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1985香江枭雄 > 第三十五章 老鬼

第三十五章 老鬼


大魏现在也很苦恼,现在转型要打破不少原有设定,唉。

        刚刚吃完饭回来,不好意思这章来晚了,大家加群啊,一起聊聊,大魏有点卡文了。看来之前写的尖东大火拼以后是发不了。也不知道洗黑钱什么的,能不能写哟,第一次写掌握不到分寸。

        求推荐票和会员点击、收藏啊。

        李文彬这次是真的麻烦了,回归之前内地派人来香港摸底不算什么稀奇,保安司给他的任务就看紧内地来的人,可惜了鬼佬还能在香港待多久?97之后自己怎么办?李文彬当然也想提前向内地靠拢啦,想了想手头保安司传过来的资料,李文彬真心烦闷了,不光是许正阳,内地还有不少通过秘密渠道来港的人也需要他李文彬配合保安司完成任务。

        很简单,李文彬要是靠拢了现在的港府,97之后他一定靠边站,现在不配合保安司的行动,那他现在就要靠边站了。李文彬也想好了,不会配合保安司的行动,大不了自己去警校待几年,等97之后在出来自己那时也不过40几岁,正是从政的黄金时间,可是他又怕内地不知道自己的用心,所以对许正阳的到来才这么积极。

        晚上李文彬组织的演习候文俊没有参与,而是带着陈志超去了一趟官塘,B仔传来消息说邓伯晚饭后就坐到了昌哥茶餐厅里,而且还是一个人。今晚和联胜和安丰开战,邓伯又是和联胜的精神象征,万一安丰的人马脑子不清楚派人去动了邓伯,而他老人家又在他候文俊的地盘出了事,那这件事就大嗮了,以后和联胜9区领导人会怎么看自己?自己的客运、货运都少不了社团帮忙的,和联胜和洪兴他候文俊在中间玩不了平衡,蒋天生还不把自己给吞了(指吞他候文俊的生意,或者说候文俊应得的那一份)。

        候文俊坐在陈志超的车里一边骂着邓伯一边向开车的陈志超问道“你说这老鬼什么意思?非要摆我上台,他吗的看我候文俊好欺负啊。”

        陈志超听到候文俊的话后,笑了笑没有说话,现在候文俊的小弟们大半都是他陈志超在管理,他到想邓伯能看重自己摆自己上台耶,不过老鬼明显看不起他啊。

        两人很快到了官塘昌记茶餐厅里,候文俊一进门就看到邓伯坐在最中间的那张桌子上,好似在家一般的休闲的看着报纸。

        “B仔,你个王八蛋,我让你保护好邓伯来的,你就带这么小猫两声只啊。”候文俊并没有先跟邓伯打招呼,而是骂起了B仔。

        B仔脸上有些委屈,刚想说什么的时候,邓伯就主动站开口说道“你不用骂细B了,是我叫他把人散了的。”

        候文俊听到邓伯的话后有些无奈的坐到他身边道“邓伯,你想怎么样啊?你别耍我了得不得啊?”

        邓伯呵呵一笑道“我12岁就进了和联胜了,几十年了,早把和联胜当我自己的儿子了,现在9区领导人,串爆、吹鸡、冷佬一代不如一代了,我怕我倒了和联胜就扶不起来了。我说过嘛,你要做生意,我支持你的,下一届做两年(龙头)咯,今晚9区同时开战啊,你说不来就不来的,候文俊,我怕在过几年我也压不住你了。”邓伯今晚终于说出了他的心里话,候文俊就是他挑选的下一代和联胜的精神领袖。

        候文俊知道这是老鬼给自己的最后通牒了“邓伯,你大嗮啊。我不玩了得不得啊。”说完候文俊转头对陈志超道“通知所以人马,晚上谁都不准动。”

        邓伯听到候文俊的话后也不生气,笑呵呵的道“阿俊,安丰官塘的旗已经被人拔了。安丰的老牛(帮候文俊卖a货的)晚上会带人正式过档到你旗下。你要是能放的下你香港的生意,我也无话可说了。”

        候文俊听到邓伯的话后气的站了起来,想说什么又没能说出口,他还是放不下他香港的生意啊。候文俊站在盯着邓伯足足沉默了一分钟后才道“你好耶,既然你要我来玩,我就怕你玩不起啊。”

        候文俊转过身来冷着脸对着陈志超道“通知黄文斌、聋子、火山等人带人过来,今晚见人就打,见场就扫,我候文俊要整个官塘。”

        “好啊,阿俊用不用我撑你啊。”烂赌东笑呵呵的从昌记大门走了进来,他知道和联胜今晚和安丰全面开战而关键人物就是邓伯,他今晚是来见邓伯的。不过听到候文俊最后一句话后烂赌东忍不住讽刺道。

        说完不等候文俊说话,烂赌东继续道“阿俊,你是疯啦还是癫啦,见人就打见场就扫?”

