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1985香江枭雄 > 第二百二十九章 转型

第二百二十九章 转型


乌克兰基辅市的一栋普通居民楼里

        从枪杀候文俊失败那天起,南方已经在这里躲了两天了。这是南方给自己准备的安全屋,就是为了应付目前这种情况用的。在他还没想通现场为什么有领事馆的武官保护候文俊之前,南方一直不敢联系他的上线,驻乌克兰的领事先生。

        站在窗口看着楼下对每位亚裔人士都严密盘查的秘密警察们,叹了一口气的南方知道现在不得不联系他的上级了。安全屋也不安全了,毕竟基辅的亚裔人口并不算多,自己在基辅每多待一分钟,暴露的可能就增大一分。

        “我是一口锅。”领事馆内正在同严冬商量领事馆安保计划的领事接着南方的电话,看了眼坐在自己对面的严冬轻轻的挥了挥手示意让他出去之后才对着电话道“两天了,你去哪了?”

        南方闻言嘴角挂起了一丝苦笑道“我在现场遇见了领事馆的两名武官,任务失败了。”

        领事沉默近十秒才回答道“我知道,你现在在哪?我安排你离开基辅,回国。”

        南方看了眼对面的居民楼轻声的道出了对面楼的地址,说完就直接挂掉了电话。南方不傻,当天的那两名武官明显是见过自己资料,有针对性的防备自己。不过南方依然敢打这个电话,除了是因为乌克兰当局的搜捕太紧之外,还有他手上的枪伤。这处枪伤让南方对他的上级还保留了最后一分信任的,不然这一枪就不会是打在自己的手上了。他不得不赌一次了。

        挂掉电话的南方慢慢的走到窗口,拉开一丝窗帘的缝隙,透过缝隙观察起下面街道的情况来。

        放下电话的领事先生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服后,才缓步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领事馆的大厅中两名乌克兰的秘密警察们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等待着他的到来。

        领事先生分别同两人握了握手后道“我方已经核实在基辅涉外酒店外开枪的嫌犯确实是中国人,名叫南方已经在乌克兰居住了十年之久。据我们掌握的消息称这名叫南方的歹徒,是一名狂热的激进份子,因为候文俊先生打算在乌克兰投资,而不把钱投入中国进行建设,于是心生不满他才做出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来。”

        听到领事先生的回答,两名秘密警察部门的中校相互看了一眼之后才由一名矮胖的中校开口道“看来和我们得到的消息是一样的,这种破坏乌克兰经济建设的活动是绝对不能容许的。我们希望领事先生能协助我们进行这起案件的侦破工作。”

        领事闻言轻轻的点了点头道“中方是有义务维持两国和平外交的,同时候文俊先生也是我们中国的爱国商人,我们也有义务帮助乌方捉拿凶徒给候文俊先生一个交代的。据我了解,现在歹徒就躲在人民路42号的一栋公寓里。”说着这领事先生顿了顿后才继续道“这是我方能提供的最大帮助了。”

        胖中校脸上当即挂起满脸的笑容,伸出手来跟领事先生握了握手后道“感谢领事先生的协助。我们就先告辞了。”说着带着自己身边的另一名中校向领事先生敬了个军礼后走出了领事馆的大门。

        严冬看着离开的两人,有些诧异的看了领事一眼。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严冬感觉出了南方是我们秘密战线的同志,但他有些不解的是领事先生为什么要出卖他。

        领事看了眼离开的两名秘密警察们,对着严冬挥了挥手,示意严冬走到身旁之后才低声对着他吩咐道“你开领事馆的车去友谊路17号楼3楼303房间把人接出来,送到机场。把人交给机场的同志,那里有我们一架往国内运送货物的飞机。”说完拍在严冬肩膀上的手使劲捏了捏严冬锁骨道“一定要保护南方同志的安全,不能让他落在乌克兰当局手中,南方同志已经牺牲的太多了。”

        严冬闻言庄重的点了点头道“请您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但严冬更加明白领事先生用力捏自己肩膀的意思,如果护送任务失败,必要时南方必须死。

        走出领事馆外的胖中校看了眼身旁的同事,嘿嘿一笑道“你怎么看?”

