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无限修仙 > 一千八百三十九章黑暗献祭

一千八百三十九章黑暗献祭

        不少材料,都必须保存在空间储物装备中,

        甚至必须隔绝其他的元素。<

        这才能够在炼器或者炼丹中,发挥最大限度的作用。

        一只犤鹿,很快就处理完毕了。

        “桂老兄,听说你在这龙én客栈,待了一百多年?对于这龙én客栈所炼制的装备,应该心中有数了吧。”

        峦破随意地问道。

        他进了这戊号堡垒之后,可是一天也不得闲。

        龙én客栈的很多装备店,他都没有去过。

        “那是,一般的装备,我看一眼就心中有数。”

        桂芳毫不客气。

        峦破可以说是来的后辈了。

        “我这里有件装备,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可以,拿来吧。”

        在龙én客栈待了一百多年,却是什么装备都见过。

        粗略地看一看,还是可以。

        峦破拿出一件装备,正是在叹息海沟中,他分得的一件装备。

        可惜残损了,无法使用。

        “嗯-----”

        峦破拿过这件装备,

        “这好像是龙én客栈古时候炼制的装备,至少也是中古时候的装备了,以前我偶尔去过中贤区,在那里见过,可惜,这装备残损了。

        这件装备卖不卖?我出是十个极品仙石。“

        桂芳说道。

        一块极品仙石,大概相当于一百万中品仙石。

        十个极品仙石,就是相当于一千万中品仙石

        峦破也没有想到,赤大为,钱大委员,安麓村几人,在废墟海中,好的装备留给他们自己,随便塞几件破烂给他,

        桂芳竟然愿意出一千万中品仙石收购

        “三十个极品仙石---”

        峦破说道,

        到了这龙én客栈之后,他就猜测,这叹息海沟中获得的装备,恐怕和龙én客栈有关,

        这件残破的装备,峦破本人,是无法修复的。

        听说桂芳在龙én客栈待了一百多年,

        也就是拿出来试试。

        没想到,竟然值师个极品仙石,

        峦破自然是漫天要价了。

        钱大委员向着峦破传音:“峦破,我在万里居里面,认识几个中级炼器师,我帮你拿去看看,看能不能修复。”

        “这种残损的装备,你自己不是有么?”

        峦破问道。

        “我忙于练器,忘了-----”

        峦破脸sè一冷:“你自己的装备不拿去修复,拿我的装备做实验阿,就算是修复,我还是委托给桂芳好了。”

        哦----

        钱大委员尴尬不已,

        “这样吧,桂芳,这装备,你能不能找个中级炼器师,帮我修复一下。”

        峦破说道。

        “这个---最少要宗师级别的人物出手。

        宗师级别的人物,可不会随便出手。”

        桂芳一看,峦破改变要求,

        立刻就兴趣缺缺了。

        “我知道,这里还有不少材料,不是普通人能够找到的,你帮我看看。”

        峦破说着,伸手一拂,

        几人的空中,一堆材料浮现。

        这一堆材料浮现,

        几股纯净之极的气息,顿时弥漫在峦破的战位之上。

        峦破战位上的墙壁,

        仿佛如五颜六sè的水晶铺垫一般。

        瘦长脸,黄头发的阿那伏,钱大委员,桂芳都是瞪大眼睛。

        “溪寒铜晶,青黛金,----在龙én客栈,也是不常见,你这都有?”

        桂芳惊讶了。

        钱大委员也惊讶了,

        峦破拿出来的材料,一xiǎo半是钱大委员在神人dòng府中,

        才能得到的品种。

        比如溪寒铜晶,青黛晶,

        钱大委员在神人dòng府,得到了几个xiǎo块。

        但是,在自己的神府,这几种材料,都是不能生长的。

        因为这几种材料,原本的生长条件,太过于苛刻的缘故。

        太过于苛刻得生长条件,钱大委员这边的神府,也模拟不出来。

        “峦破,有你的----有这么多好东西,我都不知道阿----”

        钱大委员惊讶地朝着峦破说。

        峦破笑笑,朝着钱大委员传音:“得了,老钱,你炼器用的那些珍贵材料,难道是从天上变出来的?

