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弑天刃 >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诡异的淡定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诡异的淡定

        那边的许浮浮围着兵器架转了几圈,一脸为难。活动一下这个?拿不动!试试那个?也拿不动。到最后,他在最边缘,终于找到了一把白蜡木杆制成的长枪。这个没有那么重,他可以拿动了。

        从兵器架上取下这杆长枪,许浮浮自己还在那自言自语:“一寸长一寸强,有这个在手,舍我其谁?”

        说着,还情不自禁摆了一个自认为很帅的动作,然后,才快步跑着,朝着已经走出挺远的楚墨跟妙一娘追了上去。

        “等等我!”

        楚墨走的很从容,他在步伐间,下意识的使用了盘古身法。

        果然,依然可以用!

        当然,只是远没有了过去那种一步万亿里的神威。

        楚墨也没有多少不适应,毕竟他当年就是从这里崛起的。他很清楚,一个一点修为都没有,连修士都算不上的人,应该如何打架,才能更快的制敌。

        比如说,踢爆夏杰的蛋蛋,就是他与生俱来的一种天赋。

        将军府不算太大,在这寸土寸金的炎黄城中,能在这样的地方有这样一座府邸,绝对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但跟周边的那些建筑比起来,就显得很寒酸了。旁边的那些府邸,不但都很大,而且看上去都十分气派。

        对这件事,楚墨昔年就已经很看得开,现如今,在历经沧海桑田之后,更是不会去关注,更不会放在心上。

        他一脸从容的打开院门。

        外面,此刻已经聚集了一大群人。

        有亲王夏京府上的那些卫兵,也有一些住在这里,跟樊无敌关系不错的家族中人。

        老爷子樊无敌在前线打仗,他们不能眼睁睁看着樊无敌的孙子被人欺凌。只不过夏京的来头实在太大了,纵然是居住在这里的勋贵们,也都有些头疼。甚至在心中有些责怪楚墨,得罪谁不好,偏要去招惹夏京?而且,还将他的儿子给踢成了太监。这简直就是捅破了天。

        虽然夏杰在炎黄城中的名声一直就不怎么样,不过纨绔子弟这东西,其实任何一家顶级的勋贵家族都不缺少。这东西就像是光鲜背后的阴暗面,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一种存在。

        谁家还没几个不成器的不肖子弟呢?

        面对来势汹汹的亲王府卫兵,这附近的勋贵们,也都只能尽量的去把他们挡在外面。然后派人加急通知老爷子樊无敌,希望他能亲自回来斡旋这件事情。但事实上,在场的这些人,都不怎么抱希望。

        樊无敌虽然是一名实权将军,可他怎么敌得过夏京这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亲王?

        这件事,最好的结果,应该就是楚墨被流放……同时还得用一生的时间,去防备来自亲王府的报复。

        不管怎样,先挺过眼前这一关再说吧!

        一些跟樊无敌交好的家族中人心里面想着,然后都在心中叹息。

        就在这时,紧闭的将军府大门,被打开了。

        然后,楚墨的身影,从里面缓缓走了出来。外面的所有人,看见那一脸稚嫩的少年,拎着一把刀,一脸从容的站在将军府的门口。全都有些被震撼到了。

        这不是绝望之后那种豁出一切的拼命,也不是年少热血那种匹夫之勇。

        这就是一种单纯的平静,那种平静,是带着一种无尽冰冷的平静。

        仿佛一尊屹立在这尘世之巅的神祇,平静的俯瞰着他的臣民一样。

        “怎么会这样?”所有人都惊呆了。

        他们没有办法理解这个少年眼中的那份平静究竟来自于一种怎样的信心和底气。

        这时候,一脸紧张的妙一娘和许浮浮气喘吁吁的从里面跑出来,然后脸上全都带着决绝之色,站在楚墨身边。

        他们的出现,让在场的不少人全都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那种感觉,像是发现自己还是在人间。因为楚墨的这种平静,给他们带来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现在看见了妙一娘和许浮浮,他们心中那种紧张感终于减轻了很多,但还是没能完全彻底的消除掉。

        所以一时间,将军府的门口,都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所有人全都看着楚墨。

        原本冲到楚墨身边,想要说点什么的妙一娘和许浮浮,在这种气氛的压制之下,也一句话都说不出了。心中的那种紧张,完全没有因为楚墨的淡定而减少,反倒变得更加强烈了。

        楚墨拎着刀,没有去看身边紧张的妙一娘和许浮浮。他一脸平静的看着那群亲王府的卫兵,然后又看了一眼那些出来想要维护他的人,冲着他们轻轻点了点头,说道:“你们都回去吧,回头我自己会去见夏亲王。”

