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1985香江枭雄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悬红

第一百五十一章 悬红


曼谷唐人街一间中餐馆的后厨中

        大鸟看了眼被打的血肉模糊的杀手,抓起厨房案板上的酱油瓶一下爆在杀手的头上道“有多少人?我问你这次你们村一共来了多少人?”

        被打的面目全非、双眼红肿的阿宝努力张开眼睛看了眼面前一直殴打自己的大鸟,脸上挂起了笑容。阿宝知道这次自己死定了,不过就算被人打死他也不会交代他同伙的消息,500万泰铢(1美元兑换27泰铢,500万泰铢相当于18.5万美元)足够他们村新打一口井了,除了翻新村里的寺庙,剩下的钱也够全村的人过上一年的好日子了。

        大鸟有些心烦的看着地上的杀手,这人的口太硬了。上半夜传来消息说沙坤出了500万的暗花要买起候文俊,不到2小时曼谷周边的杀手就开始云集进到曼谷市区了。

        得到消息后的大鸟带人突袭了一处杀手窝点抓到了眼前的这个家伙,他的大佬侯江超已经决定投靠候文俊了,做为侯江超小弟的他当然有义务帮阿公找出这群人来。

        这人的嘴太硬了大鸟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拿起电话向侯江超回报起来。

        “打死也不说,没办法,阿公那边怎么样?”

        侯江超接到大鸟杨真的电话,看了身旁的候文俊一眼后有些生气的对着电话道“我们这边暂时没事,我让你办这点事都办不好?”

        穿着睡衣坐在大厅沙发上的候文俊听到侯江超的话后哈哈笑了起来,招手示意侯江超把电话拿给自己。

        侯江超有些不好意思的把电话递给了候文俊。收到暗花消息的侯江超,让陈志成紧急带着自己赶到候文俊的别墅本想好好展现一下实力的他,没想到自己的小弟如此不争取。

        候文俊接过电话轻声对着“你好,我是候文俊。”

        电话另一头的杨真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当他听这人自报家门说自己是候文俊时当即激动的道“阿,阿公,你好,我是大鸟,哦不是我是杨真。大鸟是我的花名。”

        候文俊呵呵一笑道“不用叫我阿公,我可没那么老,你叫我阿俊或者俊哥就可以了。”说完候文俊顿了一下才接着道“这次的事很麻烦?”

        杨真组织了下语言才接着道“沙坤出了500万泰铢的暗花,现在四面八方的杀手都向曼谷聚集过来了。俊哥。你也知道泰国这地方了,500万泰铢真的不是小数目了,不少人都愿意为这笔钱来送死。”

        虽然觉得杨真很是啰嗦,不过还是耐着性子听完了他的话。候文俊听到500万时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等杨真讲完后候文俊才对着电话道“500万泰铢啊。这样你帮我放消息出去说我悬红100万泰铢买来杀我的杀手。100万一个人头,我不会像沙坤那么小气,在我这是论人头算。”说完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候文俊看着侯江超笑了笑道“你小弟挺有意思的啊。”说完又拿起手中的电话拨打起来。

        侯江超看了陈志成一眼,心里真的佩服死候文俊,反手之间杀手变保镖,今晚的曼谷必将腥风血雨。

        候文俊拨通了猜霸的电话后笑呵呵的道“这么晚还来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了。”

        猜霸一边整理着桌上的文件一边笑呵呵的道“侯生客气了,不知道侯生这么晚打电话来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候文俊沉默了一下道“沙坤会被引渡回泰国吧?我不希望他回来。”

        猜霸看了眼手上的文件后道“我知道怎么做了侯生,不过我这里有份文件很有意思,原来将军在香港太子道有四十几间铺面。全部加在一起有上万平米啊。我说这老鬼对手下这么吝啬了,原来把钱都投到了香港楼市里。”

        候文俊闻言哈哈一笑道“尖沙咀太子道算是香港最繁华的地段了,恭喜你啊。”

        猜霸继续看着文件道“侯生,你说这几十间铺面值多少钱?炳爸让我把这些全部卖掉,我有一层的红利啊。”

        候文俊知道这些门面一定不是将军自己持有而是有人代持的,不然猜霸自己独吞就行了,也不用告诉炳爸和他了。候文俊想了想后道“好,我会帮你搞定的,你放心你的那一份至少过千万,我说的是美金。”

        听到候文俊的话猜霸当即跳了起来道“侯生。这些门面价值上亿美金?”猜霸当然激动了,要知道泰国整个国家的生产总值也不过400亿美元。而他自己瞬间就能坐拥几亿泰铢的身家。

        候文俊哈哈一笑道“你让人明天早上把所以的文件都送过来,具体的事等我看完文件后在谈。”说完候文俊就挂掉了电话。

        当然他知道光靠泰国可不保险,既然沙坤还在香港。自己不尽尽地主之谊好好招呼他一下也不说过去啊。

        曼谷市区的一间老式楼房中,四十多岁的炳旺收到消息说候文俊悬红100万反买所有准备暗杀他的杀手。做了十几年杀手的他知道,今晚曼谷不会那么平静。在收到这个消息的同时炳旺就开始收拾起自己东西来,他要逃离曼谷。

        在这个消息放出后,他就从猎手变为了猎物,不光这些杀手会互相残杀。100万泰铢一个人头啊。他更怕的是警察跟军队,不趁早离开的话恐怕他是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炳旺打开了房门看了看楼道的动静后慢慢的走出了房间,昏暗的楼道里没有路灯,只有街边霓虹招牌投来的微弱光芒。炳旺摸着藏在衣服口袋里的手枪慢慢的向楼道走去,从6楼走下来的他用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从这也可以看出一个老杀手的耐心和经验,昏暗的楼道是最容易被人被打黑枪的地方。

        走在街上的炳旺暗暗松了一口气,站在街口卖花的小莱看了眼走出楼道的炳旺,微笑着蹦蹦跳跳的跑近炳旺身边道“叔叔买只花吧。”

        炳旺看着身前十一二岁的卖花小姑娘笑了笑道“好啊。”说着伸手从外套里摸出手枪对着小莱的脑袋就是一枪。“嘭”的一声,双眼还流露着喜悦的小莱倒在了地上,手中被鲜花挡住的匕首合着鲜花一起掉在了地上。

        炳旺不屑的看了眼地上的女孩,真当自己白痴啊,凌晨3、4点还敢一个人站在街边卖花。曼谷的治安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炳旺把手枪插回抢套刚想继续往前走时,身后就传来了扣动扳机的声音。被一颗子弹击中后脑的炳旺倒在了地上,这时耳边才传来“不许动,我是警察。”的声音,可惜他以永远的听不到了。(未完待续。)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190/106190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