        走在胖中校身旁的另一名身材修长、面容刚毅的中校普金闻言不屑的笑了笑道“假的,中方是绝对不会透露他们间谍行踪的,吃了两天的闭门羹,今天居然透露出这么重要的消息,我想他们今天就要安排这名叫南方的人离开乌克兰了。”

        胖中校闻言点点头道“看来你在德国干的不错啊,本事见长嘛。我想一会就有一辆中国使馆的汽车开出来。”

        普金闻言摇了摇头看着胖中校道“抓他有什么用?抓了还不是外交扯皮,按领事先生的意思去人民路吧。”

        胖中校闻言诧异的看着普金道“为什么?”

        普金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他在德国学到最多的就是政治,也不是特工技巧。这是他拿生命换回来的新技能。

        香港西环的一处码头鱼市中

        走在鱼市外的候文俊打量了一下这处老码头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道“还真是一百年不变啊,找个五星级酒店开会多好,非要选到这里。”

        走在候文俊身旁的王磊虽然听到候文俊的话,但他并有接话。马红军等人血的教训,让他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应该开口,什么时候自己应该闭嘴。

        走进鱼市里的一处偏僻的小木屋内,候文俊看了看已经全部到齐的九区领导人,呵呵一笑道“不浪费时间了,大家开始举手吧。”闻到空气中的鱼腥味,无奈的摇了摇头。

        拿着手巾捂着鼻子的阿乐看了眼依旧沉默的众人,当即站起来道“龙根跑路,和联胜需要一个新的坐馆来履行他的责任,我选候文俊。”说着就直接举起手来。

        大D看了眼周围的其他人后道“快点啦,我都不明白了,为什么要选在这里开会。”说着一边举手一边看着再坐的众人道“真他吗的,还好是两年一次的,不然天天在这里开”

        没人在乎大D的自言自语,九区领导人依次举起了自己的手,候文俊全票当选和联胜新一届的话事人。

        候文俊看着结果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好了,大家既然推荐我做为话事人,那我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跟我去半岛酒店开会。”说完就一马当先的走了出去。

        九区领导人听到候文俊的话,有开心大笑的,有无奈苦笑的,不过谁叫候文俊已经是话事人了呢,不管是满意还是不满意,大家都跟在他的身后向着鱼市之外行去。

        坐在半岛酒店一间高级会议室里的候文俊,轻轻的敲了敲桌子吸引到众人的注意后才微笑着道“以后通知开会就都来半岛,不要在去那个鱼市了。”

        串爆看了眼坐在长条会议桌主席位的候文俊不屑的摇头道“侯生,话不是这么说的,这毕竟是几十年的传统了,就这么改了不好吧。”说到这串爆顿了顿后才继续道“况且这里不安全啊。”

        候文俊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道“爆叔,你也应该与时俱进了。鱼市就安全吗?窃听器恐怕比放在你家里的还多啊。但你让条子来半岛高级会议里放窃听器试试,谁敢下这个命令,半岛酒店以及用过这间会议室的客户随时投诉到他坐牢啊。香港每年至少有超过五十亿的谈判是在这间会议室里进行的。”

        说着候文俊再次敲了敲桌子道“好了,谈正事了。我跟洪兴的基哥、号码帮的骆驼已经谈好了,我们和联胜全力撑他两人坐上龙头的位置。香港五大社团结束内哄以及各帮派之间的打斗,我要全力清扫大圈仔在香港的势力。”

        听到候文俊的话,下面的早已从各种渠道听到风声的众人都沉默了下来。他们都知道候文俊现在说的话是正式通知而不是开会商量,哪怕有在大的利益纠葛从现在起也必须放手了。

        候文俊满意的看了眼九区领导人的反应,点了点头看着众人继续道“好了,没其他事就散会,明天开始全力打压各路的大圈势力。我要这些人在香港寸步难行。”说着候文俊从身上摸出一打名片丢在桌上道“这是反黑组、重案组头头的名片,每人拿一张,有需要就打电话让警方配合你们的行动。”

