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雄起武侠世界 > 第318章 我听我妈的

第318章 我听我妈的


        张三的拳影漫天挥舞,笼罩住罗玄的身体,不留一丝缝隙,在众人耳中响过一连串爆鸣,震撼众人的耳膜的同时,也震撼着众人的心。

        世人皆知赏善罚恶二使暗器使得出神入化,一身毒功无孔不入,殊不知二人的拳脚功夫也是如此地简洁粗暴,凶狠霸道!

        但令人意外的是,在张三如此狂风暴雨般的打击下,罗玄的身影却岿然不动。

        “师兄……莫非……”闵柔捏紧石清的手,实在不敢说出那个猜测。

        在夫妇二人的认知里,江湖中能接下张三拳势的人基本没有,甚至连逃出拳势攻击范围的人都少之又少,现在罗玄一动不动,少说也已经挨了上百拳,也许现在整个人就剩个架子在那里站着,实际上身体已经被打垮了。

        只是这个猜测实在令人难受,夫妇二人不愿相信,片刻前还在大放厥词的罗玄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被张三给打死了。

        就在所有都在猜测罗玄被张三打成一副什么模样的时刻,张三的拳戛然而止。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清亮的声音响起,不是罗玄又是谁?“可问题是,在我眼里,你实在是太慢了!”

        张三依旧保持着一拳轰向罗玄正脸的姿势,只是他的拳再也无法更进一步。而令他无法再进一步的,只是一根白玉般的手指。

        罗玄的食指。

        令全场武林人士毛骨悚然的是,站在原地的罗玄竟然毫无伤!

        比罗玄被打死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方才张三那铺天盖地的猛烈攻势,竟然全部打在了空处?

        如果不是罗玄的要求与赏善罚恶二使的行事大相径庭,石清夫妇定然会认为方才的争斗是罗玄与二人串通好来蒙骗在场的人。

        罗玄与张三李四一番交手,已经大略摸清楚二人的武功路数,不由得感慨太玄经的逆天。

        只要对着侠客行练,就能有收获。练错了没关系,反正不会走火入魔,怎么练,都是神功。

        张三李四资质何等之差?堂堂太玄经愣是被他们练成了简单粗暴的“一拳流”和“天马流星拳”,却足以令他们二人纵横江湖多年。

        可惜,十年期楚留香上侠客岛,自带游艇,来也无影去也无踪,令张三李四人有一种他们的武功依旧凌驾于江湖之上的错觉。

        见被自己一掌拍飞的李四也回来了,罗玄伸手:“拿来!”

        “你,你究竟要作甚?”被罗玄一指按住的张三冷汗噌蹭往外冒。

        “龙木二岛主请我们上去喝腊八粥,无非是帮他解决那个难题,请再多的渣渣上岛,也不过是浪费十年一熟的断肠蚀骨腐心草而已。”

        “十年一熟?断肠蚀骨腐心草?腊八粥竟是这等毒药所制?”关中四大门派掌门、石清夫妇、贝海石等倒吸一口凉气,连道“侥幸”,断肠蚀骨腐心草听名字就够霸道,若非罗玄强出头,那他们岂不是十死无生?

        “把令牌都给我了之后,你俩就回去复命吧。”罗玄见张三李四一副随时准备英勇就义的而模样,笑道,“看在我师弟的份上,我就会帮你们带一船人去的。放心,一定不会让你们岛主失望的。”

        张三李四也知形势比人强,哗啦啦从怀里掏出一堆令牌来,之前看他俩身上明明挺单薄的,也不知他们是怎样将这么多令牌藏在身上的。

        “请吧。”罗玄

        “告辞。”事已至此,张三李四只能无奈离开。

        “记得腊月派船来接啊!”见张三李四走远,罗玄忽然一声后,惊得二人一个趔趄。

        “这位大侠。”贝海石见机,拱手上前,就要上来卖好。

        罗玄扭头,看向高三娘子,伸手:“拿来。”

        贝海石拱起的手,抬起也不是,放下也不是,尴尬至极。

        高三娘子欣喜地掏出赏善罚恶令,罗玄伸手,在虚空一抓,令牌就到了手中。

        高三娘子等关中四大掌门本拟感谢一番,一想道贝海石的尴尬模样,着实摸不清对方的脾气,也只能拱一拱手便作罢。

        罗玄收拾完东西后,忽然对石破天道:“师弟,这里没你什么事了,有什么打算没?”

        “没有。”石破天摇了摇头,随即看向如今美得不像话的梅芳姑道,“我听我妈的。”

        “听我的作甚?找你的阿绣去!”梅芳姑没好气地道,活脱脱一副被儿子找了媳妇忘了娘模样。

        “娘,真的可以吗?”倒霉孩子没听明白当真了,“孩儿也很想阿绣,孩儿找到阿绣之后,带她来见您,咱们一起回熊耳山好不好?”

