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弑天刃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恩怨休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恩怨休

        楚墨点点头,一些事情,他曾经在罪恶之地听王忠说过,包括血魔老祖的本名丁零,楚墨也曾听王忠说过,所以如今听冯春说起来,楚墨顿时知道,冯春没有说谎。

        “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是谁,我想要叫他叔叔,他不让,说修行界的辈分,不是按照年龄来分的。让我叫他大哥就好。他也从来没有强迫过要我做什么。哪怕是他后来入魔之后,他同样也没有强迫过我什么。”冯春又喝了一杯,轻声说道。

        “所以说,入魔,是您自己的选择,是吗?”楚墨看着冯春问道。

        冯春先是摇摇头,然后又缓缓点点头,他说道:“这种事情,其实说穿了,也没有多么复杂。你想想,以我的出身,连厉害的修士我都没见过,对魔族,我又能有多少了解?谈不上了解,自然也就谈不上厌恶。哪怕我在后来知道了魔族的一些事情之后,我的心态,依然没有生过太大的变化。因为害死我爹的,是这山中的凶兽。它不是魔。害死我娘的,也是人,更不是魔。”

        楚墨点点头,他有些明白冯春的想法了。

        “丁大哥选择了入魔之后,有一段时间,他非常焦躁,脾气也变得暴躁起来。但每次面对我的时候,他却依然跟从前一样。有一次我问他,魔族跟人族,到底有什么不一样。他告诉我说,魔族生性阴冷,不喜欢交际。喜欢独处。魔族嗜血凶残,一点事情,换做人类,或许会有别的方式去解决,但在魔族那,可能就会直接大开杀戒。我说很多人类不是也这样么?比如那些强盗。”冯春的眼眸中,露出回忆之色,他淡淡说道:“他告诉我说,还是不一样的。人有人性,魔族是不同的种族,他们眼中的世界,跟人眼中的世界,是不一样的。思想和处事方式,也是完全不同的。既然是人,就不要想着去入魔。”

        楚墨点点头,虽然他跟血魔老祖之间有着血海深仇,但却也比较认同血魔老祖当初跟冯春说的这番话。

        冯春接着说道:“我问他,既然你这么想,那你为什么还要入魔?”冯春看了一眼楚墨:“我当时虽然叫他兄长,但实际上,在我眼中,他却跟我父亲没什么不同。”

        楚墨点点头。

        冯春说道:“所以,我当时很不理解他为什么选择入魔。后来,直到我修炼到大罗金仙境界。他带着我,在天界游历了很多地方。让我见识了很多事情。到那时,我忽然有些明白了。丁大哥的追求,是更高层次的道。他想要成道。而这个世上,最强的人,是帝主。嗯,当时我并不知还有一些惊才绝艳的修士,达到了准至尊的境界。但我当时就已经知道,想要在这个世界成道,几乎不可能。”

        楚墨再次点头。

        冯春说道:“我虽然理解了他的选择,但却不能接受他的做法。直到有一天,他问我,要不要选择入魔?因为他手上有了一些魔种,这魔种,可以让人迅强大起来。然后,他给我讲了魔种的危害。比如说,会受制于他。比如说,我死后,会被魔种取代,得到我的全部道行和记忆,成为他的养料。”

        楚墨心道,关键的来了。冯春入魔,应该就是这一次。

        冯春苦笑道:“当时我已经明白了很多事情,也清楚了魔族跟人族之间的恩怨。说老实话,这是种族之间的仇恨。说深也深,说不深……其实也不深。毕竟,我没有经历过。也没有被魔族害过。但当时我是不想入魔的。不过我能感觉到,他希望我走这一步。于是我就同意了。因为我这条命,是他给的。如果不是他,很多年前的那个夜晚,我就跟我娘一起走了。所以,我欠他的,我能保证一件事,就是他永远不会主动来害我。既然如此,我死了以后,纵然被魔种拿走一身道行,纵然成为他的养料,那又何妨呢?”

        楚墨看着冯春,淡淡说道:“那样的话,你就不再是你。这世上,也再没有你。”

        冯春点点头:“我明白,我都明白,魂飞魄散么。但是小友,你见过这世上有轮回吗?”

        楚墨微微一怔:“都说有,但没见过。”

        “是啊,强大的修士,元神可以夺舍。可以变成另一个人。但谁见过这世上真的出现轮回这种事情?嗯,比如说,这芸芸众生……整个天界,无论仙凡,有万万亿之众的生灵。有谁记得他的前世是谁?又有谁能明晓自己来生是谁?”

        楚墨沉默良久,才轻声道:“我也是不信轮回的,我只求当世。”

        “既然如此,那么魂飞魄散与否,又有何干?”冯春喝了一口酒,然后看着楚墨:“人生在世,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他当年救了我的命,又对我有养育之恩。那么,我以命相报,不是很正常么?”

