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极品相师 > 第378章 密道追逐

第378章 密道追逐


        佘跑的够快,可封之洞追的也很及时。

        后院有一条密道,这本是茅山之秘,但是在三十年前,佘就将这个秘密告诉了封之洞,是以现在这条密道别人一概不知,整个茅山上下也唯有佘一人知晓而已,可封之洞却是个大大的例外。

        这条密道,向来是茅山派的不宣之密,不过再如何秘密的东西,总也要有人知道才能称之为秘密,若是无人知晓,也就不成为秘密。

        三十年前,佘只是茅山派最不得志的一名普通弟子,但也正因如此,他的普通却被掌门看中,竟然命其帮着干了一次活儿。

        上任掌门要将一张床以及一些杂物搬入这条密道之中,他一个人总还是忙不过来的,佘当时在茅山完全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弟子,不起眼的同时还显得似乎有些愚笨,结果就被掌门看上,让他来帮着搬东西。

        佘估计,掌门也没安好心,当时怕是准备好了搬完东西就干掉他的。所以在搬东西的过程中,佘总是小心计较着,最后趁着掌门一不留神,沿着密道逃了出去。这才有了后边他遇到那个人以及封之洞的事情,也才有了他回到茅山脱颖而出成为掌门到如今这一切的事情。

        其实当时那个人让佘回茅山,他是很不情愿的,他可不相信那个掌门是个什么好东西。可是那个人一再保证,绝不会让他有任何安全威胁,他才终于答应回到茅山。

        让佘意外的是,掌门好像根本就不记得他了,也不知道那个人用了什么邪法儿,竟然可以让掌门忘记那天的事情。

        而当时为了向那个人表忠心,佘就把他知道的有可能作为秘密的东西都告诉了那个人,同时聆听的还有封之洞,而这条密道的事情就在这些事情当中。

        佘几乎都忘记了这件事,逃进了密道之中,他就觉得自己已经安全了。

        密道的另一头,是最少三重山峦之后了,直线距离都有两三公里,若是走山上走,总也有十几公里的路程,上下起伏,又都是原始的山体,无路可循,没有两个小时根本就走不出去。

        所以佘到了密道之中之后,就产生了懈怠的情绪。

        稍事平定了一下心绪,佘愤怒的一拳打在当初他帮着上一任掌门搬进来的床铺之上。这床上,也不知道留下了多少他和上任掌门的痕迹……

        这指的是上任掌门之所以要往密道里搬进床铺,完全是为了****后宫而设。他死后佘继位,知道这其中秘密的他,当然也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极佳的场所。倒不是说佘和上任掌门有大叔与娈童之情。

        这里除了佘还有两名女子,被关在旁边的一间小屋之中,都是佘命人掳上山来的。虽然被掳上山的姑娘都是些所谓外围或者嫩模之流,她们并不介意伺候男人,但是被掳至这种地方,天天用她们的娇躯享乐的又是一名道士,再如何天生****的女子,只怕也不可能有那么坚强的神经。

        所以这些被掳上山来的姑娘们,经常是玩上一段时间就神情枯槁,很快就病痛缠身,不就也就一命呜呼了。

        这倒是也给了佘方便,他既然掳了这些姑娘上山,就没打算让她们再活着回去,而且女人这东西,再漂亮的女人玩多了也会腻。她们自己病痛之后死去,这倒是合了佘的心意,反正他也已经打算换一批姑娘了。

        这些年来,死在这密道里的姑娘,至少也有数百之数。

        老旧的木床哪里还禁得起他这一拳的轰打?

        一拳之下,木床轰然倒塌,可怜佘自己还坐在床上,却结果自己一拳打垮了这张床,于是他和床板一起摔了下去。

        好在他一身功夫,屁股刚沾地面就已经重新站起,只是仍旧免不了被床木所击,多有狼狈。

        心中窝火的佘,自然就想到了那两名女子,他打开铁门想要在那两名女子身上泻泻火,可开门之后才发现那两名女子竟然早已没了气息。

        这段时间因为事务繁多,佘颇有些时间没来密道之中****了,甚至连送饭送水这些事情都已经忘了,可怜这两名女子又没有辟谷之能,熬了两天就已经被饿死。

        看着两具尸体,佘犹豫半晌,还是上前摸了摸女子的身体。

        看起来饿死还不久,顶多一日半日,尸体虽然已经冰冷,可却并未完全僵硬,肌体之上,还有少许女子特有的绵软和弹性。

        一把拉起这两名赤身裸体的女子中的一人,佘也真是邪火攻心,甚至顾不得对方早已是一具尸体,解开道袍,露出胯间那丑陋长物,便朝着女子双腿之间插将进去……

        ……

        密道之中,不忍目睹,此刻若是被佘****供奉的三清看到,非要降下天罚将其轰至灰飞烟灭不可,他竟然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恶心之举。

