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偷香 > 第1037节 三选一

第1037节 三选一


  夜幕深沉,黎明尚远。

  单飞听到有人说话,默然半晌,这才转身望去。黑暗中的憧憧人影分开了一条道路,曹操缓步走了出来。

  他仍是披着那件略有破旧的红袍,内衬金丝软甲,往昔的威严意气尽数化作了疲惫伤感。并不躲避单飞咄咄的目光,曹操径直走到了单飞的面前。

  荀彧、赵达意有阻拦,曹操却是摆手止住道:“无妨事,孤虽算计了单飞,可孤知道,他不会对孤出手的。”

  众人一怔,倒不知道曹操为何会这般肯定。

  单飞默然。

  曹操凝望单飞道:“因为在你的眼里,我等不过是身不由己的可怜虫罢了。”默然片刻,曹操又道:“你适才问错人了,要杀孙尚香一事,虽是赵达下手,却不是荀彧一力主张。主张杀了孙尚香的人,是孤!”

  话音落,曹操身旁的护卫倏然上前,许褚更是闪到曹操的身侧,只怕单飞对曹操不利。

  单飞未动。

  曹操亦没有任何退缩之意,看着单飞道:“其实孤不说,以你的聪明,亦是想的出来。为政之人,只要不是昏聩透顶,手下所为,或多或少都是代表着为政之人的心意。”目光眺远,曹操喃喃道:“韩非曾言,‘为人君者犹盂也,民犹水也,盂方水方,盂圆水圆。’此言不欺。”

  单飞明白曹操在说什么,曹操的意思就是——治理天下的君王和器物仿佛,而百姓就和水一样,你君王是方的,治理的百姓看起来自然也是方的,你君王是圆的,黎民看起来也就是圆的。

  这些话如果简单的归纳为四个字,那就是上行下效!

  赵达将一切事情揽到自己的身上,荀彧在听到单飞质问时顾左右言其他,可不用他们再说什么,单飞如何会不明白——荀彧跟随曹操十数年,一直为曹操所器重,赵达更像是曹操的影子一样,你的影子到了哪里、心腹做着什么,你能说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这件事或许是赵达、荀彧的主张,但一定是曹操的决定!

  曹操何等见识,自然清楚单飞亦明白这点,这才有了这番感慨。单飞对这些心思一想就通,他思索的是曹操感慨的目的。

  对女修而言,什么亲情、爱情、欲望或野心,统统可以变成女修手中可利用的筹码。女修代表着权术的顶峰,权术者莫不有意无意的如女修般利用世人的情感弱点,那曹操呢?

  “请天子前来。”曹操突然道。

  单飞微怔,就见外围暗影处又分开一条道路,刘协在一帮护卫的“保护”下走了出来。

  夜深沉,刘协的一张脸却和白垩般。不知是夜风太凉还是旁的缘故,刘协身躯有些颤栗,故作镇定道:“如此深夜,不知司空为何突然将朕从宫中‘请’来。这里又是什么所在?”

  他环顾四周很有些不安。等看到单飞时,眼前微亮,补充了一句,“原来单爱卿也在这里。实不相瞒,自从单爱卿在宫中失踪,朕着实有些担心呢。”

  单飞若是根本没有听到过刘协、伏皇后和周不疑在深宫的密谈,倒真不明白曹操要做什么,可事到如今,他隐约已猜到什么。

  “陛下最近钟鸣鼎食,倒是少理世间之事。陛下不知道这里是城南的坟场所在吗?”曹操幽幽道。

  看着远处飘曳的鬼火,刘协打了个寒颤道:“司空倒是好雅兴,这般深夜居然和单爱卿在此相叙,不知两位爱卿商议的事情,朕可听得吗?”

  曹操淡淡道:“陛下客气了。”

  刘协琢磨不透曹操的用意,笑容很是勉强。

  曹操缓望四周,半晌终道:“十数年前,先是董卓作乱,又有吕布、王允独权,再轮到李傕、郭汜发难,这几人无论哪个掌控天下,视陛下均如玩物禁脔,非打既骂,陛下有时甚至没有一餐饱饭。”

  刘协下意识的咽了下唾沫。这是他的习惯,每当有人提及起、或者他自己想起那段凄惨的时光,他都会有这种下意识的反应。

  这是个事实。在十数年前,他这个皇帝,其实和阶下囚一般无二。

  “可陛下那时终究还能活下去,甚至一改历代汉室君王的腐朽昏庸,开始关心起百姓的困难。兴平元年,三辅大旱,一斛谷价值数十万,长安人吃人的事情时有发生,陛下开仓放粮,惩治贪赃枉法之辈,着实有着明君的气象。”

  刘协猜不透曹操是褒奖还是讽刺,尴尬道:“司空过奖了。”

  曹操神色如常,继续道:“建安初年,陛下终从长安逃离,车驾洛阳。当初正值饥荒,尚书郎以下的官员,都要出城挖野菜充饥,百官宫人多有饿死,士兵做贼杀戮官员,纲常败坏……可说是黑白颠倒、惨不可言。天下势力无数,袁家四世三公,坐拥数州,对陛下的苦难坐视不理,后来雄霸江东的孙策,更是忙于江东之业,对陛下的安危视而不见。”

  刘协羞愧中握紧了拳头。他不敢反驳,亦无从反驳,这是事实,事实如何反驳?