        “回熊耳山做什么?外面不好么?”梅芳姑既然决定出山,怎么还会愿意回到熊耳山枯草岭那等穷山恶水?

        “似乎,在外面也不错……”倒是石破天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被梅芳姑这么一问,反而给问住了。

        “师弟,我有个提议。”

        “师兄?”石破天还没习惯突然多了个师兄的事实。

        罗玄衣袖一挥,四套赏善罚恶令朝着石破天直奔而来,石破天伸手捞住,只听罗玄道:“这四套赏善罚恶令,分别是你母亲和你,还有你师娘和白阿绣的。”

        “白阿绣?不会吧?不可能的,怎么会是我女儿白阿绣呢?”白万剑一听道自家女儿的名字,心口便隐隐作痛,不禁黯然神伤。

        “石清!”

        “大侠叫我?”石清被冷不丁点了名,连忙上前。

        “你儿子石中玉坏透了,交给雪山派好生管教吧。”话音落下,罗玄中指一抬,石中玉仿佛被一股大力击中,整个人倒飞进雪山派的人群中,雪山派的人上前按住石中玉,竟现石中玉体内空荡荡的,显然已经被废去了内力。

        石清联想到雪山派一直以来的愤恨和自己儿子在长乐帮的表现,心知此事无可辩驳,被罗玄这么安排的确无话可说,只是这事情非是自己选择,委实有些憋闷。

        “你看,我带着梅芳姑一家子上侠客岛了。当年的事,你们要不别再追究了?”

        忽听此言,闵柔再也忍不住:“杀子之仇,委实难消,梅芳姑,你我今日就在此地……”

        “女人啊!有时就是太幼稚。”罗玄摇了摇头,道,“你丢了一个儿子,我再还你一个如何?”

        “你这话什么意思?啊,师哥,你!”闵柔道,“这位小兄弟的相貌和玉儿一般无二,肯定也是你的血脉!是你和梅芳姑生的儿子!她妒忌我们家有两个儿子这才害死了坚儿!一定是这样!我苦命的坚儿啊!”

        语罢,闵柔已是梨花带雨。

        “行吧,你就问一句,丢了石中坚,你们是不是连石中玉也不想要了?”

        “大侠,你方才不是说?”

        “白万剑。”罗玄望向雪山派的方向。

        “大侠,石中玉是我们雪山派的败类,自当按罪论处,还请……”

        “石中玉犯的事,运气好没造成严重后果,好叫你知晓,你女儿现在是我师弟的红颜知己,你娘史小翠是他的刀法师父。”

        “什么?”白万剑听到消息,先是不信,随即震惊,最后化为满腔欣喜,“原来石破天口中的白阿绣竟然就是我女儿白阿绣?难怪他的刀法专门针对雪山派剑法,原来是娘亲所传。”

        “石清,你看,你儿子回来了不是?没有石破天,石中玉要么被活剐了,要么被活阉了。这石破天的功劳,可以算梅芳姑头上吧?”罗玄再次使出凌空抓人的本领,将石中玉抛还给了石清夫妇,道,“好好管教管教吧。”

        白万剑见石中玉又被返还给石清夫妇,不依不饶道:“大侠,石中玉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虽然阿绣侥幸拖得大难,请恕我们仍将讨还公道到底!”

        “石中玉活罪难免,石破天立功来换。”罗玄撇了撇嘴道,“师弟,你随这几个人上一趟雪山派吧,顺便可以找找阿绣。”

        石破天回望梅芳姑,梅芳姑不耐烦道:“去!去!去!尽管去!”却是梅芳姑听到闵柔的猜测,已经忍不住将错就错和石清纠缠一番了。

        “立功?”白万剑虽然不明白罗玄为什么这么说,但听对方言之凿凿,也知事关重大,马虎不得,只能按下找石中玉算账的心,急急忙忙带着石破天出,回雪山派去了。

        石清夫妇带着石中玉,丁珰随即跟着也回玄素庄去了,梅芳姑嘴角泛起微不可查的笑意,闪身追了出去。

        罗玄朝着关中四大门派掌门人一拱手:“一起回关中?”

        “哦?同福客栈,竟是关中门派?”高三娘子最为豪气,率先开口道,“大侠愿意同行,荣幸之至!”

        长乐帮里,雪山派、关中一批人、石清夫妇带得一批人尽数散了,对长乐帮来说本是一件好事,毕竟这帮人通通都是来找茬的。

        关中四大掌门是来兴师问罪,为司马帮主讨公道。雪山派本来就是他们下药迷翻,仇怨大大的有。石清夫妇带着人过来,要和长乐帮算算拿石中玉顶包去侠客岛送命的账。这么些对头加在一起怎么着都该算是一场大危机,如今危机全走了,可偏偏贝海石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谁让他全程都被罗玄晾在那儿呢?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124/122009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