        和水元珠相比,这些材料不算什么。

        你要什么,回到天蓬山以后,尽管拿。”

        尽管拿?

        这些材料你当做宝贝一样的藏着,

        这都是客气话,

        不过,回到天蓬山的时候,

        这些材料,峦破还能nòng到,这倒是真的。

        钱大委员笑笑:“那行。”

        “阿那伏,这件中古装备,溪寒铜晶,青黛晶,都不错啊,是你的?”

        一个如石头碰撞一般的声音,

        从通道中传来。

        黄头发的阿那伏,就是神sè一变,

        立刻朝着桂芳传音:“快让你的朋友把东西收起来。是净堡六虎他们。”

        桂芳也是脸sè一变,

        他在这里待了一百多年,自然知道净堡六虎是何许人。

        “快把这材料和装备都收起来。”

        桂芳说道。

        峦破就是看了一眼钱大委员,他又水元珠,水元珠砸出来,元婴期的老怪也打跑了。

        钱大委员也是满不在乎的样子。

        净堡六虎,一听,就知道是欺行霸市一类,

        这一类人,在哪都有。

        一股无形的压力,从空中一罩,

        就向着峦破拿出的中古装备和材料上面笼罩而去。

        峦破只是伸手一指,

        一个水罩浮现,水流缓慢,犹如一个水晶护罩,将这件中古装备和一堆材料罩住。

        那股压力一轰

        一排排làng花一涌,

        这水罩,分毫不动。

        几条身影,从通道中走了过来。

        “约合,乡巴佬,赶紧将护罩撤掉,这件中古装备和这溪寒铜晶,青黛晶,元素**铁,大爷我法罗斯买了,三十块极品仙石,够优惠了”

        先于几条人影,在通道中出现的,是氤氲的宝光,

        然后,才是几个一身闪闪盔甲的身影。

        当先一人,一身紫sè盔甲,上面却镶嵌了几十颗鸽子蛋大xiǎo的宝石,

        紫sè盔甲,原本造型不错,

        被这鸽子蛋大xiǎo的宝石一照,

        顿时显得有几分俗不可耐来。

        一张四方脸,却长着一对刀锋一样的红眉áo,

        一对鹰眼,发出灼灼jīng光,

        仿佛这件中古宝物,和这一堆材料,已经是他们的囊中物一般。

        果然,玩欺行霸市的,讲究的就是一个“炫”

        这几人一出场,身上的盔甲,不比峦破身上的沼泽黑水甲差。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

        这样的盔甲,至少可以抗住对方几次轰击,

        四钻花神的战斗中,几次强力法术的轰击,可以决定战斗的胜负了。

        阿那伏就是脸sè一变。

        一阵干笑:“法罗斯老大,好久不见,这几位是桂芳的朋友。”

        说完,朝着桂芳一点头:“哦---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说完,一溜烟地飚走了。

        桂芳朝着钱大委员眼睛一瞟,这意思很明白:“准备战斗,你行不行。”

        钱大委员笑笑:“白云刀就是白云刀阿,虽然变得世俗了一些,这刀锋,丝毫未改啊。”

        峦破一伸手,

        那件装备和材料,已经全部进了峦破的储物空间。

        这装备和材料可是自己的。

        先收起来再说。

        “约合—这不是那个来的,叫---叫峦破的?

        也是来自废墟海位面的,

        前些日子,我问你有没有中古装备,损坏的也行,你说没有。

        你收起来的是什么?”

        站在法罗斯一伙人最后一个,一身大绿长袍,头上长着三只短角,铜铃眼,没有眉áo,

        皮肤粗糙如岩石,四颗獠牙外露。

        一看就知是妖族或者魔族的修士站出来,

        朝着峦破,yīn测测地喝道。

        从长相到打扮,一副打手相。

        “我收起来的是什么?关你啥事?”