        在候文俊身旁的王磊赶紧拿起桌上的名片挨个的发给再坐众人。

        鱼头标看着手里的名片,摇了摇头。这些电话号码在坐的哪个没有啊,候文俊这么做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必须全力按照他说的清扫大圈帮的势力,不能找任何借口。虽然鱼头标很不服气候文俊的霸道,不过想到他明年就必须滚蛋的事实,鱼头标再次的忍了下来。

        候文俊轻轻的敲了敲桌子看着九人呵呵一笑道“我知道你们对我不满意,没关系,你们明年在重新选一个话事人好了,不过今年我是话事人就必须按照我的规矩来做。”说来也是讽刺,候文俊之前拼了命的不想当和联胜的话事人,现在却又在各方都不满的情况下强行把自己推上了话事人的位置。

        看着走出会议室的候文俊,串爆用手推了推他身旁的阿乐道“这候文俊到底在搞什么啊?”

        阿乐转头看了眼周围都盯着他要答案的其他五区领导人,摇了摇头道“他搞大圈帮为什么,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油麻地的果拦就快要拆除了,那里将新建一栋三合一大厦。我们和联胜的坨地鱼市也要拆了,以后那里将会成为一个新的游乐码头。有钱的不妨去这两个地方买点房产等着拆迁啊。”说完阿乐看了眼在坐的大D和吹鸡后起身走出了会议室。

        听到阿乐的话,其他六区的领导人开始围着大D和吹鸡开始询问起两人关于阿乐的话更详细的内容来。

        吹鸡看了眼围着自己的众人呵呵一笑挥了挥手示意让他们安静之后才慢慢的开口道“阿乐讲的是真的,阿俊已经给我讲过了。旧城老区的市场门市有不少都握在香港大大小小的社团手中,他打算拆除这些老旧市场,盖新楼盘。有意的不妨去买几个门面等着拆迁啊。”

        当然吹鸡并没有把候文俊告诉他的全部计划说出来,候文俊整合香港社团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目标,铲平九龙城寨重新起楼。这算是候文俊和港英政府的一次联合行动,吹鸡知道只要这次候文俊能成功,他的身家将翻上十倍不止。

        走出酒店之外的候文俊看了眼跟在自己身后出来的阿乐,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香港在面临产业转型的问题,黑涩会也同样需要面临产业转型,阿乐老一派的抢地盘、打打杀杀已经过时了。你相信吗,等我这栋大厦建成之后,我将彻底改变香港黑涩会的现状。”

        阿乐看着眼前意气风发的候文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没侯生你看的那么远。一栋大厦就能改变香港的所有社团?”

        候文俊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道“不出三年,我今天告诉你的话都将成为事实。对了,你说这栋大厦叫朗豪坊,好不好啊。”说着候文俊大笑着坐进了开到他面前停住的宾利车中。

        阿乐看着候文俊座驾远去,不屑的摇了摇头道“候文俊,你也太天真了,你真以为靠你一个人就能改变香港的黑涩会?朗豪坊?”

        一直坐在候文俊官塘坨地等消息的龙五,终于从陈志超口中得到消息,高进头部重伤已经把他送进医院了。

        看着心急火燎准备去医院看望高进的龙五,陈志超一把拉住他的手臂道“你又不是医生,去医院有什么用?你还不如跟草芥一雄说一声,他的生死赌约代表已经变成傻子了,让他早做准备,不然输了就只能切腹啦。”说着陈志超就哈哈大笑起来。

        龙五皱着眉头看了眼哈哈大笑陈志超,慢慢走到电话前给远在日本的草芥一雄打起电话来。他知道陈志超说的是对的,万一高进的伤好不了,必须要让草芥一雄提前做好最坏的打算。

        Ps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搜一下朗豪坊,这栋旺角旧区盖起来的大厦确实是社团势力走下坡路的标志。当然背后其他原因很多,但书里不涉及。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190/106549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