  “刘备素来仁义,可那时候正忙着在徐州收买人心;袁绍之弟袁术,坐拥扬州,筹划称帝割据一方,这些人早认为‘秦失其鹿,先得者王’,眼中哪里有什么陛下?”

  讽刺的看着刘协,曹操冷冷道:“有如益州、汉中、荆州之流的官员,都可谓是汉室的‘忠臣’,那时可为陛下送过一粒米饭?”

  刘协终于松开了拳头,长叹一口气道:“当时若非司空前来洛阳迎驾,朕说不定已……”

  他没有说下去,曹操却替他说了下去,“说不定陛下十数年前已然死去,亦不会有董承为乱被诛一事了。”

  刘协脸色瞬间惨白。

  四野静寂。

  许久,众人都感觉静寂的让人心慌时,刘协终道:“司空,很多事情过去了,就过去吧。为人、是要向前看的。”

  “是吗?向前看好像没错,可若是南辕北辙,向前看又有何意义?”曹操反问道。

  刘协一滞,不知如何回答。

  曹操喃喃道:“我很想让这些事情过去,可很多事情就像死结般,有人无法绕过,有人必须解开!”

  刘协试探道:“司空的意思是?”

  曹操凝视刘协良久,这才又道:“臣本愚陋,自幼顽劣,初举孝廉时,才算略有知事……”顿了片刻,曹操再道:“后值天下大乱,臣本不想入仕,但得夫人相劝。她劝我说男儿顶天立地,当立不世功名,才不负平生意气。”他说到“夫人”的时候,眼中似有光亮。

  夫人自然就是丁香!

  刘协、曹操对答的时候,单飞一直琢磨着曹操在卖什么药,听到这里时心中暗想——这时候说话的人,是曹操还是阿瞒?

  “臣因此立志平定天下,正得朝廷征臣为典军校尉,臣那时想的只是为国家讨贼立功,图死后得题墓道:'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平生之愿足矣。”

  曹操声音低沉,掷地有声。

  夜色中无人出声。单飞看着曹操,选择相信曹操的这句话,谁没有过英雄梦?可惜的是,梦终究是梦,梦也要醒。

  “臣自此后,讨董卓、剿黄巾、破吕布、灭袁绍、伐乌桓,一统北方……”

  曹操凝望无边的夜,“此间看似荒凉,可若无臣,天下恐怕尽是这般的墓场!”

  神色寂寞,曹操缓望刘协道:“臣一直念及周公至德,只想有朝一日,天下大定,不负……平生所愿,告老还乡。”眼中突然闪过丝凌厉,曹操质问道:“但臣可以吗?”

  刘协被曹操的冷厉所吓,不自主的倒退一步,“可……不……”他下意识要说可以,但又觉得不妥,说不可以又是别扭,一时间倒是左右为难。

  看着手足无措的刘协,曹操一字字道:“臣不可以的,为什么?”他冷漠质问,知道刘协不会回答,随即道:“因为陛下不知乌鸟反哺之义,反用恩将仇报的手段。陛下才吃了口饱饭后,没几年就开始联系外戚,想要除去臣!”

  刘协脸色惨白,声音微哑道:“司空,你……”

  “臣答应过,不再提及此事的。”曹操喃喃道。

  刘协轻舒了一口气,曹操随即道:“可臣不提及旧事,陛下能不能网开一面的告诉臣,最近陛下究竟在忙着什么?”

  “司空……”刘协磕磕巴巴:“朕近来一直忙于迎接传国玉玺一事,诸事均听司空的吩咐,如今单爱卿对传国玉玺处置的很是妥当。除此之外,朕倒是没有旁的事情。”

  “是吗?”曹操字字凝寒的盯着刘协。

  刘协干笑道:“司空总不会不信朕的话吧?”

  曹操亦笑了起来,“若要选择,三人中,我会选择一个来信的。”

  “什么?什么三人?”刘协满头雾水道。

  曹操淡然道:“在请陛下到来之前,臣已经见过两人,一个是张滂,一个是伏皇后。”

  刘协听到这两个名字后脸色巨变,曹操悠然道:“这二人都说了些事情,可似乎又有点儿不同,因此我需要听听陛下说些什么。三人中,我只会相信一个的。那陛下呢?”

  眼中带着无尽的嘲讽,曹操冷冷道:“陛下会信哪个?张滂、伏皇后,还是陛下自己呢?”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133/186916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