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凡人真仙路 > 第五百五十八章 仇人

第五百五十八章 仇人


        杨凡只略微的往四下扫了一眼后,就将黑袍中年等人视为了空气一般,袖子一卷的将漆黑令牌一收而起。

        “你们是什么人?”黑袍中年一见此情形,当即一个激灵的站起身来,并心中大惊的低喝道。

        这三人身上的气息诡异之极,似乎如一座巨山般一压过来,让人窒息!又似乎几人根本不存在眼前,且感觉不到任何的修为。

        黑袍中年身为筑基后期的存在,自然清楚这是因为两者间的实力相差巨大之过。

        但他与那位任前辈在一处时也是从来未有过此种感觉的,难道眼前这三人是更高阶的存在。

        想到这里,黑袍中年的脸色一下变得铁青起来,而一众的黑袍男子却并未感到什么异常,一听黑袍中年此言,脸上拧色一现,纷纷的一晃手中法器就一拥而上的将杨凡三人围在了当中。

        “大胆!”还未等杨凡有个动作,向往就当即一声的大喝,同时一股灵压狂风蓦然一卷而出,并汹汹的往四周狂涌而去。

        一干黑袍男子顿时被此狂风一卷而飞,并全部猛撞在了洞穴四侧的山壁之上,脸色一红的喷吐出大口的鲜血来。

        黑袍中年见此,不禁被吓得魂飞天外,眼珠一转,体表遁光一闪,就要飞遁而走。

        “给我回来!”向阳冷冷的望了黑袍中年一眼,一声断喝,单手一拢成爪的隔空一抓下,一股庞然吸力凭空而生。黑袍被此吸力一卷,竟不由自主的倒飞而回。并“扑通”一声,异常狼狈的落在了杨凡身前。

        “前辈饶命……晚辈不知几位前辈身份,这才出言无礼的!”黑袍男子翻身而起后,连忙响头不断的跪地求饶起来。

        “你是何人?为何在此看守啊?”杨凡目光清冷的看了身下的黑袍中年一眼,口中淡淡的问道。

        “回前辈,晚辈是天魔门的弟子,在此地看守是奉了任师叔的命令!”黑袍中年一听杨凡所言,连忙一五一十的回道。

        “任师叔?”杨凡闻言。眉头紧皱了一下。

        “哼,你口中的任前辈可是一名独眼的老者?”杨凡心中一动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目中寒芒一闪的冷哼道。

        “是,任师叔的确是被门主打瞎了一只眼睛,不过此事已过去两百年了,晚辈也是从其他的同门口中得知的。而且据晚辈所知。此事似乎与望月宗的一名筑基期修士有关的!”黑袍中年见杨凡问询,立刻点头回道,而且似乎想要表现一下的又多加了一句。

        杨凡一听此话,脸色顿时变得阴寒起来,且不自觉的紧咬下牙关。

        黑袍中年见杨凡如此表情,心中一凛。只转念一想就猜到了那位任师叔,与眼前这位不知身份的可怕存在定是有着不少的怨仇,随即脑袋一低,也不再多言,忐忑不安的听候起落来。

        慕兰仙子自然知晓杨凡的经历。见他一直沉稳的心境居然为此而动容起来,想必那任姓修士就是曾追杀过他的结丹期修士了。

        而向阳也有些恍然的样子。并脸色一沉的盯着黑袍中年不动一下了。

        “不知你口中的那位任师叔如今身在何处?杨某与其倒是有些渊源,想见上一面!”片刻后,杨某忽然冷声的问道。

        “前,前辈!晚辈已派弟子前去通知任师叔了,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够到达此处的!”黑袍中年心中胆寒,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哦?这样啊!如此,杨某就在此处等上一二吧!对了,在此期间你就将如今天元大6上的局势说一下吧。若有一丝隐瞒……”杨凡闻言,目中亮光一闪,嘴角浮现出一丝的冷笑来。接着略微的沉吟了一下后,目光一眯的低语道。

        “不敢,晚辈定会如实相告的。不过,前辈让晚辈从何处说起呢?”还未等杨凡说完,黑袍中年就心中惶恐的保证道。

        “从当年云州各大正道门派撤离开始吧!”杨凡沉声道。

        “是,前辈!据晚辈所知,当年我魔道门派势大,各大正道门派大败而溃,纷纷的往岚州修仙界撤离。魔道势力自然不会让其安然离开,所以派出大量的门人前去拦截。但由于途中遇到了不少修士的阻拦,却是并未成功的。而没过多久,不知为何岚州修仙界的各大正道门派却突然派大军往云州风涌而来。我天魔门与其他的各大魔门大惊之下,全力的抵挡。但岚州修仙界的势力比之云州来说要强上不少,而且又是突袭,所以初始我魔门败退不敌。