        峦破嘴巴一撇。

        这个绿袍修士,就是大怒,

        伸手一抓,

        一阵yīn风四起,

        峦破所处的站位,如同落在寒冷的冰窟一般。

        一方圆数丈的白骨爪,带着怪啸,向着峦破,当头抓下。

        九天元阳尺一转,白sè的光罩将峦破罩住,

        数点火星,已经激shè而出

        峦破没有全力催动水元珠,

        方才,在虚空兽的攻击下,他已经全力催动过一次水元珠,

        而且,先天元阳尺shè出的火星,正是这些白骨爪一类道法的克星。

        果然,数点火星,和这白骨爪一触,犹如雷霆一般轰响,

        赤火烈焰之中,

        这白骨爪,已经被炸得粉碎。

        这绿袍修士,已经是铜铃眼圆睁,

        他脖子上,挂着一串念珠,有一十六颗,

        每一个念珠,有jī蛋大xiǎo,

        全是各种各样的骷髅,

        各种骷髅的口中,不停地吞吐着灰白sè的云气。

        眼看峦破轻易地破了他的白骨抓,

        这绿袍修士,鬼脸上发出一声yīn森的吼声,

        又像是念动某种咒语,

        一颗骷髅头就是一震,背后一副白骨翅膀展开,

        在空中变为一只白骨爪,背生双翅,掌心中生有一对眼睛一张利齿森森的大口,

        一片,

        一股森森yīn气弥漫,一片萧杀,

        背后的白骨翅膀一扇,

        已经在空中无影无踪。

        “xiǎo心,这是空间玄奥。”

        钱大委员立刻出言说道。

        峦破忽然觉得,

        先天元阳尺放出的白光中,玄奥规则化为的重重山峦,发生了搅动。

        一股yīn森森的气体,正在急速穿越中

        对方的攻击,正在穿越规则。

        自从获得先天元阳尺以来,

        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遇到。

        “山龙现”

        峦破一声暴喝

        重重山峦,如同一条巨龙一般,翻滚起来,

        一座座山峰,犹如巨龙身上的龙鳞一般,有规则的游动,挤压。

        重重山峦,发出一股煞气冲霄

        防御规则立刻变化了。

        “轰---”

        一声如雷巨响。

        座座山峰炸为粉碎,

        白骨翅膀一扇,

        这只白骨巨爪,已经深深抓入水làng之中。

        “咔嚓---”

