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1985香江枭雄 > 第二百四十七章 问候

第二百四十七章 问候


香港铜锣湾一栋高级公寓楼中,宿醉醒来的陈浩南茫然看着床上的天花板,休息了近一分钟后他才想起台湾的山鸡以及他在酒吧喝到烂醉的事来。

        陈浩南无力的摇了摇头想要摆脱宿醉带来的头痛,慢慢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正在厨房做着早餐的小结巴,听到卧室里传来的声音,立马放下手中的菜刀,端着水杯跑进了卧室之中。

        陈浩南看着端着水杯送到自己面前的小结巴,苦闷的脸上终于漏出了一丝笑容。接过小结巴递来的水杯喝了一大口之后,陈浩南这才安慰她道“我没事了,就是宿醉头有点痛而已。”

        在小结巴的观念里,男人在外面打拼事业,作为他的女人帮他做好后勤工作就是一个女人对她爱的男人,最大的支持。

        当即小结巴笑呵呵看着陈浩南道“哦,我做了粥当午饭,一会你出来吃吧。”说完想了想道“下午陪我去看电影吧,我们还没一起看过一场电影呢。”小结巴想找个方式让陈浩南放松一下,虽然她不知道陈浩南在台湾发生了什么事,但她不想看到陈浩南如此的苦闷。

        陈浩南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没问题,下午我们去看电影。”说着走进卫生间开始洗漱起来。

        小结巴也转回了厨房开始摆弄起她做的午餐来。

        站在洗手台前的陈浩南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心中再次告诉自己,陈浩南,当时的情况不能怪山鸡的,他也是被人拿枪逼着的。

        自我催眠了一会的陈浩南这才开始洗漱起来,他在香港还有一帮兄弟和爱人,他不想他们为自己担心。

        陪着小结巴吃完了这顿她做的午餐之后,陈浩南刚想说带着小结巴去湾仔看电影时,家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南哥?我是山鸡。我对不起你。”听到听话中山鸡的声音,本来心中有气的陈浩南准备挂掉他电话时,山鸡的下一句话就让陈浩南紧张了起来。

        另一边躲在一间小便利店柜台后面用枪指着老板的山鸡偷偷看了眼外面的情况之后才继续道“南哥,我想我回不了香港了。是我对不起你,下辈子我还跟你做兄弟。那晚的事都是候文俊一手操控的,不管出了什么事都不要为我报仇。”说完山鸡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躺倒在地上的山鸡摸了摸自己腹部的伤口,看了眼已经吓傻了的老板。山鸡露出一丝苦笑道“你不用怕,我马上就走了。不会死在你店里的。”说着山鸡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晃晃锵锵的向着便利店的后门走去。

        接着山鸡电话的陈浩南,听到山鸡如此诀别的话语,他知道山鸡肯定在台湾出事了。当即陈浩南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准备想办法去救山鸡的他突然看着正在洗碗的小结巴,陈浩南沉默了,从山鸡的最后一句不难听出,山鸡现在的状况跟候文俊有关。

        想到对手是候文俊,陈浩南就不得不考虑自己在香港的这帮兄弟以及爱人了,难道真要带着全部一起人进地狱?陈浩南开始沉思起来。开始考虑起其中的利害关系来。

        时间拨回半个小时前,看看山鸡干了些什么。

        第二天起的大早的候文俊,先去公司处理了一些日常事物后,中午就如同没事一般陪着萧蔷去了一间西门町的泰国餐厅吃午餐。

        候文俊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不由得呵呵笑出声来,博士的泰国菜都开到台北来了。当即候文俊笑着对面前的萧蔷问道“你吃过泰国菜吗?”

        萧蔷闻言调皮的摇了摇头道“第一次,所以找你来陪我啊。”

        候文俊点了点头道“那就我来点菜好了。”候文俊伸手对着服务生打了一个响指之后,一边为萧蔷介绍起菜单上的泰国菜,一边按照自己的喜好以及萧蔷可能喜欢的菜品开始点起菜来。

        正候文俊点菜的同时,这间泰国餐厅的后厨中也在进行着一场交易。

        山鸡拿着包-皮汇给自己的那二十万。买起枪械来。他跟这间泰国菜馆里的经理也算半个朋友,通过他山鸡知道这间店也在台湾黑市做一些军火生意。

        坐在厨房里的山鸡拿着手中的两把托卡列夫t33手枪把玩了起来,装弹夹、上膛、瞄准,熟悉了一下手枪性能后有些疑惑的山鸡看着身旁的泰国经理尤尔(幽殇小二)道“靠。这不是黑星吗?怎么不卖美国货了?”

