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弑天刃 >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失望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失望

        至于是不是他的父亲,楚墨心里面没有底。虽然龙家老祖在当时坚称他在第九城见过的那个酒鬼就是楚氏一脉的长子楚天机,但这种事情,在没有亲眼见到之前,谁敢直接下断言呢?

        但对楚墨来说,哪怕只有亿万分之一的希望,他也绝不会错过。所以这第九城,他必须来。所有的酒鬼,他都要见一面。

        因为假小子的名气在这第九城太大了,所以老酒鬼居住的地方非常好打听。

        可来到了这里之后,楚墨却又有些犹豫了,他的心很不平静,甚至充满忐忑。

        他很想立即就见到那个人,但又怕见到那人之后,自己会失望。

        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已经太多年没有发生在他身上。

        破破烂烂的一道栅栏门,对楚墨来说,却仿佛是一道。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豆芽菜假小子从里面出来了,结果一看见他,就直接炸毛了。那种激烈的反应,连楚墨都被吓了一跳。

        “我没跟踪你,我也不是冲着你来的。”楚墨看着豆芽菜假小子,难得的解释了一句。

        不管那个老酒鬼是不是他的父亲,但从他听说过的那些事情上来,这个假小子都算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

        “你冲着老爹来的?你你你我要杀了你!”豆芽菜彻底怒了,要是冲着她来的,她都不会这么愤怒。可这个人,竟然是冲着老爹来的,他想要干什么?想要对老爹不利吗?

        豆芽菜似的假小子出离愤怒了,她眸光幽冷的看着楚墨,两只手抄在衣衫的口袋里,已经开始在那捣腾了。各种各样她认为强大的毒药,神不知鬼不觉的释放出来。

        “行了,别忙活了,我没有什么恶意。不然的话,你现在早已经死了好几次了。”楚墨淡淡说着,然后饶过徐楠,顺着被徐楠打开的木栅栏门,直接走了进去。

        “你你给我站住!”徐楠彻底急了,她像是个愤怒的小猫儿,朝着楚墨冲过去,张牙舞爪的,一拳打向楚墨的后背。

        她从小就力大无穷,加上如今在先天境界,就算是那些金丹期的修士,硬挨她这一拳,都要疼得呲牙咧嘴。哪怕是一块巨石,她这一拳,都能给打碎!

        徐楠也是真的急了,几乎使出了她能使出的全部力气,轰向楚墨的后背。

        而且,她完全没有任何手下留情。这青年,给她的感觉实在太危险了,太可怕!

        这样的人,说什么也不能留,更不能让他伤害到老爹!

        楚墨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这个假小子此刻的愤怒,越是这样,就越说明她对老酒鬼的感情,非常之深。

        所以,楚墨没躲。任由假小子这势大力沉的一拳,轰在他的后心上。

        后心大穴,就算是金丹期的大修士,也根本无法承受!

        徐楠心里面想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那个青年,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往前走去,饶过房角,来到正门前,沉声道:“晚辈楚墨,冒昧拜访。”

        假小子在原地愣了一下之后,又追了上去,这一次,她的手中,抓着一把无比锋利的匕首。这是她在幻神界中得到的一把武器,据说是大乘期修士炼制的法器!

        刚要刺向楚墨,她就听见了楚墨说的那句话。

        假小子当即就是一愣,下意识的停止了她的攻击。

        “楚墨?”

        她皱起眉头,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嗯?不对!这不就是自己一直以来,最崇拜的那个人吗?

        他,他是楚墨?是那个楚墨?不是同名同姓?不是冒名顶替?他怎么可能是那个楚墨?真正的楚墨怎么会来到第九城这种地方?

        假小子的脑海当中,一时间出现了大量的问题,差点把自己给逼疯。

        这时候,屋子里面,传来一道醉醺醺的声音:“别来烦我,滚远点!”

        楚墨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抱歉,我进来了。”

        说着,推开门,走进去。直接来到了老酒鬼的房间。

        楚墨的眼睛,直接落在老酒鬼的身上。他微微皱起眉头,眼前这个人,满脸的大胡子,半睁半闭的眼睛非常浑浊,头发乱糟糟的。脸上皱纹纵横。浑身散发着刺鼻的酒气。一看就是一个积年的老酒鬼。跟他记忆画面中的那个雄姿英发的青年,完全没办法重叠在一起。

        根本就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这时候,假小子徐楠也跟进来,看楚墨似乎的确没有要伤害老酒鬼的意思,她也平静了很多。尤其是她从小混迹于市井,察言观色的本领极高,之前是关心则乱。现在冷静下来,也感觉到事情跟她想的有点不太一样。

        当然,最关键的原因是,她远非这个青年的对手!人家的境界比她不知高了多少倍!还有一点也很重要,这个人自称楚墨。

        饶是如此,假小子依然虎视眈眈的看着楚墨,大有那种:你敢伤害我老爹,我就跟你拼命的架势。

        老酒鬼依然是那副醉醺醺的样子,咕哝道:“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滚蛋!我不认识你!”