        环绕在峦破周围的水làng,已经被抓透

        在千分之一个刹那间,

        峦破呆了一呆。

        他和几只虚空**战过,

        先天元阳尺,水元珠放出的二重护罩,

        从来没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攻破过。

        看来这白骨念珠,还真是了不得的法宝。

        就这么千分之一个刹那间的时间,

        穿透水làng的五只白骨爪,已经shè出五道灰白sè煞气

        只是一冲,

        峦破一声大吼

        全身颤抖,如遭雷击

        身上五团血花爆开,

        鲜血,肌ròu,骨骼的碎片激shè

        白骨爪心的森森大口,一张,已经将这些鲜血,肌ròu,骨骼,尽数吞掉

        灰白sè的yīn气,就是一盛

        这灰白sè煞气所shè之处,

        峦破的骨骼,竟然爆炸而开

        “去死吧----“

        峦破一声大叫,全身的法力,再次全力催动。

        神府内的水元珠,只是一转,

        五股làng花冲起,变为五把水刃大刀,

        一把水刃大刀,向眼前的长者翅膀的白骨抓,

        四把水刃大刀,一旋,一个刀阵,放出无穷水sè寒光,向着这个鬼脸修士绞去

        在这一刹那间,

        大家觉得峦破的头顶上,一片海洋爆发了一般

        神念感应之处,自己已经处于滔滔大海之中。

        水刃大刀,斩在这长者翅膀的白骨爪上,

        白骨爪轰然爆炸,碎片四溅

        峦破一全力催动水元珠,

        这水元珠哪怕是本体不出,

        爆发出的威力,也不是这白骨念珠能够挡。

        四把水刃大刀绞下,

        无数的怪啸声反复回dàng。

        一时之间,无数的“轰,轰,轰“的声音中,

        所有盔甲的光华,宝物的光华,都比不上这无穷的水光

        这鬼脸修士大惊,

        身上还有十五颗骷髅珠,

        只是一转,全部化为各种各样的白骨抓,背生双翅,爪心生有一对眼珠,一张森森利齿的大口。

        白骨翅膀同时一扇,已经组合一个阵势,向着这四把水刃大刀一迎。

        凄厉的啸声,让人心胆俱裂

        没有任何花哨,

        完全就是强力的碰撞

        一连串的炸雷响起

        四把水刃大刀,剩余的骷髅珠,在猛烈的碰撞中,已经全部轰然爆炸

        水雾,白骨碎片,

        变为无坚不摧的波làng,向着四周飞速扩散

        在这急速扩张的爆炸余波之中,白骨碎片,迅速开始组合为原有的白骨珠

        这让钱大委员一惊,

        早就听说,死亡系的法宝,恢复能力特别强

        果然如此,

        就在钱大委员要出手,将这些白骨碎片,彻底化为灰灰的时候,

        就在这时,爆炸的中心,

        已经多了一个一丈高的白骨怪。

        浑身燃烧着灰白sè火焰,

        一身都是由各种各样的白骨组合而成,上面有着无数黑sè的,灰sè的花纹,又jīng美又狞狰

        长着六只犄角的骷髅头,嘎嘎一笑,

        朝着飞速扩散的水雾,白骨碎片发出一声长长的嚎叫

        “黑暗献祭“

        在这声长长的嚎叫中,

        又包含着数百音节,变为数百黑sè的花纹,灰sè的花纹。

        这个白骨怪,正是钱大委员几人,在和莽古泰,灰岩伯爵库塔,争夺龟妖的时候,就在他们附近的那个身高三十丈的白骨巨怪。

        不过,他此时的身高,显然缩xiǎo了。

        正在迅速恢复的白骨念珠,已经连同急速扩展的水雾,如同一道长虹一般,

        被吸入了这白骨怪的肚内

        这一切,都在几千分之一个刹那间发生。

        白骨怪转头就朝着峦破嘎嘎一笑:“这水味道不错,有意思”

        “我的法宝----”

        鬼头修士一声长长的嚎叫

        白骨怪就是哈哈一笑:“卑微的生物,上次你来这耀武扬威的时候,我就看上你的念珠了,

        放在你手里,实在是làng费阿----“

        这个白骨怪一出,

        那个带头的法罗斯,被白骨怪这一手所震惊

        这白骨念珠,就是他赐给这个鬼头的。

        对于这个白骨念珠的威力,他试过,鬼头的修为,是无法完全发挥这白骨念珠的威力。

        奈何,他本身的修为,不是修炼死亡玄奥一系的。

        这白骨念珠,在他手里,发挥不出威力,这才赐给鬼头。

        被这白骨怪,如此轻易夺走

        又加上,钱大委员身上升腾起一股杏黄sè光华,威势难测

        一时间,他不敢动手,

        双方就这么僵持起来。

        鬼头这脸,实在是挂不住了。

        这白骨念珠一得,凭借这念珠的威力,他在净堡六虎中,出手威力,仅此于法罗斯,

        虽然他本身的境界在净堡六虎中,是排在最后一位的,

        但是,净堡六虎,谁也不能否认这一点。

        他的嘴唇,急速念动起来,一连串晦涩玄奥的音节,从他嘴唇中窜出,

        白骨怪只是冷笑:“卑微的生物,你的招数尽管使用出来

        我要是后退一步,卑微的是我“

        足足过了半盏茶的时间,

        这鬼脸,才把咒语念完,

        就是一声大喝:“伟大的暗黑之神,请接受我的暗黑献祭”

        伸手一指,

        一股黑sè火焰,在白骨怪浑身的灰白sè火焰之中,腾腾燃烧

        “哈哈哈----这就是暗黑之神的本事?连我的本体都烧不到”

        白骨怪伸掌一推

        “献祭反噬”

        立刻,鬼脸身上,“蓬-----”

        冒出了黑sè的火焰,这黑sè的火焰,是直接从鬼脸的身上冒出,

        一身大绿的长袍,根本不起任何的作用

        “啊-----”

        鬼脸惨叫着,手中一个又一个法术,绿烟,黑雾,向着自己身上,雨点一般落下

        旁边的几个净堡六虎,也是各种冰系法术砸下。

        但是,没有用,

        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这鬼脸,就变为一堆焦炭

        “献祭反噬都不能烧毁的躯体,可是炼器的好材料阿。”

        白骨怪伸手一抓,这堆焦炭,向着钱大委员飞去。

        “我得了念珠,这炼器材料,就送给你了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0/801/79490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