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偷香 > 第518节 吻合

第518节 吻合


        石来是曹棺的手下?

        ——他好像小时候没吃好,胡子一把,长的却只比孩子高一些……

        听着单飞的述说,孙尚香若是不久前定然没什么感觉,如今听单飞所言,她却如沉雷贯耳。

        她见过这个男人,就在方才的幻觉中!

        在幻觉中,她曾见到了三个人,单飞、张辽和一个陌生的男人,那个男人极为类似单飞描述的石来!

        不用多问,孙尚香凭直觉就能确定这点。她为何能在幻觉中见到个从未见过、但真实存在的男人?

        “怎么了?”单飞皱眉又问。

        “没什么,你说下去。”孙尚香有些虚弱道。

        单飞看了孙尚香片刻,不再追问,低声又道:“按照我们已得到的线索推算,云梦秘密离此地不远了。”

        他在逃命的时候,不忘记看方向和计算路程,知道众人虽被狼群追的晕头转向,可是离云梦秘地反倒近了许多。

        略有沉吟,单飞肯定道:“石来是曹棺最信任的手下,曹棺既然要通过自鸣琴和我联系,石来得到了自鸣琴后,就一定会送到我的手上。”

        孙尚香微蹙娥眉,“石来知道以你的聪明……一定会能找到这里了。”

        单飞微笑道:“过奖。”

        外洞阴暗森冷,血腥气味尚存,单飞一笑间,石洞有了几分温暖。

        孙尚香自到了此间后,精神始终处于绷紧,见到单飞的笑容时,她轻轻的舒口气道:“不用客气,你实在是我见过的少有的聪明却不自大的男人。”

        单飞又笑,“因为我知道谦虚的时候,别人就会不停的赞扬我。若是自大的话,赞扬就不会那么频繁了。”

        孙尚香嘴角终于浮出了微笑,“石来知道你肯定会来这里,因此索性在这里等你,他又给你留下了暗记,约定你去取自鸣琴。”

        她见单飞说的小心,亦是低声细语,如此一来,二人几乎凑到了一起。

        若是以往,单飞定会不留痕迹的远离她,如今的他却没有丝毫躲避。

        孙尚香亦当作没发现这点,暗想再是亲密也不过转瞬的时光,谁知道还能不能离开这里?既然如此,何必拘泥?

        她喜欢单飞,亦珍惜这种难得的独处时光。静默片刻见单飞不语,孙尚香问道:“我猜的不对吗?”

        “你猜的很对。”

        单飞感觉孙尚香的发丝擦过他的鼻端,让他想打喷嚏,他却是强行忍住,“我看到石来留下的暗记时,发现我正在进入一座山中。”

        孙尚香讶然,“你进入一座山中?难道内洞通往一座地下的大山?”

        单飞露出赞许之意,“你也很聪明。一下子就想到这点。”

        地下的大山,这种说话很是奇怪,旁人听起来多是费解,不过单飞绝不奇怪。

        白衣苍狗多翻覆,沧海桑田终变迁。

        作为一个考古专家兼职地质学家,单飞知道在地球存在的数十亿年间,地壳的错动变化极为的繁琐。

        珠穆朗玛峰上都有海底的贝壳化石,证明珠穆朗玛峰本是处于海底,因为地壳隆起的缘故才由海底变成举世第一高峰,那有大山渐渐的沉入地下丝毫不让人奇怪。

        孙尚香能迅疾的想到这点,已是少见的见识。

        “你不用这么早称赞的……”孙尚香咬着嘴唇道:“我们这两个聪明人若是死在这里,那就是个笑话了。”

        单飞这会儿的功夫查探着外洞的地势,半晌才道:“能逃过狼群和恶鸟的追杀,活着到这里的人都已不傻了。如今张辽他们离奇的失踪,可能是这大山有古怪。”

        孙尚香微有不安道:“我……没有照顾好他们。”她记得单飞让她带张辽那些人等着,可单飞冒险回转,她带的那些人全部不见,这让她难免不安。

        单飞苦笑道:“你不用自责的。你亲身探险,就是将最大的危险扛在肩头,旁的事情,你如何能兼顾许多?做事但求问心无愧的尽力而为,至于我们实在做不到的事情,何必自责呢?”

        “你总对女人说这种安慰的言语吗?”孙尚香咬了下贝齿道。

        单飞笑道:“我对男人也是这么说的。”

        孙尚香垂下螓首,微有脸红。

        外洞静谧。

        半晌后,单飞叹口气道:“我们虽是认为这里可能会有机关,他们都是中招了,这才突然失踪,不过我暂时查不出此间有什么问题。”

        孙尚香知道单飞的本事,更是惊异此间的奇诡。

        “不过人各有命,他们未死,不过是失踪,我们也不用太过悲观。”单飞向内洞看了眼,“如今等在这里恐怕不会有什么结果……对了,葛夫人和她的两个孩子也失踪了。”

        “是啊。”孙尚香奇怪单飞如此一问。

        单飞暗想葛夫人好似云梦秘地的人,对此间的情形很是熟悉,张辽他们若是因为云梦秘地而失踪,和葛夫人在一起,说不定还有活命的机会。

        史载的张辽肯定不会这时死的,不过如今的时空被他和曹棺、加上黄帝那批人用无间搞的和蜂窝煤一样尽是窟窿,到底如何变化,谁都说不准了。

        琢磨片刻,单飞揣摩着各种可能,不过感觉凭想是不行的,低声道:“我要追寻石来留下的痕迹看看。你……”

        “我要和你见到曹棺后才能决定是否离去的。”孙尚香坚持道:“你不要忘记了和我的约定。”

        她知道单飞看似轻松,实则压力山大,单飞很是担忧她孙尚香的安全,这才有了迟疑。

        单飞沉默半晌,终于道:“那我们小心一些。”

        他伸手握住孙尚香的左手,半晌后接过油灯道:“我在前,你帮我断后。”

        你为何不说是帮我挡住前方的危险?