        尤尔不屑的看了眼山鸡道“这可是正宗的苏联货,中国黑星都是仿这把枪的。一个弹夹能装填8发7.62mm子弹,短管单发,大威力不卡壳,苏联产品简单易保养。”尤尔简单介绍了一下手枪的性能之后才接着道“六万台币一支,两只十二万送你四个弹夹、五十颗子弹。”

        山鸡闻言也不多说什么。当即从身上摸出一叠台币丢在桌上道“这里是十万。”说着就拿起手枪向外走。

        尤尔笑呵呵的收起了桌上的十万块来,十二万不过是报价罢了。山鸡给十万,杀价也不算狠。要知道苏联货可是出了名的便宜。

        刚走出厨房的山鸡正好看到坐在大厅一角吃饭的候文俊和萧蔷,至从知道了候文俊是幕后黑手之后,山鸡就把丁瑶的死看成了候文俊对他的出卖。山鸡的手慢慢的摸到了腰间的手枪柄上,有枪在身的山鸡同时也有了报复候文俊的打算。

        正在此时餐厅的大门被一群吵吵闹闹的游客给推开了,从口音不难听出这伙人是从台南上来的。人数不多也就十人罢了,不过让人奇怪的是这群游客的配置,大部分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男子以及三位年轻女子,队伍中没有一位老人或者小孩。

        这群游客吵吵闹闹的向着餐厅的中间空桌子走去,行进中这群还在打闹的游客就那么突然的掏出了身上的武器向着候文俊所在的那个角落射击起来。

        候文俊的保镖也不是吃素的,在这群人进门之时他们就发现了这群人的不妥之处。个个都开始戒备了起来,在这群游客掏出武器的同时,候文俊的保镖们也掏出了身上的手枪跟来人对射了起来。

        萧蔷听到枪声下意识的就开始尖叫了起来,抱着自己的脑袋蜷缩在了桌子底下。

        候文俊看着萧蔷的反应呵呵一笑,到不是候文俊不怕死,而是他的身前至少站了四名保镖用身体当他的人体防弹衣。

        双方驳火不超过二十秒钟。这群游客就被歼灭了。

        候文俊不傻瓜既然他要干连家,他自然也要防备连家的暗算。整间餐厅中大部分用餐的顾客都是候文俊安排的人手,这顿饭是他钓鱼用的,诱饵就是他自己。

        这群游客刚刚拿起武器向候文俊这边射击就被来至四面八方的子弹给射成了马蜂窝。当然这群人的也不是没能打中候文俊的保镖,不过候文俊给每位保镖都配制的防弹衣这时显示出了作用,除了一两位被打中四肢的保镖,其他人都还算安然无恙。

        枪声停止的同时候文俊悠然的吃下最后一口午餐,轻轻的用脚踢了踢依然蹲在桌下尖叫的萧蔷后。候文俊站起身来向着餐厅门外走了出去。

        山鸡看到这群游客拔枪之后以为候文俊要遭的,他万万没想到正在这间餐厅中用餐的近三十名顾客听到枪声不是抱头鼠窜而是拔出枪来跟这群杀手们对射了起来。

        山鸡当时就看傻了,愣愣的站在原地左手摸着自己腰间的手枪。短短不到二十秒的驳火时间内,候文俊的人至少开出了三百多枪,现场来杀候文俊的这群杀人每人至少都身中二三十枪,最惨的那一位整个身体都被子弹撕成了碎片,内脏什么的打爆了一地。

        回过神来本想收起手枪装作路人的山鸡,看着慢慢从保镖身后走出来候文俊,一时激动不小心就把枪给弄掉在地上。

        离山鸡最近的一位保镖听到声音,回头正好看到地上的枪和站在枪旁的山鸡。保镖二话没说举起枪就对着山鸡开火了。

        山鸡也不傻,看到候文俊的保镖举枪,立马向着刚刚走出来厨房冲了过去。

        以为是漏网之鱼的保镖当即对着山鸡的背影就连开了两抢,奔跑中的山鸡虽然躲过了第一枪但他还是被第二枪给击中了后背,子弹从山鸡的腰部射入从他的腹部射出,形成了一个贯穿伤口。

