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最强武神 > 1293.信仰之战

1293.信仰之战

        双方的攻势不断的碰撞,大道的气息在此刻的蔓延而出,令得天地都是轰鸣不止,如同有道在鸣唱一般。

        在这一刻,这两尊雄主境界的妖孽,他们所催动的攻势都暗合天地的至理,蕴含大道的轨迹。以他们的境界而言,可以借助大道的气息,可以让自己的攻势蕴含大道的味道,甚至能够催动专属于自己的道。因为他们都是已经斩道的皇者了。

        但是最终,叶重却变了,他开始破道,开始逆斩大道。这才是他最本源的道,他领悟的道,他一个人的道盖压三千大道、诸天道之上。

        在这一刻,叶重的气息变得无比的凌厉,他整个人似乎能够横扫九天十地一般,只不过一道眸光而已∞↖∞↖∞↖,■.+.●,就是无比的慑人,令人神魂皆碎。

        有法、无法、合道、破道,叶重的所有念头在一瞬间通达。

        “轰”

        此刻,他将漫天的道痕都直接撕裂了,双手强势挥洒而出,虽然依旧是普通的攻势而已。但是每一击都能够破灭一切,所向披靡,没有什么能够挡得住。

        六耳妖皇神色一变,他在战场之中,最能够清晰的感应到叶重的变化,就算是他掌握了一代妖帝的帝术,一切合道。但是,他却没办法和叶重一般,做到破道。

        因为,叶重的破道,就是他自己所走的路,专属于他的道。

        刹那间,叶重连续出手,双手不断的和六耳妖皇的攻势对碰。他一脚踏碎了天地的法则,令得四周的天地规则不断的粉碎又新生。

        一道道普通的攻势落下,似乎不沾丝毫的烟火气息,没有一点杀机一般。但是每一次对碰,却都发出了锵锵作响之声,任何一击都动人心魄。

        很快,上千回合过去了,叶重双手时而化掌,时而化拳,连续轰击在了六耳妖皇的青铜长棍之上,打出了专属于自己的恐怖攻势,蕴含有无敌的意志。

        六耳妖皇终于开始支撑不住了,虽然此刻的他返璞归真,催动了一代妖帝的帝术融入道中,但是在这一刻,他还是遭受了重创,开始支撑不住了。

        要知道,叶重难以想象的攻势循着青铜铁棍透入了他的体内,恐怖无边,就算是他促动帝术也没办法尽数挡下来。

        “噗”

        又是一击,六耳妖皇大口吐血,浑身遍布裂痕,他整个人横飞而出,直接撞在了一座山峰之上,直接令得那山峰瞬间破碎。

        整个妖山在此刻摇曳了起来,古老的殿宇之中,似乎发出了上古圣贤的哀叹之声,整个大阵开始颤抖,似乎有所感应一般。

        片刻之后,六耳妖皇才艰难的从地面之上爬了起来,此刻他浑身上下都是裂痕,一滴滴的鲜血不断的涌出。他凝视着前方之处,似乎想要出手,但是终究“锵”的一声将手中的青铜铁棍插在了地面之上,随后摇头叹息,道:“你不愧少年至尊之称,这一战是我败了!”

        话音落下,六耳妖皇已经缓缓的盘坐在了地面之上,在他身上,一缕缕的死气缓缓的蔓延而出。显然,刚才的大战之中,叶重已经彻底的毁去了他的根基,最后一击更是令得他重伤,此刻就算是叶重不继续出手,他的生命都终究会走向终点。

        这一幕,没有人能够想到,六耳妖皇在催动帝术的情况下,居然还败了。

        “败了!我们的最强妖皇居然败给了区区人族!”

        “怎么可能!他走的可是妖帝少年时期的路,怎么可能今天会这样败了?”

        “帝术不是同阶无敌的么?怎么会这样?”

        众多妖族的强者此刻都是面如死灰,叶重击败了最强妖皇,相当于击溃了他们的意志,瓦解了他们的精神,将他们所有人踩在了脚底。

        妖山的妖皇、妖族的天骄,还有所有的巨头,每个人的身躯都在微微的颤抖,脸上写满了惊容,复杂无比,难以接受这个事情。

        反而是其他围观的强者能够接受这一切。

        叶重淡淡的看了六耳妖皇一眼,他没有继续出招,而后负着手,视线落到了妖山最深处的大岳之上,在那里,西荒妖主的神色无比的难看。但是他却没有认输的意思,显然,他还是要出手的。