        孙尚香凝望着那缓慢但坚定前行的身影,低声道:“好。”

        二人一前一后的再次向洞内走去。

        洞内静寂,除了二人行进间的声音,全然没有半点动静。

        孙尚香看着单飞的背影,突然低声道:“单飞,你和石来、张辽二人关系很好吗?”

        单飞有些奇怪孙尚香的问题,不过还是回道:“我到许都后,交下几个朋友,他们两个是我最早交往的朋友。”

        “你们……一起做过事情吗?”孙尚香又问。

        她虽决定不将坠入幻境的事情和单飞说,只怕让单飞更加困惑,可她却想将事情弄个明白。

        “我们一起做过一件事情。”单飞回忆起当初的情况,止下脚步道,“怎么了?”

        他知道孙尚香不是无的放矢的女人。

        孙尚香亦是止步,摇头道:“没什么,我就是想听听你以前的事情。”

        “是吗?”

        单飞眼中的温暖融化了内洞的森然,“你若喜欢的话,我慢慢说给你听了。”

        孙尚香“嗯”了声,接着道:“你们一起做过什么事情?”

        单飞留意着前方和两侧的动静,轻声道:“那时候我们跟随曹棺进行一次探险,曹棺说要找长生香。实际上……”

        轻叹一口气,单飞道:“曹棺为防别人打扰,先是做了一个大坑将前去的人坑杀……”

        孙尚香心中微凛,“如今好像也有个大坑等我们跳下去。”

        单飞心中和孙尚香一般的感觉,喃喃道:“你说的不错,所有人为了不同的目的,正在前赴后继的往这坑里跳,这些年来看起来没停过,洞外那些白骨刻意证明这点。若不是……”

        他没再说下去。

        孙尚香柔声道:“若不是因为曹棺,还有答应过魏伯阳,你也不会来到这里。”

        或许也是为了你。

        单飞心中暗道,他看得出孙尚香隐约的排斥,始终未将自己的猜想对孙尚香提及,可他感觉孙尚香对他的猜想亦有知情。

        石来那时候也知道曹棺的计划,他倒也守得住秘密,始终不动声色做戏,不过他是不得已,却不是不将我等当作兄弟。

        单飞想到这里时,将自己和石来、张辽探险七星坟的事情略有说及。叙说时,他心中微动,故作不经意道:“那时候我是第一次碰到晨雨。”

        孙尚香芳心震颤,“是在个山洞中?”

        单飞霍然转身,失声道:“你如何知晓?”

        孙尚香娇躯微颤,强行的抑制,很是异样道:“这并不奇怪,你们去的地方多是野外,你们那时候在山洞内遇见并不难猜。”

        单飞看了孙尚香半晌,缓缓点头道:“不错,是不出奇。”

        出奇的是——你为何对这件事很是期待的倾听?你想知道什么?

        单飞察觉到这点,回忆道:“那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电闪雷鸣的。我和张辽、石来在野外要找个地方避雨,就发现了那个山洞。张辽投入块石头探路……本以为洞中没人的。”

        “咕噜”声回荡在孙尚香的脑海中。

        当初幻觉中那微微滚动的石头如同闪电般惊心刺眼。

        孙尚香玉容渐转苍白,“结果……晨雨在洞中?”

        “不错。”

        单飞看了孙尚香一眼,“我们当时都很奇怪,不知道一个带剑的单身女子为何会出现在那里。”

        “晨雨是用剑的?”孙尚香声音干涩,她仿佛又看到那负剑凝立的窈窕身影。

        “是的,她的剑法很高明。”单飞见孙尚香神色益发的奇怪,缓缓道:“你猜我在看到她的时候,第一句说了什么?”

        孙尚香止住脚步,半晌才道:“那种情况下,你可能会说你是个好人,让她不用担心。”

        单飞微有失落,随即笑了起来,“不是这样的,我当初很是糊涂,张口说错,竟说我不是什么好人……”

        孙尚香娇躯晃晃,伸手扶住了墙壁。

        单飞抓住了孙尚香的手臂,“你不舒服?我们歇歇吧。”

        “她对你说了什么?”孙尚香艰难且坚持的问道。

        一切吻合,没有半点差别!

        她孙尚香方才居然见到晨雨和单飞第一次相遇的情形,难道她和晨雨回答了一般的言语?

        孙尚香思绪未停,单飞已开口道:“她那时好像将我看作个登徒子,反问我一句——我认识你?”

        幻觉瞬间全部又回到了脑海。

        记忆中雷耸电惊。

        孙尚香呼吸都有些困难,一把抓住了单飞,紧张道:“单飞,我……”

        .

        Ps:如果明早月票数能到五百票就好了,有点小贪心,哈哈。

        .(未完待续。)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133/136119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