        但随后我魔门的各大元婴期老祖纷纷的出面,这才挽回了败势。不过,我魔门在与云州各大正道门派交战下已损失了不少的人手,而岚州修仙界的势力也不想耗费太多的代价。所以,两方元婴期存在唇战不休下,最终将云州划分而开,两方各长管一部分。不过,这也是一时之计,各种大大小小的摩擦还是经常生的,全部是关于那些灵石矿脉和各种灵草灵药的分配问题……”黑袍中年连忙的应了一声后,就不敢怠慢的将自己所知修仙界的局势说了出来。

        杨凡静静地听着黑袍中年的叙述,不禁双眉紧皱起来。

        他原本以为,如今云州修仙界均已被魔道门派所占领,但没想到的是岚州修仙界竟在事后动了攻击。

        不过,在他看来,岚州的那些正道门派也均是道貌岸然之辈,当年正魔大战期间其一众不出兵助战,反而在两方都势力大减后,才现身捡得便宜。

        他虽然不知当年云州的各大门派有无向岚州势力求援,但以事后岚州修仙界的举动。十有**是得到消息了,不过是未经应允。隔岸观火罢了。

        但杨凡对当年望月宗将他当做弃子一样的抛弃后,心中仍存有芥蒂,早已对自己原先的宗门没有什么好感了。

        所以,他在听闻此讯后,倒是也并无露出多大的异色来。

        而就在黑袍中年刚刚将如今修仙界的大致情况诉说了一遍后,杨凡忽然神识一动,转冲洞口处一望而去。

        只片刻工夫,一名老者满含怒气的声音就蓦然的一传而来:“张莫。你这次若是再敢蒙骗老夫,到头来让老夫空跑一趟的话,你的小命也就别想留了!”。

        话音一落,一道黑色遁光从外面激射而至,并在光芒一敛后,现出了一名身着黑袍,胡须花白的独眼老者。

        “任师叔救我!”黑袍中年一见独眼老者。顿时脸色大喜,连忙的大喊道。

        “哼,到了此时还妄想逃脱!”一旁的向阳见此,鼻中一声的冷哼,单手一扬,只一根手指隔空一点下。一道黑光飞射而出,并一闪即逝,直奔黑袍中年激射了过去。

        “放肆!竟然敢在老夫面前杀害我天魔门的弟子!”独眼老者刚一现身而出,就见到了如此一幕,当即惊怒的低喝了一声。就要施以解救。

        “哼!”而就在这时,杨凡鼻中蓦然出了一声的冷哼。

        声音虽说不大。但一入独眼老者耳中就如同惊天炸雷一般的响彻不断。

        “啊!”独眼老者当即惨嚎了一声,两手抱头的痛苦低吼起来。

        而那道黑光也在一个闪动后,轻易的从黑袍中年头脑之处贯穿而过,其只闷哼了一声,就此的生息皆无了。

        一个翻卷,黑光就又重新的反射而回,并一个模糊的没入了向阳的手指之中。

        这时,独眼老者哀嚎的声音也一下的戛然而止了,但其脸色却为之变得异常苍白,这才满是惊惧的冲杨凡等人望去。

        “不可能!怎么会是你?你怎会到达了元婴期的!”待独眼老者的目光停留在杨凡脸上后,竟瞬间的惊呼起来,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此独眼老者正是当年追杀杨凡,从而迫使他不得不乘坐传送阵才逃得性命的那名结丹期修士。

        此时,独眼老者心中震惊无比,当年他见杨凡从自己手中逃脱后,可是令其大失了颜面,所以他心中极为的不甘,分派了门中弟子对此进行看守,并传令下去,无论是何人,只要是从法阵中出来的修士一律格杀勿论。

        事到如今,已过了两百年的时间,他仍旧派弟子严守此处,可见其对杨凡的恨意有多深了。

        不过,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今日再次相遇,昔日那名只筑基期的小修士竟一连跨过了数个境界,达到了连他都需要仰望的元婴期存在。

        独眼老者想到此后,不由被惊的倒退了数步,身躯也因为恐惧而变得颤抖不已。

        “嘿嘿……看来道友还是记得杨某了!当年杨某曾说过,有朝一日定会取了你的狗命!既然你今日送上门来,那杨某也就能够履行当初的诺言了!”杨凡一见到此老者,就一眼将其认出,仅有些不同的,也就是此老者的容貌显得苍老了不少,且修为涨至了结丹后期。

        所以他似笑非笑的盯着独眼老者看了两眼后,这才口中冷冷的说道。

        “前,前辈!老夫当年也只是一时糊涂,才不知深浅的得罪了前辈。而且,老夫苟延残喘了如此多年,如今已然寿元将近了,还请前辈能够不记前嫌的放过晚辈吧!”独眼老者闻言,心中巨震,连忙深施大礼,诚惶诚恐的求饶起来。

        (汗吶!今天在家,没法回公司,附近的网吧又关门,转了半天才到了叔叔家找到了网线,终于能上传了,呵呵。。。。。。

        未完待续。。。。。。如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月票、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3/13611/60352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