        一番话,让楚墨有种哑口无言的感觉。到现在,他已经不想跟冯春辩论血魔老祖这人有多邪恶了。因为对冯春来说,他看见的那个血魔老祖,就是救了他性命,又把他抚养长大的,亦师亦父的兄长!

        所以,哪怕血魔老祖罪恶滔天,哪怕他十恶不赦。但在冯春的心目中,血魔老祖,永远是他最亲的那个人。

        楚墨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看着冯春道:“那前辈知道血魔老祖已经死了吗?”

        “知道。”冯春轻声叹息:“我体内的魔种,跟他有种血脉相连,遥相呼应的感应。他陨落的那一刻,我体内的魔种差点直接爆开。非常不安。但它终究还想要吸收我的精血活着,所以,它没有破体而出。也或许……丁大哥最后一瞬间,压制了它一下。反正,它突然平静了。但我的心中,在当时,却有一种无尽的哀伤。那一刻,我就已经知道了。”

        楚墨点点头,看着他道:“那前辈现在,有什么打算呢?”

        “打算么?”冯春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我其实真的挺希望五年前你来找我,然后,或是将我镇压,或是将我斩杀,或是我自杀……因为那样,我就不用像现在这么难受,也不会这么纠结。因为我很清楚,你杀他,是理所应当。”

        “但前辈很矛盾,不知道应不应该给养大自己的人报仇,对吧?”楚墨淡淡道。

        冯春苦笑着点点头:“是的,从道义上来讲,我没有任何道理针对你,甚至连恨你的心思都不应该生出。但,人终究是很复杂的生灵,我做不到,一心为公。”

        “我能理解。”楚墨点点头:“所以我很坦然的喝下前辈赠予的毒酒。”

        冯春苦笑:“但也毒不到你,不是么?”

        “是啊,前辈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我炼丹的能力,但这样,前辈依然害怕毒到我,用了最容易被现的那种毒药。说实话,这种毒,估计就算是一个刚刚入门的药剂师都能现。更别说一名丹师了。”楚墨笑着笑:“虽然我也不是丹师,但这毒药,真的毒不到我。”

        冯春点点头,一脸坦然:“但是我还是这么做了,因为我必须要为丁大哥报仇,当然,毒不到你,那是因为你太厉害了。天界的年轻巨擘,最厉害的炼丹师。我冯春自认不如。所以,就只能毒倒我自己了。”

        楚墨叹息:“前辈这是何苦?这点毒药,想要解开,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情。”

        “但我看不开。”冯春摇摇头:“我欠他一条命,必须还他。今天是我对你不起,但我没有机会偿还了。就欠着吧,若真有轮回,我愿在下一个轮回见到你的时候偿还。”

        头顶虚空,隆隆作响,有异象升起。

        这是帝主的言出法随。这也是冯春帝主,这位灵丹堂第九当家的誓言。

        “非要这样么?”楚墨看着冯春,有些伤悲:“这些年,因为血魔老祖死的人太多了。如今血魔老祖已经陨灭,前辈体内的魔种,或许暂时我没有办法去彻底解决,但以后……”

        冯春摆摆手:“小友好意,我心领了,谢谢!但是不用了。这件事,就这样吧,我以我的死,来偿还丁零大哥的全部恩情。还请小友能善待灵丹堂。嗯,是了,这话也不用我来说。毕竟,流云跟小友之间……”

        冯春说着,面色如常的又饮了一杯酒,然后说道:“不过流云和流枫这些年一直在闭关修炼,我能察觉到这里面似乎有些问题。但究竟是什么问题,那就有待小友自己探寻了。”

        冯春拿起酒坛,给自己倒满,然后端起来,冲着楚墨说道:“能跟小友相识一场,算是天大的缘分。你我之间,缘尽于此,干了这杯酒。还要请小友做最后一件事。”

        “请讲。”楚墨一脸郑重的点头。

        “我已将我的事情,告知了其他八位当家,因此,不会有人来为难小友。待会,魔种破体那一刻,请小友出手镇压,直接毁去便是。那不是我,也做不成丁大哥的养料。留之无益,还是毁了吧。”冯春看着楚墨:“我这一生,孑然一身,可以说无牵无挂,唯独跟流云这个小侄女感情很深。不过刚刚我也见到你的夫人了。她很美,也很优秀。你很幸运。可惜了我那侄女,若有可能,你好好待她吧。”

        冯春说完,端起最后一杯酒,跟楚墨示意了一下,然后仰头一饮而尽。

        楚墨默默的点点头,也将手中这杯酒饮尽。

        这时候,酒中的毒,开始作了。这种毒,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帝主生生毒死。当然,对冯春这种医道圣手来说,他能被毒药毒死,唯一的一个原因,就是他自己想死。

        他以一死,报当年恩,恩怨休。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0/20775/122444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