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雄起武侠世界 > 第147章 杀个修士真难

第147章 杀个修士真难


        “师兄,你出关了”

        听到李英男欣喜的声音传来,罗玄心头一阵欢喜。

        走出门看到的景象,却把罗玄震惊了。

        只见典元霸身上扛着老大一个包袱,萧火儿和王铁柱也每人身上背着一个比本人还高的包袱,这情形看上去,仿佛玄天剑派已经被几人搬空了似的。

        罗玄问道:“师妹,你这是?”

        李英男听罗玄这么问,疑惑地回话:“师兄,你不是说出远门吗?”

        罗玄忽然感觉心好累:“我是这么说了,可没说让你把所有家当都带上啊”

        李英男又反问:“可我们都出门了,谁看家呢?”

        罗玄这才恍然大悟,李英男这是出门不忘门派呢。

        这倒是提醒了罗玄,玄天剑派最大的问题是没人呐神拳门降服的那帮渣渣不算。

        可眼下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罗玄打了个响指道:“有人的。”

        “在哪里?”

        罗玄指着玄天剑派门口道:“你看外面。”

        李英男一看来人,警惕地握紧了手中宝剑。

        来人正是垂头丧气的前神拳门门主王天生和王杨卢骆四大长老。

        若不是罗玄昨天就已告诉李英男自己将神拳门举派降服,李英男只怕这时候已经拉着罗玄跑路了。

        对方高层全来了,如果不明真相,只怕会以为对方是来吞并玄天剑派的吧。

        “掌门。”开口的是王天生。

        “我要出趟门,门内大小事务就交给王管事你照看了。”罗玄朝李英男使了使眼色,后者立马带着三个人回到屋子里面重新收拾了起来。

        王天生听到“王管事”三个字,郁闷不已,自己堂堂筑基巅峰武者,眼看就要成为金丹老祖的存在。居然只能给玄天剑派做个管事?

        殊不知在罗玄的眼里,金丹也不过是高级一点的炮灰罢了,虽然他自己都还差半步。

        每每想起八思巴的那句“我们的世界处在危险之中”。罗玄的背脊骨就止不住阵阵凉意。

        无定星盘与星门部件已经在罗玄穿越完飞刀世界后融为一体,如今已隐没虚空。短时间应该不会回应罗玄了。

        终于,李英男等人收拾完毕,一群人踏上了前往中都的路途。

        虽然自穿越以来,罗玄已经在各个世界经历了十多年,各个世界名山大川也去过不少。但在玄黄世界,罗玄也不过只待了几个日夜,最远也就走到了华阴县,这一番出远门。还真有些惴惴不安呢。

        十几天的时间,罗玄将《玄天自在经》中的《玄武书》传授给了李英男,李英男已经藉此突破到先天境界。

        而萧火儿和王铁柱各有奇遇,萧火儿得了《九阳神功》后便自带《九阳焚天诀》,不需要其他法决,而王铁柱有《变天击地》,足够他修炼到破碎虚空的元神境了。

        王铁柱这孩子对拳脚功夫兴致缺缺,罗玄认为偏科不是好兆头,心说有机会搞到少林七十二绝技一定要传给王铁柱试试。

        也不怪这孩子对拳脚不感兴趣,就拿萧火儿来说。以他如今的拳脚,等闲先天高手都拿之不下,但在仅仅练了十来天变天击地的王铁柱手里。每次都被玩得欲仙欲死。

        王铁柱如今的变天击地,最多也只能算催眠术,但架不住萧火儿脑残智商低啊,让王铁柱对变天击地的信心那是蹭蹭蹭往上涨。

        不过在与王铁柱的不断对抗中,萧火儿的意志和抵抗能力明显加强,坚韧不拔的心性比以前再次提升一个台阶没办法,屡战屡被虐,屡被虐屡战练出来的,这倒是意外之喜了。

        十几天的翻山越岭过平原。终于从最后一处深山老林中出来,来到了洛水边上。

        眼看洛水蜿蜒。雄城在望,罗玄看了看前方。再看了着来时的路,感慨一句:“玄黄世界真大啊”

        华山已经算离神都不远的地界,却也有数百里之遥。

        玄天剑派一行人一路只骑马走官道,实在需要钻林子的时候罗玄又发挥易容术将众人打扮得普普通通,一路行来倒也没发生什么意外。

        罗玄还在感慨治安不错,中州朝廷的力量果然深入人心的时候,平静被打破了。

        一匹奔驰的骏马从山林中的官道上直冲而出,一路狂奔而来,转眼就掠到几人身边,一行人连忙闪身避让。

        官道上不只罗玄这一拨人,还有几十个武者,见马匹冲来,纷纷四散而逃。

        玄天剑派本来只以为对方是有急事,也不太在意,却没成想意外突生,冲过去的骏马忽然倒地

        马腿不知什么时候竟被削断,马背上的人摔倒在地,这才让人看清他的模样,一身御林军侍卫装束,身上伤痕累累。

        削断马腿的,是一把无柄的剑。

        这把剑贴地划出个圆弧后,钻入了一个三尺长的木匣,木匣合上,落在了来人背后。

        来人是一位面目俊秀的年轻公子,对倒地的御林军慢条斯理地道:“墨少歌,你既已加入御林军,就应该知道为皇家服务。交出墨家机关道术,二公子不但会既往不咎放你一条生路,还会考虑重用你,日后加官进爵也不是不可能。”