        “你是准备自己下来,还是要我上去?”叶重微笑,他注视着上方之处,虽然是在仰望,但是姿态却无比嚣张霸道,如同在俯视凡尘的霸主一般。

        “年轻人,你真的以为自己杀到了我妖山,击败一个六耳妖皇,就能够主宰一切了么?”西荒妖主沉默片刻之后,才缓缓开口,而后就见到他双手轻轻的一挥。

        随着他的动作,就见到四面八方的山岳之上,开始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妖族强者,这些妖族强者有的十分的苍老和强大,有的则十分弱小,如同刚刚学步的孩童一般。

        此刻随着他们的出手,这些妖族之人每一个都手捧一尊古老的雕像,开始颂唱一种十分古老的经文。

        这种经文似乎是从太古时代传下来的,每一个符文都和当代不同,就算是神念都不能理解。若是没有细听的话,就像是一种杂音一般。

        但是,此刻这些妖族的强者却是这样虔诚的念着,很快,包括那些妖皇都是开始念着这种古老的经文。

        一丝丝淡淡的奇特气息从妖族之人的眉心之处蔓延而出,很快,这种气息铺天盖地,浩瀚如玉的在半空之中汇聚在了一起,令得过得整个天穹都是瞬间发生了变化。

        这个景象无比的浩瀚,神圣无比,似乎天地在此刻将要颠覆一般。

        同时,妖山新选出的圣女一步迈出,她身段修长,身着轻纱,肌肤如同凝脂美玉一般,绝美的脸上充满了神圣的气息。她缓缓的向着天幕之处叩首,如同在献祭自己的生命一般。

        “信仰之力!?”

        骤然间,叶重神色凝重,猛的反应过来了。这一幕和当日在三千神界,少昊帝的信仰化身出现类似,众人的念力,在很多时候能够改变一切。此刻,妖山是准备以众多妖族之人的念力,来将叶重炼化。

        四周在围观的诸多强者都是变色,想不到妖山为了对抗一个叶重,居然连这样的手段都祭出了。以妖山所有妖族之人的念力为引,要将一个人炼化,这样的手段可以说是耸人听闻。自古以来,这样的手段只有在一个族群即将被族灭的时候才会有人催动。而每一次催动,对于族群而言,都将付出难以想象的巨大代价。

        天穹在此刻似乎都被压塌了一般,一片银色的念力海洋在半空之中沉浮,圣洁如月光,神秘如同夜色。

        “轰”

        妖山圣女纤纤玉手在此刻一挥,天幕之上瞬间就降下丈雷霆,这是以终生的念力引动天劫,要借此劈死叶重。

        毫无疑问,这样的手段是一种大恐怖,对于任何一个人而言,相当于在面对真正的天罚。

        这样的手段,有点类似俗世中的传说,若是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某人已经被杀了千次。此刻。这样的攻势就是以妖山妖族众生的信仰之力汇聚而成的杀招。

        这样的杀招,对于叶重而言,是无比的恐怖的。因为,这样的攻势不是说想要抗衡就能够抗衡了。念力太过神秘,就算是古来的天帝也没有几个能够说清楚其神秘之处,更何况的叶重而已,如何对抗?

        铺天盖地的雷劫在此刻洒落,将叶重整个人包围在了其中之处,此刻的叶重虽然不是身入天劫,但是却也差不了多少了。

        无边的念力形成天劫的汪洋,将叶重整个人包裹在了其中,要彻底的炼化。

        “无上的妖帝,赐予我族无敌的信念,所有我族的对抗者,都终将被灭!”西荒妖主缓缓的站了起来,他如同山岳一般的迫人,眼眸深处都是成片的星海,而后他缓缓的开口,声传四野。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那些妖族之人的神色变得愈发的安详了,不少人甚至直接跪在在了地面之中,对着手里的雕像念着古老而神秘的经文。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因为这是一种绝杀,以念力磨灭一尊少年至尊,这样的事情古来没有。

        叶重此刻如同置身在天劫之中一般,浩瀚的威压蔓延而出,要将他的血和骨尽数磨灭。而且和在天劫之中完全不同的就是,他根本就没办法抵抗,因为肉身的对抗在此刻完全没有效果。

        他如同一个没有反手之力的人被人置身在天劫之中一般,就算是他肉身无比的强大,但是终究会被一点点的磨灭,最后化为一片尘埃。

        这就是念力的恐怖之处。无所不在,却又难以抗衡。除非转修念力一道的大能,否则,任何人面对这样的攻势,一时间都是束手束脚,根本就找不到可以抗衡的手段,也没有可以抗衡的方法,陷入绝境之中。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7/17063/104967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