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偷香 > 第850节 末日的准备

第850节 末日的准备


  四周静寂。

  龙树终究还是龙树,看到单飞一脸困惑的环望四周,不由提醒道:“单施主,这里是龙宫天塔。”

  “然后呢?”单飞反问道。

  “你是否知晓龙宫天塔的来历?”龙树若有期待道。

  单飞迟疑道:“略有所知,不过不知道是否正确。”

  “单施主可否介意……”龙树欲言又止,显然是希望单飞有点共享的精神。

  单飞搜刮自己的记忆,沉吟道:“据我所知,龙宫天塔本是九天玄女所建,其中有着极为神秘的秘藏,当初蚩尤毁灭身毒数万生灵……”

  龙树闻言双手合十,神色有不忍之意。

  单飞见状,明白龙树知晓此事,继续道:“玄女念及身毒的无辜死难,希望能稍微弥补蚩尤曾经的错处,这才在身毒留下开启龙宫天塔的法门,这个法门好像和凤血镯有关,只有通过凤血镯才能进入龙宫天塔。”

  鬼丰、夜星沉互望一眼,都看出彼此的诧异。他们初见单飞时,觉得单飞更像是个懵懂无知的少年,但此人不但武功进展的极快,吸纳接受知识的能力也远比太多人要迅猛。

  “单施主所言极是,不过其中有几处……和本僧所知有些小小的不符。”龙树立即道。

  我一共才说了几句?有几处小小的不符?你这和尚说的也太婉转些了吧?

  单飞哭笑不得道:“还请高僧明言。”

  龙树谦虚道:“本僧所知也未见得确实,既然单鹏将军对单施主极有期望,本僧就不揣冒昧,与单施主说出共同参详。”

  他稍微整理下思绪,清晰道:“据本僧所知,龙宫天塔并非九天玄女所建,而是黄帝、和玄女共同建造。”

  单飞想到这里应和处理亚特兰蒂斯的地方并不遥远,觉得龙树说的更有道理。

  “龙宫天塔的确有极多的秘藏,但初建的用意本是为了末日做准备!”龙树又道。

  众人皆是困惑,哪怕鬼丰亦问道:“什么叫做给末日做准备?”

  龙树双掌合十道:“诸位想必知道,这世界本已毁灭过多次……并非疆土的分分合合,国度城池的消失,而是彻底的毁灭!”

  单飞微怔,不想龙树倒也知道此事,“那又如何?”

  “黄帝之时,亦要近一次世界的毁灭。”龙树凝声道:“世人浑噩,生命虽是极为短暂,却始终麻痹自己,让自身觉得时日永无尽头。这些人永远不知这世上事事无常、无常是苦,朝夕间以苦为乐,少去想明日究竟如何。哪怕偶然有人去想,亦是轮转在欲望之中,亚特兰蒂斯那般文明亦是这般。”

  “黄帝他们有所不同?”单飞听出龙树的言下之意。

  龙树点头道:“黄帝他们已想到这世界会彻底毁灭于世间……”

  单飞知道当年一战的确很玄,以蚩尤、黄帝之能,鱼死网破时要毁灭这世界绝不困难。

  “因此黄帝和蚩尤决战前,请九天玄女以天涯秘术建龙宫天塔传世,再将他们所知的无数文明尽数藏于龙宫天塔,希望能将这些文明永远的流传下去。”

  龙树沉声接着道:“龙宫天塔是极为玄奇的地方,哪怕这世界尽数毁灭,但龙宫天塔却不会毁灭。”

  “这怎么可能?”大明王完全不理解龙树在说什么。

  龙树看着大明王很是怜悯,半晌才道:“这件事本是不可思议,但这世上本有太多不可思议之事,我等能立在此间,在很多人眼中,亦是绝无可能之事。”

  大明王哑然。

  单飞喃喃道:“在世界毁灭前,将知识文明藏在一个地方?”他那时似想到了什么,一时间却没有清晰的概念。

  “高僧从何知道此事?”鬼丰问道。

  “此事在释迦传下的言语中本有记载。”龙树道:“释迦曾言,这种事实叫做迭玛!”

  “是了。”

  单飞一听“迭玛”二字,恍然道:“是伏藏!一定是伏藏!”他知道梵语“迭玛”之意就是伏藏。

  龙树闻言神色欢喜,双掌合十道:“善哉善哉。单施主果然懂得这些。迭玛就是伏藏,是说某人能从不可思议的时空取得奇特的能力。比如说可以得知一段经文、或者得到远古的一些史实……”

  单飞连连点头,他知道龙树说的是佛教一件极为奇特的神迹。

  在藏边考古时,单飞对伏藏亦是很有研究。伏藏在藏边极为流行,就像龙树所言——是说一些人似乎莫名的得到不属于自己的知识和能力。而根据密宗所言,宇宙间有个神奇秘地藏着无尽的文明,那些人因缘和合,这才能从秘地取得沧海一束的能力,这种现象就叫做伏藏。

  伏藏已被证明的确是世间异事之一,哪怕科学家再是实验,亦是无法破解其中的道理。

  单飞经龙树提醒,再想到考古往事,随即又道:“龙宫天塔就是伏藏的源头所在?”