        “皇甫义,我墨家投入中州神朝已五十余年,自选择放弃机关道术那一刻起,就已将所有资料销毁,不要痴心妄想了二公子身为神朝贵胄,不思习武进取,只知结交怪力乱神之辈,徒惹人笑话”

        “哼二公子也是你能妄言的”被称作皇甫义的男子话音落下,场中从四面八方涌出了浓烈的白雾,白雾之中,出现了一队奇形怪状身披甲胄的“士兵”。

        这些士兵有的蛇头人身,有的人面鹰爪,有的甚至下半身是蛤蟆上半身是人……

        典元霸默默站到了萧火儿和王铁柱身旁。护佑两个小家伙。

        李英男躲在罗玄身旁,几乎要哭了出来,拉着罗玄的衣袖道:“师兄。妖怪……”

        罗玄安抚着李英男,后者虽然胆小。但好在师兄能给她不少安全感,让她平静不少。

        感受着周遭环境的变化,罗玄脑中念头急转:“没有精神力量的存在,不是武道真意。听他们的对话,皇甫义是个修士无疑?想来这是一门道法了?”

        一众妖怪士兵走出来之后,没有发起攻击,反而排好队形,当起了仪仗队。

        一辆马车缓缓从白雾中走了出来。马车华丽无比,那驾车的竟是一个狼头妖怪。

        车厢前方,敞开窗子,露出一张柔和华贵的面孔。

        皇甫义冲马车拱手施了一礼道:“大总管,墨少歌执迷不悟呢。”

        “那就请皇甫兄擒下他再劝劝。”车内的“大总管”面孔温润如玉,开口后说的话却冷如冰霜,“其他人,一个不留。”

        此话一出,已经有围观武者拔腿便跑,只见一道剑光闪过。那个跑出好几十步的武者轰然倒地,身首分离。

        官道杀人,目无王法。草菅人命,罗玄对眼前的皇甫义车上的大总管还有那个劳什子二公子已经出离的愤怒了

        虽然对道术完全不了解,罗玄也已经要拔剑上前

        哪知那皇甫义听到“大总管”这么说,居然殊无方才那般尊敬,反而伸出手,笑嘻嘻地问道:“我要的东西呢?”

        大总管气闷,这些个外域修士,各个桀骜不逊,自己毕竟只是二公子府上大总管。还使唤不动他去做分外的事情。

        自己要用这帮人,只能打打擦边球。再贿赂一下,出了事情。都是要一个人承担的。

        毕竟追击墨少歌是他自作主张,本意是想弄到机关道术献给二公子,没想到竟让墨少歌都跑到神都城外了。

        动静不能再大了,必须速战速决。

        大总管狠了狠心,掏出一个金灿灿的物事,抛给了皇甫义:“给你”

        皇甫义伸手捏住,那金光散去,却是一道符箓。

        皇甫义飞速地扫过符箓的内容,大喜,笑道:“遵命。”

        话音落下,方才还像是仪仗队的妖兵竟然朝路边人的冲了过去

        罗玄护住李英男,典元霸护住两个小家伙,开始战斗

        须臾之间,那些糟了无妄之灾的武者便被屠戮一空。

        罗玄见这些个“妖兵”根本没有使用什么道术,挥舞手中兵器也毫无章法,疯狂攻击中竟能将一群练家子尽数砍杀,感觉委实不可思议。

        要知在几十名武者临死拼命的疯狂状况下,就算是罗玄也不敢说绝对不会受伤。

        反反复复仔细观察皇甫义和车上的大总管后,罗玄有些明了,嘱咐李英男和典元霸道:“小心飞剑。”

        话音落下,罗玄忽然拔剑冲出

        一剑在白雾中划出一尺来宽一丈来长区域,将狼头车夫斩杀当场,车夫落地的一瞬间,露出了本来面目,哪里是狼头妖怪,分明就是个普通车夫

        一脚踢碎华丽的马车,里面果然空空如也。

        罗玄冷哼一声,哪里还不明白方才发生的一切?

