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雄起武侠世界 > 第278章 你清楚了?

第278章 你清楚了?


        “好吧,既然你对其它势力考察的兴趣都没有,只认为李世民可以拯救世界,那我们就带李世民聊聊。?ap;?    ?    ”罗玄一指凌空点出,李世民浑身禁制顿解,“李世民,你应该很清楚,与慈航静斋合作你将会面对何等局面吧?”

        恢复行动力的的李世民气势顿生,举手投足间一股睥睨天下的霸气显现:“略知一二。”

        “不依人主,则法事难立。”石之轩从佛门苦苦求索而得的九字真言,被罗玄广传天下,“佛门究竟是支持还是利用只怕要打个问号吧?”

        师妃暄勃然色变。

        “是极!”寇仲忽然插言道,“这佛门,哪来的力量支持?是给钱还是给粮草?就秦王府五百僧兵,最多只能算锦上添花吧?”

        师妃暄反驳道:“此言差矣,虽然如今天命在世民兄,但世民兄非是太子,只有得和氏璧,得慈航静斋支持,方有机会说服唐皇另立储君。”

        “说得好啊,你们哪里是锦上添花,分明是雪中送炭!”罗玄点了点头,扭头冲李世民道,“佛门什么态度,你清楚了?”

        李世民神色一黯:“我李世民一向心比天高,自认为可以做一个令天下人都信服的好皇帝,却不知这样正入佛门算计!唉!只恨我为何晚生几年!”

        罗玄摇了摇头:“你早生几年也没用,你信不信,就算你是老大,储君搞不好还是李建成的?慈航静斋还是会支持你?”

        李世民、寇仲、宋师道、王薄等等有一定政治敏感度的人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俱是不得不承认这种可能的存在。李世民之所以不是储君,恰恰不是因为他非长子,而是因为他过出色。

        “师妃暄,我相信你是为了天下,是为了万民,是为了崇高理想。”罗玄抛出一个令人震惊的观点后,转而夸赞师妃暄,可接下来又话锋一转,“可我就见不得你这幅明明是别人强加给你的谬论,你却强当真理的模样。”

        “慈航静斋能拿得出来的有什么?无非就一个,名声!”罗玄不屑道,“如今看起来,的确最有机会夺取天下的就是李阀,可李阀阀主是李渊!这一点,静斋不会不清楚吧?”

        听到罗玄的话,李世民神色波动极大,虽然李世民身负天纵之才,治军治国同样强悍,但老爹如今还在壮年却是不争的事实。

        “如今李阀太子是李建成,李世民天生就少了一个正统的名义,嘿,然后静斋就冒出来了。”

        “只有一个名声拿得出手,那就找一个只差一点名声的。”罗玄轻嗤道,“你们的标准,无外乎平衡而已。”

        师妃暄愕然,这是第一次有人将她崇高的理想剖开,露出其中厚黑的内里,竟令她产生极大的不适感。

        罗玄冲李世民道:“李世民,我相信你,相信你能做一个古往今来令整个华夏铭记的好皇帝,能做一个万国来朝宇内清明的明君。但我也相信,只要有慈航静斋的一天,你终究会做下一辈子难以安宁的错事。”

        李世民神色挣扎,那股雄伟之气消散大半,颤声道:“我不会的。”

        “哈哈!”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竟是胡人跋锋寒,“打什么哑谜?这种事草原上多的是!”

        “什么事?老寒你说来听听?”寇仲虽然也猜到大半,却也有些不可置信,于是便让跋锋寒说出来确认一番。

        “哼!若你小子被陵少说动,将和氏璧给了师妃暄,届时只消师妃暄假惺惺挑选一番,再将和氏璧交予李世民,那么全天下皆会以为李世民风采最足,最有帝皇气象,殊不知在这一刻,李世民最大的敌人,就已不是你寇仲,也不是王薄,不是王世充,不是窦建德、李密、萧宪、杜伏威等等各路势力!”

        “那是……”

        所有人都在疑惑间,跋锋寒狂笑:“就他老爹李渊啊!我当中原会有多么文明,多么讲究礼义廉耻,没想到啊!没想到!”

        徐子陵这才想到那日李世民与师妃暄有意无意在指李建成道德人品才能全方面低下,事实果真如此么?

        “小陵,明白了?”罗玄仿佛能看穿人心一般,见徐子陵点了点头,便道,“什么李建成是混账?扯淡!归根结底无非一句话,他是李渊立下的太子!李建成既然是太子,那李渊不给,李建成能有?慈航静斋啊慈航静斋,你们早早地支持李世民,便是打得终有一天支持他杀兄弑父的主意吧?”

        跋锋寒笑得眼泪几乎都出来:“杀兄弑父!果然是胡人本色!哈哈!”

        寇仲“恍然大悟”地惊呼:“到那时候,佛门再出来,假惺惺的安抚?开个水6法会,给予他精神上的安慰,然后两方皆大欢喜。李世民内疚尽去,佛门便占你们的山,围你们的田,圈你们的僧产,说不得顺便开始积极挑选下一位皇子,再利用你们的名声提升位格,然后再来一轮?哈,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王薄居然也适时补刀:“嘿,然后李氏一门,就如同被下了诅咒一般,代代兄弟相争,杀兄弑父者、兄弟相残着层出不穷,就如北朝那帮野人一般。外人还以为他们是胡风不褪,茹毛饮血,又有几人知晓李唐的尴尬呢?”

        “挑选明君?为万民谋福祉?”人群中一位黑塔壮汉冷嘲热讽,“桀桀,慈航静斋真是下得好大一盘棋皇室血流成河不说,还得对佛门感激涕零。哎呀,我得赶紧回去告诉夏王,窦家没人被挑选成明君,真是幸运呐。”

        罗玄的话,已经摆明了在挑拨李世民与慈航静斋的关系,可这是阳谋,问得句句诛心偏又堂堂正正。

        若他李世民还希望得到慈航静斋的支持,就必然要面对天下人以看他家好戏的心态围观,可若要与慈航静斋切割,那他离皇位也只会越来越远。

        李世民冷声道:“我李世民在此立誓,若真有那么一天,我李世民需要杀兄弑父才可荣登大宝,那这皇位,我不要也罢!”

        师妃暄听着李世民掷地有声的宣言,看着罗玄手中的“和氏璧”,动摇了。

        毫无疑问,和氏璧若在慈航静斋手中,所代表的意义只会充满罪恶,而此刻,自己支持的明君李世民又自套道义的枷锁,令师妃暄只觉离自己心目中的理想越来越远。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124/118249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