        胡乱搓揉着女子胸前已经没有往日光泽的隆起,佘也觉得颇有些兴味索然,没有丝毫润滑的抽插,让他也没有往日销魂的感受。

        可是此刻他邪火难去,也只能忍着不满继续行那龌龊之事,只能等到先将心头邪火泻去,下山之后,再寻那销魂女子共度良宵。

        时间稍长,佘倒是也有了些感觉,这两名女子并非病死,而是饿亡,悚然已是尸体,却依旧保持了艳丽本色,还是能够让佘逐渐生出快感的。

        几分钟之后,佘一泄如注,喘着粗气的他,收回那丑陋之物,提起裤子,刚打算毁了这两具艳尸,却听到外头传来有人闯入的声音。

        佘大惊,这里除了他之外,就连那些受他钳制之人也绝不知晓,虽然给这些女子送水送饭颇有些繁琐,可佘素来都是亲力亲为,防的就是有朝一日这条密道被人知道。

        可现在却在密道里听到了不寻常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

        急忙扣好道袍的扣子,佘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长剑早已掣在手中,他谨小慎微的观察着声音传出的方向。

        密道上方,一个佘熟悉的声音传来,那人说:“真人,你我二人本是三十余年的旧相识,此刻彻底没了他人,不妨好好谈谈吧。”

        佘一惊,他当然识得声音的主人就是封之洞,脑筋急转,他陡然想起三十年前他曾将密道之事告诉过那个人,而当时封之洞就在一旁。如今三十余年过去了,佘倒是把这件事给忘了。

        心中暗自恼悔,早知道他就不在这里停留,直接逃出去,想来此刻已经天高任鸟飞了。

        可他偏偏在此停留,也给了封之洞寻找到这里的机会。

        封之洞的话,佘是全然不信的,若说从前二人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信任度,随着刚才严大掌柜发难,而封之洞毫不顾念两人实为一丘之貉的事实,就下令让昆仑和僵尸道合力攻打茅山派,佘就对封之洞此人再无半点信任的可能了。

        佘此刻只是在犹豫,是先开口稳住封之洞呢?还是干脆置之不理,先行逃出密道再说。

        正在他犹豫之际,却听到有什么东西落在地上的声音,随即便是衣袂划破空气的声响。

        佘心中一惊,他知道这是封之洞从上边跳了下来,他心中再无计较,毫不犹豫,掉头就跑。两人此刻已经是在一条密道之中,别无岔路,佘就算想要吓唬封之洞也再无可能。

        封之洞明显也听出了佘的行动,他当即也毫不犹豫的向前飞奔起来。

        两人一前一后,直朝着密道的另一头奔去,速度快到足以让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短跑运动员感觉到汗然。

        两三公里长的密道,对于普通人来说,至少也是十分钟的路程,可对于佘和封之洞两人,不过是五分钟不到的飞奔而已。

        封之洞甚至不等到自己的双眼完全适应黑暗,就已经看到了来自前方的光亮。那是佘在打开密道另一头的大门,试图逃离。

        封之洞岂能让其逃脱,趁着佘开门之际,竭尽全力的飞掠过去,飞快的拉近着两人之间的距离。

        转眼两人之间也只剩下了不足三五十米的距离,这点儿距离,对于二人来说,都不过是几秒钟的事情,可佘却就在此刻身子一滑,便溜出了密道,并且立刻开始拉动大门,试图将封之洞关在密道之中。

        封之洞如何可能让佘把门关上,这条密道他虽然知道,可开门关门这些机关他一无所知,他哪里会知道这门关上之后,是不是可以从外边彻底将门关死?就算是退后,进来的那扇门是在他跳下之后就自动关闭的,他也不知道能否找到开门的机关。真要是让佘把门关上了,他岂不是有可能会被困死在这密道之中?

        手中长剑乃是昆仑掌门的佩剑鸿钧剑,可封之洞毫不犹豫就朝着佘扔了过去,这时候不是顾念掌门信物的时候了,保命才是第一位的。

        鸿钧剑带着龙吟,在空中闪过一道惊鸿,发出轻微的嗡鸣之声,直刺佘。

        佘识得厉害,也是不敢托大,即便对方兵器离手,他也不敢轻易去接这锋利无匹的鸿钧剑。

        一个闪身,躲开了鸿钧剑,可也就是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封之洞早已掠过了二十多米的距离,眼看着距离石门也只是一步之遥,佘知道自己已经来不及关上石门,心下当下不再计较,脚尖点地,飞掠着倒退了出去。

        途中,他不忘一把抓住被封之洞飞掷出来当成暗器的鸿钧剑,然后飞快的向前逃窜。

        而身后,石门已经关闭一半,但是佘依旧从门缝中挤了出来,急急忙忙朝着佘的背影追去。

        突然间,一道灰影挡在了佘的身前:“两位道友这是急着要去哪里?”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3/13690/105060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