        楚墨的脸上,露出失望之色,他下意识的,用苍穹神鉴,看了一眼这老酒鬼。结果更加失望。

        “体质弱,境界无。”

        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凡人,跟这芸芸众生中的所有凡人一样,甚至还有所不如。体质弱整天喝酒的一个老酒鬼,能不弱吗?境界无楚墨一脸无语。

        他现在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先前的推断了,这样一个老酒鬼,真的能惊走一个强大的修士?真的能从对方手中救下这个豆芽菜一样的假小子?

        一些细节,再次在楚墨的脑海中飞快掠过,他重新又计算了一番。

        假小子那次事件当中,一共死了三个人,其中一个人,是这第九城地下势力的龙头老大。也正是这名龙头老大的死,造就了假小子的成功上位。也就是说,假小子,才是这件事情当中的最大受益者!

        擅长施毒术,擅长盗窃,心狠手辣,也足够腹黑。小小年纪就城府极深

        楚墨忽然间觉得有些意兴阑珊。看着这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老酒鬼,几乎可以确定,这件事,分明就是这个假小子自己演的一场戏!

        她通过这件事,成功的上位了,然后这个老酒鬼,也不过是她拿来骗人的一个傀儡而已。

        至于她为什么如此紧张这个老酒鬼,为什么对这老酒鬼这么好。或许里面还有一些别的故事,但那些故事,楚墨已经没有兴趣知道了。

        他叹了口气,冲着老酒鬼露出一个歉意的表情:“抱歉,打扰您了。这点钱,给您买酒喝吧。”

        楚墨说着,直接从身上取出一块金子,就是之前用来卖糖葫芦的那块,假小子也正是因为这块金子才盯上的他。没想到,兜兜转转,这块金子,又落回到跟假小子有关的人手中。

        楚墨叹了口气,把黄金放在桌子上,然后转身出门。一脸落寞的走了。

        假小子徐楠想要追出去问个究竟,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动。她皱着眉,看着桌子上那一大块黄金,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已经算得上是一笔横财了!

        老酒鬼则一脸漠不关心的表情,浑浊的眼睛半睁半闭,像是没看见。

        “老爹我怎么觉得,有点奇怪呢?这个人嗯,好奇怪。”假小子徐楠像是对老酒鬼说,也像是在自言自语。

        老酒鬼无动于衷,一言不发,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

        “老爹,那您休息好,我把这块黄金给您放起来了,别让别人偷走了。”徐楠说着,直接将这块黄金放进了柜子里面。然后想了想,一脸疑惑的走出门去。

        走在巷子里,徐楠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太蹊跷了。尤其是老爹的反应有点太正常了!

        按说一个世俗凡人,看见一个强大的修士,哪怕是醉鬼,也不应该如此的淡定!

        对,就是淡定!

        徐楠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光芒。

        老爹的反应,太正常了。这反倒成了最不正常的事情。

        老爹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凡人,这点徐楠几乎可以完全确定!

        然后,一个境界高深到令她恐惧的青年,来到这里,看上去像是在找人。

        他说,他是楚墨?

        一道闪电,骤然间在徐楠的脑海中炸开!

        楚墨是孤儿啊!

        这段时间上,信板上关于他的传说,简直不计其数!

        徐楠最崇拜的人,就是楚墨,所以,所有跟楚墨有关的事情,她全都了若指掌。加上她手中又有信板,对各种最新的消息,也都非常清楚。

        楚墨,是天界曾经最辉煌的楚氏一脉的后人,关于他父母的消息,一直就是一个空白!

        就连信板上,都找不到任何跟楚墨父亲有关的消息。

        那么,他来到这第九城,又是在找人难道,他在找他的父亲不成?

        徐楠再一想她遇到楚墨之后,对方的种种反应,似乎还真的有这个可能。如果这青年真的是楚墨的话。

        “不行,我必须要找到他,问个清楚!”徐楠的眸子里,露出坚毅之色,随即,她开始用自己独特的手法,联系起人来。

        最重要的是,先把楚墨找出来再说。未完待续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0/20775/119418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