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 第三十七章 这是哪里

第三十七章 这是哪里

        ps:ps;感谢“雨下,晴”的两张粉红票票!

        “我们族里那位和你见过的族人去哪里了?”站在莫沉镇的传送阵上,白之雾族领头的男人盯着魇箔流离,看着他问道:“我们现在要从这里往哪里走?”

        魇箔流离看了看他,然后就把目光投向了素不相识。他们现在可不是想着要真心和这些npc们走的啊!他们想知道的是纪言姑娘的行踪

        “各位大哥们”素不相识想了想,开口很直接地问道:“在我们离开这里之前,我们想问问你们一件事情。当初那个去西山山顶上的女冒险者,你们应该都还有印象吧我们听你们都是知道她的消息的”

        “你想知道什么”白之雾族的男人皱眉看向素不相识,直接打断他的话,对着他道:“有什么就直接。我们白之雾族的人可没有你们这些外来者心眼儿多,没事藏着掖着地夹着话问事。而且,我们现在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和你们这些外来者浪费,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可以回答的,我们自然就会告诉你们,不能回答的哼!”

        素不相识闻言,顿时点头,直接开口道:“当初西山结界开启的时候,那个女冒险者,清城的城主纪言就在西山的山顶上。可是我们来的时候,你们却山顶上已经没任何人了,我们就想知道,她到哪里去了?你们有谁知道?”

        “你们是在主神的禁令解除之后,她去哪里了?”白之雾族领头的男人皱着眉头。盯着素不相识问道。见他和魇箔流离两人都默契地点头,然后目光热切地盯着他之后,这个白之雾族领头的男人这才斜了他们一眼,然后道:“那是不是,然后我们不告诉你们她去哪里了,你们就不准备告诉我们族里那位族人去哪里了?”

        素不相识一听这话,顿时把目光移向了魇箔流离。白之雾族这男人的npc族人的消息。他可是不是知道的。消息都在魇箔流离那里!具体要怎么,还是魇箔流离来决定的

        魇箔流离面色有些为难地看了素不相识一眼,想了想这才咬牙道:“我们自然不会这样的。当初在山上就好了的。你们带我们离开这里,我就把你们族人的消息告诉你们所以,不论你们是不是愿意告诉我们纪言城主的消息,我都会把你们族人的行踪告诉你们的。只是。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告诉我们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来到莫沉镇。就是为了找她的,也希望你们能理解”

        魇箔流离一脸期待地看向白之雾族的那个男人。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么!这只是一个游戏,起来,这里面的npc们都是由主脑控制的。一切的行为甚至是言语都是由主脑编程然后成型的,数据总归是数据,和真人的情感还是有区别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魇箔流离在看过了莫沉镇那些村民们的市侩嘴脸之后,突然就觉得这些npc似乎在更新之后。更人性化了

        白之雾族领头那个深深地看了魇箔流离两眼,突然笑了笑,然后点头道:“那你就告诉我们,我们的那位族人去哪里了?”

        “当初我们离开的时候,他向我们要了一份去清城的路线图。”魇箔流离很老实地直接道,“所以,我想他应该是去清城了”完以后,魇箔流离就死死地盯着白之雾族的这个男人,等着他也告诉自己纪言的消息。

        可惜,白之雾族领头的这个男人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开口对着他道:“这么来,七儿是真的去清城找那个纪言了?”完,见到旁边其他白之雾族的族人都点头叹气之后,这个男人这才道:“那我们就直接去那个清城找找他好了只是,外来者,不好意思了。我很感谢你的坦白,但是我同样也坦白地告诉你们,你们要找的那个人,我们并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当初主神大人要求我们所有人都自己待在家里,后来禁令解除之后,距离你们这些外来者的出现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他们极有可能是在禁令一解除之后,就直接从山顶下来离开了”

        顿了两秒,白之雾族领头这个男人这才又继续道:“就我们去山神大人那里上供时见到的情况,山顶上什么人都没有。他们早就离开了所以,他们到底去哪里了,也许谁都不知道!”

        魇箔流离明显有些失望,脸上浮现出一种神色莫名的神情。

        倒是素不相识叹了一口气,开口道:“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就直接去清城看看好了。言怎么都是清城的城主大人,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先离开了西山,那么也会回去清城的。反正他们也要去清城找人不是?我们送人送到底送佛送到西直接带他们去清城好了”

        魇箔流离无奈地点了点头,这才了一句:“好!”然后看向那个白之雾族的男人道:“那各位,我们就一起去清城好了!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准备直接就过去?”

        “那是自然的。”白之雾族领头的男人很肯定地点头之后,这才看向黑之雾族那个精瘦的男人问道:“只是,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打算的?我们族里的七儿在主神的禁令出来之前就已经下山出来历练了,我们族长大人让我们先去找到他你们是要和我们一起去找人呢,还是准备自己走?”

