朝耳边,吐气如兰,低声说道,“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解释吗……”

        说着,她一只手,放在了秦朝的腰间

        趁着秦朝金刚不坏之身被破,苏姬充分施展着自己的九阴白骨爪秦朝的腰上啊,很快就青一块紫一块的了

        他还得给人家陪着笑脸要是敢露出点痛苦表情,掐的狠

        “安娜,秦朝,原来你们在这啊”

        就在两个人在下面偷偷搞着小动作的时候,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凯瑟琳,端着两个酒杯走了过来

        她一屁股,坐在了秦朝和安娜的中间,把那两杯酒放在桌子上

        “哎呀,你有了男朋友,就不管我了我找你大半天了”

        凯瑟琳亲切地抓着苏姬的手,跟她抱怨着

        “嘻嘻,怎么能这么说呢”苏姬笑道,“我看你在舞池里,跟一个帅哥聊得也是热火朝天啊怎么,突然想起我了,跑回来找我了呢”

        “我可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找你男朋友的”

        凯瑟琳说着,转过头来,对秦朝说道

        “今天呢,是我不好为了想看看你对安娜是否衷心,用了这么差劲的方法来考验你,把安娜都给弄哭了所以呢,我特意来跟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

        她说着,举起了一杯酒,然后把另一杯轻轻推给了秦朝

        “凯瑟琳,别这么说”

        安娜在旁边轻轻挽住了凯瑟琳的胳膊,“咱们两个住在一个屋檐下,虽然不是来自一个国家,但就像是一对姐妹一样你做的这些事情,我能理解我还要谢谢你,这么关心我”

        苏姬的话,让凯瑟琳一颤抖

        她连忙拍了拍苏姬的手,说道

        “傻丫头,我不关心你,关心谁呀那个让我能关心的男人,现在还没出现呢”

        “这里这么多,你赶紧找一个”

        “那也得等你男朋友原谅我的,不然我心里难安”

        秦朝看着凯瑟琳,笑着举起了自己的酒杯,“凯瑟琳,安娜说的对刚才的话,太见外了今天的事,怎么说也是我占了便宜了所以,也谈不上谁对不起谁也请你放心,我和苏姬……哦,安娜,我们两个的感情是很坚固的就算我没钱,我也不会让安娜过上苦日子因为,我爱她”

        说着,秦朝喝了一口杯中的酒,然后把酒杯放在桌子上

        苏姬看着秦朝,眼眶有些湿润

        他们两个若是真的在了一起,肯定会有很大的苦难的

        法相和花娘,他们两个,一个是人,一个是妖

        而自己和秦朝呢

        一个是正道,一个是邪魔

        都是同样的,不被修真界所容纳

        无论如何,今天秦朝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苏姬感觉她知足了

        凯瑟琳也有些惭愧了

        但她看到秦朝放下酒杯,大半天依然是谈笑自如,毫无变化的时候,心里又开始突突起来

        怎么搞的,药力不是说五分钟就见效么?这怎么过去十多分钟了,人家P事都没有?

        难道说,凯尔那个大少爷,忘记在里面放药了?

        凯瑟琳想到这,忍不住问了秦朝一句

        “秦朝,你热不热?”

        “不热啊,大冬天的,我穿的又少,怎么可能热呢”秦朝对凯瑟琳笑了笑

        “不热?”

        凯瑟琳皱起了眉头,一杯酒被秦朝喝掉了半杯别说半杯了,就是一口,也该有效果了啊气死了,难道凯尔真的忘记下药了?

        凯瑟琳拿起秦朝的半杯酒,试着喝了一口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0/617/48331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