  “善哉。”

  龙树合掌轻叹道:“单施主的猜想,正和本僧不谋而合。据本僧所想,无论老子还是释迦,均是如伏藏般获取传授,不过他们所知远比寻常伏藏人为多,亦因自身睿智无双,这才能结合所知精要开宗立派。”

  “伏藏?”大明王听到这里终于若有醒悟,“这好像是西方的通灵仿佛?”见众人均是望过来,大明王立即道:“西方偶有极为神奇的人物,突然会宣称得到神之启示,明了世上某些不解的玄奥。”

  他一直和魔王般感觉憋屈,暗想我堂堂一个西方的大明王到了此间怎么和白痴一样?当初魔王不懂就问,他却明白藏拙的道理,始终在一旁静听吸收就好。如今众人中,反倒以他认知最是差劲,只怕漏掉什么,大明王屡屡发问难免心怀郁闷。如今终于到了他明白的领域,大明王如何会再隐藏什么?

  “西方的确有这种情况。”鬼丰点头道。

  大明王欣喜得到鬼丰的认同,接着道:“在西方,通灵确有其事,但龙蛇混杂下,更多的人没有通灵的能力,却是依仗此点来蛊惑众生,比如说有个木匠的儿子……”

  他一直对那个木匠的儿子耿耿于怀,认定那人是近来数百年最大的骗子,难免又要重提旧事。

  单飞知道大明王要说哪个,连忙岔开道:“这么说西方的通灵、身毒的伏藏都是异曲同工,源头尽在龙宫天塔。若没有高僧解释,我倒不知道中原也有此事。”

  “单施主所言差矣,中原也曾记载此事。”龙树认真道。

  单飞大为诧异,忙道:“还请高僧指点。”

  龙树道:“李耳之后,中原有个极为有名的人物叫做孔丘。”

  “孔子也是伏藏人物?”单飞讶异道。

  “孔子不是,但他隐约提及过此事。”龙树缓缓道:“本僧一直对八百年前左近发生的事情很是留意……”

  “为什么?”大明王忙问。

  龙树道:“因为那个时代的世人的思想蓦地变得……变得聪明许多。”

  单飞暗自点头,心道中原那时是百家争鸣,身毒亦是精英荟萃,说起来也是个异数。某处有个文明爆发期不足为奇,但世界最重要的地方均是同时爆发,那就难用巧合来解释了。

  “因此高僧认为是有人从龙宫天塔取得了超越的文明,流传到了世间?”鬼丰一旁道。

  龙树微有诧异的看了鬼丰一眼,合十点头,“正是如此。据本僧认定,释迦、老子从中所知最多,这才能或得道、或涅槃。而后来的孔子虽亦是一代大家,却让人多少有中规中矩之感。而孔子曾经有言语流传后世说——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大明王虽不知道这句话,一听却想当然道:“这孔子倒是谦虚之人,他说自己的知识都是刻苦学来的。”见众人都是奇异的看着自己,大明王有些心虚,“我说的哪里不对?”

  鬼丰、夜星沉齐声道:“孔子的确说过——我非生而知之者!”

  “不错。”

  单飞那一刻心情激荡,知晓自己又有了一个重要的发现,“孔子此语看似谦逊,但他却从侧面认定这世上有一种人是生而知之!”

  什么是生而知之?那就是说一出生就知道很多事情!伏藏的概念说的虽有差别,但亦是说某些人生下来不经学习,就会懂得一些极为玄奥的事情。

  龙树微笑道:“单施主说的亦是本僧所想。”虽说是经他提醒,单飞这才恍然,但见单飞了然,龙树却比谁都要高兴,“孔子此语之后,弟子还记载孔子随后又说过——子不语怪,力,乱,神。这听起来像孔子认定世上没有奇异之事……”

  “不语不代表没有。说不准这是说孔子早知老子伏藏一事,明白这世上的奇异,因为心怀敬畏,这才知而不言,只是在言语中隐约泄漏。”鬼丰分析道:“据史书记载,孔子每有不明之事,都会虚心向老子求教,因为他知道老子对远古文明知晓的更多。”

  众人均是点头,感觉鬼丰所言大有道理。

  大明王亦是明白过来,暗道惭愧,心道我自诩大明王,但在这些人的面前,和大泥王一样。

  “可是……”

  大明王心怀敬畏道:“高僧说了这些又有什么作用?”

  龙树心道人比人得死、货比货要扔,你大明王若是单飞的话,本僧真不能将希望放在你的身上。

  “这说明要得窥龙宫天塔的玄奥,非有缘不可。”龙树道:“不然哪怕孔丘那般人物,亦是无从获得。”

  “有缘之人?”单飞见众人都在望着自己,不由苦笑。

  龙树双掌合十,终道:“单施主正是有缘之人!”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133/168689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