        被子弹的冲击力打到在地上的山鸡,还好有厨房大门的阻隔并没有受到第二波的袭击。倒在地上的山鸡不敢耽误,立刻翻身爬了起来向着厨房的后门跑了过去。

        候文俊身边近五十人的保镖队伍里,立刻分了十人出来,拿着枪向厨房追了过去。

        “连公子。侯生让我问候你。”举着酒杯走到连文宾身旁的榔头笑呵呵的看着正在敬酒的连文宾道。

        连文宾听到榔头的话,诧异的看了眼笑呵呵看着自己的榔头,对着自己身后保镖使了使眼色后才笑着看着榔头道“有时候我真不明白你们这群白痴在想什么。”

        随着连文宾的话音落下,站在他身后的保镖立刻快步走到榔头的身边隐秘的用腰间的手枪顶了顶榔头的腰道“不许叫。跟我走。”说着推耸着榔头的背部压着他向葛辉酒席之外走去。

        葛辉看着被带走的榔头,嘿嘿一笑也不开口询问连文宾,带着他继续向下一桌给敬了过去。

        葛辉看着坐在这桌的父老乡亲笑呵呵的大声道“今天我嫁女,大家多喝一杯哈,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连站家的公子连文宾,今天很给面做我的陪酒人,大家以后也要支持连公子哈。”

        葛辉话音刚落,连文宾准备接他的话开口时,餐桌上一名二十四五岁剔着光头一副彪悍模样的青年男子突然举着酒杯开口道“连公子,侯生让我问候你。”说着一口干掉了杯中的酒。

        连文宾愣住了,不过他身后的保镖没有愣住,当即走到青年男子的身后把他给控制了起来。

        看着被带走青年男子,连文宾心头的不安涌动了出来。今天的酒席恐怕不会是那么简单的,不过连文宾的脸上依然维持的笑容跟这桌的乡民们继续寒暄了起来。

        离开这桌之后的葛辉看了眼身旁的装出一副若无其事还一脸微笑的连文宾道“今天不太对头啊,你小心一点啊。”

        连文宾闻言点了点头低声对身后的保镖吩咐道“注意保护我,有什么不对,立刻护着我离开。”

        保镖点了点头,对着手中的通讯器开始安排起安保来,既然敌人已经进入场内,外围的安保就没有必要了,他要收缩安保范围,尽量把人围在连文宾的身边。

        走到另一桌,刚才的情况再次出现了。又一名短发青年男子端着酒杯对着连文宾道“连公子,侯生让我问候你。”说着再次干掉杯中的酒,被连文宾的保镖给带走了。

        意识到情况不对头的连文宾也顾不得其他,低声给葛辉说了两句抱歉的话,就想带着保镖先行离开的时候。

        现场突然超过近百位坐在不同酒桌上的青年男子突然站了起来,举着酒杯异口同声大声喊道“连公子,侯生让我问候你。”说着这群人就直接干掉了杯中的酒,向着连文宾的方向走了过来。

        连文宾、连公子这个二世祖立刻被现场的场面给吓傻了。还好连文宾被吓住了,他手下的保镖们并没有被吓住。当即把连文宾围在中间向着酒席外撤去。

        刚冲出举办酒席的操场,连文宾等人就看到站在他们停在路边的汽车旁站着一群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近三十人围在连文宾的车子周围,每人手中也是举着一个纸杯对着连文宾等人的方向就大声喊道“连公子,侯生让我问候你。”

        连文宾愣愣的看着对面那群,现在他真的后悔惹候文俊了。不过经历过里面百人敬酒场面的连文宾这次总算没在被吓傻,当即拿起自己的大哥大给他的老豆连站拨打了起来。

        “爸,我是文斌啊,我现在被候文俊的人给围住了。你快点派人来救我啊。”电话一通连文宾不等对面说话就开始大叫道。

        “连公子,侯生让我问候你。”电话里的传来的话再次把连文宾给吓傻了,听着电话里的忙音,连文宾愣愣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大哥大,他知道这次真的大祸了。(未完待续。)

        ps:  请大家正版支持大魏啊,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这两天的订阅量降的好凶啊,降了近一半的订阅量,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190/106769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