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偷香 > 第822节 大有来头

第822节 大有来头


  鬼丰说的略有跳跃,一般人倒是不容易理解他的意思,尤其是古代人。单飞从“前沿”、“战场”几个字却立即想到自己那个时代的作战指挥中心。

  他那个时代的战役和古代已有了很大区别,统帅不见得在锋线就可以实时的得到战况,因为那时通讯手段早就高明了太多。据单飞所知,黄帝、蚩尤有着远超世人的高科技手段,而无论云梦秘地还是楼兰神庙,监控手段都是极为高明,既然如此,白狼秘地如何会用原始的作战方式?

  “在这里、可以联系到白狼秘地?”单飞终于问道。他问话的时候想到在贵霜王庙曾听“玄女”说过,单鹏的楼兰神庙只能监控白狼秘地的异常,却无法探测白狼秘地内部的情况,这么说来,白狼秘地内亦有自己独到的技术手段。

  魔王、大明王闻言不由均是面红心跳。这二人都是一方教主,虽在鬼丰、夜星沉面前有些露怯,不过实在也有不一般的头脑。

  水能载舟、亦能煮粥,在世人眼中看起来诡异的白狼秘地,在二人眼里却是极具诱惑。

  二人千里迢迢的赶来,就是知道祖辈高明的手段源于中原,想从白狼秘地得到更多的好处。如果这里能联络到白狼秘地,那他们可说走了极为关键的一步。

  鬼丰回复单飞道:“应该如此……”

  “应该?”魔王和大明王忍不住齐声叫道。

  鬼丰凝声道:“你等一定在想,我只凭一个猜测就是这般冒险,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你也知道这点?

  魔王、大明王均是冷哼一声。

  鬼丰淡淡道:“你等对中原事故这般熟稔,难道没有听过‘富贵险中求’的话吗?我等要做的事情不是富贵事,却是世人万中无一想去做的事情,若是成行的话,可说开拓古今世上从未有过的境况,既然如此,就不会有什么规矩方圆,更没有按部就班的手段可循。此事要想成功,需凭勇气的摸索和睿智的猜想,若是能确定如何逐步去做,我和夜宗主何必要你们参与?难道在你们眼中,我等竟是这般的高尚,有好处不知道自己独享,非要带上你们才会心安一些?还是你等认为我等要行权术的欺瞒之法,骗你们卖命更让你们感觉习惯一些?”

  大明王脸上微热。

  这世上的太多骗子和权术者诱人上钩时都是宣扬有地大的好处,却从不提及天大的危险,偏偏有那多傻子去信,这个鬼丰先把丑话说在前面,大明王倒觉鬼丰这人极为实在。

  鬼丰顿了下又道:“做这种惊天的事情本需要惊天的胆量,夜宗主在楼兰城的时候,难道没有和你们说过?”

  魔王脸色也红,记得夜星沉当初曾经不屑道——你魔王要谈和我联手,恐怕真的不够资格。

  偷望夜星沉一眼,魔王发现夜星沉在楼兰城尚有言语,可到此间后一直很是沉默,唯有双眼的空洞似乎要吞噬世间的一切。

  微有心寒,魔王干笑道:“鬼丰先生所言极是,我等受教了,还请鬼丰先生说说你的猜测。”

  鬼丰终于又道:“远古往事,湮灭实多。哪怕黄帝、蚩尤一战,因大禹刻意篡改,后人都是难窥真相。单鹏、巫咸所行极为隐蔽,知道他们曾经对决白狼秘地的人已极少,知道当年真相的更可说是屈指可数。”

  “鬼丰先生自然是其中的一个?”魔王讨好道。

  鬼丰摇头道:“我不知。”望见魔王尴尬又恼火的表情,鬼丰沉吟道:“我只听到过几种流传的结果。”

  单飞皱起眉头,还是道:“不妨说来听听。”

  “单鹏实在是天纵奇才……”

  鬼丰口气中也满是赞叹道:“黄帝之后神通多失,一方面因为世人见识所限难遇机缘,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要领悟黄帝的神通,亦需要非同一般的头脑和本领。女修可说是集黄帝神通于大成者,传闻中、单鹏却是进一步的开拓了黄帝的神通,他自创的六甲秘祝甚至可说是世上独有,连黄帝等人都是不能创建。”

  他说到这里突然顿了下,问道:“阁下有什么见解?”

  众人一怔,见鬼丰望向那个平凡人,均是心有不解。

  此间中,夜星沉少言语、单飞多思索,魔王、大明王急欲多知一些频频发问,唯独那平凡人到了这里后,又和在楼兰城仿佛,完全让人忽略他的存在。

  那平凡人似有意外,反问道:“鬼丰先生此言何意?”

  鬼丰缓慢道:“我在叙说单鹏往事时,发现阁下似有丝激动之意,如此看来,阁下也是了解单鹏?”

  “鬼丰先生或许看错了?”那平凡人波澜不惊道。

  “是吗?”鬼丰的鬼面似笑非笑、极为诡异,“来这里的人都有目的,我多少能够知道,唯独不知阁下的目的是?”