        候文俊看了眼烂赌东道“不知道就别乱讲话,小心祸从口出啊。再退我候文俊就没办法在香港立足了。是吧邓伯!”说道邓伯时候文俊加重了口气,他真的很不平衡的,他真的不想当大哥,他只想做生意嘛,难得这也有错?

        邓伯笑了笑道“阿俊你错了没人能逼你,你要不把和联胜当夜壶,没人能逼你,你要做生意,号码帮的老霍也同样在做生意,有什么问题?别用你的生意当借口,候文俊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要得到就付出。”说完邓伯也不在理候文俊站起来对着烂赌东道“人老啦,过了十点就要睡觉了,烂赌东是吧?有什么事过了今晚在说啦。”

        烂赌东听到邓伯的话后立刻反驳道“邓伯都知道你是大佬来的,你过的了今晚,你知不知有多少人过不了今晚啊。东叔(安丰的龙头)让我来跟你说他想谈谈啊。”

        “谈有什么可谈的?和联胜的脸都被他安丰踩在脚底了,还有什么可谈的?”邓伯看了眼烂赌东后才缓缓说道。

        烂赌东立刻接着道“有什么,你们自己谈,我只负责传话。”说完就拿起手机递到邓伯面前。

        邓伯并没有接电话而是看着烂赌东,看了近一分钟才道“你欠他好大人情吗?”烂赌东笑了笑没有说话,他确实欠安丰的东叔人情,但更重要的是他也是警察来的。

        邓伯说完之后才慢慢拿起电话说了一声“阿东”后就不在说话,电话的另一头安丰的老顶东叔听到这一声阿东之后,就知道今晚没事了,就看自己需要付出什么代价而已。

        “邓伯,龙根的生意,我放手。”电话里传来东叔的声音,虽然候文俊听不见,但他看邓伯的表情就知道,老鬼并不满意对方的条件。

        听到邓伯没有回答,东叔就知道自己的条件并没人令他满意了,继续加码道“现在输掉的都当我陪给你了,我会约束下面人的。”

        邓伯听到鬼东的话,哈哈大笑起来“阿东啊,一个官塘就算了,你当我和联胜的面子有多不值钱啊?要不等今晚过后在谈啊?”

        候文俊今晚亲身领教了老鬼的厉害,他也知道为什么这老家伙能纵横70年代了,就算到了今天依然还是那么有分量啊,一声令下安丰的龙头也只有赔礼道歉的份了。想到那压了他一辈子、逼得他只能半退隐的蒋震到底是有多厉害,可惜自己晚生了二十年啊。

        看到邓伯最后能笑呵呵的挂掉电话,候文俊就知道安丰龙头鬼东付出的代价不是一般的高。候文俊看了邓伯一眼后道“现在怎么办?扫还是不扫?你是大佬,我听你的啊。”最后这一句只能算候文俊发泄般的讽刺,没有什么实际意义。都谈妥了他候文俊再开打,那就是真的欠收拾了,让你打你不打,不让你打你偏打,这不是欠收拾是什么?

        邓伯笑呵呵的道“阿俊人不可能吧好处都占了,你要都占完了就没人会服你了,不服就要打,要打,你就算赢了也照样会受伤。年轻人,世界很大的只会盯着一点看是没用的。”

        候文俊笑着回道“知道了,邓伯,我送你回去吧。”现在完全看不出两人之前的剑拔弩张的样子,候文俊知道老鬼的最后一句话是让他不要把其他人都当笨蛋,这样的道理候文俊当然懂了。不要盯着一点看?他才崛起多久啊,在香港都快被你们这帮老鬼给玩残了更何况去人生地不熟的其他地方发展。

        邓伯拍了拍候文俊的肩膀道“什么时候有空跟我去新加坡看看啊,那边我有些老友也是很久没见了。”邓伯这句话算是说的很直白了,候文俊服软,他就把候文俊当自己的接班人培养,自己的人脉什么的都可以统统交给候文俊。

        候文俊摇了摇头道“算啦,这两年光忙这边的事都不够时间了,等等在说吧。”候文俊知道邓伯的意思,不过是还有两年吗?下届龙头选举之前,候文俊自己能强大起来的话,也不怕邓伯的威胁了,他候文俊还想在等等看。

        等候文俊把邓伯送回家后,跟着他一直没开口的陈志超问道“阿俊你真的要走老鬼的路?”候文俊摇了摇头道“还有两年,怕什么?这世界早晚是我们的,既然叫老鬼就算说明他已经老了。”后面还有一句话候文俊并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不管他在厉害也没用,终究会败给时间,如蒋震一般。

        候文俊又想到许正阳,希望这家伙不要让自己失望啊,他候文俊还要靠他帮自己牵线搭桥呢。香港始终太小了,他候文俊能在内地站稳脚跟的话,就算10个邓伯也没能力威胁到他候文俊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3zm.net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190/106189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