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弑天刃 >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楠哥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楠哥

        要是楚墨知道她此刻的心里想法,一定会被气得七窍生烟。堂堂神通法术,学来就是为了这个的?

        好在假小子还有点心眼儿,没敢说出口。

        楚墨看着她:“怎么样?”

        “不去!”假小子虽然两眼放光,但还是果断的拒绝了。

        “为什么?”楚墨有些不解,他不相信有少年看见自己的这些神通之后会不动心。

        “不为什么,我在这里挺好的。这里就是我的家,除了这,我哪儿都不想去!”假小子目光有些闪烁,显然没说实话。

        “你既然不愿意,那就算了吧。”楚墨原本想要强行带走她,就像当年师父魔君收他时候那样。但想了想,楚墨还是放弃了。

        这里是天界!

        这是一个并不缺少天才的世界!

        这个假小子虽然天赋卓绝,拥有着难以想象的未来潜力。但对楚墨来说,却也并不是非要培养她不可。

        说起来,他那些从人界一步步走上来的弟子,天赋可能比这假小子差不少,但他们的经历,却要比这假小子丰富太多。最重要的是,那些孩子,都更加努力和勤奋!

        他们知道自己出身低微,所以他们更懂得努力的重要性。

        最重要的,楚墨并不愿去强求别人。一如他当年也不喜欢被强迫一样。所以,如果这假小子真的不愿跟他走,那他也不会强求什么。

        修炼,最讲究缘分。没有缘分,何必强求?

        楚墨说着,随手解开了那些金丹、筑基修士的封印,然后悄然离开。

        这些金丹、筑基的修士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看着站在那里呆的假小子,一个个全都有些莫名其妙。

        其中一个人问道:“楠哥,生了什么事情?”

        另一个人也皱眉问道:“刚刚似乎……见有人现了楠哥?怎么,没得手吗?”

        假小子同样一脸茫然的表情,刚刚那个人在被自己拒绝了之后,一下子就消失了身影。连她自己,都有种如同梦幻的感觉。她摇摇头:“没得手,点子有点扎手……被他给跑了。”

        “楠哥小心点,咱们这第九城里面,偶尔也会出现那种真正的大能,别招惹到他们。”一名金丹期的修士看着假道。

        “嗯,我知道了,你们赶紧忙去吧。”假小子摆了摆手,将这群人打了。她的心里面,却是不平静起来,真的是一个大能者吗?错过了,有些可惜呢。

        不过想到那个改变了自己命运的人,她又摇了摇头,有些摇摆不定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然后四处寻觅了一圈,没有现异常。然后才溜溜达达的走向城中心的一条小巷子里面。

        走到小巷子的最深处,那里有一处已经十分破败的房屋,假小子走到门口了,犹豫了一下,又反身走了回去,走到小巷中间的一间小酒馆里面。

        酒馆里面只有一个掌柜在打瞌睡,见到假小子,掌柜顿时精神起来,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呦,楠哥来了?又来打酒?”

        假小子点点头:“嗯,打二两……不,打半斤酒吧!再切两斤熟牛肉。”说着,掏出一块散碎的银子。

        掌柜笑道:“上次你存在着的还没花完呢。”

        假小子笑嘻嘻的道:“没关系,送你了,反正我不缺钱。”

        掌柜有些感慨的道:“楠哥,都好几年了,你何必非要经常来照顾那个老酒鬼呢?还经常给他打酒喝……他还不领情。”

        “他当年救了我。”假小子看了一眼掌柜:“所以,我会照顾他一辈子的。”

        “老酒鬼也真是命好,居然遇到了你这样知恩图报的人。”掌柜一边打酒一边有些感慨的说道。

        “不是他命好,是我的命好。”假小子微微一笑,也不再多解释什么,直接拿好了酒和牛肉,朝着那栋破旧的房屋走去。

        掌柜在背后看得有些感慨,忍不住喃喃说道:“谁能想到,当年一个孤儿,如今竟然能够成为整个第九城地下势力的领?真是令人不可思议。老酒鬼的命也是真的够好,不小心救了楠哥一次,等于靠上了一颗大树。如今这第九城,还有谁敢招惹老酒鬼?在过去,可是总能看见他挨打……”

        酒馆掌柜的嘀咕声,并没能逃过已经走出挺远的假小子的耳朵,她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讽,心道:我可不是大树,老爹才是大树!是我的大树!

        这会儿,假小子已经来到了那破旧房屋的院门口,隔着一推就倒的栅栏门叫到:“老爹,在家不?楠儿来了!”

        里面先是传来一阵咳嗽声,然后,一个醉醺醺的声音响起:“滚,你来做什么?”