        开玩笑,他们既然知道七儿要去哪里了,自然是直接先去哪里找找再啊!历练历练。可不是就让他们当初奔波的吗?可是,这下山的事情他们是知道了,下山之后要去哪里,他们一点目标和方向都不知道啊!他们一直在西山上生活,对于外界的情况什么都不知道,这猛地一下让他们出来历练,他们除了知道自己山下有一个莫沉镇以外。其余的外面世界有什么。甚至连族里的长老们都不清楚

        真要他们要去找七儿是为了想知道他现在的安危,还不如是他们就想用七儿作为目标,给自己定一个出去历练的线索和目标路线

        黑之雾族的精瘦男人一听白之雾族这男人的这话。毫不犹豫地就直接道:“我们自然是要跟着你们一起走的。我们可不会忘记,我们两族可是有约定的。既然都是好了,下山之后就是一个集体,我们自然是不能搞分裂的你们有打算了。我们就跟着就好了!总归,不能让你们自己行动。回头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可没有办法向祖宗们交代呢”

        他们黑之雾族基本上也和白之雾族的这些家伙们一眼,下山以前,心里幻想着下山之后要去哪里去哪里。可是这真下山了。却发现,自己的脑子根本就是一片空白。除了莫沉镇,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人家白之雾族有目标路线。他们跟着走不是更好吗?正好自己祖宗们定下的约定可以当理由,何乐而不为呢?

        想到这里。黑之雾族的人们忍不住在心里默默给自己祖宗们点了一千个赞!太英明了

        白之雾族领头的男人一听黑之雾族精瘦男人的这话,顿时就朝着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嘀咕般地道:“的好像你们黑之雾族的人很厉害一样”

        精瘦男人的耳朵动了动,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

        这些事,他们大度,不计较!!

        白之雾族领头的男人暗暗地又翻了一个白眼,然后直接对着莫沉镇的传送npc道:“行了,我们已经决定了,去清城!”

        传送npc点头,嘴里念叨了几句之后,传送阵就白光一闪,所有黑之雾族和白之雾族的npc,再加上素不相识和魇箔流离就直接消失了

        只是,睁开眼之后,本以为直接就能传送到清城城里,准备跨出传送阵的魇箔流离和素不相识却发现,他们差点就直接落到水里去了

        “这是哪里?”素不相识反应很快,脚才刚刚抬起就发现周围的环境不一样,于是立刻就把抬起的脚给收了回来,随便的还拉了一下准备跨出去的魇箔流离,然后道:“这里是哪里?为什么周围都是水?”

        魇箔流离也很诧异。本来他还想着他们这一行有不少人,这一到了清城就赶紧跨出传送阵,然后把位置腾出来,空间大些,结果谁知道,这脚都抬出去了,被素不相识一拉,这才发现,他们现在站在的这个传送阵正建在一片水域上。水域的范围很大,远远地倒是能看到周围有不少的房屋建筑,堤岸植物。他们此刻站着的地方,就只是一块陆地,陆地上是差不多大的传送阵,正前方有一条只供一个人通过的木质的桥,蜿蜒地一直延伸出去,通向远方一片陆地

        周围的环境很美,但是,这里绝对不是他们印象之中的清城

        “这里是哪里?”魇箔流离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开口问道。可是,没人回答。

        “是不是刚刚莫沉镇那个传送人把地方给我们弄错了?”素不相识紧锁着眉头,一脸的郁闷,想了半响之后,这才对着魇箔流离道。

        “不会吧?不是都好了,是清城的吗?”魇箔流离也皱着眉头。

        “怎么?这里不是你们的清城?”白之雾族领头的男人听到素不相识和魇箔流离的话,顿时开口问道:“那么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们也不知道!”素不相识摇头,然后道:“我们印象中的清城,并不是这个样子的。正常的情况来,我们是能直接传送到清城里面的,绝对不会出现在这么一个地方而且,清城是没有这么大的水域的,清城是建在一片平原上的如果不是我们记错了,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刚刚莫沉镇那个传送人,故意给我们传送错了地方!”

        “你的意思是,他们莫沉镇的人收了我们的东西,还整我们?”黑之雾族的精瘦男人眯着眼,一脸的不爽。

        魇箔流离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也只能点头,然后道:“然后这里不是清城,那么就只有这么一个可能了。”

        “是不是清城,直接问问不就知道了?”白之雾族领头的男人冷哼了一声,极为不爽地了一句,然后就跨出传送阵,走上了木桥,直接奔着陆地走了过去,“走,我们走过去问问”

        “这里怎么没有传送人?”黑之雾族的精瘦男人往周围看了看,皱着眉头抱怨般地了一句,直接就招呼自己的族人,跟着白之雾族的人就跨上了木桥,也朝着那一片路上走了过去。

        素不相识和魇箔流离对视了一眼,最终也只能跟上。

        “你,我们这是到了什么地方?”魇箔流离皱眉朝着身后的素不相识问了一句。

        “不知道!”素不相识走在队伍的最后,慢慢地打量着周围,然后对着魇箔流离道:“这样的地方,我以前就只见过一个地方。瑞弗水城的格局就是这样的,传送阵就建在城外的一片陆地上,连接的地方也是这么一条木桥但是,瑞弗水城并不是这样的!可能,那个莫沉镇的传送npc直接就把我们传送到了一个和瑞弗水城差不多的水城吧”

        “可能吧!”魇箔流离皱了皱眉,沉思了几秒之后,这才停下步子,转身看向素不相识问道:“话,我记得当初你和落叶纷飞好像有过,言当初去莫沉镇西山的时候,是和瑞弗水城的城主一起的?我没有记错吧?”

        素不相识楞了楞,往周围又看了一遍,这才看向魇箔流离,脸色有些难看地道:“你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魇箔流离摇头,然后道:“我只是听到你瑞弗水城,突然就想到这一点了而且,素食,你有没有发现,我们现在完全没有系统信息了。以前如果我们到了一个地方,都会有系统提示我们到了哪里。如果是没有开启的城市,也都会有一条模糊的系统提示的可是,现在,我们什么消息都没有”未完待续

        ...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6/16925/101913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