  平凡人沉默下来。

  大明王一旁不由道:“鬼丰先生,这是魔王带来的手下、无关紧要……鬼丰先生还是说正事要紧。”

  鬼丰蓦地大笑起来,“大明王,若非此人出手相助,阁下和魔王说不定已然丧身楼兰城!此人身怀息壤,息壤和种火、许愿神灯般,均是黄帝、蚩尤等人所创的神物。息壤既然如此重要,你觉得魔王会将其交到一个下人的手上?”

  大明王一听,立即知道蹊跷所在。不过他还是有些不解,“魔王,此人是你带来,你似乎应该向我等稍加介绍?”

  魔王的神色蓦然有些怪异,大明王一见,吃惊道:“你莫非也不知他的来历?”他本以为这事绝无可能,不想魔王苦笑道:“实情的确如此。”

  众人的目光顿时落在那平凡人的身上。

  “那你怎么会将他带到身边?”大明王更是费解道。

  魔王半晌道:“这件事说来话长,忆先生……你说还是我说?”知道众人不解,魔王解释道:“这人当初见我时,就让我称呼他为忆先生就好。他说是记忆的‘忆’字。”

  众人微怔,不想那平凡人起了这么个古怪的名字。

  那平凡人缓望众人,轻声道:“鬼丰先生实在小心……看来我若不说来历的话,鬼丰先生就不会让我参与此事了?”

  鬼丰淡淡道:“那是自然。此事要执行必须经过极为周密的思考,多一个变数,就极可能引发意想不到的后果。行惊天之事,是需要惊天的胆量,却绝不需要莽撞的冲动,胆量和蛮干不能混为一谈。”

  那平凡人轻舒一口气,“你这么说,我倒是放心许多。”脸露丝少有的苦涩,那平凡人道:“我不肯对魔王说出身份,一来是我这身份很有些离奇、常人难信,说出来反倒要多加解释、更有不便,二来是我只怕羞辱祖宗的名声罢了。”

  众人闻言倒是极为好奇,鬼丰淡漠道:“阁下莫要高看自己了,在场的几人,单飞、夜宗主都是身份极为奇异之士。”

  “你莫要忘记你自己。”夜星沉突然道。

  鬼丰似笑道:“不错,我的身份亦是极为离奇。我本要对单飞提及,不过眼下……”他盯着那平凡人,自然是要等这人吐露出身份才肯进一步的行动。

  那平凡人犹豫片刻,“你们当然知道息壤曾经是鲧所用之物?”

  大明王吃惊道:“你难道是大禹的后人?”他这是子承父业的想法,暗想鲧用息壤而帝灭之,随后这息壤只怕落入大禹之手,然后一代代的传下来。不过大禹之子启创立的夏朝早亡,后代缈缈,这人这般提及身份,倒让人无从追究。

  那平凡人却是摇头道:“不是,我乃伯益的后人。”

  众人均惊。

  哪怕鬼丰亦是语带探询道:“伯益后人?听闻伯益当年被大禹击败后一路东逃,甚至有人说他们远赴东海之滨……”

  “这件事极为曲折。”那平凡人幽幽叹息道:“鬼丰先生见多识广,原来却也不知此中的真相。”

  略有停顿,平凡人感慨道:“伯益的确是被野心的大禹击败,但他并非逃到东海之滨而止,你要知道,当年的大禹曾神通广大的足遍中原,疏通了天下水道。这种事情绝非朝夕可成,亦非凭毅力就可以达到。”

  单飞不由点头,他对地质了解的深入,知道此人所说的极具道理。

  现代人多关注大禹三年过家门而不入、儿子如何会出生的问题,却少去想一件极为关键的事情——古人条件有限、人口亦是稀缺,可传说中大禹却是将中原的水道治理得井井有条,让中原泛滥的大水尽归海洋,这件事听起来简直不可想象。

  要知道他单飞那个时代如此科技,什么南水北调都是难之又难,耗力难数,大禹做的事情远较南水北调要艰难千倍,以大禹当年的条件,如何能够做得到这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平凡人有句话说的不错——很多事情绝非靠毅力就能达成的,还需要有实力。

  唯一的答案就是——大禹也有黄帝遗留的神通。

  鬼丰忽然道:“这点倒是不难猜测,传言中大禹治水时常会化作熊怪的模样,甚至惊吓到妻子。后世之人总以为无稽荒诞,却不知道这应是使用异形香后造成身体的返祖变化。如此看来,当年大禹还是有些神通在身,而大禹、伯益一战,或许远不如黄帝、蚩尤交战的惊心动魄,恐怕亦是手段纷呈。”

  那平凡人叹息道:“鬼丰先生说的一点不错,大禹的确有神通在身,他蓄意反叛,所用的手段亦远比伯益要多,他乘坐当年治水遗留的一种奇异的水下船,沿黄河一直追伯益到东海。常人以为他会止步东海之滨,不想他竟追击到海上。而伯益无奈之下,亦只能带人亡命海外,沿着单鹏所传的《山海经》记载,发现了一片新的大陆……”

  单飞闻言怦然心动,立即想到两件往事——第一件就是他和晨雨所呆的天坑底、瀑布下的那个神秘之所,那难道是大禹治水时操作不当,将潜水艇撞入了黄河的岸道中?第二件就是那个新大陆……

  **

  Ps:朋友们肯定知道新大陆是哪里了,哈哈,前文有提及的。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133/166270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