        “嘻嘻,女儿来看您。”假小子被骂了一句,似乎一点都不闹,反而还很开心的模样,笑眯眯的推开那破破烂烂的栅栏门,然后蹦蹦哒哒十分欢快的走了进去。

        这个破地方,如果不是老爹死活不肯搬家,她早就给老爹换上这第九城最奢华的大房子了。

        哎,也不知道老爹心里面到底在想着什么。更不知道老爹曾经经历过什么,为什么会变得如此颓废?

        假小子绕到前面,直接推开门,然后微微皱眉,用手扇了扇鼻子。房间里……一股强烈的酒气。看了看手里面这半斤酒,假小子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这点酒,还不够老爹半顿喝的。但问题是,她不想让老爹这么喝下去,不想看着老爹颓废的样子。

        可惜,她什么都改变不了。

        “你滚!谁叫你进来的?”醉醺醺的声音再次响起。

        假小子笑着道:“老爹,我给你带了酒和牛肉……”

        “酒肉放下,你滚蛋!”醉醺醺的声音直接打断了假小子的话,而且无比霸道。

        “不滚。”假着,走进里屋,看着椅子上歪歪斜斜的躺着的那个中年人,一脸心疼的道:“老爹……咱能不能少喝点酒?”

        “关你屁事,楠哥……嘿嘿,享誉整个第九城的楠哥,多威风,多霸气,还来管我这个老酒疯子做什么?”中年人斜睨着假小子,眼神浑浊,含混不清的说道。

        “老爹,您到什么时候都是我的老爹。您打我骂我我都受着,只要您开心就好。”假着,将酒肉放下,然后就去厨房开始收拾起来。

        以她如今的身份地位,其实想要找人过来收拾,实在是再简单不过,她一声令下,会有几百个人排队等着来收拾。但她却从没有想过那么做。因为这个醉鬼一样的中年人,不但是她的救命恩人,也是改变了她命运的人。是她的老爹。她只想像个女儿一样照顾好他。

        房间里,中年人的眼睛半睁半闭,听着厨房里面的动静,忍不住叹了口气,将放在他面前的酒肉拿过来,直接就开始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等到假小子收拾完了进来的时候,酒肉都已经不见了。她的脸上也没有露出任何意外的神色,她早都已经习惯了。每次都这样。

        每当这时候,她总会忍不住想起三年前的那个夏天。

        那个时候,她九岁,却早已经是整个第九城小有名气的混混了。

        是的,一个九岁的小丫头,却在这鱼龙混杂的古城中,有着不小的名气。

        她没有太多的本事,从小就比别人力气大,虽然是个女孩,但却力大无比。她的一拳,就连成年人都受不住。

        她从小就是个孤儿,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反正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大一点,刚会跑的时候,就跟一群小混混在一起。她最小,但因为力气大,打架的时候一般人都不会注意到这么一个小屁孩,往往在关键时刻,可以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因此,在七八岁的时候,她就已经被尊称为楠哥了。

        很多人也从来没把她当成是一个女孩子看待。

        就这样,她一天天长大,在她九岁的那年,她终于遭遇了人生当中最大的一场危机。

        那天她盯上一个看上去很不凡的青年,对方大约三十几岁,穿着华贵,一看就是一个有钱人。关键那人看上去很陌生,跟第九城格格不入,显然是个外乡人。

        第九城的地下组织,跟那个元婴老怪城主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虽然不是直接受控于城主,但整个地下组织的领,却是那个元婴老怪的亲弟弟!

        一个金丹期的修士!

        那个老大对徐楠,也就是假小子,非常看重,当做心腹来培养。

        徐楠在现那个青年的不凡之后,就悄然跟在后面,然后用一种非常特殊的迷药……也是他们第九城地下组织最厉害的宝物,直接迷倒了这个青年。至少在当时是这样的。

        然后两个筑基期的修士,将这个青年架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准备将其洗劫一空。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看上去已经被他们迷晕了的青年,竟然突然醒了过来!

        实际上人家根本就没有中招!

        那青年弹指间就将两个筑基期的修士给灭了,连点渣滓都没能留下。

        之前得到消息,听说抓到了一只大肥羊的地下组织老大,那个金丹期的修士,也闻讯赶来。他其实是怕徐楠这些人藏私。结果,他也直接悲剧了。

        一个金丹期的修士,连呼救都没来得及,就直接被化成了灰灰。

        徐楠这下才知道,她惹到了天大的麻烦。她直接开口求饶,对方这时候才现她居然是个女孩子。然后,那个青年不知怎么想的,居然对这样一个又黑又瘦的假小子,生出了一丝邪恶的兴趣。

        还有一章。(未完待续。)8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0/20775/119408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