        “……”几乎所有人,全都一脸无语的看着楚墨。

        尤其是想要帮衬楚墨的这些人,更是感受到强烈的震撼,看着楚墨的眼神,活像是看着一个怪物一样。

        “楚公子,你此言当真?”一名亲王府的卫视首领眸光清冷的看着楚墨,目光中,充满了审视。他有些没办法相信这样一个孩子的话。

        “回去吧,我说话自然算话。你们身为亲王府的卫兵,公然在这炎黄城里面做这种事情,也并不好看。对夏京亲王的形象,也没有任何好处。大夏终究还是要讲国法的,而不是你们的家法。”楚墨说道。

        “你一个小孩子懂得什么?也敢在这里大言不惭的胡说八道?”那名卫兵首领身旁,是一个副首领,他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眉宇间,带着一股浓浓的煞气。冷冷的逼视着楚墨,眼神中充满了不屑。

        显然,在他看来,这个少年纯粹就是在硬撑着。

        来之前,他们早已经详细打探过关于楚墨的一切。

        他爷爷樊无敌,军中一名实权将军,说起来,在大夏国中,也算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了。只不过分跟谁比,跟夏京这种顶级的皇亲国戚比起来,就差了太多。

        至于楚墨,不过是樊无敌收养的一个孤儿,从小到大,就没怎么离开过炎黄城。至于实力……一个小屁孩子,能有什么实力?

        所以,这样的一个少年,就算做出再怎么诡异和反常的举动,其实也是吓不到他们的。

        这名卫兵的副首领冷冷看着楚墨:“识相的,赶紧束手就擒,你惹了天大的祸事,现在你唯一能够做到事情,就是老老实实的跟我们走。这样,你能少遭一点罪。我挺佩服你爷爷的,所以,不想让这件事太过难看。”

        楚墨轻轻叹了口气,然后说道:“我刚刚说的话,你没听清楚?”

        “放肆!你算个什么东西?”一名亲王府的卫兵忍不住,直接冲向楚墨。作为一名从战场上退下来的身经百战的老兵,他甚至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楚墨手中那把刀。直接就这样冲向楚墨,想要像拎着一个小鸡崽子一样,把楚墨直接临走就是了!

        在这说什么废话啊?哪有那么多的问题?

        妙一娘身形一闪,出现在楚墨前面,想要替楚墨挡住这人。

        许浮浮心中充满畏惧,但却依然一脸勇敢的向前走了几步,来到楚墨的身边,跟楚墨并肩站在一起。看着那群亲王府的卫兵,大声呵斥道:“你们想干什么?眼里还有没有国法了?难道你们亲王府的人,已经可以代表国家行事了吗?”

        那边的亲王府卫兵和两个首领全都认得许浮浮,要是他爷爷许忠良在这里,他们可能会畏惧三分,但许浮浮,一个小孩子罢了,他们根本不放在眼里。所以,面对许浮浮的责问,他们直接无视了。

        楚墨的心中感到很温暖,两个最初最亲近的朋友,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对他都从未变过。

        不管这是不是真实的一世,但只要我还在一天,就一定会让你们变得更好!

        楚墨在心中想着,然后伸出手,轻轻拉着妙一娘的手,把她拉回到自己身后。

        妙一娘的手有些冷,甚至有些微微的颤抖。但她却坚定的站在那里,不想让楚墨把她拉回来。

        在她看来,想要伤害楚墨,除非先踏着她的尸体过去,不然的话,谁都别想越过他,把楚墨带走。

        谁都不行!

        她的倔强,其实一直就没有改变过。

        楚墨微微一笑,手上使了一个巧劲儿,直接将妙一娘拉到他的身后去。然后拎着刀,向前走了几步,来到那个冲向他的卫兵面前。

        “你,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吧?身经百战?到如今,这一身杀气都还保持着最充盈的状态。想必,平日里,你也没少为亲王府做那杀人害命的勾当吧?”楚墨那张稚嫩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这名卫兵看着楚墨,当场就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这个小子……怎么这么妖孽?他是将军的孙子,能看出自己从战场上下来,身经百战一身杀气并不奇怪。可他到底是怎么看出自己现在还在经常杀人的?

        不过接着,一股怒火便从他心中散出,他怒视着楚墨,冷笑道:“怎么,你也想死?”

        楚墨顿时笑了,看着这名卫兵道:“我从你身上的气场能感受出来,三天前,你刚刚害死了一条无辜的生命,你这样的人,留在这世上,也当真是一个祸害了。真是可惜,曾经上过战场,给大夏流过血的一名强大士兵,如今却成了别人一条忠犬。你去死吧。”

        楚墨说着,直接抡起了手中的这把刀。

        -------

        更新送到。

        另外说件事,明天晚上七点,阅文集团将举行福布斯原创风云榜的颁奖典礼。在qq阅读上面直播,晚上七点开始。同时从明晚七点开始到后天晚上七点,弑天刃将在qq阅读限免一天。大家不要错过。欢迎收看直播,可以看见我上台领奖哦。(未完待续。)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0/20775/146256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