        这个道术,与前世某种频发的自然现象类似海市蜃楼

        罗玄已经看穿一切。

        白雾升起的时刻,就是皇甫义发动道术的瞬间。

        那“大总管”不知有什么传音和传影的手段,来到此地的就是一个马车夫驾着空车。

        场中所有的“妖兵”,不过是道术手段,因为有光影,又有白雾遮掩,再加上“大总管”的出现吸引注意力,让人忽略了这群妖兵压根没有出声的破绽。

        而罗玄,从来都是从武道真意和精神攻击的方向思考幻像,反而忽略了这种光影做成的“真实幻像”。

        既然已经了解事实,那罗玄再无忌惮,吼道:“火儿,放火”

        “好咧”其实他戒指里的老爷爷早就出声提醒他不要慌,虽然这么说。其实更有一种想看罗玄遇上道法高人吃瘪的念头。

        可没想到罗玄竟然转瞬间就打碎了马车,明显是看破了对方的道术

        萧火儿得令,灼热的内力流转全身。一脚踢在路边一堆树枝上,火焰冲天而起

        火焰的热力喷薄。大片白雾消散,妖兵如雪人遇上阳光般消融。

        “你们是什么人”皇甫义从身上拿出一个葫芦,拿在手上抖了抖,所有白雾消失不见。

        白雾散去,罗玄扫视了一地尸体,心头大定:“果然是剑伤。真是傻缺,整那么多造型,武器稀奇古怪明显不配嘛。要是整一帮用剑的。还真不见得这么快让人看出来。”

        皇甫义见白雾被萧火儿整出来的火焰焚去了不少,心疼不已。

        同样,皇甫义对玄天剑派的几名武者忌惮不已。

        眼下局势很明显,墨少歌是御林军,此地已经是神都地界,搞不好援兵已经在路上了。

        皇甫义心想:“擒下墨少歌简单,他的一身机关已经在被自己追杀的过程中用的干干净净,本身实力又不高,反手就能镇压。”

        皇甫义看着罗玄一行人,略微皱眉。他没想到会出现一个有如此强大的战力的武者:“此人实力已经强过许多大门派的真传弟子,旁边那个壮汉看起来也不简单,如今我的道术被破。想要轻松灭掉眼前几人是不可能了,只有出绝招速战速决了。”

        皇甫义回手,一手在身后捞住自己的剑匣,另一只手握住腰间的玉印。

        皇甫义有些遗憾,居然为了几个路人就要使用师门为自己准备的大招。

        剑匣里是他辛苦祭炼的九子母连环飞剑,腰间玉印是师父传给他的观海印。

        观海印内,是皇甫义师父当年镇压金丹武者奥观海之时,将其武道真意封印在其间后祭炼而成的法宝。

        这枚观海印,本来是放在师门演武堂。给那些师门豢养的武者领悟武道真意所用。

        皇甫义带观海印出来,原因有二。

        一来是因为门中与观海印类似的宝物虽然不多。但还有几个,够用;二来则是这次皇甫义进入神朝。要应对的武者不少,这才给他发下观海印以作防身。

        皇甫义看着玄天剑派一群人,嘴角泛起一丝残忍的笑意,就在他准备拨开剑匣催动观海印之时,忽然感觉眼前一花,什么神识感知,都用不上了,周围顿时变成了碧波万顷的泽国

        不对这不对

        这是观海印的精神世界

        茫茫大水,无边无际,皇甫义看到水下出现了狰狞的妖兵,正向他游过来。

        观海印竟然提前发动,竟将皇甫义也笼罩在其中

        皇甫义瞬间便反应过来,这是观海印被武道真意触动引发的反应。

        皇甫义连忙努力安抚观海印,就要取得联系之时,眼前世界的天空突然裂开一条巨大的缝隙

        一道璀璨的剑光从天而降

        幻象世界破碎,皇甫义的喉间插着一柄宝剑

        罗玄王铁柱典元霸三人齐刷刷吐了一口血李英男和萧火儿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

        暗道一声侥幸,罗玄没有动皇甫义的尸体,开始坐下调息。

        皇甫义的剑匣是用来放飞剑,这个罗玄之前就已经知晓。

        所以见皇甫义即将催动观海印之时,罗玄的大自在真意立刻发动,瞬间便激发了观海印的反击。

        典元霸是因为护佑着几人,与这股武道真意的对抗意识最强,所以中招也狠,而王铁柱则是在被武道真意笼罩后自发开始了对抗,同样受伤不浅。

        而罗玄方才,几乎相当于与金丹期武者的武道真意硬拼了一记

        好在这股真意冲着所有人去了,典元霸和王铁柱又分担了一点压力,罗玄才可以硬顶着这股真意发动了咫尺天涯,在皇甫义取得观海印联系之前一剑结果了他。

        罗玄叹了口气:杀个修士真难。未完待续。

        ps:感谢聂北凌2张月票67239040书友2张月票法人地天道2张月票支持

        感谢zhao奸sds书友10起点币1994张书友10起点币打赏

        总算是拉开了主世界帷幕的一角

        大家这顿冬至饺子吃得开心吗?

        ...手机用户请访问m.3zm.net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124/105188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